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金凤华庭西子情免费章节

金凤华庭西子情免费章节

西子情 著

连载中免费

《金凤华庭》是西子情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女儿安华锦安排了一桩婚事,未婚夫乃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顾轻衍,安华锦听闻以后一蹦三尺远,坚决不嫁,传闻那顾七公子生的风华绝代,是个不可多得的温润公子,但只有安华锦知道,这人的皮囊之下,是一颗多么歹毒的黑心....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金凤华庭》是西子情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女儿安华锦安排了一桩婚事,未婚夫乃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顾轻衍,安华锦听闻以后一蹦三尺远,坚决不嫁,传闻那顾七公子生的风华绝代,是个不可多得的温润公子,但只有安华锦知道,这人的皮囊之下,是一颗多么歹毒的黑心....

免费阅读

  四月桃花开,长公主广撒名贴,在千顷桃花园举办一年一度的赏花宴。

  安华锦接了长公主托当今圣上放在兵部折子里一道送到南阳王府的名帖,时间紧迫,跑断了两匹马腿,才赶着正日子口进了京城。

  她一身风尘灰头土脸地来到桃花园外,勒住马缰绳,瞅着排长队递名帖进桃花园门的浩浩汤汤长队,咋舌片刻,隔着闹哄哄的车马人群,看到矮胖的公主府管家带着奴仆逐一检查名帖核实身份,十分仔细认真的模样,一盏茶也放不进去几波人,她躺在马背望天歇了一会儿,喘了几口气,干脆地坐直身子,打马折回。

  她累死了,没力气排队,反正她来过了,进不了门,那是因为人多,不怪她。

  她刚调转马头,公主府管家眼尖,隔着人群高喊,“可是南阳王府的小郡主来了?”

  安华锦放开缰绳的手一顿。

  公主府管家睁大眼睛瞅了瞅,又眯着眼睛瞧了瞧,然后嘿嘿一乐,立即快步跑了过来。

  人群立即给他让出了一条道,无数车里马上的人都好奇地向安华锦看了过来。

  长公主府管家颤巍巍的胖身子一步三晃,跑过几十辆车马人群,汗流满面地来到了安华锦马前,虽累的喘不上气,但满脸褶子都笑开了。

  安华锦瞧着他,徒生敬佩,怪不得能做长公主府管家多年屹立不倒,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隔了这么远,她一身风尘灰头土脸,他竟然还眼尖地发现了她,真是本事。

  安华锦端坐在马上没动,手里晃着马缰绳把玩打圈,笑眯眯地歪头打招呼,模样看起来年少轻狂又不正经,“老管家好啊,你眼神真好使,我这副模样,三年没见,竟然还让你认出了我。”

  管家歇过气儿,连忙笑呵呵拱手,开口更是如抹了蜜一样,带着一股子亲近劲儿,“哎呦,小郡主,奴才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认不出,也不敢认不出您啊。长公主从月前将给您的帖子递给皇上走兵部折子,就见天地盼着您来京呢。今儿一早千叮咛万嘱咐奴才,只要看到您来了,立马请进去见她。”

  安华锦扬了扬眉,探了探身子,坐下马走了两步,俯身靠近管家耳边,笑着压低声音,“是么?照您这样说,您连陛下哪怕认不出,也能认出我来?”

  管家脸一僵,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转眼后背就湿透了,满脸褶子拧在了一起,抖着嘴角一时间接不上话来。

  安华锦欣赏了片刻,哈哈一笑,用马缰绳敲了敲管家的肩膀,力道把控的极好,不轻不重,“开个玩笑,天下谁人敢和陛下比?”

  管家看着安华锦,心里骂娘,这个小姑奶奶呦,还是这么黑心黑肺,他今日脸都笑的炸开了迎接她,没得罪她啊,果然是个玩死人不偿命的主,三年不见,捉弄人愈发炉火纯青道行高深了。好好一个小姑娘家,这样下去,还嫁的出去吗?

  不,他不该怀疑,天下女子,谁嫁不出去,她也嫁的出去,南阳王府小郡主,排着队的人想娶。

  长公主巴巴地盼着她来参加赏花宴,不就是为了替顾家说媒吗?生怕她拧着性子不来,还不了顾家的人情,担心了好几日,如今她来了,还是这副跑断了马腿似乎生怕错过赏花宴的邋遢样,可见,是不是也中意顾家的亲事儿?

