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佳妻有喜爹地别抢我妈咪小兔子

佳妻有喜爹地别抢我妈咪小兔子

小兔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佳妻有喜爹地别抢我妈咪》是作者小兔子独立创作的一部长篇豪门总裁小说,主角是白鹿黎禹宸,讲述的是:白鹿原本有着美好的前途,只因为和黎禹宸睡在了一起,一切都灰飞烟灭,独自舔舐伤口六年,白鹿再次踏上曾经受伤的地方,而黎禹宸等待她回来同样等了六年,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开这个女人,更何况,他们还有了孩子!

更新:2019/09/10

在线阅读

《佳妻有喜爹地别抢我妈咪》是作者小兔子独立创作的一部长篇豪门总裁小说,主角是白鹿黎禹宸,讲述的是:白鹿原本有着美好的前途,只因为和黎禹宸睡在了一起,一切都灰飞烟灭,独自舔舐伤口六年,白鹿再次踏上曾经受伤的地方,而黎禹宸等待她回来同样等了六年,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开这个女人,更何况,他们还有了孩子!

免费阅读

  黎禹辰微的一怔,莫名的,心里窜出一团怒火,这样亲密的模样,难不成是情侣?

  面前的人儿渐行渐远,黎禹辰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这个女人他很清楚的记得就是认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黎少,怎么了?”

  萧寒过来,一句话将黎禹辰的思绪拉了回来,阴蛰的眸子扫了萧寒一眼,抬腿离开。

  ……………

  公司门口,白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己娇小的身躯从傅野怀里挣脱出来,傅野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好像全天下的女人,都喜欢这样,唯独她白鹿特别。

  “傅野,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言欢呢?”

  言欢。短短两个字,傅野却好像是经历了一生,张狂邪魅的笑着,眼底却透着深深地疲惫,氤氲的雾光很是模糊。

  “言欢啊,哈哈哈,白鹿你还不知道吗,她死了,七年前就死了!”

  傅野说的轻松,白鹿却如同一个雷劈下来,惊得说不出话,言欢怎么会死呢,她那么一个温柔大方的女孩子,是得了什么病吗?

  “她生病了吗?”

  “是,生病了,性病!”

  傅野故作轻松,忍不住想要点燃一支香烟,手摸到了烟盒,却发现这里不许吸烟,暗骂一声,又将手抽了回来。

  “过去了,不提了,对了,前面有家咖啡厅,过去坐坐。”

  白鹿还没反应过来,记得那个时候的言欢,穿着白裙子,清纯模样一览无余,那样一个保守干净的女孩子,怎么会得了性病。

  直到被傅野拉着做进了咖啡厅,侍者过来礼貌的询问她要什么咖啡的时候,白鹿还是有些恍惚,傅野用手推了推她,白鹿惊醒,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侍者。

  “卡布奇诺就好。”

  侍者点头离开,傅野瞧了一眼白鹿的模样,又笑了起来,双腿交叠的放在桌子上,霸道张扬,周围目光被吸引过来,傅野狠狠一瞪,准让那个人害怕。

  这哪里是以前那个翩翩少年,纨绔子弟也不过如此,这分明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嘛!

  “白鹿,你刚才说你被开除了,是那个新来的总裁,黎禹辰?”

  白鹿点头,将被换了名字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神色平淡,像是喝口水那样,傅野不禁暗暗赞叹,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看来,早就有了计划。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白鹿眼眸一转,计上心头,她白鹿也不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两把,总之呢,鬼来打鬼,神来斩神。

  “黎禹辰不是不信我么,那我就好好的打他一巴掌,让他看看,他留下的,究竟是什么样一个草包!”

  “你已经有注意了?”

  “事实上,我已经这样做了!”

  ……………

  黎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黎禹辰坐在办公桌前,阳光斜斜的打在黎禹辰冷峻的五官上,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来,盯着手里的文件和照片,危险的眯着眸子。

  那眼光让人不由得想到一种动物,蛇!

