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最牛女婿秦阳苏曼柔大结局免费

最牛女婿秦阳苏曼柔大结局免费

鲤鱼跃龙门668 著

连载中免费

以秦阳和苏曼柔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作品《最牛女婿》是由作家鲤鱼跃龙门668所著,小说讲的是秦阳和自己的母亲在三年前被家族抛弃,此后母子两人过着相依为命的苦日子,而后一次意外让他入赘到苏家成了苏曼柔的丈夫,三年赘婿生涯让秦阳逐渐成长起来,等到时机成熟看他是如何叱咤风云将曾经看轻他的人踩在脚下.......

更新:2019/09/09

在线阅读

以秦阳和苏曼柔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作品《最牛女婿》是由作家鲤鱼跃龙门668所著,小说讲的是秦阳和自己的母亲在三年前被家族抛弃,此后母子两人过着相依为命的苦日子,而后一次意外让他入赘到苏家成了苏曼柔的丈夫,三年赘婿生涯让秦阳逐渐成长起来,等到时机成熟看他是如何叱咤风云将曾经看轻他的人踩在脚下.......

免费阅读

  东海市,很著名的三水集团公司楼下。

  长相清秀的秦阳,此时正骑跨在送外卖的小破电动车上,剑眉紧锁道:“我都隐忍了三年,

       不怕多隐忍半年,半年后,八月八号,就是那个老头子八十大寿,我会送他一份大礼。”

  “老板,那您也不用整天辛苦跑去送外卖吧,三水公司都是您的,随便给您找个什么工作也比送外卖要强吧?”

        秦阳面前,三水集团董事长陈千水皱眉道。

  “哼,当年那个老家伙蛮横的把我和我妈赶出家族,他在等着看我笑话呢,

       我在苏家当了三年上门女婿,这老家伙肯定觉得,当初把我赶走,是多么的明智?

       我就是要让他得意洋洋,到时候摔下来,才会感觉到疼痛,送外卖,让人瞧不起是吧?

       我已经让人瞧不起三年了,还在乎这半年吗?”

  秦阳讲完,便骑着他的小电动车,朝前驶去了。

  眼前,风景不停变幻,秦阳却无心欣赏,他的脑海里,一遍遍浮现三年前的场景,依旧心疼。

  “一个社会上的女人,以为爬上了我秦家男人的床上,生下一个孽种,就妄想成为人上人了?

       永远变不成凤凰,臭虫也永远是臭虫,就算是飞到天上,也变不成巨龙。”

  “那张卡里,有十万,够你们母子两人生活一段时间了,从此以后,秦家这门,你们不得踏入半步,

        将来你成龙成虫,都和我无关,成了龙,我也不巴结你,成了虫,路过我秦家门口,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砰。

  老者讲完,转身进门。

  厚重的铁门,顿时关上。

  母亲脸色苍白的在哭泣着。

  而秦阳,蹲在母亲旁边,眼含热泪,咬牙切齿的发誓道|:“秦苍龙,你不是说我成为一条龙,

       你也不会巴结我,好,真是好,但愿等到有一天,我成为一条巨龙时,你还敢很硬气的用今天这样的口气跟我讲话。”

  秦阳带着母然,愤然离开了燕京。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

  三年前,秦阳受一高人的传授,成为他不记名的弟子,高人传授他一部《苍天化龙决》的古书,

       还有一张古老的羊皮卷,记载着神仙水的配方。

  正是凭着这配方,秦阳暗中支持陈千水成立了三水公司,短短三年,靠着神仙水,三水公司市值已有百亿。

  秦阳当然是三水公司的秘密古董,不过,燕京的人不都是在看他的笑话吗?

  好啊,秦阳就让他们看个够,你们看吧,尽管看吧,但愿半年以后,那老头子的八十寿宴上,你们还能笑得出来吧。

  不一会儿,秦阳的电动车缓缓的在东海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酒店门口,人来人往,今天是他老婆苏曼柔父亲的六十大寿,苏家这头的亲戚都来了。

  “你怎么才来啊,我爸过大寿,你怎么还穿着这身送外卖的衣服啊。”

       秦阳电动车刚停下,穿着紫罗兰长裙,肤白如雪的苏曼柔便跑到了秦阳跟前,责备道。

  今天出席的宾朋,哪一个不是盛装出席?本来她家这边的亲戚就很瞧不起秦阳,

       他还不在老父亲寿宴上好好表现一下?不是让他形象更低吗?