  还别说,顾家的七公子,那可真是天上没有地上只一个的人儿,不足弱冠,丰姿毓秀,腹满经纶,谁见了谁不夸?就连陛下每年都会夸他几遭,他是从小被陛下夸到大的。普天下,皇子宗亲子侄们都算着,也不及一个顾轻衍。

  就这样的妙人儿,多少人想嫁,就连公主们都眼馋,可惜,谁都没份。

  老南阳王慧眼识炬,早就把人定下了,陛下给老南阳王做脸,很是同意,顾家的老爷子也给老南阳王和陛下面子,对结两姓之好乐见其成,于是,今年开年小郡主过了及笄之礼后,顾家便拖了长公主做媒,长公主见还顾家人情的机会到了,巴不得的,痛快答应了,保这一撞亲事儿。

  这不,就等着今日赏花宴二人借着春风桃花,闻着千顷桃花香相看了。

  顾七公子自是没的挑,但这小郡主,实在是一言难尽。

  真怕是白白可惜了顾七公子那么干净剔透的人儿。

  管家心里酸甜苦辣地想了一遭,面上自然不敢表现出来,他是真怕这位小祖宗,三年前,她第一次进京,将京城搅了个天翻地覆,拍拍屁股走人了,皇后娘娘给她收拾了三个月的烂摊子,才拾掇干净,宗室里最跋扈的小王爷都敢打的去了半条命,她还怕谁啊?

  管家脸上重新笑开了花,“小郡主,您可别拿老奴开玩笑了,您开的起,老奴可开不起。长公主等着您呢,快随老奴进去吧!”

  “行,走吧!”安华锦撒了怪他眼尖的闷气,也不再难为他,晃着马缰绳,跟着他在众人或羡慕或嫉妒或好奇或打量开出的道中间哒哒哒地骑着马慢悠悠地进了桃花园。

  长公主对给顾家和南阳王府保媒这桩事儿十分有热心肠,听闻安华锦来了,大喜,亲自迎了出来。

  安华锦骑了几日马,下了马后,两股战战,走路竟与长公主府管家肥胖的身子走出了异曲同工之妙,也是一步三晃,似乎随时就要绊倒。

  长公主远远瞧着,问身边的杜嬷嬷,“这……是那小丫头没错吧?”

  杜嬷嬷仔细瞅了瞅,“回公主,没错,就是安小郡主。”

  长公主顿时犯了愁,“这丫头这副模样,怎么能相亲?顾轻衍能瞧得上吗?”

  杜嬷嬷也觉得情况不容乐观,“三年前,小郡主来京时,虽性情不讨喜,脾气大,但也是个一眼看去就水灵灵的美人坯子,这如今……赶路太累了吧。”

  长公主立即拿定主意,“嬷嬷,你命人快去吩咐仙绣坊的掌柜带着最好的小姑娘穿的成衣和胭脂水粉过来,这副模样可不行,得赶紧好好给她拾掇一番。”

  杜嬷嬷点头,连忙吩咐了个腿脚勤快做事利落的人去了。

  长公主重新换上如花笑脸,见安华锦走近,一把拽住了她手腕,热情的如花楼里哄姑娘的妈妈,“小安儿,本宫总算把你盼来了。本宫算着日子,你应该早些天就来了才是,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儿耽搁了?”

  安华锦站稳身子,笑眯眯地看着长公主,“路上倒没耽搁,只不过陛下送去的兵部折子五天前才到南阳。”

  长公主一惊,脱口不敢置信,“怎么会?兵部折子一个月前就发走了,本宫亲眼看着皇兄吩咐下去的。”

  安华锦无辜地眨眼睛,“事实就是五天前到的。”

  长公主心想着兵部折子就是这么拖延耽搁的吗?皇兄可知道?她压下震惊,面露怜悯,“可真是难为你了,怪不得赶路赶得这一副模样。”

  安华锦见长公主抓着她手腕不松手,她顺势拿起来长公主的手擦脸上的汗,“长公主您的名帖,皇上又金口玉言让我必须来,不来就是抗旨不尊,我就算跑死了也得来啊,天下谁的面子不给,也必须给陛下和您的面子。”

  长公主感觉手蹭了汗淋淋的小脸,顿时粘腻腻的,身子一僵,看着安华锦五花三道的脸,一时失了言语。

  安华锦拿公主的玉手擦了汗,见好就收,笑嘻嘻地趁机抽出了自己的手,“长公主,我饿死了,有没有饭吃啊,再不吃饭我就要晕过去了。”

