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恶女的定义莎缇娜全集

恶女的定义莎缇娜全集

Sola 著

连载中免费

人气穿越漫画《恶女的定义》正在火热连载中,寻找原版小说的读者快来故事递看看汉化全集,这部漫画绝对颠覆你对女主的定义!漫画改编自作者Sola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莎缇娜,讲述的是:柳花被好友陷害致死穿越到另一个世界成为了贵族少女莎缇娜,却不想这位小姐不仅手段狠辣更是三观破碎,当柳花成为莎缇娜之后,她誓要重新诠释恶女的定义!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人气穿越漫画《恶女的定义》正在火热连载中,寻找原版小说的读者快来故事递看看汉化全集,这部漫画绝对颠覆你对女主的定义!漫画改编自作者Sola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莎缇娜,讲述的是:柳花被好友陷害致死穿越到另一个世界成为了贵族少女莎缇娜,却不想这位小姐不仅手段狠辣更是三观破碎,当柳花成为莎缇娜之后,她誓要重新诠释恶女的定义!

免费阅读

  现在的问题在于不知道拉芙艾夫人是皇太子的安排还是爸爸的安排。我虽然是出身凯伦家族的雷吉娜,但菲欧凯伯爵夫人不可能会自愿报名当我的侍女(毕竟在贵族圈子里莎缇娜的坏脾气是出了名的)。应该是某人命令或受到托付来的……比想象中更厉害人物当了我的侍女。如果她是敌人的话,那么之后的行动将会很困难,现在只希望是爸爸将人安排进来的。

  总之,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疑问还是留到以后,现在还要进行我的计划。

  我整理着复杂的心情,面无表情地看向拉芙艾紫。不管我是怒火中烧,还是面色平静,拉芙艾的表情始终从容不乱狐。之前她站在后面,应该是当初开门进来的女佣或其他侍女的失误,但是却没有看到她有一丝因站位而表现的不满,反而是我在发难的时候站了出来纪。

  我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可以,这次我就姑且原谅你们。"

  "谢谢小姐。"

  "不过,就只有一次。”

  "十分感谢您。"

  我看着因一扇门开错,被我一直训斥的侍女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年轻的女孩子紧张和害怕都写在脸上,我甚至看到其中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穿着浅青色长裙的小姐在偷偷的抹眼泪。真的对不起,等一切结束了我一定好好地向你赔礼道歉。如果这是对仇人做的事情,可能我的心里还不会那么难受……现在的感觉就像在折磨弱者一样。

  等一切结束,我一定向大家好好道歉。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皇宫里向来弱肉强食,稍不留意我就会输掉这场豪赌,堵上我和我所珍视的家族的豪赌。

  我稍稍坐直身子,轻蔑的看着她们问道:

  "今天的行程呢?"

  我问完之后,后面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裙的女孩子抬头看了看我,她的脸上就写着明晃晃的四个大字“明知故问”。

  啊,没办法,为了抓你们的把柄,我只能当一个傻子。

  即便如此,她还是立即就回答了我的问题:

  "晚上要与皇太子殿下共进晚餐。小姐,我是艾丝德·查士雷。"

  这个小姐……很眼熟啊。啊,想起来了。是查士雷伯爵的女儿。

  虽然不是和莎缇娜非常熟的人,但在不同的宴会上见过好几次。

  看着倒是很老实的样子,不过是敌是友还有待商榷。在弯腰行礼后还特意加了介绍,倒是一个周全的人。毕竟莎缇娜是非常刁蛮的人,稍微不注意就会被骂。

  "啊,我……我是……”

  身着浅青色衣裙的小姐走上前来想要跟在艾丝德之后介绍自己。

  “闭嘴,我没问你,我问你的时候再说。”

  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话。

  "要想让我知道你的家族,也要像她一样有用才行。"

  我指着艾丝德用略带嘲讽的口吻说着,浅青色衣服的小姐脸变得扭曲紫。与其说愤怒,倒不如说是强忍着侮辱,被我点名的艾丝德也尽力掩饰自己的鄙夷狐。罪恶感再次刺痛了我的心纪。

  额啊啊,真的是要疯了。对不起!对不起!!莎缇娜到底是怎么做到,做这么过分的事情还活着的呢?