  “放心,我早就准备了。”

  看着苏曼柔一脸担心的样子,秦阳微微一笑,打开装外卖餐盒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套九牧王的西服。

  原来,秦阳刚才之所以去见刘千水,就是找刘千水要一套体面一点的西服。

  刘千水本来打算给秦阳准备一套阿玛尼的西装,秦阳嫌太贵了,才要了这套九牧王的。

  苏曼柔见秦阳早有准备,冷声道:“有西装不早拿出来,赶紧换上,待会进去给我爸贺寿,嘴巴放勤快一点。”

  秦阳就在酒店门口,脱掉外卖服,换上西装。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秦阳体型本来就适中,不胖不瘦,穿上西装,人好看了许多,也精神了许多。

  秦阳走进了酒店里。

  岳父的八十大寿,就在酒店一楼大厅里举办,放眼看去,都是苏家那边的亲戚。

  苏曼柔是家中长女,下面还有个妹妹,她的父亲,苏国山退休之前,干到东海市副市,

       这次苏家虽然低调举办,不过还是来了政府里的人,为他祝寿。

  “秦阳,秦阳。”秦阳正在找苏曼柔时,听到了苏曼柔在叫他。

  他循声找去,就看到了苏曼柔,她的妹妹,苏曼语,堂姐,堂姐夫,堂弟,堂弟媳,七大姑,

       八大姨,都围在老寿星苏国山周围,苏曼柔眼神着急的看向他。

  秦阳连忙走向苏曼柔,他心里清楚,苏家这边的亲戚都知道他是送外卖的,而且,一送外卖,

        就送了三年,一点出息都没有,都瞧不起他。

  苏曼柔这三年,因为他,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当初,他之所以能‘嫁’到苏家,也是靠着东海这边的远房亲戚表叔的撮合,

        不过,自从表叔两年前去世以后,他是秦家弃子这件事,整个东海,就没有人知道了。

  秦阳心里也很对不起苏曼柔,苏曼柔望夫成龙的,可谁又知道,他硬是送了三年外卖。

  “爸,我和秦阳来给您祝寿了。”秦阳走到苏曼柔跟前,苏曼柔便拉着秦阳的手,笑道。

  顺便,还把她准备的礼物,放在了苏国山腿前。

  苏国山早就对秦阳一肚子的意见了,他好歹退休之前,也是副市,东海市,到处都是他认识的人,

       可自己的大女婿竟是个送外卖的,他和老熟人见面,都不敢提女婿这茬。

  苏国山似笑非笑的道:“好,好。”

  “爸,我祝您福如东海水,寿比不老松,福寿绵长活百岁,身体康健行如风。”

  苏曼柔讨好的笑道,她也是心里感觉有点愧对她的老父亲,趁着大寿,好让她爸好好的高兴高兴。

  苏国山笑的满脸红光。

  苏曼柔讲完,故意的抵了抵秦阳,还向他使了一个眼色,叫他赶紧说点好听的话。

  秦阳连忙道:“爸,我也祝您福如东海,寿比万年。”

  苏国山一脸假笑,看得出来,明明不想笑,却又不想在自己寿辰上,闹出什么不愉快。

  大家拜过寿以后,便做桌吃饭了。

  秦阳自然和苏曼柔堂姊妹这一波人坐在了一张餐桌上。

  苏家这边的人,都知道秦阳是送外卖的,聊天也不搭上秦阳,倒是让秦阳被冷落了。

  苏曼柔脸上也特别的没有面子,低头光顾着吃着饭,秦阳和苏曼柔这一对,在餐桌上,都显得十分没有存在感。

  可就在这时,三水集团的老总陈千水却端着酒杯,主动离开他那边的餐桌,走到秦阳和苏曼柔身后,

       笑道:“秦先生,苏小姐,感谢你们这次为我们宾客提供了这么完美的一次盛宴,来,我敬你们一杯。”

  全大厅的人,都朝秦阳和苏曼柔这边看来。

  陈千水竟然主动给秦阳敬酒?谁不知道陈千水是东海市赫赫有名的百亿富翁啊,

      他公司生产的神仙水,占据美白祛痘市场百分之八十的比额,甚至是东海市市首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他连老寿星,还有市首都还没敬酒,却要先敬一个送外卖的臭屌丝?

