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末日曙光非天夜翔小说全文

末日曙光非天夜翔小说全文

非天夜翔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幻想题材漫画《末日曙光》改编自作者非天夜翔的同名小说,主角是刘砚和蒙烽,小说讲的是在丧尸爆发故土遭沦陷的那年,人类不得以展开一场超大规模的保卫战,而此时刘砚和蒙烽携手决定当一回英雄为保卫家园付出一切,那最后刘砚和蒙烽能否成为末日的一道曙光照亮其前进的路.......

更新:2019/09/05

在线阅读

好看的幻想题材漫画《末日曙光》改编自作者非天夜翔的同名小说,主角是刘砚和蒙烽,小说讲的是在丧尸爆发故土遭沦陷的那年,人类不得以展开一场超大规模的保卫战,而此时刘砚和蒙烽携手决定当一回英雄为保卫家园付出一切,那最后刘砚和蒙烽能否成为末日的一道曙光照亮其前进的路.......

免费阅读

  “你是做什么的?”刘砚道。

  “我?”那男人道。

  刘砚问:“嗯,从事什么职业,只有你一个人吗。”

  男人道:“我是网管,在市里上班,我爸妈在外地……”

  刘砚示意不用多说,吩咐道:“下一位。”

  “吃的呢?!”网管愕然道。

  刘砚道:“您不……符合我们的条件,抱歉,不能给你吃的。你可以沿着这条路走,朝西边去碰碰运气……”

  林木森道:“刘砚!你如果每个人都解释这么一串话,三个月后估计能打发完!”

  “快走开!别挡着路!”小弟粗暴地推搡。

  “起码给点饼干吧!走了一天没吃喝了!”那男人愤怒地要挣扎,林木森二话不说,持枪抵着他的太阳穴,冷冷道:

  “走不走,不走毙了你。”

  队伍肃静,那男人只得转身走了。

  “下一位。”刘砚叹了口气。

  “你是做什么的?”刘砚问。

  “我待业。”面前男人道:“小兄弟,你和他们不是一路的,我看得出来。请你给我一箱泡面,

        我带着一大家子人,他们还在公路上。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沿路都被洗劫完了,裕镇死了很多人,

        东西全被洗劫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买不到东西……我妈七十岁……老人家身体不好,撑不住饿。

        水我自己去想办法,给我点吃的,好么?以后如果都活下来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报答你的。给点吃的,我马上就走。”

  刘砚静了片刻,林木森过来了,刘砚只好道:“下一位。”

  “你别和他们同流合污!”那男人变了口气。

  “你干什么!”桌旁马上有人过来推开那男人。

  “干什么?你们才是干什么?!你们这是违法!”那男人离开队伍,愤然道:“粮食都是你们买的吗?!

       只怕未必吧!你们在裕镇杀了多少人?!!沿路过来的那些死人,整个裕镇被你们打劫成什么样?

       真以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不会有人知道?!你们就是一群伤天害理的强盗!

       外面有丧尸在杀人,你们竟然对还活着的同胞下手!”

  林木森依法施为,以枪抵着他的后脑勺,男人道:“这里的人全听见了!你有种……”

  身后砰的一枪。

  那男人脑浆爆了满地。

  林木森冷冷道:“真够横的,看看谁横?”

  四名小弟把那男人的尸体拖去扔到工厂后的河里,有人提着水桶出来拖地。

  刘砚静了片刻,什么也没说。

  刘砚:“下一位,什么职业?”

  “快递……”那人道。

  刘砚道:“下一位。”

  那人发着抖,转身走了。

  半小时后:

  “你是做什么的……”刘砚麻木得像个复读机。

  面前女孩自我介绍道:“我叫丁兰,会计专业,在一家小超市里负责记账和管仓库。”

  刘砚眉毛动了动,说:“我们正缺个管仓库的,你愿意留下来吗?”

  “我愿意!”

  “我!”

  队伍中马上有人大喊:“我也是做物流的!我比她做的好!”

  刘砚征求地看着丁兰的双眼,丁兰点了点头。

  “小伙子,兄弟,大哥。”有人道:“你让个女人管仓库能做什么?要招男人!”

  刘砚道:“因为她排在前面。”

  说毕刘砚撕下一张条子,写了“仓库”二字,交给丁兰:“他们会给你吃的,带你到后面去,

       先去领食物和水吧,欢迎你加入我们。”

  丁兰点了点头,走出队伍,却不离开,站在一边,像在等待什么。

  刘砚:“下一位,你是做什么的?”

