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午夜裁缝店陈涛苏青璃番外全集

午夜裁缝店陈涛苏青璃番外全集

用户396369 著

连载中免费

以陈涛和苏青璃展开故事情节的灵异作品《午夜裁缝店》是由作家用户396369所著,小说讲的是陈涛是一个在裁缝行业做了三年的老手,在失业后阴差阳错成了午夜裁缝店的店主,此后一系列诡异事件接踵而至,比如陈涛喜欢很久但不幸逝去的苏青璃来找他帮忙......

更新:2019/09/10

在线阅读

以陈涛和苏青璃展开故事情节的灵异作品《午夜裁缝店》是由作家用户396369所著,小说讲的是陈涛是一个在裁缝行业做了三年的老手,在失业后阴差阳错成了午夜裁缝店的店主,此后一系列诡异事件接踵而至,比如陈涛喜欢很久但不幸逝去的苏青璃来找他帮忙......

免费阅读

  在我25岁的时候,我已经做了三年服装厂工人。

  不过由于现代化机械普及,厂里大量裁员,最后我也只得加入失业大军,整整两个月徘徊在街头,四处寻找工作。

  那时的我万没想到,仅是一张贴在电线杆上的A4纸,就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A4纸上是一则招聘信息,老旧裁缝店招聘手工裁缝,工资开到一万。

  当时看到这里,我那叫一个激动,丰厚的待遇加上行业对口,顿时就吸引了我的注意,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想也没想,自己就朝着上面的地址赶去了。

  这家裁缝店还挺偏,都快到郊外了,等到了地方,才发现是个胡同巷子,四周都是破败的瓦房。

  接待我的是个穿着旗袍的年轻美女,女人三十出头,让我叫她李姐。

  听说我是来应聘手工裁缝师的,很是热情,就问我是哪里人啊!之前有没有做过裁缝的经历之类的。

  一双大眼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直盯得我脸红心跳。

  后面知道我在服装厂干了三年,李姐也不废话,从包里利索的拿出一叠人民币就放桌上,

        说:“小兄弟,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这份工作我相信你能胜任。咱们这个店,

       平常来做衣服的都是些老顾客,白天几乎没什么人,

       你就补补瞌睡,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到了晚上9点,你要准时起来开门揽客,

       凌晨5点一定要关门。千万不能超出哪怕一分钟,听明白了么?”

  当时一万块钱就摆我面前,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这女的如此爽快,搞得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个骗子。

  不过真金白银一万大钞就在我眼前,抱着煮熟的鸭子不能飞的心理,虽是大晚上营业,

      要求也奇怪了点,但我还是点头应了下来,琢磨反正自己又没少块肉,白天还能睡下懒觉。

  见我答应了,李姐认真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从挎包里拿出一把车钥匙和一份纸质合同,车钥匙上是亮晃晃的大奔标志,

       她告诉我,出了胡同往右转有片空地,车就停哪儿,那辆奔驰S300l就给我开了!以后下了班,开出去和朋友聚会,多有面子。

  让我在合同上签上自个儿名字,这些就都属于我了。

  当时哪里见过这种待遇啊!早就被金钱冲昏了头脑,为了赶紧上工,自己也没细看合同内容,

       等我把名字签上了,按了手印,再想去仔细瞧的时候,合同一把就被对方给抽了回去。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接班人了!”

  说完这句话后,李姐张嘴咯咯笑了起来,笑到后面甚至有些癫狂了,笑声也变成了阴笑,听得我背脊发凉。

  她走到裁缝铺门口,将那张纸质合同用火柴点燃,在火光中,那页合同化为了飞灰。

       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这女的不会疯了吧!合同烧了还能起法律效应?

