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穆柠溪墨启敖小说

穆柠溪墨启敖小说

一碟茴香豆 著

连载中免费

《妈咪来宠总裁爹地套路深》是作者一碟茴香豆所著一部长篇现代总裁小说,主角是穆柠溪墨启敖,讲述的是:穆柠溪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算计,以为自己失身给了一个老男人,继而离开家族五年,五年后的回归,她身边跟着孩子,被墨启敖找到,坦言那天晚上根本没有什么老头,孩子是他和她生下的,穆柠溪觉得,她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墨启敖的套路!

更新:2019/09/10

在线阅读

《妈咪来宠总裁爹地套路深》是作者一碟茴香豆所著一部长篇现代总裁小说,主角是穆柠溪墨启敖,讲述的是:穆柠溪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算计,以为自己失身给了一个老男人,继而离开家族五年,五年后的回归,她身边跟着孩子,被墨启敖找到,坦言那天晚上根本没有什么老头,孩子是他和她生下的,穆柠溪觉得,她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墨启敖的套路!

免费阅读

  办公室里,穆柠溪小心翼翼的给儿子受伤的鼻尖上抹着碘酒,儿子这么帅,要是因为这个在脸上落了疤多不值当啊。

  穆梓煊咧着小嘴,虽然疼却努力忍着不哭。

  泪水在他黑白分明的眼眶里打转,却又很有骨气的没有流出。

  “妈咪,我刚才看到爸比了。”

  穆柠溪的手一颤,将棉棒扬手扔进了垃圾桶。

  “不要胡说,那个男人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可是他和我长的好像啊!都一样这么帅!”穆梓煊双手撑着面颊,不是故意卖萌却萌翻了。

  “别胡说!”

  穆柠溪不想和墨启敖搭上任何关系。

  “妈咪你生气了么?”见妈咪不高兴了,穆梓煊立刻伸出小手安慰妈妈。

  被儿子这么一安慰,穆柠溪也没法生气,她耐心和孩子说:“煊煊,你答应妈妈,不要去惹那个叔叔,可以吗?”

  “为什么?我只是想看他的手相……”宝贝嘟着粉嘟嘟的唇,表示好委屈,他觉得那个人一定就是他的爸爸,为什么妈咪要阻止他?

  “因为那个男人,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起的,你懂吗?”

  有些人生下来就高不可攀,就像墨启敖于她而言。

  “什么是惹不起?”穆梓煊不明白,仰着脸望着她。

  穆柠溪也有点掣肘,因为她一直教孩子与人为善,从没讲过等级观念。但是她还是柔声给孩子解释了:“就像云一样不可触及,就像火一样不可触碰,碰了会有无穷的麻烦。所以煊煊,你答应妈妈,不要去惹他。”

  “因为他是大麻烦?”穆梓煊不能接受,为什么那么帅气的男人会是大麻烦。

  “对,因为他是麻烦!”对于孩子的话,穆柠溪很认同。

  “那我和他长的那么像,长大以后也会是麻烦么?”

  孩子天真的话惹笑了穆柠溪,她亲了亲孩子的小脸说:“煊煊不会是麻烦,煊煊会是妈妈永远的宝贝!”

  “那煊煊只给那个叔叔看一次手相,可以吗?”穆梓煊不甘心的问。

  “不可以,煊煊你记住,要离那种人远远的!”

  一提那个男人,穆柠溪就气不打一处来。

  从小到大,墨四少这个名称在她耳边播报的次数比上下课铃还要多。

  只要那个男人出现的地方,一定会有女人的尖叫和围观。

  她就不明白了,不就是一个长的帅的男人么,至于让所有人都这么歇斯底里的追逐么?

  他墨启敖既然知道自己长的招风会被围观,为什么还没事总出来溜达?

  他就不觉得自己无形中会给别人添麻烦么?

  这许多年来,南宁市有多少女生就是因为他茶饭不思郁郁成疾的!

  又有多少男生因为他的存在而追不到女神,活脱脱的成为了单身王老狗!

  一次宴会,她偶然碰巧遇到了他,出于礼貌冲他笑了一下。

  他就那么看着她,目光淡漠,好像她欠了他几个亿一样。

  她从没被男生那么盯着看过,所以就开了句玩笑缓解气氛,结果,他却骂她是白痴,简直毫无素质!

  次日,全市居然疯传,说她主动搭讪墨四少被拒。

  年少的她当时就放言,她穆柠溪和那墨四面瘫只是路人而已!

  翌日,穆柠溪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探进来,对她甜甜笑道:“妈咪,我来看你啦!”