  被嘲讽的小姐强忍住眼泪咬紧嘴唇慢慢的坚定的说道:

  "皇,皇太子殿下……我听说皇太子殿下比起绿色更喜欢红色。您要不要……换套衣服?毕竟是进宫后第一次一起吃饭。"

  听着她的话我感到很惊讶,她看起来与勇气根本不沾边。刚才责怪她们未经允许就进来时,她就已经开始偷偷抹眼泪了。竟然还在这个时候来给我建议……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看着我马上就惊恐地低下了头,嘴唇微微颤抖着。

  如果是莎缇娜,这位小姐就死定了。

  “你竟然敢跟我顶嘴吗?”或者会说:“像你这样的算什么,说什么皇太子殿下的兴趣爱好?”

  但我没想要跟这个勇敢的小姐发火。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来讨好我的人,才最有可能是敌人。对敌人好一些会让敌人放松警惕,才更容易被发现。

  我又侧身看了看她。

  "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我是莉娅·艾希特。"

  艾希特?这个名字莎缇娜倒是非常的熟悉,因为之前爸爸特意的提起过,还用来激励莎缇娜,虽然没什么成效……艾希特家族是典型的正在走向没落的贵族家族。在前几代还是侯爵,到了今天就被降成了子爵。不过对于莉娅来说,接近皇族或许能够让家族再次崛起。这种背景的人……也是最有可能成为间谍的人。既然知道了这一点,就更不能让她轻易的过去。人越着急越容易被利用,如果皇太子钻了空子……虽然对不起,但是我的家族,我的父母也都很珍贵。

  "哈!什么样的人都能来当侍女吗?"

  莉娅咬着嘴唇,脸色发白的低下了头,没有多说什么。这种压迫程度最能考验人,在各种情绪交织之下才会暴露本性。

  我假装对她的态度嗤之以鼻,同时观察着身边侍女的反应。同情她的人,嘲笑她的人,不在意她的人等等,但她们看着我的眼光倒都是一样的“自负的蠢货”。

  好,就这样下去吧。赶快让我找到间谍,找到间谍之后好好向大家道歉。

  "都发什么呆?!还不快来服侍我梳妆!"

  侍女们听着莎缇娜生气的语气,慌张的开始行动。每个人都在慌张的来回跑着。这么多侍女竟然比奶妈一个人帮莎缇娜梳妆的时间还要长。当然,这都是莎缇娜的“功劳”。

  "你是想杀了我吗?束腰裹的这么紧?"

  一会儿因为紧身束胸衣而发火。

  "这个唇色好丑,我不喜欢。换!”

  一会儿又因为唇色不好看发火。

  "怎么连一个首饰选不好?"

  现在又因为首饰发火。

  旁边的侍女来回跑着更换首饰盒子,甚至把自己带的首饰都拿了出来。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满的首饰,又看了看旁边女佣手里捧着的。

  "也就刚刚第一个看到的那个还好一点。"

  红头发的小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在莎缇娜的记忆中搜寻,刚刚找到有关于她的记忆时候,她正好从别的侍女那里抓过第一次戴的项链,用力的扔给了我。

  她不但没有给我戴上项链,反而做出了粗暴的行为。对于自尊心极强的贵族小姐们来说,这无异于是最残忍的羞辱。考验也并不是今天一天就能解决的事情,一蹴而就是行不通的,还是慢慢来吧。

  不过,伊迪丝进入我的侍女行列,真是让人出乎意料。伊迪丝是比约德侯爵的女儿,比约德是和我家族差不多的皇帝派。伊迪丝向来蔑视莎缇娜,为什么会愿意来做莎缇娜的侍女呢?真奇怪。

  平常见面招呼都不想打的人,竟然来当我的侍女,难道是皇太子对比约德家族的怀柔政策吗?

