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鹦鹉晒月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鹦鹉晒月

鹦鹉晒月 著

连载中免费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是鹦鹉晒月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青梅竹马的博士生男朋友找到工作后,爱上了更年轻可爱的小师妹,把没有文化的郁初北抛在了脑后,痛定思痛,郁初北决定找个下属谈谈恋爱调解下心情,小下属长得帅气可爱,就是有点轻微自闭和弱听,可这有什么关系,长得好看就行了!只是过了许久之后,郁初北觉得男朋友的画风清奇的有点过分了....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是鹦鹉晒月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青梅竹马的博士生男朋友找到工作后,爱上了更年轻可爱的小师妹,把没有文化的郁初北抛在了脑后,痛定思痛,郁初北决定找个下属谈谈恋爱调解下心情,小下属长得帅气可爱,就是有点轻微自闭和弱听,可这有什么关系,长得好看就行了!只是过了许久之后,郁初北觉得男朋友的画风清奇的有点过分了....

免费阅读

  郁初北冷着脸靠坐在咖啡店的椅背上,看眼手腕上的表,嘴角闪过一丝嘲讽。

  她并不起眼,属于坐一天,也不会有人上前搭讪的类型,不过,她也不在意,年龄越大,越能接受自己平凡无奇,甚至还有点过于不起眼的事实。

  虽然如此,但郁初北不是妄自菲薄的人,分手的潦倒期过后,她仔细想过了,她还是有优点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七个大字——踏实肯干老女人。

  能与她这种品行相配的男人,只要她不挑三拣四,没有半个亿也有三千万,所以不愁。

  刚分手的时候,她也憋了一口气,想着自我改变后闪瞎前男友的眼,报了瑜伽、买了美容卡,来往各大商场淘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衣服。

  冷静后,她发现不是外在装修的问题,是她这毛坯房底子不好,想改变恐怕要大修,她又都转卖了。

  买主同情她的遭遇,让她赚了一千块。

  这种行为说好听了是释然,说难听了是不思进取,后期还不想努力,被沦为前女友是时间问题。

  郁初北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分手近一年,有些事情远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释怀。

  十八岁那年,她从乡下老家,提着几件大小不合身的衣服,不顾父母的反对,跟考上大学的青梅竹马,义无反顾的登上了北上的火车。

  在这座让他们眼花缭乱的大城市里,她打工、他上学,日子虽然艰苦,但从未想过放弃。

  整整十二年,相互扶持,彼此鼓励,他知道她所有的艰辛,她了解他所有过往,从未怀疑过,他们会一辈子走下去……

  郁初北微不可查的叹口气,端起面前的咖啡,浅浅的品了一口。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剩下,至少她如果现在挤入这座人才济济的大城市,生活要困难百倍。

  而现在,与公司十二年风雨同舟的经历,让她一路升到后勤库管,工资虽然不高,却也不低,保障齐全,也算能照顾好自己。

  可释然归释然,最后郁初北还是整理整理了账单放在他面前。

  十二年的付出,对现在的路夕阳来说不是一笔大数字,可对她来说,却是不能潇洒抽身的根本。

  还真是讽刺,十二年,落实到根本上,不过是数额的多少。

  那些本来想着老了跟孙子一起回忆过往的账单,如今也不用跟孙子回忆了,跟姓路的回忆回忆就行了。

  白纸黑子,如果路夕阳想不认账,还可以诉诸法律,多好。

  好在,路夕阳心性不坏,,最后算下来,也才二十多万,大金额的支出就是他博士毕业后,给他找工作时送出的一些人情。

  “我……我平时也有给你买过礼物……”

  郁初北还记得,自己当时瞬间不敢置信的目光、和欲落下的眼泪,毕生的演技都用在了那一刻!就为了不让他磨平几万的零头。

  果然,最后路夕阳什么都没有说,在写有金额多少的欠条上,签了字。

  呵呵。

  如此称一称,冷漠、单薄的可怕……

  郁初北看看时间,等的有些不耐烦,她下午还有点事,如果对方再不来,可就别怪她用最恶意的可能揣测他!