  又是一名女孩。

  “我叫谢枫桦,学生。”那女孩推了推厚厚的眼镜,看模样与刘砚,蒙烽年纪相差无几:“这是我的学生证。”

  “研究生?”刘砚翻开看了一眼:“还是政法大学的。”

  谢枫桦点头道:“你也是?我好像没见过你。”

  刘砚道:“你认识一个叫……叫……”

  刘砚想起李嵩的弟弟,却不知他叫什么名字,只得作罢,又道:“你是什么专业的?”

  谢枫桦道:“哲学系,学生证上写着的。”

  刘砚:“哲学系研究生……对不起,丁兰,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丁兰道:“我们是邻居,发小,她不能留下来吗?为什么?”

  刘砚道:“很抱歉,她的专业对我们没用。”

  谢枫桦笑道:“可以理解,别说了,丁兰,先生,方便给我点吃的吗?”

  丁兰道:“咱们一起走吧,说好了的……”

  谢枫桦道:“不,我早说好了的,丁兰,你留下来。”

  刘砚鼻子有点酸,抬眼看着蒙烽,蒙烽的眼眶也有点发红,似是想起他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事。

  刘砚:“下一位。”

  “等等。”丁兰不顾谢枫桦的阻拦,过来问:“这个厂房很大,不能给她一个住的地方吗?她吃得不多,也不麻烦……”

  “够了!”一小弟过来要拉开丁兰与谢枫桦。

  蒙烽攥着那小弟手臂,冷冷道:“有话好好说,别对女人动粗。”

  刘砚:“厂房里不能给她住,我说了不算,对不起……”

  丁兰:“那么谁说了算?我去问。”

  刘砚:“我如果是你,我就不会去找他。你应该庆幸他现在走开了。刚刚杀人那会没见着么?”

  丁兰不吭声了,蒙烽道:“走吧,你们耽误太多时间了,待会老大回来会有麻烦的。”

  谢枫桦道:“我如果在小溪的下游,或者马路对面留下,应该不碍着你们吧?”

  刘砚想了想,答道:“这不冲突。”

  谢枫桦道:“谢谢。”接着小声道:“丁兰,难得的机会,我会留下来陪你,这里不好,咱们再一起走。”

  丁兰眼里噙着泪,勉强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车库,拿着条子去厂房内报道。

  “下一位。”刘砚道:“什么职业。”

  “私人侦探。”那小青年道。

  刘砚道:“从业证让我看看。”

  小青年道:“没有从业证,你知道的,这行是秘密职业。”

  刘砚怎么看怎么不像,小青年又道:“别看我不高,瘦,我能打,而且想事快,逻辑慎密,思维严谨。”

  刘砚眯起眼道:“是么?你觉得他像?”

  蒙烽抬起枪,抵在他的额头上:“说实话,三。”

  刘砚知道蒙烽不可能真的开枪杀他,然而那小青年的脸色马上就白了,

      说:“医疗人员,但没有牌照,你们缺不缺医生……”

  蒙烽:“二。”

  小青年:“作家!”

  刘砚:“下一位。”

  小青年道:“我也是个编剧,可以给你们编故事解闷,会排演戏剧……”

  刘砚道:“不了,我不想听故事,他们估计也不想听,我们现在就活在一个冗长而无奈的故事里。”

  小青年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点头道:“每个人一生下来,就进入了一个不得不接受的故事。”

  “你可以到西北边去碰碰运气。”刘砚说。

  小青年无奈道:“太宅,走不动了。脑力劳动者在灾难片里总是吃瘪群体。”

  谢枫桦安慰道:“希望是坚韧的拐杖,忍耐是旅行袋,携带它们,人可以登上永恒之旅。”

  小青年笑了笑:“谢谢。”

  刘砚道:“给他包饼干吧。”

  小青年接过饼干,林木森在远处打量片刻,过来道:“刘砚,我让你坐在这里不是让你浪费粮食的。”

  刘砚静了片刻,而后道:“好的,那拿回来吧。”

  小青年迅速拆开饼干,朝里面吐了口唾沫,又舔了一次,说:“哦,还给你们。”

  “你!”林木森怒道。

  蒙烽道;“算了,森哥,小孩一个。”

  小青年走到树下,拆开饼干,和那哲学系的女生谢枫桦搭了几句讪,分给她半包,两人开始喝水吃饼干。

  蒙烽评价道:“挺精神一文学小青年。”

  刘砚面无表情道:“下一位,精神能当饭吃么?他卖的是文字,又不是脸。”