  这李姐也不解释,反而有些解脱般的长舒了一口气,说:“既然签了合约,今晚你就上工吧!估计后半夜也够你忙活儿的了。”

  随即,这女人似笑非笑的瞅了我一眼,转身踏着小快步就走出了裁缝铺,等我追出去,

       再想问下她明天白天啥时候回来接班,人一下子就没影了。

  奇了怪了,这胡同一头堵死,另一头距离少说也有三四十米,这女的难不成练过长跑,跑得贼快。

  再回头想想,这女人身上还真是不正常,充斥着诡异,裁缝铺开在这偏僻的胡同里不说,

       还尼玛大晚上开门营业,哪儿来的顾客?不是有病是什么。

  不过我也想清楚了,干完这个月,就张嘴问对方要下个月工资,她要是愿意给我,

       就继续干下去,要是不愿给,我到时候直接走人,反正说啥不能吃亏!

  想明白这些我也就释然了,在店里自顾自的转了一圈,发现墙上大多都是一些粗制的布料,

       只有几件老式中山装和绣花旗袍挂在墙角。

  看起来像是定制过后,放了很久,没人要了似的。

  见时间还早,我就趴柜台上玩起了手机游戏,刷了几把王者。

  毕竟第一次看店,由于四下太过寂静,又加上白天奔波了很久,没一会儿,

       这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啥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还做起了梦,梦里裁缝铺来了不少客人,有穿绿衣服的,有穿黑衣服的。

  都是勾着头不说话,模样也看不见的怪人,拿着挂在角落里的衣服就离开了。

  我本想叫住这些人,问下付钱了没,哪知道刚拍了一个人的肩膀,那人就倒地上了。

  我再定眼看去,这尼玛哪是什么人,里面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件会走路的衣服,仔细看还是纸做的寿衣。

  当时就把我吓醒了,汗水沁透了背心,自个儿喘着粗气站了起来。

  我这刚想出去透下气,哪晓得门外杵着个人,差不点给我吓背过气去!

  是个男的,穿着一身中山服,正嘴角微翘的望着我,我这第一眼没认出来,待我细看之下如遭雷击。

  这...这人我竟然认识!!!

  眼前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我在照片上见过的爷爷,让我惊骇的不止这点,而是我爷爷早在很多年前就去世了。

  他上过战场,屡立大功,死后还被授予过勋章。

  这一晃都多少年过去了,与照片上对比,样貌还是年轻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变化,如此离奇的事,说出来谁会信!

  见我发愣,那人抿嘴一笑,说:“小伙子,咱们裁缝铺还做衣服么?”

  我连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压下了心中的狐疑,回答道“请问您要做什么样的服装?”

  “我已经订婚了,需要做两套新人穿的草绿军装!”那人说着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几分,仿佛正沉浸在即将来临的幸福当中。

  男人连忙伸手在裤兜里摸了摸道:“我知道军装不好做,材质要求高,这么的,

      我也不让你吃亏,我给你五元钱作为定金,做好了我再付五元!”

  听到这,我浑身一颤,差点没接住他递过来的钱,望着那纸币下方的印刷时间,我彻底傻眼了,竟然是他妈1967年!

  我磕巴着道:“这...这钱不对吧!”

  男人无奈的抓了抓头“这不是店里的规矩么?哎呀!是不是价格不合理呀,这可不好办了,我今儿来就带了这么多。”

  我本想解释,这种老式人民币早就没人用了,但转念一想,这人要真是我爷爷,

       那可是至亲之人,尽管心里害怕得要命,我也想搞清楚此人的身份。

  最后权衡了下利弊,我咬着牙还是把钱收了起来,让他三天后再来取衣服。

  男人连连感谢后,转身走出了裁缝铺,他前脚刚走,我后脚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这事得好好问问我爸,真要是已故亲人还活在世上,那也是大事一件啊!

  可让我诧异的是,电话虽然通了,但却没人接。我失落的放下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这第一天上工就遇上自己过世的亲人,还是大半夜的,说不怕那是骗鬼!

  我这念头刚起,也不知怎么的,外面就刮起了一阵阴风,吹得我浑身哆嗦。

  月光幽幽,脚步声伴随着一道人影,由远及近。我搓搓双手,心叹都这么晚了,难道还有客人?

  果不其然,一个穿着农村老汉服的老头,驼着背,裂着一口大黄牙,笑眯眯的就走了进来。

  他也不见外,进来后就在铺子里转悠了起来,拿着几块布在手上试了试均是摇晃着脑袋,嘴上还连连叹气!