  清脆、干净的高跟鞋声不急不缓的向这边走来,平缓、沉稳不失清脆的韵律,是一双经过反复打磨,质量优良,品质拔尖的少女品牌。

  女孩子停在她面前,一袭粉白条纹高腰连衣裙,腰间系着细密的金色丝线,雪白的肌肤,漂亮的眼睛,一张犯规到可爱的脸,一眼看去便让人觉得青春又娇气。

  “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以后不许给我老公打电话!你听不懂吗!”与之可爱气质不相符的是浑身上下的不耐烦:“他不会来了,你识相的话就不要再纠缠不清!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郁初北扫她一眼,更漂亮了,彻底退去了以前的胆怯柔弱,如今仿佛开始绽放一般,在阳光雨露中舒展了枝叶,伴随着赐予让气质更加耀眼,她身上这套衣服如果她没看错是今春一个奢侈品的当季新品,非常符合她甜美的气质。

  但郁初北还是喜欢她曾经的样子,虽然不如现在精致,但更有林妹妹的韵味,当然了,这也可能是她买不起她的装扮,酸的。

  郁初北淡淡一笑,她今年三十岁,跟对面二十二三的小姑娘没得比,可又不得不承认,就算她回到二十岁,容貌也无法与对方比。

  好在现在又不是比脸:“这句话听着有点耳熟,我以前是不是对你说过?”

  “郁初北!”她现在才是路太太!

  “行了,小声点。”郁初北自然而然的从包里把分期好的欠条拿出来,才不管他们夫妻二人回去会不会爆发家庭战争:“你不会认为,你老公是靠着连几亩地都种不明白的公公婆婆上的大学吧。”说着将欠条往前一推:“你让他按时还钱,我保证不给他打电话。”

  “什么钱!?”女孩不敢置信的一把将借条抓过去,看到上面的总金额及每月偿还标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会欠你这么多钱!郁初北你少……”

  “给钱,这个月他已经晚了五天了。”白纸黑子,要对峙吗。

  女孩忍着不耐烦坐下来。

  郁初北神色如常,语气温和的开口:“妹妹不会以为,我会大公无私吧?”

  “这些都是你自愿的,你怎么可以事后算账!你们在一起十多年,没有感情也有情分吧!怎么能——”

  “所以你想用这些钱,让我继续跟你老公的情分,比如一三六跟你,二四五跟我?”

  “你想都不要想!”

  “所以,给钱。”

  杨璐璐将纸条拍回桌子上,她没想到事情是这样,难怪前天跟他要卡的时候欲言又止,原来背着她——“你少自以为是!这钱!我说给你就给你!我说不给你——”

  “你说说试试,我现在就去你老公公司门口拉大标语、开麦克风大声讲讲我和他的曾经,你看看最后是他脸面好看,还是你脸面好看。璐璐,花钱买清净,你说呢?”

  “郁初北!”

  “别喊,客人看着呢。”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精于算计,心思歹毒,亏夕阳还说你善良、人好,简直是他瞎了眼!”

  “那当然,我以前是陆夕阳的女朋友、大企业设计部员工的未婚妻,未来的好日子不可限量,我当然温柔贤惠过马路扶老太太,对你和善温柔。

  但现在不一样了,男朋友人渣一个跟人跑了,我本身学历又低,工作坐到今天的位置也算到头了,还没有混上一套房,家里老母幼弟幼妹需要我看护,又没有人为我负担,我怎么不斤斤计较、心思歹毒,你说,是不是?”

  杨璐璐恨不得撕烂她的脸!但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路夕阳刚工作,还没有在公司站稳脚跟,难保不会应因为她坏事!

  要钱是不是!她真想把钱甩这个女人脸上,让她有多远滚多远!以后也让她痛苦百倍的吐出来!

  可是现在,她手里没有钱。

  杨璐璐立即放平思绪,拿出以前的几分楚楚可怜:“初北姐姐,你看我也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

  真是能屈能伸啊:“现在知道也来得及,每月六千不多的,给钱吧。”

  “夕阳刚工作一年,我们也不容易。”璐璐神色为难又可怜的看着对方。

  郁初北不吃这一套:“你这句话说的,好像我们谁容易一样。”都是从农村出来讨生活,艰难的苦日子都走过。

  不同是,对面清纯可爱的小妹妹在人生大好的年华,遇到了肯为她出头的白马王子,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她郁初北呢,唰碗洗盘子,供出了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大好青年’,成全了这么一对东西!

  瞎了狗眼!

  杨璐璐闻言眼里隐隐带了水光:“北儿姐姐,刚才是我太冲动了,说话不过大脑,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手里现在真的没钱,我妈病了,要尽快做手术……医院里还有一大把笔药费需要支付……我……”

  天真啊,我们这种关系,你妈妈就是明天出殡该还钱还是要还的:“那——你给我五千九百九十九?”