  蒙烽:“嗯?吃醋了?其实你也不错。”

  刘砚道:“那里的才是小孩。咱们车上还有吃的么,拿点水给他吧。挺可怜的。”

  树下蹲着一名少年,看模样只是个半大的初中生。

  他是这些天逃亡的旅途中,刘砚见到的年纪最小的活人了——再小的孩童或体力不济,

      或奔跑缓慢,不是死在丧尸潮中就是累死在路上,那和独自面对饥饿,寒冷等困难不同,

        很少有野花野草能顽强地生存下来。

  那少年头发有点乱,一身衬衣西裤却十分整洁,蹲在树下,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

  蒙烽到他和刘砚的车上,拿了瓶水和口香糖过去给他,他沉默地接过,什么也不说。

  刘砚:“你是做什么的?”

  他心不在焉地听着面前的人说话,视线却瞥向树下的少年。

  他蹲在那里感觉十分突兀,就像一道不融于马路的风景线,默不作声的模样令他和周围的人有种鲜明的区别,

      不像是人……当然不可能是丧尸,刘砚也说不清那是什么念头。

  蒙烽给了他饼干和水,队伍中便有一个男人转头,朝那少年笑着喊:“宝贝,记得说什么?”

  “谢谢。”那少年道,眼睛盯着蒙烽的枪。

  蒙烽朝队伍中喊话那人打了个手势,转头问:“你叫什么名字?”

  陌生的少年开始吃果汁口香糖,又不吭声了,蒙烽说:“排队那人是你哥?”

  “我爸。”少年道。

  蒙烽理解地点了点头,看样子这少年有点排斥与陌生人对话,只得转身回到刘砚身边。

  刘砚:“你是码头工?”

  那壮实男人憨厚一笑:“没媳妇,就一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怎么?”

  刘砚:“你愿意留下来么?”

  壮实男人道:“当然可以!能干点体力活,管饱,尽管使唤我。”

  刘砚点了点头,在纸上写下“预备”二字,交给他,说:“不一定吃得饱。”

  男人道:“有吃的就行。”

  刘砚:“下一位,你是做什么的?天啊!师姐!我以为你死了!”

  “没有……刘砚,你怎么在这里?”那女生哭着上前,隔着桌子与刘砚紧紧拥抱,哽咽道:“你师哥呢?”

  刘砚的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最后一批大巴撤退的时候他上了车,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你拿着条子到厂房里去,会有人接待你,让他们带你去找崔小坤,他会详细说。”

  女生名唤方小蕾,是萧瑀的女朋友,化学学院研究生毕业,在另一间学校的生物学院担任辅导员,那天刘砚没与她碰面。

  “你他妈的混账!这是你认识的人就让她进去!”队伍里马上有人喊道:“怎么回事!那女的能做什么!”

  刘砚道:“这跟你们没关系。下一位!”

  “怎么没有关系!”又有人大骂道:“大家都想活下来!你有什么权利给熟人走后门!”

  一时间群情汹涌,朝着刘砚叫嚣不止。

  “怎么?”林木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本在外面巡逻,喧闹声把他引了过来。

  刘砚从故人重逢的心酸中回过神,瞬间反应过来,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说错半句话。

  刘砚“我的师姐来了,她是搞化学的。”

  林木森:“所以呢?”

  刘砚:“所以我让她进去了。这是一个化学工厂,她的专业知识能帮上你很大的忙,配炸剂,

      装填陷阱,你如果不满意,可以让她试试。”

  林木森点头道:“可以。”

  队伍又静了下来,各个仇恨地看着刘砚。

  刘砚:“下一位。”

  “下一位……”

  “下一位下一位……别挡着,阿姨对不起不要哭了……我没有办法……是,我也有妈……别说了,你走吧……”

  “不不……真的很抱歉……这里不是收容所……你们得朝西北走,找救援站……”

  三小时后,刘砚手里的纸条剩下五张,面前的队伍剩下不到四分之一。

  林木森又转了回来:“没有医生?也没有医学专业的?当兵的呢?”

  刘砚遗憾地摇头:“没有,医生救死扶伤,传染病爆发的时候,他们几乎是站在第一线的,当兵的就更没有了……”

  林木森点了点头,对这结果不甚满意,但也没办法,说:“快点发完东西回去吃午饭。”

  刘砚点头,朝面前的人问:“你是做什么的。”

  “你好兄弟,我叫张岷。”男人伸出手,刘砚与他互握。

  刘砚道:“哦,是你……我记得你,那个小孩是谁?”