  穆柠溪疑惑的看向时钟,“宝贝,你不是应该在幼儿园吗?怎么忽然跑出来了?”

  “嗯。”穆梓煊很认真的说:“妈咪,我来就是想跟你说,我想换个幼儿园。”

  穆柠溪疑道:“为什么?和小朋友吵架了?还是因为长的太帅被围观了?”

  第一天在这边上幼儿园,孩子不适应也很正常啊。

  不过孩子常年被围观,估计也习惯了才对。

  穆梓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都不是的妈咪,这所幼儿园里没有数独游戏,也没有华容道晋级比赛,也不玩立体空间迷宫。还每天都要跳扭扭屁股的舞蹈,我觉得,挺没意思的,所以就想换一家幼儿园。”

  原来,孩子是因为这个。

  她都忘了,自己家的宝贝的智商已经是独孤求败的地步了。

  普通幼儿园的教学是满足不了孩子需求的。

  这也难怪啊,她没时间带孩子,所以就一直带着孩子跟博士学习。

  孩子总和亨利博士玩,接触到的东西自然也都很特别。

  亨利博士是个全能高智商,除了医学领域还热衷于天文和数学。

  他交孩子的东西,有的她都听不懂,可偏偏这孩子接受能力又很快很强,还真的学了不少东西。

  有时候她就在想,是不是越小的孩子学习越容易。

  大多孩子不懂,是因为没有人教,或者是大人觉得孩子学不会。

  现在,煊煊倒是学的不少,但找幼儿园又成了难点。

  “妈咪,要不我不去幼儿园了,来这里帮你?”

  肉乎乎的小脸贴在穆柠溪脖子上,弄得穆柠溪笑出了声。

  “那怎么可以,这里是医院呐,妈咪在上班。”穆柠溪揉了揉孩子的小脑袋,将孩子爱到了心坎里。

  墨氏总裁办公室,墨启敖靠在总裁椅上,听着厉路的回报。

  “属下已经查过了,穆小姐这五年的经历很简单,她一直在亨利博士的研究所里学习研究。”

  墨启敖轻挑了下眉梢,表示他很不满。

  厉路连忙继续说:“那个孩子不是穆小姐亲生的,而是她领养的。”

  原来不是她亲生的,他就说嘛,她怎可能不懂避孕。

  可不知道为何,他不仅没有感觉一点舒坦,反而心口还有点发堵。

  若不是他的孩子,为什么刚才会有那么强烈感觉?

  尽管理智告诉他,他在胡思乱想,但内心偏偏有种执念在推动着他的不甘。

  他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

  若是贸然验DNA一定会被人察觉,若那孩子不是他的,苏辛伊孩子的身份定会被人疑心。

  别人倒还好说,一直支持他的奶奶要是知道那个孙子是假的,一定会很生气。

  奶奶现在身体不好,他不想横生枝节了。

  其实,那孩子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像她那么要强的女人,怎么可能甘心怀一个糟老头的孩子呢?

  厉路看着自己家BOSS的种种反应,不由得心慌起来。

  那个叫穆柠溪的女人怎么了?竟然能让聪明睿智的BOSS费了这么大的心思。

  不仅调查了她的资料,还冥思苦想了这么长时间。

  墨启敖回神之后,发现厉路还站在那里,便不悦道:“你怎么还没走?”

  厉路立刻躬身道:“属下这就告退。”

  心中却在哀嚎:BOSS您没开口,我也不敢走啊。

  金宁第一医院的患者不是一般的多。

  患者多,医生少,光是妇产科就连着累倒了三个主刀。

  穆柠溪刚下手术室就被院长叫去了办公室。

  敲门之后,穆柠溪进到了门:“院长您找我。”

  院长在这所医院干了大半辈子,现在也快退休了,退休前唯一的心愿就是找个投资者,把医院扩大一下,也算他为这医院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院长支了支鼻梁上的眼镜,目光落在窗台上那一片绿油油的多肉植物上,语气缓慢的说:“穆医生,你先把手里的手术放一放,好好养养,专攻墨总裁奶奶的那个手术吧。”

  “为什么?病患这么多,现在排队的还有几十个呢!”穆柠溪不是不累,她是着急啊。

  看着被病魔折磨的病人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在外面等候,一双双期盼的眼睛盯着她,她能不着急么?