  不过,莎缇娜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蠢),在贵族间早已经传开。也许他认为送谁都无所谓,我都不会有所察觉吗?

  没办法,现在有的信息还是太少了,还是要继续观察下去。

  新分配为侍女的一共有五人紫。其中莎缇娜真正知道的人只有拉芙艾夫人和伊迪丝狐。其余的只是稍微有一点熟悉的面孔,或者只是听过他们的家族纪。

  "您太美了,小姐。"

  我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惊醒,转过头去。

  一个束着头发的小姐在向我灿烂地笑着。和脸上灿烂的微笑不一样的是她的眼睛,因为害怕而在不断颤抖的眼睛。

  我转过头来看着她微微一笑。看着我露出微笑,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手也不再颤抖。

  "这种颜色的礼服很漂亮,但容易衬着人脸色暗沉,我到现在还没看过谁穿着很好看呢……小姐的皮肤很白,脸上很有光泽,身材也很好。小姐好像就没有什么颜色不适合的。"

  "你真的很会说话啊。”

  持续的拍马屁,还一直假装很高兴。我看着她,本来愧疚的心平静了下来。是想单纯地依附我,在侍女中掌握权力,还是……

  "你叫什么名字?"

  她微微一笑,弯腰向我行礼。

  “我是波威特的长女,艾玛·波威特。”

  "啊,艾玛是吧。我口渴了,帮我准备一杯花茶吧。"

  "好的,小姐。"

  我看着她得意的脸,如果就只是虚荣和贪心就好了紫。不过终于在一个人身上找到了突破口狐。与别人相比,艾玛是很容易判断的,是敌是友稍后见分晓纪。

  鱼饵已经洒下了,鱼上不上钩就看鱼自己的判断了。

  我坐在沙发上等了没多久,桌子上就摆好了茶杯。在那段时间里没有人跟我说话,整个房间也没有一点声音。如果沉默有密度,那么这个房间的人可能都会窒息而死。随着一阵花香和水流的声音传来,房间的死寂被打破。茶的香气使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温度。还没等到茶满,我便冷冰冰地开口:

  "茶的温度不够,再沏一次。"

  艾玛一脸震惊又疑惑的看着我,就像是想要再确认自己听到的是否正确一样。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马上换一杯。"

  艾玛慌忙低下了头。我刚才连茶杯没碰过,她可以再劝一劝我,可她没问我一声,就又把茶拿来了。

  "小姐,又拿来了……”

  "时间不够,再换。"

  “颜色不够,再换”

  ……

  她第四次端来茶的时候,我轻轻的拿起了茶杯。

  期待浮现在艾玛的脸上。我看了看她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茶杯,再高高的举起,重重的落下。

  我从心底里哀悼了这个看起来像是我房间里最贵的茶杯。

  啊,它是个好茶杯。杯子白底蓝纹,杯体清秀精致,银制的华丽感让我惋惜。

  咔嚓啪!

  尖锐的破裂声在房间响起。茶杯碎裂后,房间刚刚聚集起来的温度消散的一干二净,到处都流淌着一股清香和压抑的冷厉。

  "连泡茶也不会,还是贵族的小姐吗?"

  我故作自言自语,但把声音放的很大,足以让房间里所有人都听到。

  艾玛脸色铁青。耳边不时的传来伊迪丝轻轻的咂嘴声。虽然我的态度非常过分,但是她也没有站出来阻止。毕竟,性格直率的伊迪丝最讨厌阿谀奉承的人。

  摔茶杯,这是记忆中莎缇娜在驱赶侍女时所用的手段之一。

  我站起身来,目不转睛地看着碎了一地的茶杯。艾玛咬着嘴唇,浑身哆嗦发抖。僵在一边看着杯子的碎片久久没有动作。

  如果是家族面临危机的莉娅也许会忍受,毕竟面对危机的家族不能再招惹凯伦家族紫。但艾玛完全没有理由忍受这种屈辱。波威特家族没有很庞大,但也并不是普通的家族狐。波威特伯爵是在地方留任,虽然领地狭窄,却是个肥沃的粮仓纪。即使想要倚靠凯伦家族的势力继续前进,也不用在此忍受这样的侮辱。

