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花落一梦毕文笙歌大结局

花落一梦毕文笙歌大结局

毕文笙歌 著

连载中免费 奇幻小说完本推荐经典

《花落一梦》讲述了原型为鹤的妖怪——毕文,带着一只原型不明的小妖——笙歌,一路辗转于不同村庄和国家,寻找着几百年前救过还是鹤形态毕文的恩人,当时恩人只是一介凡人,毕文深知恩人已投胎转世,在这种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只靠着当年的约定,进行着漫长的旅途,但由于被望天吼派来的食梦貘长期寄宿渐渐失去记忆和妖力。

更新:2019/09/10

在线阅读

       花落一梦漫画原著小说,花落一梦改编于什么小说,花落一梦小说大结局是什么,花落一梦好看吗,花落一梦结局是什么,花落一梦小说版,《花落一梦》讲述了原型为鹤的妖怪——毕文,带着一只原型不明的小妖——笙歌,一路辗转于不同村庄和国家,寻找着几百年前救过还是鹤形态毕文的恩人,当时恩人只是一介凡人,毕文深知恩人已投胎转世,在这种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只靠着当年的约定,进行着漫长的旅途,但由于被望天吼派来的食梦貘长期寄宿渐渐失去记忆和妖力。前世情缘,今生相见。当爱河开始泛滥,即便你我同性,那又如何?古风唯美耽美大作,一场没有终点的旅途,一个个人与妖之间的故事,一次次梦中的相遇,旅行的意义或许早已不重要,因为有你们。看神秘男子毕文与他的小妖笙歌、除妖道士之间的爱恨情仇。既然已经约定好,那么必定会再次相见。

免费阅读

  从李博士办公室里出来,方蕴一口长气由心而发。

  好事从没让她碰上一桩,倒霉的事情接连砸在她身上,人生为何艰难至此!

  聂叙见她走到电梯口还在发呆,上前一步按下电梯按键,同时拿出手机说:“我叫我司机过来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搭车回去就行。”方蕴想一个人好好沮丧一下,独自一人乘坐公交车是她最佳沮丧时间。

  “你要是路上有什么麻烦,到时候被影响到的是我。”不从绅士角度出发,聂叙说了句很现实的话。仿佛从今以后对方蕴的各种考虑,都是变相地为了自己。

  方蕴正想再找个拒绝的理由,这时,有人打来电话。

  看见来电显示,方蕴一巴掌拍额头上。接起电话,态度一秒转换,她亲热地喊:“喂,溪哥。”

  程溪是她的大学同学兼现在的责任编辑,这个女人平时两种人格无缝切换。上班时就是严厉的编辑铁面无私,下班了大家是能说说笑笑的好同学。因为性格比男人还强势刚猛,所以人赠外号“溪哥”。

  “你那结局我看了。”

  一听程溪这不冷不热的口气,方蕴就知道要完蛋,她心虚地笑了两声:“你觉得结局怎么样?”

  “你说呢?”程溪感觉像是突然爆发的火山,火气大喷,岩浆滚滚而出,“读者们都以为后面还会有剧情,结果就这么结局了?!你去看看底下那些评论,你去看看你那本漫画现在的评分!而且结局还什么……考上MIT,创业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我的天,这什么?剧情三百八十度大翻转?乡村教师代言人的励志史?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在画幻想漫画了?”

  电梯到了,方蕴走进电梯时,下意识瞥了身旁的聂叙一眼。她不会说,昨晚在画最新情节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聂叙的“毫无逻辑”“不带脑子”“违背常识”,在记忆的错乱加上科学光辉的催使下,她画下聂叙告诉她的第一个结局。

  也许是受到聂叙思维的影响,她居然觉得这样更合理一些。

  “我觉得结局很正常啊,对普通人来说,这种结局不就是幻想嘛。”方蕴索性将聂叙的原话搬上。

  “对普通的幻想漫画来说,这种结局就是不正常!”猛然意识到自己被带偏了,程溪立刻改口,“不对!对整本漫画来说,你这个时候结局就是很不正常!”

  电梯到达一楼,走出电梯,方蕴快速躲到一边,手掩在嘴旁说:“我这是在给青少年树立良好的榜样!”

  “你还为你的烂尾想好借口了?”

  方蕴义正言辞:“只要能为祖国花朵灌溉优良肥料,我烂点尾算什么!”

  “你现在还挺自豪了是不是!”

