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二小姐我劝你善良司雪蒿大结局

二小姐我劝你善良司雪蒿大结局

云镜 著

连载中免费

《二小姐我劝你善良》是云镜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南梨人尽皆知司家二小姐司雪蒿喜欢欺负人,以前脑子不好使,喜欢动手打人,如今脑子好使,竟爱上动手杀人。人人见到她都避之不及,现有柯南,古有司雪蒿,所到之处必有命案....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二小姐我劝你善良》是云镜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南梨人尽皆知司家二小姐司雪蒿喜欢欺负人,以前脑子不好使,喜欢动手打人,如今脑子好使,竟爱上动手杀人。人人见到她都避之不及,现有柯南,古有司雪蒿,所到之处必有命案....

免费阅读

  一只青花釉的茶碗,被一双涂满红色蔻丹的小手托着,抖落着升到司雪蒿的眼前。

  一道嗲里嗲气中夹杂着委屈的声音,被拉长响起:“妹妹给姐姐赔不是,请姐姐原谅——”

  听到这山路十八弯的尾音,司雪蒿一个激灵打出来,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也抖落一地。

  眉心直抽搐了几下,司雪蒿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桃红色纱裙,头上插满了金钗珠翠的女子正端着茶碗,挤着眼眶里的泪水,抬头看着自己。

  这一路看下来,最吸引司雪蒿眼球的,大概是女子那红红的两颊了,饱满又圆润的,不是化妆高手都做不出来这效果。

  于是再凑近一看,司雪蒿这才想过来,那是自己刚从水里上了岸,气不过自己被她推下水,才甩了她两个耳光所致。

  但如今女子的靠山,大都督府的当家司安良已经被拉过来了,司雪蒿可不能认自己已经打过她了,只悠悠开脱道:“妹妹这腮红不错。”

  周围的气氛突然就变诡异了,跪着的女子脸色也立刻垮了。

  这算哪门子的腮红!

  还不是因为把司雪蒿会水,很快就爬上岸来,这上来了还不要紧,没想到司雪蒿丝毫没有受惊,还十分淡定地甩了自己两耳光的!

  现在倒好,挨了耳光不说,还得罚跪着给司雪蒿倒茶认错。

  这笔账,怎么想都觉得吃亏吃大了。

  司雪蒿没有接茶,只顾一个劲地盯着她看,据这身体原主的记忆,这人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大都督府的三小姐,名山柰。

  “咳咳!”

  见司雪蒿迟迟没有接茶,身侧的司安良清了清嗓子,低声提醒道:“差不多就行了,山柰又不是故意的。”

  “确实不是故意的。”司雪蒿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接茶。

  司山柰把自己推下水,现在自己可是还冷得浑身发抖的,这才初春,天气还凉快着,落个水,就算淹不死,受个风寒也是够折腾人的了。

  司山柰不是故意的?开什么国际玩笑!

  接了这茶,就相当于原谅了她,才不会让她这么好过呢!

  司雪蒿挤出一个友好的微笑来,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只管盯着司雪蒿看。

  据原主的记忆,这个妹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小就趁着原主是个暴脾气,天天喊着原主欺负她,这不,整个南梨的人都知道,司雪蒿脾气大,喜欢动手打人。

  见司雪蒿半天没有接茶,司山柰的脸色挂不住了,定下心神后,缓缓转过头,看向了司安良,又是一道嗲声响了起来:“爹爹——”

  那个“爹”字拖了老长的颤音,再加上司山柰本来就装出绵羊音,这一九转十八弯的喊声一出来,就吓得司雪蒿的汗毛再次竖了起来,身子一歪,差点就从椅子上滑了下去,却还是不肯接茶。

  司山柰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忍不住咬紧了下唇,死死地瞪着司雪蒿。

  “雪蒿,还不快接下!”司安良也有些坐不住了,不悦地瞪了一眼司雪蒿,正襟危坐喝道:“有什么话不能回去再说,现在你妹妹可是还跪着给你端茶的!

  司雪蒿翻了个白眼,想想自己刚刚才穿越过来,这初来乍到,又人生地不熟的,想报仇也没有合适的时机,而且没有达到知己知彼的地步,如何能百战百胜?

  无奈之下,司雪蒿只能从司山柰的手里接过茶,一仰脖子,准备喝个精光。

  要不是现在无处可去,而且还是顶用了别人的身份,她司雪蒿才不会受这种委屈!

  “太好了,姐姐终于原谅我了!”