  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艾玛到底是皇太子的人还是我的人。不过,这样的人即使是我的人以后也是问题,我不想接近这种充满权力欲念的阿谀奉承者,尤其是能够忍耐的奉承者。即使不是间谍,也是充满目的来亲近我的人,这样的人和林苏静没有区别。

  "伊迪丝,你帮我准备洗澡吧。"

  "马上就到了和皇太子殿下吃饭的时间了。"

  伊迪丝撇了撇嘴说道。

  距离晚餐只有一点时间了。我知道她为什么那样回答,却装作不知道,皱着眉头看着她。

  "还有点时间,我想洗澡。"

  "虽然应该有一段时间,但我觉得用在小姐洗澡和打扮上应该不够。"

  经过刚才的梳妆事件,她一定知道我洗澡的时候肯定也会挑三拣四,不会轻易结束。不过说得这么直白,还是让人有点吃惊。那么伊迪丝是皇太子间谍的可能性就减少了……那到底为什么来当我的侍女?

  总之,感谢莎缇娜。谢谢你脑海中的恶女教本,不然我是无法再继续下去。我竟然对这个感到感谢!?

  "我说过我想洗澡吧?”

  我直直的盯着伊迪丝,她也没有回避,反过来盯着我寸步不让。目光在不断的碰撞,空中似乎在冒着金星。

  我的眼睛……有点酸了,怎么办?

  拉芙艾看着我们,用温柔的嗓音安慰我:

  "莎缇娜小姐,我们好不容易按照皇太子殿下的喜好打扮好的,您应该也累了。您回来后再洗个澡怎么样? 晚上我会准备好玫瑰花精油,让您心情舒畅。"

  呼~不管怎么说。感谢你,拉芙艾!!

  "……好,我休息一会,你们出去吧。"

  我迫不得已的点了点头。如果洗澡她们会很累,但是我也很累。一想到洗澡时要抓她们不像话的小辫子,再重复刚才那副打扮,我就觉得头疼。与残暴的恶行一起消耗的是巨大的精神劳动,这是我第一次佩服莎缇娜。

  "啊,艾玛留下来。"

  我听了也觉得自己很可恶。

  不知不觉,女佣们已经把地板收拾干净,根本找不到杯子破碎过的痕迹。其他侍女退到隔壁房间,我的面前只剩下艾玛一人。持续的不满与羞辱让她脸上蒙上了一层浓重的灰黑色,嘴唇被咬的肿了。

  我倚靠到沙发上,向她招了招手,让她走近。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觉,我的肩膀有点痛。你揉揉看。"

  艾玛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走到我身后,把手搭在我的肩上。但是我并没有放过她在我背后发出的细微的声音,是脏话啊,确实也该骂了。也是,波威特家族的女儿哪里受过这种侮辱。是时候安慰一下了。

  "你揉肩膀可真舒服啊!我很满意。"

  我故意用温柔的声音说道紫。

  艾玛虽然没有回答,但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紧张狐,就像刚才看我的眼色和我的态度一样纪。

  不久之后,我听见她的声音:

  "我当时被吓了一跳呢。"

  我默不作声,她好像得到勇气接着说道:

  “比约德小姐怎么能对您做这种事情呢?就算比约德侯爵的势力很大。小姐可是要成为皇后的人,我真是不敢相信我能服侍您。”

  我咬紧嘴唇忍住笑,鱼,要上钩了。

  "艾玛,你连茶都沏不好,挑头饰的品味也很差。”

  故意的羞辱后,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艾玛正在瞪我,被我突然回望吓了一跳脸色惨白,不过立马就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鱼咬钩了。

  "但是,话倒是说得不错。"

  "如果能成为小姐的话友,是我一生的荣耀。"

