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教众服其劳林渊徐长卿番外

教众服其劳林渊徐长卿番外

江流 著

连载中免费

江湖正剧纯爱小说《教众服其劳》是由作者江流倾心打造的双向暗恋题材小说,主角分别是林渊×徐长卿,不食人间烟火教主×黑切白痴汉暗卫的设定十分有意思!《教众服其劳》讲述的是:纯情暗卫徐长卿痴汉自家教主林渊多年,一时脑抽之下主动向教主献身。然而林渊素来洁身自好,十分感动并冷静地罚了徐长卿一顿板子。林渊自己也不慎中了奇毒,不仅失明还武功尽失,更别提还被叛徒追杀。孤立无援的他发现身边竟然只剩下了一个徐长卿....

更新:2019/09/09

在线阅读

     江湖正剧纯爱小说《教众服其劳》是由作者江流倾心打造的双向暗 恋题材小说,主角分别是林渊×徐长卿,不食人间烟火教主×黑切白痴汉暗卫的设定十分有意思!《教众服其劳》讲述的是:纯情暗卫徐长卿痴汉自家教主林渊多年,一时脑抽之下主动向教主献身。然而林渊素来洁身自好,十分感动并冷静地罚了徐长卿一顿板子。林渊自己也不慎中了奇毒,不仅失明还武功尽失,更别提还被叛徒追杀。孤立无援的他发现身边竟然只剩下了一个徐长卿....

免费阅读

  “教主大人,请住手!”

  一声苍老的呐喊,穿过不知所措的人群,传入林培月耳中。

  林培月仍用剑尖抵住林渊的心脏,只微微偏头往身后一瞥,在一瞬之间转怒为笑:“蔡曲,你怎么还没改掉爱告状的坏习惯。”

  右护法蔡曲表情紧绷,与其他人一同搀扶着老左护法出现。

  老左护法只穿着宽松的单衣,身披绣有冲喜花色纹样的褐色斗篷,后颈及手臂的几个大穴上,还插着十多支寒光闪闪的银针,似乎是被蔡曲用针灸强行唤醒后,匆匆赶来。

  老左护法全靠蔡曲及大弟子却冬支撑,才勉强站稳。

  即使他老态龙钟,满脸病容,然而众人皆主动躬身,主动为他让出道路。

  老左护法重复劝道:“教主大人,少主未到舞勺之年,童言无忌,还请教主大人莫要与少主较真。”

  他话音刚落,学徒中就有一个染成血人般的少年一跃而起,一个箭步朝老左护法扑过去,被眼明手快的却冬一手拦下。

  他是老左护法最年幼的小徒弟凤真。

  凤真挣开却冬的手,抱住老左护法的腰,将血污擦到恩师的衣服上。

  却冬原本看不惯小师弟当众撒娇,但发现凤真在偷偷抹泪后,只得用衣袖替他擦拭头脸,同时露出如释重负般的苦笑。

  至少小师弟没事。

  这阖家团圆的场景,大概也令林培月颇觉牙酸,他归剑入鞘,无言离开这个死伤惨重的院子。

  林培月与蔡曲擦肩而过的瞬间,随手将自己的黑氅,扔到脸色发青的蔡曲怀里。

  蔡曲还保持着搀扶老左护法的姿势,目不斜视,单手接过黑氅,披在肩上,方意识到自己有多疲累,甚至冻到身体不住颤抖。

  但他还不能歇息。

  蔡曲挥去杂念,强打精神,命程长老带老左护法回屋,其余事项由他接手,收拾残局。

  待林培月远离众人视线后,朝阳升起,照亮山上的一切。

  地窖空空如也,徒留满地血污。

  诸人如梦初醒,在蔡曲的命令下,忙碌奔走。

  有些学徒将脸埋在膝盖上,蜷缩着小声哭泣。

  有些学徒艰难地站起身,开始尝试在活人当中,找到自己的友人。

  有些学徒伤势过重,无药可救,被医师放弃的瞬间,使出最后的力气,轻轻扯一**旁药童的衣角。

  老大身上尽是擦伤及刀伤,身旁的医师告诉他根骨已伤,往后不能再修习练武。

  老大却无心细听,只呆愣地看着身旁逐渐发青的半夏,直到有人把尸体逐一搬走,将死者从生者身边带离。

  终于,所有学徒都品尝过,徐长卿失去刺红时的滋味。

  徐长卿还保持着原本的姿势,跪趴蜷缩在地上,泪流满面。

  他还活着。

  他活下来了。

  徐长卿泣不成声。

  林渊左胸处的衣衫被伤口染红,因为左脚脱臼,他只能缓慢地坐到地上,扶起他面前的徐长卿。

  二人面对面,盘腿席地而坐。

  他们都披头散发,衣衫脏污凌乱,不像少主与学徒,倒像两个刚从地狱边缘逃出的小乞丐。

  “对不起。”

  晨风吹乱林渊的头发,他双手捧起徐长卿唯一完好的右手,握在掌心:“对不起。”

  林渊仍端着面对林培月时,那副倔强的少爷脸孔,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滚落,滴在徐长卿的手背上: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连累

  你们……”

  林渊喃喃自语般说道:“都是我的错。”

  明明你也清楚,是林培月的过错,为何还要向我道歉?