  所有人都不知道陈千水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秦阳端起酒杯,和陈千水酒杯碰撞了一下。

  两人眼神交汇,从彼此的眼睛里,都读出来了只有彼此才能领会的意思。

  苏曼柔也是受宠若惊,她开的雅姿公司,就是三水集团最大的销售商。

  可以说,雅姿公司的利润一大半都是来自三水集团的神仙水。

  苏曼柔连忙站起来,举杯笑道:“陈总,您市首那边不是还.....。”

  “敬酒要先敬酒贡献最大的人,这场寿宴,不是秦先生和你的操劳啊?”陈千水笑道。

  苏曼柔心里没底的道:“酒店确实是我和我家这位一起找的,菜也是我弄的。”

  “那不就对了,秦先生,干杯。”

  陈千水主动和秦阳杯子碰撞了一下,要知道,主动碰杯,这是对对方极大的尊重了。

  陈千水一口把高脚杯里的白酒一饮而尽,旋即笑道:“秦先生,苏小姐,我干了,你们随意。”

  陈千水讲完,便在众人目光注视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苏曼柔的堂姐这时咧嘴一笑道:“他妹夫,你真是好大面子啊。”

  苏曼柔的堂姐在市规划局工作,能说会道,而且还长了一双火眼金睛,就是看人很准。

  秦阳闻言,只是微微一笑道:“哪里,陈总可能就是想的跟人不一样。”

  堂姐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人家陈总是冲着我姐来,又不是冲着他来的。”这时,坐在苏曼柔旁边的妹妹苏曼语道。

  苏曼语就在东海上大学,在学校里,她跟同学谎称都是她姐姐还没有结婚,至今单身。

  她实在不想提起秦阳这茬,太没有面子了。

  可能小丫头社会经验不足,大学生吗,社会经验肯定要稚嫩一些,她这话一讲出来,顿时让这餐桌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好好吃饭,哪来那么多话?”苏曼柔这时冷声提醒道,其实她心里面也挺苦的。

  秦阳则一直默默的夹着面前餐桌上的黄瓜片,若有所思。

  两个小时后,热热闹闹的寿宴终于是结束了,苏家的人都很累,特别是苏国山,

       陪着一些老部下喝了很多的酒,宴会一散,便被苏曼柔堂哥给送回去了。

  苏曼柔留下来,又是结账,又是收拾没喝完的酒水,可谓是忙的不亦乐乎。

  至于苏曼语,小丫头宴席一散,就被几个好朋友约去ktv唱歌去了。

  苏曼柔和秦阳留下来,一直忙碌到了下午两点多钟,两人都是精疲力竭。

  而就在苏曼柔终于把一些没喝完的酒水全都放在车后备箱里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苏曼柔掏出手机一看,是母亲陈英打来的电话,也没想太多,便接通了电话:“喂,妈,咋了?”

  “小柔,你快点回来,不好了,你爸.....你爸怕是脑出血,脑出血了。”刘英在电话里大声的叫道。

  刘英退休之前,是人民医院的心血管科室的护士,所以,对心脑血管疾病这块,那还是很了解的。

  苏曼柔一下子腿部的血液急速的朝大脑涌去,浑身血液倒流,手脚冰凉道:“爸?脑出血?”

  “是啊,你赶紧把账结结,赶紧回来,赶紧回来吧。”刘英在手机里大声道。

  “妈,我马上回去,您别着急,稳住,稳住啊,您现在马上打120,我马上赶回去。”

       苏曼柔尽量的压制着心里的慌乱道。

  “哦,好。”刘英急匆匆的应答道,紧接着,又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刚一挂断,苏曼柔便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刚才站在一旁的秦阳把苏曼柔和刘英的对话全都听在耳朵里了,

        他倒是有办法,这时,他走向前,拍打着苏曼柔的后背,轻声道:“不要着急,会有办法的。”

  苏曼柔哽咽的声音道:“你懂什么?我有一个同学,她爸就是酗酒加上情绪激动,

        导致脑血管破裂,最后就在东海市人民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再也没醒过来,成为了植物人,呜呜呜~~。”