  "那当然。"

  感受着肩膀微微的颤抖,我满意地闭上了眼睛。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冰凉的两手也渐渐恢复了温度。

  原来是你,皇太子的间谍。

  抓到皇太子间谍的瞬间,我的心放下一半。不过有可能压力太大了,头现在有点疼。

  “呼~”

  之前的我一直认为紫,这种事情永远都与我无关,也不会和这些事情牵扯到一起狐。但是一夜之间我觉得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全都发生了纪。

  贵族们的小姐们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牵制之中,而我突然被牵制其中只会觉得不知所措。

  现在还只是开始,今后还要做多少违心的事我也不知道。想到这些,心情就低落下来。

  比预想的更快抓住皇太子的爪牙,确实让我高兴。但从另一方面说,我也非常担忧,担忧我自己。侍女们对我的第一印象就非常的不好,之后如何与其他侍女相处,这是个难题。让她们变成我的人会需要很长的时间也更加困难。

  当初的我性格就是这么糟糕,中立又不会变通。如果真的有能力的话……

  我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真的有那种能力,我前世也不会那样吧。

  马上就要到和皇太子一起吃晚餐的时间。

  侍女们在房间来回走动着,为这一餐做准备。

  “我们必须打起精神,做好准备。”

  拉芙艾走到其他侍女面前认真的说着。

  虽然没有正式任命侍女长,但是以拉芙艾夫人的地位,没有人能越过她做侍女长。

  更多的侍女聚集在我身边,人越来越多,我却感觉越来越孤独。为了区分敌人,其他人也受到了同样的侮辱。这种孤立可能就是因果报应。

  我听着周围的声响渐渐小了下去,便睁开眼睛。

  房间里的装饰珍贵又华丽,但是在这个华丽的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个生命。

  想到要和皇太子一起吃饭我似乎比预想的还要难受。

  从刚才我就因为晚餐要用的近乎“奢华”的桌子而不知所措。

  就像电视剧中看到的那样,一张桌子两边有两张椅子。对于无论如何都要改善和皇太子关系的我来说,这桌子的距离感着实让我有些负担。

  其实这个桌子的长度很普通,是之前在韩国餐厅时常见的尺寸。就像是……情侣们去的那种看起来有点气氛的餐厅,那时和陈……去的地方的桌子正好是这个尺寸。

  看着桌子上华丽的装饰,又想起每周至少要和皇太子一起吃饭一次就感到喉咙堵得慌。

  吱呀!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蓝斯走了进来。黑发下的俊脸依然如故,黄色的眸子看向我。

  "见过皇太子殿下。"

  我屈膝行礼,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走向桌子的另一边坐下。

  我们面对面的坐着,空气中流淌着一丝尴尬。距离太近了,虽然还没有到膝盖相连的程度,可是只要稍微伸开脚,就会碰到他的腿。

  眼前的男人,是所谓的"皇太子"。但作为皇太子,他有很多事情都让人难以理解。

  虽然爸爸说他这么冷待我们家是有原因的,但是从他不管外界的评价执意不给我安排侍女的事情来看,他绝对不是一个有明君素质的人。

  我紧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疯子会比常人可怕,一旦有利益冲突,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行为。

  即便他现在在百姓心中是个好的继承人,但是也不能保证他一直都会是。我突然想起了历史上很多暴君,就说韩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暴君燕山君吧。

  起初,他救济贫民又加强了国防,击退了倭寇紫,功绩相当不错。但结果又如何?提起朝鲜的暴君第一个就会想到燕山君狐,提起燕山君就会想到暴君。总而言之,如果一切正常,我相信有一天蓝斯也会成为暴君纪。

  蓝斯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但又可以在不看碟子的情况下有规律地切牛排,真是神奇。

  不过,那眼神也太过奇怪了。和之前在院子里望着我的眼神很像,又不完全一样。那眼神里有一种诧异还有一些怀疑的感觉,甚至还带有一点微弱的失望和落空的期待。

  到底为什么?