  即使“少爷”还是无法做主,但他还是把徐长卿找回来了。

  他履行了昔日与“赤芍”离别前的诺言。

  徐长卿勉强睁开肿痛的双眼,将林渊的泪容刻入脑中。

  学徒的衣着打扮都是相似的,徐长卿无法确定林渊是否认出了自己。

  然而,林渊舍身救下徐长卿的性命,无论他是“赤芍”,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还是在地窖里攻讦他的阴毒学徒。

  林渊将只是将眼前人,当作平等的人物看待。

  无论徐长卿是谁,林渊都会救他——这个想法令徐长卿无比安心。

  徐长卿想与林渊再说些心里话,想安慰林渊几句,想与他抱头痛哭。但是,师父就在身后,徐长卿不敢告诉林渊,他是“赤芍”,他是徐长卿。

  尽管在几个时辰前,他们还在地窖里手牵着手,成为彼此的支撑与热源。

  徐长卿只能目睹林渊被几个暗卫带走,将右手从林渊的掌心里抽离。

  温暖转瞬即逝。

  伤重的学徒被蔡曲安排到别处养伤。

  徐长卿没有回过寝舍,听说其他学徒也没有回去。

  那里有过多的回忆,徒增悲伤而已。

  即使与其他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养伤治疗,也被医师体贴地安排了阻隔的屏风,徐长卿不需与其他伤患见面,也不会主动对话,唯有在医师药童进房换药时,按次序简单地回答几句有关伤情的提问。

  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地窖里,杀了谁的朋友。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好友,被房内的谁杀死了。

  一旦伤势稍好一些,学徒就会主动提出离开房间,搬到别处。

  因为他们既是彼此的同伴,同时又是彼此的仇敌,这份撕裂感令学徒们坐立不安,无可适从,唯有独处时才能稍微安心。

  比起鬼神,他们更畏惧身边人,因为鬼神只存在于梦境当中,身边人却可能白天言笑晏晏,晚上夺人性命。

  人心隔肚皮,他们过于切身体会到这个道理。

  即使夜深就寝,他们也会握紧枕下的匕首。

  这一批“药材”们,自然也不会再信赖圣教,他们一心想寻得逃跑的机会,逃离这个曾将他们囚禁于黑暗中,逼迫他们杀害兄弟的魔窟。

  或者在羽翼渐丰后,向圣教复仇。

  然而,徐长卿知道,师父会阻止这种事态发生。

  即使是灵泽及刺红也无法逃脱,何况是这些无依无靠的少年。

  徐长卿躺在床上,将右手掌心贴在脸颊上,想再做一个温暖又平和的梦,好从疼痛与现实中逃脱片刻。

  事发数日后,圣教为殒命的学徒们办了一场简单的白事,只有部分人前去送别。

  尽管伤口尚未完全愈合,徐长卿还是拖着一身伤痛走出院子。

  半夏他们被葬在山谷处,有几位僧人身穿袈裟,为死者念经超度。

  学徒安静地带着祭品前来,随意放下后,上一炷清香,双膝跪地,低头不语,徒劳地期盼往生之人能听见他们的心声。

  凤真在却冬的陪伴下也出现了,却几乎被一个眼生的学徒唾在身上。

  却冬本想为师弟出头,却被凤真拉住。

  大部分学徒都清楚,作为老左护法的高徒,凤真杀戮最多,却能全身而退。

  凤真长相精致,惹人瞩目,而且过往不

  与学徒一块生活,下起手来当然毫无顾虑,如今还敢在祭祀场合现身,颇有几分假惺惺的意味。

  少主林渊就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敢来,还是不能来。

  于是凤真在却冬的指引下,简单地上三支香后,就离开了。

  徐长卿在绵绵不绝的诵经声中,找到老大。

  半夏和其他义兄弟们都死了。

  徐长卿与老大并肩跪下,从不认识的杂役手中接过金银衣纸,逐次投入火盘中焚烧,再往地上泼酒水与茶水,敬天地,敬鬼神。

  与林渊教过的做法无甚差别。

  但即使有差别又如何?死者已逝,徒留生者在乱世徘徊落泪。

  老大突然开口:“右护法近日逐一接见学徒,好决定我们的去留。我伤了根骨,圣教替我找一位医师拜师学艺,辨识药材,将来留在总舵附近做些采药卖药的营生……你没大碍就好。”

  徐长卿低头:“……嗯。”

  义兄们都是老大做主收留的。

  小时候,老大宁愿饿着自己,也要让他们多吃一口。

  若没有老大,他们这些街头小乞丐,绝对活不到被圣教领养。

  他们曾经在冬天的墙角里,挤成一团,互相取暖。

  老大扭头,望向僧人沧桑的皱纹:

  “原本我们几个还约好,以后要在总舵附近凑份儿,租商铺做生意,卖点药丸什么的。当时你不在总舵,半夏坚持一定要加上你,他说你在制药方面有天赋。”

  “嗯。”

  曾经能够会心一笑的回忆,都变成锋利的刀刃,直刺胸口。

  老大眼圈发红,语带哽咽:“又得从头再作打算了。”

  “嗯。”

  离别之际,老大恢复常态,低声吩咐道:“右护法兴许也会找你见面,无论你留在总舵,还是被派去分舵,都跟我说一声,好吗?”

  “嗯。”

  老大捏住徐长卿的肩膀,语重心长地交代道:“别惦记着复仇的事,好生照顾自己。”

  “嗯。”

  徐长卿只会回答这一句。

  他怕自己一开口说其他话,就会哭得没完没了。

  半夏和义兄们都在地下看着呢,他不能教他们担心。

  他得让他们走得安心。

  徐长卿先行离开,因为他还有一处要祭拜。

  山林深处,溪流东面,参天大树地下,在树根旁有一处被翻挖过的痕迹。

  刺红沉眠于此。

  徐长卿抱着祭品来到大树下,发现已经放有整只熟鸡,及一些垒起的包点。

  元宝蜡烛插在苹果上,缓缓渗出赤红的蜡泪。

  仅有一面之缘的暗卫琥珀,正就着新簇的火盘,烧一些纸糊的童男童女、车马房屋,脚边还堆有叠得精致的金银纸元宝。

  琥珀抬起头,对徐长卿说:“打扰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