  我当时就不高兴了,这人穿得不咋的,看样子还挺挑剔,到底懂不懂布料就在那里摇头晃脑的。

  “老大爷,您要做啥衣服就给我说,布料我肯定给你挑最好的。”我一把从他手里拽过那块粗纤蓝布后,

        重新拿了块天然蚕丝素锦继续道:“您看看这块面料咋样?”

  这是目前本店最好的布料了,这老头要是识货,肯定认得出来,要是不识货搁这儿装大尾巴狼,老子可不伺候!

  哪知这家伙伸手摸了摸布料后,还是摇了摇头,“俺觉得吧!这块料子一般!不过倒是可以试一试。”

  听到他的话,我都快被这家伙气笑了,怕不是要做皇帝穿的龙袍,要求还不是一般的高!

  许是发现我脸上不爽,老头裂嘴笑了笑:“你这娃娃也是气性大,俺和你开玩笑呢!我是来查账的,不做衣服!”

  说着这老头就给我递了根烟,这当口我正烟瘾犯呢!也没拒绝,就接了过来。

  心想我这才接待了一个客人就来查账,那李姐看着不靠谱,没想到这么谨慎。

  不过派个老头来算什么事,我得确认好,别到时候扣我顶歪帽子,说店里账不对啥的,那才是掉坑里去咯。

  我顺手就把烟点上,正想问这老头谁叫他来的,结果吸进去的烟雾刚过喉咙,差点把我给呛死。

  这啥牌子的烟啊?真尼玛够辣的,该不会是五毛钱的假烟吧!

  我朝着烟屁股处看了下,不看还好,一看我就征住了,烟底部竟然印上了“红星”两个字。

  这名字瞬间勾起了我小时候的回忆,我就记得,那时候我爸总让我买烟,每次都要这种红星牌香烟。

  不过这烟厂没几年就因烟的销量不好,改生产其他类型的烟了,这红星牌香烟都停产十多年了,

       咋现在还有人抽这玩意?按理说烟也保存不了十多年啊!

  老头在一旁抽起来还挺得劲,我趁他不注意,把烟掐灭后就扔墙角了。

  看我不说话,老头也没说啥,熟练的走到柜台前,麻利的打开了下方的暗格,伸手进去,

      拿出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掸了掸上面的灰尘,一本灰色的账目本出现在我眼前。

  这老家伙一看就对这店里的布置了如指掌,难不成他才是这裁缝店的老板?李姐只不过是个打过工的?

  这下我也拿不准了,只得等这老头发话,没一会儿,也许是发现了什么问题,老头举着那账本就朝我走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那账本一头就扔我面门上,原本还笑嘻嘻的老头,瞬间就翻脸。

  嘴上怒骂道:“你个憨皮玩意,别人来取衣服,不知道要尾款么?店里损失大了你晓不晓得?”

  我当时也是窝火,哪里受过这种气啊!那账本一看就放很久没动了,老子今儿第一天来,还真准备赖我头上了?

  越想我越觉得是个坑,怪不得那李姐给钱给得这么爽快,原来是让店里亏钱,让我来当替罪羊啊!

  心里琢磨大不了这钱老子不赚了,反正合同也烧了,证明不了啥,我现在就走,看谁拦得住我!

  兴许是猜到了我的心思,老头看我收拾东西准备走人,顿时就冷笑起来,于是从带来的文件包里掏了掏,拿出张白纸。

  “你看这东西眼熟不?小子,签了这合同就等于签了卖身契,这辈子你都别想脱离裁缝铺。”

  老头看我的眼神由开始的淡漠,到如今的冰冷,最后甚至有些恶毒!

  我盯着他手里的纸张,转背就继续收东西,这逼拿个假玩意诈我呢?合同早他妈烧成灰了,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他一双眼仿佛能看穿我的心思,直接将那份纸质合同扔到我面前,

        冷冰冰的道:“你觉得我骗你,上面的手印签名该不会是假的吧!”

  我低头一看,当时就懵了,那如血一般的手印是如此的扎眼。

  由于我写字比较丑,所以字迹潦草,签名我一眼就认出来是自己的笔迹。这合同不是烧了么?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