  湿冷的蛇!

  “黎少,这白小姐是真以为你什么都看不出来。”

  萧寒有些好笑的回了一句,总裁前脚才刚刚进了办公室,后脚就收到了白鹿托人邮寄过来的文件和照片,看来,白鹿的人缘和脑袋,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不堪。

  文件上是白鹿和米兰这么长时间的销售额对比,还附有所有的发票证据,很打脸的告诉黎禹辰,你弄错了,你开除了一个商业精英,留下来一个一无是处的花瓶。

  而下面的照片,则是米兰各种污点,比如说和顾客吵架,又比如说迟到早退,还有等等一些不检点的行为。

  “弄出来这么多证据,就是为了证明我是个草包,也真是难为她了。”

  黎禹辰笑笑,将文件摊在了桌子上,萧寒过来将文件整理好,带在手上准备扔了出去。

  “黎少,你说如果白小姐要是知道,米兰也被开除了,会不会气的吐血?”

  “和你有关吗?”

  黎禹辰冷眸一扫,萧寒马上闭了嘴,黎禹辰转过眸来,嘴角勾起几抹笑着来,堂堂黎氏集团的总裁,居然被一个女人看成了草包,真是很有意思。

  黎禹辰不过是讨厌麻烦,今天的麻烦,就是白鹿引起的,不过还真没想到,这个白鹿,真是有两把刷子,同样,黎少也是个惜才之人。

  而米兰,那样的花瓶,留着也没用,还有那个戴眼镜的经理,所谓的好朋友,也一并被黎禹辰给开除了去。

  “那个女人和傅野,好像很熟。”

  公司里公然勾肩搭背,拉拉扯扯,岂止是很熟?

  “我好像,还缺个首席秘书,你说,要是被这家伙把我们QK的人给挖走了,我黎禹辰,颜面何存啊?”

  黎禹辰说罢,萧寒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个男人之间的摩拳擦掌,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下海浪波涛汹涌的翻滚,阴狠。

  被辞退这样的事情呢,还是很丢人的,白鹿比以前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到家,儿子和女儿正在厨房里忙里忙外,饭香味道扑鼻而来,白鹿心里除了温暖温馨之外,还多了几分愧疚。

  哎,真是为难了自己这一对天才儿女,这么小的年纪就烧的一手好饭,让自己这个做妈咪的生活白痴真是愧疚不已。

  “老二,老三,饭做好了没,老大饿了!”

  心里这样想着,白鹿却是依旧厚颜无耻的瘫在了沙发上,想当初自己又当爹又当妈的养活这一双儿女多么不容易啊,如今这儿女总算出息了。

  哎,还真是得谢谢这李璐瑶,要不是那一晚的意外,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双天才儿女。

  “妈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穿着白色纱裙的洋娃娃听到白鹿的声音,一路小跑从厨房出来,扑进了白鹿的怀里,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嫩的能捏出水来,白鹿一个忍不住,就在这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木马,我的乖女儿,今天乖不乖,上小学了,有没有和别的小朋友抢糖吃啊。”

  “妈咪,都不是两三岁的孩子了,不吃糖了。”

  噗,这什么话嘛,吃糖就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

  母女俩正说话,云卷就系着围裙,从厨房里端出来了可口的饭菜,小奶包一脸吃醋的看着妈咪怀里的云舒,什么嘛,女孩子撒娇就能让妈妈喜欢啊!

  “老大,你自己好吃懒做就算了,别带坏了我的助手!”

  白鹿看着一脸醋意的小奶包,心里别提多享受,拉过来儿子就在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小奶包故作嫌弃的擦了擦被白鹿亲过的脸蛋,催促着母女赶快吃饭!

  “儿子啊,妈妈爱你啊,你怎么这么聪明呢,以后千万别给别的女人做饭了,你得伺候妈妈一辈子啊!”