  杨璐璐恨不得挠花她的脸,却很好的控制住了,伤心的摇摇头动之以情:“姐,你知道的我妈身体不好,我要照顾她没有去兼职,夕阳每月的工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真的拿不出来,你就宽限……”

  郁初北闻言瞬间擦擦眼泪,声音哽咽:“说起来我妈身体也不好啊,前年还晕倒了。”被不争气的小弟气的:“你妈最不济在大城市的疗养院里躺着,我妈还在老家无人照顾,想见我一面都见不着,我却在这里给别人养了老公,却没有照顾她老人家,我真是不孝……”

  杨璐璐雾萌萌的大眼睛收了眼泪:“北儿姐姐,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你和夕阳那么多年,过的那么苦的供他,却被我横插一脚……”

  行了,都收了这些虚的,郁初北伸手:“给钱吧。”

  杨璐璐皱眉:“我是真的没钱,你等下个月夕阳发了工资我绝对第一个给你。”

  骗鬼吗,两个月加起来一万二,你拿什么给。而且路夕阳的愧疚能用多久,时间长了,她恐怕一分钱也要不回来。

  郁初北抵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她,漂亮的栗色卷发,讲究的鱼口小跟鞋,名牌连衣裙,手上的手环不便宜吧,瞧瞧这金钱养出的通体气质……

  杨璐璐顿时有些不自在:“夕阳出门应酬,我不可能一身拿得出手的装扮都没有。”

  郁初北敲敲桌子上借条的复印件,所以,钱挤挤总会有的。

  “我这个月真的没钱……”

  “所以就拖欠我的血汗钱。”

  “你不要这么说,你又没结婚,没有家累,也不急着用钱,可我妈刚交了手术费……”

  “我妈生病只能抓几幅土方,可怜我弟弟妹妹争气考上了大学,却因为没钱要二选一,我姐急着借钱买种子种地,我爸年纪大了,总是腰疼,外甥又生了病——”

  杨璐璐脸色扭曲:“我妈没几年时间了!”

  “所以我不是把路夕阳给你了吗,不够用?那,我再给你介绍一个三?”

  “你——”怪不得夕阳要跟她分手!实在是恶心人!

  郁初北看着葡萄般好看的双眼,觉得吧,做人也不能因为占着理就一再欺负小姑娘,她,别的没有,就是有同情心。

  郁初北坐正,看着她:“这样吧,你手里的包、手链,就抵你们这个月的分期了。”

  杨璐璐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怎么不去抢!”她手链和包加起来三万多!两个月前刚买的!

  “或者你也可以找人借六千,毕竟也不多。”

  她去找谁借!夕阳每个月扣除保险也才九千多,这个女人简直在吸血!

  “还钱吧,或者给东西。”她其实不想要,不过,她确实该换包了。

  杨璐璐深吸一口气,尽量收起对她的憎恶,她今天算是知道穷亲戚的难缠了!被这种人缠上她和夕阳倒了一辈子霉。

  不就是欠你几万块,她家夕阳几年就赚到了,明年升了职,一年就能还清!

  可她昨天把钱都刷完了。

  杨璐璐看着她再不像以前好说话的样子,知道让她宽限一年是天方夜谭:“我一个包就一万块!”

  “所以你决定还是给现金或者转账?”

  “我总要应酬吧,没有包怎么行……”

  “你还有四分钟。”郁初北无辜的看着她,她也就是为了能拿到钱,否则早干臭这对狗男女了!“还钱吧,趁最后一滴情分还在。”

  杨璐璐胸口快速起伏,把包扔在桌子上!

  郁初北抬起下巴指指她手腕上的镯子。

  “我这个镯子——”

  “给钱,现在!立刻!马上!”

  样璐璐摘下手上的卡地亚手环,扔桌子上:“这个!两万多!”

  这么贵:“那也是二手的,二手的都不值钱。”

  杨璐璐气的脸色铁青:“早晚你会后悔今天如此跟我说话……”

  “快点,现在就让我后悔。”

  “难怪夕阳不要你!长大丑,年纪大,吝啬!小气!哪有一点女人的样子!”

  郁初北惊讶的发现,这些特点她竟然都有:“说起来,你知道我最讨厌夕阳哪一点吗?”

  “夕阳也是你叫的!”

  “玩女人就玩女人,怎么不玩个有钱的,也扔我一百来万,我绝对头也不回潇洒的离开!”

  杨璐璐气的脑子一晕!

  郁初北浅浅一笑,拿了东西,起身:“下个月,按时往姐姐卡里打钱啊。”说完,含笑的转身就走。

  杨璐璐气的跳脚!阴魂不散,阴魂不散!

  郁初北走在初春的街头,不时尚的运动鞋,走出二八的拽气!没有男人又如何,三十又怎样!日子依旧要精彩的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