  长公主醒过神,“你可不能晕过去。”话落,对杜嬷嬷说,“快,带着小郡主去吃东西。”

  杜嬷嬷心想着这安小郡主还是昔日惯会折磨人的性子,长公主最讨厌汗,夏日里一日沐浴三回,她竟然拿公主的手擦汗,不知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杜嬷嬷立即掏出帕子,快速上前擦了擦长公主的玉手。

  安华锦跟没看见似的,催促,声音软绵绵的,“杜嬷嬷,快走啊,再不走我真要饿晕了。”

  杜嬷嬷立即收了手,“走走走,小郡主,您和奴婢来。”

  安华锦上前两步,肩膀搭在杜嬷嬷肩头,整个人恨不得爬去杜嬷嬷身上,撒娇地用脸蹭了蹭杜嬷嬷肩背,“嬷嬷,我要吃芙蓉水饺,脆炒玉兰,粉蒸排骨,葱油焖鸡,醋溜虹鱼,红烧奶鸽……”

  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齐全了!

  杜嬷嬷嘴角抽了几抽,狠狠心咬牙答应,“老奴这就吩咐厨房去做,您沐浴先垫补两口点心。”

  “先垫补点心再沐浴。”

  “也……行!”

  二人说着话颤巍巍地走远,这回只杜嬷嬷一个人颤。

  长公主深吸了好口气,才勉强没让自己暴走八圈,她一点儿也不敢看自己的手,怕忍不住给剁了,“快,备水,本宫要沐浴。”

  千顷桃花园里不止种了千顷桃花,还修建了公主行宫,水榭宣台,随着安华锦踏进桃花园,行宫里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忙碌。

  安华锦垫补了几块可口点心,又咕咚咚灌了一气水,然后才任由杜嬷嬷带着人亲自伺候着沐浴。

  刚进了浴桶里,安华锦便睡着了。

  杜嬷嬷见浴桶的水在她进去后眨眼就黑了,想着这一路上她该是吃了多少土?即使小姑娘睡着了,她也不敢嫌弃造次,使了粗使婆子抱出安华锦,重新换水。

  换了三次水,总算把人洗吧干净了,杜嬷嬷和伺候的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仙绣坊的掌柜是赶了一辆大车来的桃花园,车里装了所有仙绣坊小姑娘穿的成衣。

  经过三年前安小郡主把京城搅的惊天动地那一场事儿,谁也不敢小瞧和得罪这位主。听说长公主是要她穿的衣裳,二话不说,全装车送来了。

  杜嬷嬷见了一车的衣服也不奇怪,面不改色地挑挑拣拣,挑出了几十件料子最好颜色最好式样最好正适合安华锦穿且一件比一件贵的衣裳,又拿了十几盒最好最贵的胭脂水粉,之后对掌柜的说,“都记长公主府账上,十日后去府中领银子。”

  “好嘞!”掌柜的眉开眼笑,想着长公主对安小郡主真好,这一趟值了。

  杜嬷嬷带着人给安华锦穿衣梳妆打扮,安华锦睡的跟猪一样,完全不知道被人摆弄着收拾。

  杜嬷嬷心想着小郡主可真没心没肺啊,即便再累,也不能这样睡啊,这里可是京城,卧虎藏龙之地,阴谋诡计之地,阳奉阴违之地,见面含笑背后捅刀子之地,她怎么就一点儿防人之心都没有呢?也太赤诚了!

  这般收拾了一个时辰,眼见天色就到晌午了,据长公主的安排是晌午让顾轻衍和安华锦在桃花园最好的风景地带醉花亭相见,二人一边赏花一边共进午餐,风吹桃花落,美人,美酒,佳肴,桃花舞,简直不能更有意境。

  气氛有了,桃花酿喝了,那自然就人染桃花色,彼此越看越合心合意,风吹桃花动,也许就互相动情了。

  至于动情到什么地步,就不是长公主能把握的了,虽然若是一不小心生米煮成熟饭进展太快有点儿伤大雅,但是亲事儿成了才是最重要。她人情还了,南阳王府和顾家成了亲家,皇兄满意,皇嫂满意,几全其美。

  长公主想的好,没想到安华锦成了睡不醒。

  她也不敢让人掐她,更不敢用水泼她,反而怕顾轻衍来的太早,眼看晌午,当问了管家几次,管家都说顾七公子有事儿耽搁了,还没开来,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既然顾轻衍还没来,那就……先让她睡吧!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