  白鹿将儿子做的饭菜风卷残云,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她现在是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的婆媳关系处理不好了。

  小奶包故作嫌弃的看了一眼白鹿,又拿出来了一家之主的威风来。

  “妈咪啊,你实习期是不是快结束了,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回国了呢?”

  儿子说到这里,女儿也扬起脸庞盯着白鹿,白鹿怔了怔,原本是该恼怒,但现在呢,不一样了,原本以为被炒了鱿鱼,回国就会遥遥无期,谁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

  “妈咪换工作了,我们回国的时间提前了。”

  “哇,妈咪你好厉害啊,云舒好开心啊!”

  小公主举起两只小爪子,笑的天真无邪,白鹿扶额,揉了揉小公主的头,幸亏傅野推荐,让她去做威尔斯的秘书,这要是让两个小家伙知道自己被炒鱿鱼了,得多丢人啊!

  “妈咪该不会是被新boss炒鱿鱼了吧,听说今天是妈咪公司被收购的第一天哦。”

  小奶包话音一落,白鹿扶额,脸上蒙上一层尴尬,小公主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她,白鹿皱皱眉,连忙往两个孩子碗里一人夹了一口鱼肉。

  “说什么呢,妈咪这么厉害,怎么会被炒鱿鱼呢,是因为QK被黎氏收购了,所以实习期过了之后不能回国,所以我才换了工作的!”

  小公主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而小奶包却不相信白鹿的说辞,朝着白鹿撇撇嘴,靠之,白鹿居然被自己的儿子给鄙视了!

  “别这样嘛,妈咪明天不上班,在家给你们做饭啊!”

  白鹿说罢,两个孩子的脸上都蒙上一层怖色,白鹿做饭,能吃吗?回来不烧了厨房都是万幸了吧!

  “妈咪,那你小心点。”

  “没事!”

  白鹿心里一些感动,孩子还这么小,就知道心疼自己!

  “你才不会有事了,我是担心厨房!”

  ……………

  第二天下午。

  白云卷和白云舒放学回来的时候,在广场门口,遇到了大一号的白云卷,身边一个温婉清丽的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似乎是刚刚从商场里出来。

  “云舒,你看那个男人。”

  白云卷小手抬起来,指着黎禹辰,白云舒刚要看过去,迎面过来一辆大卡车,轰隆隆的声音震得人头皮发麻。

  说时迟那时快,白云卷一把将白云舒拉进了怀里,大卡车擦肩而过,差点就撞到了两个孩子。

  “云舒,你没事吧。”

  肉嘟嘟的小脸挤着眉头,妈咪可是从小就教育他,他就是家里的男子汉,最重要的任务呢,就是要保护好家里两位公主,绝对不能让她们受到任何的委屈。

  云舒朝着云卷摇摇头,云诗诗就挽着黎禹辰从对面走了过来,从始至终,黎禹辰板着一张脸,偶尔看看旁边的云诗诗,一言不发。

  “禹辰,你新收购了QK,缺个首席秘书啊,帮你打理QK的事情,正好我……”

  “不用了,我已经找了人了。”

  黎禹辰直接将云诗诗的话打断,话语冷漠,不带丝毫温度,云诗诗心里气急,脸色都变了几分,怎么说她也是黎禹辰青梅竹马的正派女友,怎么在他心里和外面那些野玫瑰一点区别都没有。

  “我听萧寒说了,是不是那个叫白鹿的,她就是个销售,说难听的,就是个营业员,配得上么?”

  黎禹辰冷着一张脸,自顾自的走过去上了车,看来是该好好收拾收拾萧寒了,让他知道什么东西该说,什么东西不该说。

  云诗诗对着车子翻着白眼,黎禹辰的目光看过来,又马上笑的灿若桃花,跳上了车子,车子扬长而去,小奶包马上笑的如沐春风。

  妈咪,原来你是升职了呢,幸好没有被炒鱿鱼,要不然我们一家三口得去喝西北风了,嗯…不对,妈咪未来的大boss怎么和自己长的那么像?