  方蕴和程溪第十五次隔着手机打起嘴仗,在五点三十分的那一刻,程溪气急败坏地说:“下班了,这笔账明天再跟你算!”她一气之下挂断电话。

  “明天算就明天算……”方蕴小声嘟囔,耸耸肩,把手机收进包里。

  “看来你最后还是听取了我的意见。”听到方蕴全程对话声的聂叙望向她,露出一个看戏者的平淡笑容。

  “我只是想早点画新的故事而已。”方蕴死要面子,坚决不肯承认自己是同意了他的理论。

  走出南科院大门,方蕴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聂叙叫的司机还没来,他打电话又催了一次。

  他的车就在车库里,但他没有撇下方蕴先走的意思。不看着方蕴上司机的车他不放心,毕竟方蕴哪里摔着碰着,到时候很可能他也会疼。

  方蕴在夕阳光下伸了个懒腰,聂叙看着她这些大剌剌的举动,一度感到万分无语。他想起姚夏,姚夏走路绝对不会迈这么大的步伐,也不会在公众场合伸懒腰。不止是姚夏,他以前接触的、现在接触的每一个女性都不会这样。

  想到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不得不和这个人牵连在一起,聂叙就觉得头大。

  方蕴一个懒腰伸完,朝聂叙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聂叙不知道她想干嘛,眉毛一皱,犹犹豫豫地把手机给她。

  方蕴凭着他的记忆熟悉地解锁,找到便签功能,写下聂叙的行程并定时。

  “你忘记的行程我都帮你写进去了,到时候它会提醒你。”方蕴把手机还给聂叙,问,“我们这样的状态还要维持半年多?”

  “你嫌久?”聂叙万分想说,他还嫌太久呢。

  “你思想负担太重,影响我作画。”

  “谢谢,您的智商也影响我管理公司。”

  方蕴想为自己还能过得去的智商辩解,忽然,她看见不远处一家店橱窗内的海报,顿时双眼放光,兴冲冲地跑过去大喊:“谢明殊!”

  谢明殊这个名字聂叙不可能没听说过,现今红到发紫的偶像歌手,媒体称他为“治愈系小奶狗”,拥有一批忠诚的“姐姐粉”、“妈妈粉”。公司里的女员工一到休息时间,总有那么几个聚在一起热切地聊他的八卦。去年他们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想请他做代言,因为档期问题没安排上,才转而请了另一位艺人。

  “原来像你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也会追星啊。”聂叙走到她身边,半带戏谑地说。

  “我不是追星,我只是找到了信仰。”方蕴痴痴望着橱窗内的海报,整个人就差没把脸贴窗户上,“从看到他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他是我人生的引路灯,他是我生命黑暗时的光明!你看这纯洁的眼神,甜甜的笑容,看着他的笑脸,感觉天都晴了,云也白了,心情都明亮了!”

  看着方蕴快要蹦出火光的眼睛,聂叙摇了摇头:“你的脑科医生真不负责。别把人家的玻璃弄脏了,快走。”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跟他共度余生!”

  聂叙觉得方蕴经神志不清了,他看向海报里的那张脸,少年感满满的男生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笑得像冬日的阳光一样温暖灿烂。

  比起那些浓妆艳抹的明星,谢明殊看起来的确有让人眼前一亮、心中一暖的感觉,但聂叙还是认为他和普通明星没什么区别。

  一个年纪也不算小的女性,在大庭广众之下花痴橱窗里的一个小男生。虽然这条街没什么人,但聂叙站在她旁边还是有种强烈的丢人感。

  聂叙深感无可奈何,呼出一口气,走到店门前,推门进去。

  常年无所事事的导购员察觉到有顾客来了,照样低头玩手机,也不抬头看聂叙一眼。

  “你们橱窗贴的那张海报多少钱?”聂叙问。

  导购员边按手机边回答:“非卖品,不卖,除非你在这里买衣服,可以送你一张。”

  见到这种工作态度,聂叙的不满由心而发。换做平常的他遇到这种工作态度的服务员,别说光顾这家店了,没打电话给他们经理投诉一番都算不错的了。

  但现在事出有因,他也不想继续摆这种架子,随便在衣架上拿了十几件顺眼的衣服裤子丢给导购员,问:“这些能送几张?”

  见这人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导购员手机直接掉到桌子上,马上换上一副笑脸。

  双手接过聂叙的衣服,导购员激动得直点头:“我把仓库里的海报都给你!”

  此时的方蕴激动完了,抬头一看,发现聂叙不知所踪。正想去找他,便看见他从店里提着三四袋衣服、捧着一堆海报出来。

  聂叙送海报给方蕴时,方蕴瞪着大眼睛,嘴唇颤抖,好一会儿,才拥住那几卷海报,大喊:“天堂!”

  方蕴幸福得像飞上云端,还在云层里舒舒服服得打了五个滚。当然,她的这种幸福,现在的聂叙还理解不来。

  聂叙把那三四袋衣服也塞到她手上:“衣服你也拿着吧。”

  “啊?可是这……”刚从过度的兴奋中恢复一点常态,就一下子被送了一堆衣服,方蕴略显不知所措。

  “你不喜欢就丢了。”反正这种洁白少年风格的衣服,他绝对不会穿。

  这个时候,聂叙叫的司机来了,他对方蕴说一声“走吧”,果断走在方蕴前头。

  方蕴望着他往前走的背影,小声说:“可是这是男装啊……”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