  院长叹了口气说:“哎,患者是治不过来的,每天都会有几百号的人排队等待,所以呢,你就放下那些手术,专门去研究墨总奶奶的手术,你知道的,墨总的地位是什么吧?他能把奶奶的手术放在咱们医院,那是咱们的荣幸。”

  院长的意思穆柠溪很清楚,但她仍然有自己的执念。

  她剔透清澈的眸子望着头发花白的院长,直言道:“院长,我觉得众生都是平等。墨总奶奶的手术,我自然会认真对待,但我也不能因为要接受这一个病患就回家休息等待……我们都是医生,身份和地位应该是排在生命和健康之后考虑的。”

  院长抬了抬眼镜,带着半分欣赏却又带着半分无奈的说:“你这个姑娘看起来挺伶俐的,怎么不通情理呢?”

  穆柠溪轻轻笑了,带着小小的私心问:“院长,像你这样优秀的人,年轻时候,之所以选择医学而没有去经商,是为了什么呢?”

  “哈哈!”院长笑的开怀,他伸手点了点了泛黄的桌面,笑道:“你这个丫头啊,果然是聪明人啊。我之所以选择学医,自然是因为热爱。

  什么行业都要忍受误会和压力,我们这个行业和人命有关,所忍受的误会和压力就更多一些。

  但是那天,当墨总来找我给他奶奶做手术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挺有成就感的。他是有钱,有权,但是能跟死神抢人的,只有我们!因为我们是白衣天使!”

  院长脸上带着由内而外散发的微笑,这是职业荣誉感带来的。

  穆柠溪赞同道:“对,所以请院长放心,我会对墨总奶奶的手术全力以赴,也会每一台手术,都全力以赴!我不需要休息,也能将墨奶奶的手术做好。”

  院长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穆柠溪说:“好,你是有志气的人!亨利博士,果然有眼光!去吃口饭吧……你儿子在你办公室,给你带了午餐和水果,那么小的孩子,就会照顾人了,你真的是有福气。”

  孩子是家长的镜子,穆柠溪显然是一个合格的好妈妈。

  “煊煊来了?”一听儿子来了,穆柠溪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她和院长道别后,快步朝着办公室走去。

  午休时间,办公室里传出此起彼伏的笑声,这间办公室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氛围,这一切都是拜一个小奶娃所赐。

  穆柠溪站在门口,听着儿子和众多医生的对话,不由得嘴角弯起,心中暖意纵横。

  “不是已经午休了么?我妈咪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帅气的小脑瓜往门外一探便和穆柠溪来了个对视。

  穆柠溪捏了捏儿子俊挺的小鼻子,笑道:“听说儿子来看我,还给我带了好吃的?”

  “是啊,我刚才去市场,东西都好便宜,那个卖水果的姐姐还送我好多水果给我,我又吃不下,就拿来和这里的姐姐们分享喽!”

  这话说的脆生生的,偏偏有带着一股子稚气未脱,听得屋子里的人哈哈大笑。

  程医生笑得不行,指着桌面上的水果盘说:“快来吧,不然我们就都吃了。”

  穆柠溪笑着走进办公室,令她有点意外的是,顾晟择居然也在。

  “妈咪吃这个车厘子,补充维生素的。我尝过了,超级甜的。”

  小饭团白胖的小手里捧着几个红到发黑的车厘子,踮起脚,将其中一个放进穆柠溪的嘴巴里。

  “穆医生可真是幸福,这么年轻就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了!”

  小李医生很是羡慕,她是个比较随性的人,笑着探过头问小家伙:“阿姨也想被宝宝喂,可以吗?”

  “可以啊。那漂亮姐姐喜欢吃什么呢?”只要穆梓煊一说话,就有人笑,因为这个小家伙实在太可爱了,居然管她们都叫姐姐,好像她们集体都回到了十八岁。

  李医生指着一个牛油果说:“阿姨要吃那个,那个美容。”

  “好呢!”穆梓煊两只小手握着叉子,分别将两块切好的牛油果递出去,一块递给李医生,一块送到了穆柠溪的嘴里。

  孩子笑着对穆柠溪说:“妈咪,这个美容哦!”

  “哈哈,学的真快!”

  “穆医生,这孩子明明是在哄你,宠着你嘛。”

  “是啊,太懂事,太可爱了,还特帅,天啊,穆医生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夸赞声此起彼伏的传来,而穆梓煊却一本正经的说:“不是妈咪拯救了银河系,是我拯救了银河系,所以才能找到这么好的妈咪!”

  “天哪,好暖啊!”

  “是啊,感动到我了……”

  这些老阿姨们简直被穆梓煊小宝宝给暖炸了。

  穆柠溪含笑将儿子抱到自己的办公椅上,蹲在孩子面前问:“你吃饭了吗?”