  ………………

  签收了快递之后,白鹿抬起爪子揉着头发,确认了好几次,上面的名字是自己没错,这黎禹辰是看了自己邮寄过去的东西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是百年不遇的奇才?

  还是觉得很是打脸,脸上挂不住,所以趁机报复呢?

  要不然,为什么要让自己回去做她的首席秘书,怎么也想不通啊,自己主修MBA,但是从来也没有做过秘书,直接就能做黎氏总裁的首席秘书?

  “妈咪,我们回来了。”

  白鹿正纳闷,云卷和云舒就推开门跑了进来,拉着白鹿的胳膊撒娇,白鹿眼眸带笑的看着云卷和云舒,刚才的纳闷一扫而光,哎呀,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我的小宝贝啊,你们终于回来啦,再不回来妈咪就要饿死了,快快快,去做饭!”

  白鹿催促着,又在两个孩子脸上一人亲了一大口,云卷和云舒一脸生无可恋的白鹿,粉嘟嘟的小嘴巴撅起来,强烈的表示不满。

  看着白鹿这穿着睡衣的样子,就知道她一整天都没有起床吃饭了,碰上这么懒的妈咪,由此可见,自己的爸爸得智商多高,多勤快,才能生出来白云卷和白云舒一对金童玉女啊。

  “妈咪,你要懒成精了哦!”

  “胡说,老大的任务是给你们赚钱养家,所以这些繁琐的家务就得麻烦老二和老三了啦,谁让你们这么聪明呢!”

  白鹿说着,两只手捏着两只小宝贝的脸蛋,捏了一手的胶原蛋白,一提起来赚钱养家,云卷就想起来今天大街上的一幕。

  “妈咪,你是不是要去做总裁的首席秘书?”

  嗯哼…他怎么知道?

  白鹿扫了一眼扔在旁边的快递,又烦闷起来,刚刚答应了傅野,这突然放人家鸽子总是不太好,可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两个工作的薪水那是天差地别。

  “我也不知道呢,正想怎么推了去,妈咪答应了傅野叔叔去做威尔斯的助手了。”

  “不行!”

  云卷转着大眼睛,直直的看着白鹿,白鹿愣了几分,怎么自己的儿子比自己还要上心呢?

  “妈咪,人家昨天在网上看到他们招聘,就把你的简历给扔过去了,妈咪,你是不是怪人家。”

  白鹿嘴角抽了几分,真是冤家路窄,前两天刚刚得罪了他,看来是没错,黎禹辰是准备报复自己了。

  可是一抬眼,看着宝贝儿子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又怎么舍得拒绝了,哎,白鹿呀,你这辈子就败在了美色上了。

  “我的宝贝儿子,妈咪怎么会舍得怪你呢,我宝贝儿子帮我扔的简历,妈咪一定会去的,待会就去推了傅野叔叔好不好?”

  云卷一听,肉嘟嘟的小脸就像是烟花一般,蹭的一下绽放开来,扑过来就在白鹿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妈咪我爱你!”

  “妈咪我也爱你!”

  云舒抓着脑袋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看着哥哥和妈咪这样亲密,自己也跑上去在白鹿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白鹿怀里搂着一双儿女,笑的就像是中了彩票一般,这才想起来肚子饿了,又是葛优瘫一般倒在床上,吩咐着云卷和云舒去做饭。

  “妈咪,你先吃点零食吧,我和妹妹马上就去做饭。”

  云卷说罢,飞快地跳下床,把他和妹妹的书包拿过来,拉开拉链,里面哗啦啦的零食就倒在了床上。

  薯片巧克力山茶卷…应有尽有,白鹿看的眼冒金星,这两个小东西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中彩票了?”

  以他宝贝儿子的智商,白鹿丝毫不怀疑这些钱是他们中了彩票,云卷鄙夷的看了一眼白鹿,去了厨房。

  “喂喂喂,老二你什么意思嘛,中彩票了也不知道多买点,咱一家三口以后的日子也就不用过的这样拮据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