  虽然知道是对我和以前不同而感到惊讶和怀疑,但是剩下的都是些什么感情呢?失望?为什么?

  有期待才会有失望,这种感情明显不适合蓝斯和“莎缇娜”吧。

  他的眼神像是凶猛的野兽。在华丽又沉闷的房间里,他的眸子好似老虎盯着猎物一样,专注又可怕。

  这样一只老虎坐在面前,我的身体僵硬着无法离开他的视线。

  不能这样下去了,至少说点什么。不说他感兴趣的事,而是他不得不关心的事。

  我正了正身体,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多亏了殿下,侍女们今天都来了。"

  把他以前否决我侍女的事情翻出来,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敏感的。

  蓝斯听了莎缇娜的话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眼睛微微眯起静静的看着她。

  果然,对这个事情才提得起兴趣。如果要改善关系,光是一味地讨好肯定是不行的,只会适得其反。莎缇娜之前对大多数人都傲慢无礼,但唯独对蓝斯撒娇。或许对皇太子来说这样的行为让他厌烦。

  莎缇娜的美貌出众,只要她一笑,就会有无数男人为之赴汤蹈火。说实话,如果莎缇娜的情商再高一些,或许就没有艾琳什么事了,皇太子和宰相联合一定是最理想的。

  莎缇娜只要看到蓝斯就一直撒娇,被拒绝后会气愤一阵子,然后再次撒娇。但是蓝斯一直保持着不变的表情和距离。

  ……他真的不是同性恋吗?在莎缇娜的记忆中即使大家认为和蓝斯般配的艾琳也没有跟蓝斯有过任何单独相处的时候。

  既然蓝斯是皇太子,那么他的周围就会充满了讨好的人。如果我和他们一样的话,就会沦落为他身边完全没有必要在意的存在。虽然之前的莎缇娜确实也是蓝斯不在意的,但是为了我之后的目的,就必须要在他面前能说得上话才可以。

  而且他对我就是不公平,只有指出这一点我才能解气。虽然要为我和我的家族讨他的欢心,但不是盲目地向他低头卑躬屈膝。那样即使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也无法摆脱被压制被羞辱的感觉。

  我是凯伦的女儿,我不想也不能降低自己的价值。

  无论何时都要堂堂正正,这是凯伦家族的祖训。不光是我的自尊心,也是凯伦的骄傲。我不想乖乖地在他手里变成一朵玫瑰,让他随意摆弄。

  我要当刀。世上最锋利、最坚硬、最恶毒的刀。

  我和他必须是平等的存在,不退让,不妥协,尽情的和他碰撞。

  我没有避开他强烈的能刺痛全身的目光。

  蓝斯挑了挑眉毛回应道:

  "侍女们还满意吗?"

  我微微扯起嘴角。

  "虽然不太满意,但也还算不错。"

  "那就好。"

  "其中那位名叫艾玛·波威特的伯爵小姐……是我唯一满意的。"

  我仔细观察了他的表情。

  蓝斯慢条斯理的咀嚼着,不慢,但也不粗鲁。

  正因为他没说什么,我才更加悠闲地看着他。一番试探后,面对我观察的目光,他愉快的笑了一下。

  愉快?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出现在他脸上的分明是愉快。

  到底为什么?我仔细地打量了他一遍,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愉快。

  我错过了什么?

  我再次回想起他的反应。

  当我谈到艾玛时,他抬头打量了我的脸紫。那时的眼神里包含的是兴趣狐。不知道是对我打听他的奸细感兴趣,还是另有原因纪。

  总之,艾玛与皇太子有关是肯定的。不然他不会有反应。之后他露出的一瞬愉快的微笑……再想也找不到他愉快的理由,被人找到了间谍这难道不是令人不快的事情吗?

  "看来只是想多了而已。”

  他自言自语地说着,那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丝的欢乐,更让我感到疑惑。

  那么现在是从我身上找到莎缇娜的样子?……皇太子不是不喜欢莎缇娜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