  “不要哭了,你哭有什么用?”秦阳皱眉安慰道。

   苏曼柔哭了一会,忽然抬起泪眼,有点怨恨的看向秦阳道:“秦阳,要是但凡你能上得了桌面,

        我就把你安排在我爸那桌了,你也能替我爸挡几杯,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秦阳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苏曼柔打他也好,骂他也好,他只能忍耐着。

  “放心吧,我会有办法。”秦阳依旧这样讲道,因为他确实有办法。

  “你有个屁办法。”苏曼柔冰冷的斥道,接着就重重的合上后备箱,独自一人开车走了。

  秦阳独自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酒店门口,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他皱眉叹息了一阵,便从兜里面掏出手机,打给了陈千水:“喂,在哪呢?忙吗?”

  “老板,我正在回公司路上呢,怎么了?”陈千水忽然把他的大奔车给停下了,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老岳父,应该是今天酒席酒喝多了,导致急性脑出血,怕是要做手术,

       可是东海市这边我怕医生水平不够,燕京来的唐龙海唐教授是不是在临近的新海市新还大学做讲座呢?”秦阳淡淡道。

  此时,他满脸的淡然与霸气,哪里还有半点刚才被苏曼柔骂时的窝囊。

  陈千水想了一会后,笑道:“老板,您的意思是?”

  “去办吧,希望燕老小心的同时,也能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东海。”秦阳一脸认真的讲道。

  陈千水微微一笑,道:“以燕老和您的关系,他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会赶来的。”

  秦阳微微一笑。

  思绪情不自禁的回到两年前,唐龙海因为惊讶于市面上神仙水的神奇功效,

       所以专门从燕京来到东海市三水集团拜访考察。

  当时,唐龙海一直以为,神仙水的配方,是集团的研发团队研发出来,

       谁料,陈千水却告诉他,这配方,是他幕后老板提供。

  唐龙海很虔诚的,非要见一下这幕后的老板是谁。

  陈千水打电话给了秦阳。

  秦阳明白,陈千水之所以把他给捅出来,也是想结交唐龙海这个朋友。

  秦阳便来集团见了唐龙海。

  两人虽然年龄相差几十岁,可是却越聊越投机,唐龙海惊讶于秦阳小小年纪,

       便拥有如此深厚的心境,而且,感觉他背后隐约有隐世的高人指导,

        心里对秦阳更加佩服不已,便在心里把秦阳当成了朋友。

  唐龙海号称国医圣手,一般人很难请的动他做手术,要知道,他做手术的对象,

       那都是燕京的大人物,像是一般小手术,他早就推给他的徒弟了。

  新海市,和东海市交界。

  唐龙海退居幕后后,也闲来没事,就喜欢到处给大学生做讲座,正好也全国各地旅游旅游。

  恰好,他今天来到了新海市。

  唐龙海满头银发,气势威严,他在接到了陈千水打来的电话后,

       正好在新海大酒店里接受新海大学校长和新海市市首招待的唐龙海,忽然站了起来,

        道歉道:“陈校长,徐市首,有朋友召唤我,我得赶快去瞧一个病人,告辞了。”

  餐桌旁,几乎所有新海市的大人物都站了起来。

  要知道,现如今的华夏,能请得动唐龙海这样级别的医生教授,那也只有燕京那几个大人物而已。

  可是...难道是燕京那边有人召唤他?

  新海大学的校长陈祝同满脸苦涩道:“唐教授,您看,学校宣传都发出去了,晚上七点,学校大礼堂,您这非要走吗?”

  唐龙海对这些大学生还是心存疼爱的,抱歉道:“陈校长,代我向学校所有学生说一声对不起,

       讲座的时间,等我打电话通知你吧,现在我必须要走。”

  这时,新海市市首徐简好奇问道:“唐老,是燕京那边?”

  “非也。”唐龙海郑重道:“是东海那边的一个朋友。”

  “东海?”

  徐简满脸惊愕,唐老的朋友,那可都在燕京,而且都是非富即贵,小小的东海,竟然也有人让唐老如此看重?

  唐龙海抓起放在椅子上的黑包,向所有人说了一声抱歉,紧接着,

       便扭头对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郑重道:“小张,下去备车,待会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东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