  在司雪蒿接过茶的那一刻,司山柰已经等不了她喝下去了,立刻就蹦起来,欢呼雀跃着跳到了司安良身边去,揉着膝盖就开始新一轮的发嗲:“山柰的膝盖好疼啊,脸也好疼,都不知道会不会毁容呢……爹爹不如还是喊个郎中来瞧瞧吧,山柰不放心呢。”

  自己作的死,怎么就说得跟别人的错了似的?

  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茶差点被吐了出来,司雪蒿“咣”的一声把茶杯放在桌子上,两眼直盯着司山柰看。

  不就是要个郎中来瞧瞧么,欺负自己没学过医?

  “司雪蒿,你这是干什么?”

  司雪蒿放杯子的那一声吓到了不少人,司安良愣了一下,立刻皱眉喝道:“你还有什么意见不成?”

  “没有,女儿只是想说,不用劳烦父亲去请郎中了,女儿来就行。”

  司雪蒿的脸上挂着一抹笑容,对着司山柰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既然妹妹说这伤是姐姐造成的,姐姐这心里头也是难过,不如就让姐姐来帮你瞧瞧,想必妹妹也不会拒绝姐姐这番心意罢?”

  司山柰的身子一抖,下意识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司安良。

  “你来什么你来,你成天不学无术,除了打骂下人,你还会做什么?”

  司山柰这一招果然好用,只见司安良把眼一瞪,立刻就起了身去维护那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女儿,一边挥着手像赶苍蝇似的赶着司雪蒿,“都闹一天了,就不能好生歇息着么?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时时刁难山柰,我看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司雪蒿深吸一口气,端着脸上矜持而礼貌的假笑,不屑言语,一边整理着自己刚穿越过来,就要接受原主那巨大的记忆信息。

  但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还是耳边还回荡着司山柰的发嗲声——

  就像是午夜幽魂的哀嚎似的,那声音又长又远,听得司雪蒿一阵心慌,知道的就是司山柰在发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招惹了鬼魂呢!

  “今天的事,虽然是山柰有错在先,但你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司安良已经起了身,正要往外走,却越想越来气似的,又折了回去司雪蒿面前,板着脸,沉声教训道:“你瞧瞧自己,整天只会打打骂骂的,就不能干些正事么?你这还有半年不到就及笄了,我倒要看看有谁敢娶你!”

  说到婚娶,可谓是司雪蒿最为痛心的一件事了——前一世是因为自己的职业关系,一直不能安定下来谈个恋爱,没想到穿越过来异世,却是因为自己整日不学无术而失去谈恋爱的资格!

  “啧,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有什么好的?”

  嘴上虽是这么应着,可方才司安良的话确实扎中了司雪蒿的痛处,此时的司雪蒿已是冒了一阵火气,对着那对父女离去的背影,赌气地哼道:“就算是这辈子嫁不出去又如何?我自个儿过得开心快活不就好了?”

  “可老爷说的话,确实有理……二小姐就不能听一回么?”

  近伺丫头蓉儿叹了一口气,这才敢走过来,安慰道:“二小姐也别在这怄气了,瞧瞧别人家的小姐,都快及笄的年龄,大多都是有公子上门来提亲了,而二小姐……”

  话已至此,蓉儿都有些不忍往下说了。

  而到目前为止,司雪蒿也已经清楚了,这原主在家要地位没地位,在外虽是有些知名度,但全是因为性格骄横跋扈而出名的,可要说真正的本事却没有多少,也难怪没有公子哥能看上了。

  “依奴婢看,二小姐长得倒是不差,可就是太顽劣了。”

  作为司雪蒿生母留下来的丫头,蓉儿可是处处为着司雪蒿着想的,眼下也不忍批评下去了,只把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给司雪蒿一照,低声劝道:“二小姐怎么说才是正儿八经的嫡小姐,二小姐可不能被那庶出转正的三妹妹给比下去啊!”

  听着蓉儿的喋喋不休,司雪蒿扁了扁嘴,对着铜镜里的人儿发起呆来——

  或许是家族基因良好,原主的这副样貌并不比那司山柰差,若是加以正确的打扮,也算得上是个倾城的美人儿。

  可惜空有皮囊和脾气,却没有多少本事,如今自己占了这副身体,或许就是上天的指示,要让她有所作为。

  低头看着自己娇嫩纤细的手,司雪蒿怎么看都不适应——前世自己的手虽是有些粗糙,却是试炼过千奇百怪各种毒的,能杀人于无形。

  如今只能靠着她的记忆,从头再来了。

  “奴婢说了这么多,二小姐到底听进去了没有啊?”

  蓉儿说了一大堆,可回头一看,司雪蒿却没有半点儿回应,立刻就把她给气到了。

  敢情自己这是对牛弹琴,白用功了啊!