  张岷道:“我儿子。”

  刘砚头疼了,张岷道:“那位兄弟是你朋友?谢谢他给决明的东西。”

  刘砚:“不客气,算了,我们这里不能……带家属,很抱歉。”

  张岷:“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广播收不到,手机打不通,我从F市开车过来,沿路全荒了。”

  刘砚:“省会也沦陷了?”

  张岷点了点头,眉毛紧拧着。

  刘砚道:“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张岷:“先父是中医,我原本参军,退伍后继承了一点……家业,略知皮毛,在F市开了间医药公司。”

  刘砚蹙眉,张岷道:“这是我的退伍证。”

  刘砚看着远处的少年,问:“他叫决明?你看上去不老啊。”

  张岷笑道:“我二十八,决明十五,我是他的监护人。”

  刘砚朝蒙烽道:“你过来,替一会我的位置,张岷,你跟我来。”

  刘砚与张岷走到路边的树下,张岷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给刘砚点上。

  “你这是双重标准!”蒙烽远远愤怒地喊道:“你让我戒烟,自己还抽烟!当我是傻子吗?”

  “我压力巨大!再不抽根烟我会疯的!”刘砚朝剑拔弩张,准备吵架的蒙烽喊道:“行行好吧大哥!”

  蒙烽不吭声了。

  刘砚转过头问张岷:“会外伤包扎和内科处理吗?”

  张岷答:“这个……没有充足的药材,我可能没法彻底治好患者,怎么了?你们这里有人生病了?我可以给病人看看。”

  刘砚摇头,又问:“你有什么打算。”

  张岷叹了口气,显也有点疲劳,说:“不知道,能借住一晚上吗,我们的车从家里开过来,

       在上头路口没汽油了,沿途加油站大部分都空了。决明身体弱,想在这里找个地方歇一宿,

       再朝北走看看,那些怪物的情况怎么样?”

  刘砚:“你倒挺乐观的,实话说,不太好,到处都很危险。”

  “我也心里没底,不敢在他面前叹气。”张岷道:“决明性格很敏感,嘴上不说

      心里怕拖累我,万一睡一觉起来跑了,死在什么地方,我也别活了。”

  “可以理解。”刘砚说。

  张岷捋了把额发,十分烦恼,斟酌许久后开口道:“我和决明,能借光住在这里不。”

  刘砚也想说这个问题,但那名少年能做什么?林木森多半不会答应,先前还对师姐一事起了疑心,

       若让张岷留下,就得想个办法体现他不可或缺的作用,来说服林木森,让他多捎一个什么也不做的人。

  张岷道:“我是退伍兵,枪法还凑合;医理虽不说精通,但治点小病没问题,会辨识草药,

      会做饭,会弹吉他,会治家畜的病,管好,会理发……”说着手指头作了个剪刀一夹一夹的动作:“脏活,累活我包办。

       要么这样,我去试着谈谈,我干两个人的活儿,领多点儿吃的?有张床睡就行,我俩挤挤就凑合了。”

  刘砚没有说话。

  张岷见有难度,改口道:“要么我干两个人的活,领一份吃的,给我儿子吃,匀点剩饭我自己解决……你们三顿分量足不。”

  刘砚道:“本来就没多少,你要一个人的饭量两个人吃,那么就只有……你每天什么也不吃,变超人了。”

  张岷:“……”

  张岷:“我们还带了点吃的,都在车上,但没有汽油了,搬过来能撑十天半月的……”

  刘砚又想了会,开口道:“先不忙,这样,你领张条子去报道,

       我带你儿子找个地方让他先藏着,等过几天人走的差不多了,再让他出来。”

  “尽量多藏几天,你和森哥认识了就一切好办,他那人看上去不讲道理,你如果对他有用,他也不会太为难你。”

  张岷如释重负:“那成,太感谢了,我去给决明说说,他很懂事的。”

  张岷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说:“要检查身体伤口吗?”

  刘砚:“我们没有医生,现在全部新来的人都集中在侧面库房里,你能……”

  “可以。我知道染病的人大概有什么情况,不用脱衣服。”张岷道:“但是我怎么办?找地方脱了给你看一下?”

  刘砚见张岷一切如常,想了想,说:“不用了,你儿子呢?没受伤吧?”

  张岷笑道:“没有,我们都没有被感染。”

  刘砚道:“那么跟我来,你算健康的,你负责检查其他人……来,我让林木森把人集中在一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