  穆梓煊点头,乖巧说道:“吃了,在幼儿园吃的。”

  “幼儿园应该在午睡吧,你怎么出来的?”

  这孩子是又从幼儿园里逃跑了吧?

  “我跟买菜的阿姨们出来的啊,我说我不想睡觉,想帮她买菜,她们就带着我出来了。

  现在她们在楼下等我,我是跟导诊姐姐上来找的你,一会儿我就要回去了,妈妈不要太想宝宝哦。”

  穆梓煊居然有这么多办法,而且还能说服幼儿园阿姨带他出来,简直是人小鬼大啊。

  穆柠溪在孩子脸上轻轻亲了一下,柔声说:“那好,妈妈现在就带你下去,你也不要担心妈妈,晚上,妈妈可能要加班一会儿,邻居的朵朵妈妈会去接你,你回家之后就不要乱跑了知道么?”

  穆梓煊点头说:“好,我在家里,做饭等你……”

  “天啊,比我老公都强!”

  “上天欠我一个乖儿子!”

  办公室里,很快又掀起了对穆梓煊小朋友的崇拜热潮。

  一天工作结束,穆柠溪已经快累成狗了。

  她望着如墨的夜,深深出了口气。

  现在好想抱抱帅儿子,亲亲孩子的脸蛋然后睡觉啊。

  出了医院的大门,外面是车水马龙的大街。

  几颗星辰挂在夜空,却不及那街边的霓虹亮眼。

  穆柠溪背着双肩包走出一段距离,才察觉不对劲儿。

  身后有辆黑色的SUV开的好慢,好像一直在跟着她。

  她立刻站定在原地,警惕的看着那辆车子。

  那辆看起来低调的车子停在她面前,车窗缓缓降下,映入眼帘的是墨启敖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上车。”低沉而性感的嗓音,裹挟着毋庸橼啄的口吻。

  穆柠溪抬眼看了看周围环境,动了动脚,没有上车,只弯下腰在车窗前问他:“墨先生,您有什么事儿?”

  “我不喜欢跟站街的女人说话!”

  男人冰冷的目光落在前方,丝毫不顾及她的难堪。

  穆柠溪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居然说她是站街的,脑袋没毛病吧?

  不懂遣词造句可以去小学深造,站街这个词可以乱按给女人么!

  她只是站在街上好么?

  穆柠溪不高兴的去开后车门,可是后面的车门却被他锁死了。

  “前门!”

  又是简练的命令语气。

  看着穆柠溪不清不愿的走过来,墨启敖简直气儿不打一处来。

  她刚才拉后车门是什么意思?

  她见过哪个总裁谈话是要扭着头和人家讲的!

  上个车也这么费劲儿,他是能吃了她怎么的?

  在墨启敖不耐烦的目光里,穆柠溪满怀戒备的拉开车门坐了上来。

  一上来,她又问了很经典的那句:“墨先生,有什么事儿?”

  好像她比他还忙,好像她很不耐烦,好像他找她就得有什么事儿一样。

  墨启敖的耐心全然磨没了,他拿出一张闪闪发亮的金卡,递给她说:“我奶奶的手术,你全权负责,这段时间,就不要到医院上班了。”

  他的意思是,拿钱包她,包她养好身体为奶奶治病?

  穆柠溪很有原则的拒绝道:“墨先生放心,您奶奶的手术,我一定会认真做的。但这卡,我不能收,医院有规定!不能收家属红包!”

  她说的义正言辞,倒显得他很猥琐了!

  他要让医生给奶奶治病,需要给红包么?

  他不过是看她一个女人,整日里穷酸得加班,动了恻隐之心罢了,怎么这女人好赖不知呢?

  他轻轻咬着牙,用仅有的耐心说:“这不是患者给的红包,你就收下吧,权当我……是在买你时间休息!”

  靠……原来墨总有钱是这么玩的!

  买她时间休息!

  穆柠溪摇摇头说:“抱歉,墨先生,我有自己的工作,我也能养活自己。如果您不信任我,可以换一位主治医生!”

  墨启敖一听就炸了,她穆柠溪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

  他侧身过去,不悦道:“穆柠溪!你可以啊!我告诉你,要是我奶奶有个三长两短……”

  “您会让整个医院陪葬?”

  穆柠溪挑着眉梢看他,明明是一个瘦弱到不行的女人,目光却带着一股子硬气。

  和她发狠吧,显得没风度,不发狠,她是真气人!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