  “知道啦,我会干点儿正经事的了。”

  司雪蒿回以微笑,为了防止这位忠心奴婢的新一波唠叨,赶紧打断了她的话。

  可蓉儿的眉头却一直紧拧着。

  “二小姐这是怎么了?可是落水伤到哪儿了?”

  再一想刚刚司雪蒿说要给司山柰把脉,蓉儿就更加奇怪了,“二小姐方才还说要给三小姐把脉……二小姐是什么时候学了医术的?”

  “不过就是装的,我又不瞎,还能瞧不出她没病么?”

  司雪蒿闷闷地收回手,再瞧着自己这一身湿透的衣裳,想着那肇事者该罚的罚了,人也跑了,她只能带队归阁了。

  阳光和煦,院子里的鸟语花香,总算让司雪蒿的心情爽快了一点点。

  这说来也是郁闷,她明明记得自己出逃时不小心暴露了行踪,这才被仇家发现,混进游轮里装上了炸弹的。

  自己原本不被那炸弹炸死,也会在大海中飘荡等死,却没想到被震晕后醒来,那一瞬间被人从后背推了一下的感觉还清晰着,下一秒,她就看到身体腾空着砸进了池塘里。

  求生的本能让她自觉爬上了岸,恍惚间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了上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竟是穿越到了某个朝代的大都督府二小姐身上了。

  想想将来有可能要面对电视剧上演的宅斗、宫斗,还有被卷进去皇子夺嫡的争斗中去的可能,司雪蒿就觉得一阵头大。

  她可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理科生,是个精通药理毒物的杀手,怎么就穿越到这古代来,和一群文科生似的柔弱女子来斗心机了?

  长长叹息一声,司雪蒿莫名开始吟诵起李清照的《声声慢》。

  刚好到了“凄凄惨惨戚戚”这句,听不得这一路哀叹加悲吟的蓉儿就闷闷打断了她的话:“二小姐从前心情不好,不是喜欢动手打人么,怎么这会儿改吟诗了?”

  “我这还不都是为了融入你们社会?”

  听着蓉儿又要开始唠叨,司雪蒿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却是忘记了自己已经走回到了池塘边上来,小石子路上也有不少湿泞的泥土,滑得很,这脚步一块,司雪蒿忽地觉得身子一个不平衡,手也开始在空中胡乱地飞舞起来,一时间却没有可以抓住的东西。

  完了!

  司雪蒿第一时间又开始哀叹起自己的不幸遭遇来了,没想到自己才离了水多久,这一个不留神的,又要摔回去水里了……

  敢情自己这是和水过不去吗?

  “二小姐!二小姐小心啊!”

  眼看着司雪蒿晃荡了好几下都没有稳住,蓉儿和身后的几个丫头都慌了,纷纷冲上前来,想要拉住司雪蒿。

  但也总有人喜欢趁乱作案。

  只见队伍最后的一个丫头瞧准了机会,赶紧冲在最前头,一心想着把司雪蒿推下水,好为自家山柰主子出了被跪着敬茶认错的恶气,不料还没有近司雪蒿的身去推,却感觉到了有什么人往她腰上踹了一脚——

  “哎呀!”

  扑通!

  司雪蒿晃悠了好几下,好不容易再次站稳的,却也听见一声尖叫,紧接着就是一阵叫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怎么了?”

  司雪蒿有些发懵,仔细想了想刚刚似乎是自己那无处安放的脚在乱晃,一个不留神“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以后,这才能站稳的。

  莫非那丫头是……

  “救命!救、救命……”

  司雪蒿还在回忆,蓉儿还在出神,掉进水里的那丫头却已经扑楞着往下沉了,渐渐地,池塘的水面就趋于平静了……

  “……有人看见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这么没了,蓉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一脸茫然的司雪蒿,定了定神,不解地环视一圈那些同样呆住了的丫头,问道。

  “不知。”

  无一例外地,丫头们纷纷摇头。

  “她是怎么自己跑水里去的?”

  这突然就成了在场众人百思不得解的一个问题。

  除了司雪蒿——

  “那个,我刚刚……似乎是……”

  司雪蒿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众人,低声应道。

  “奴婢知道!”

  司雪蒿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丫头抬起头来,眼睛往不远处的那群人一瞥后,高声喊道:“是二小姐!奴婢亲眼看见了,是二小姐把她踹下了水的!”

  “我就说我好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不对,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司雪蒿恍然大悟,虽是主动承认了错误,但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你这丫头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什么踹下水,说得好像是我故意似的?噢,难不成我腿长,怪我咯?”

  丫头的高呼声很快就吸引来了那群人的注意力,开始往司雪蒿这边移动了。

  不多时,司雪蒿就看清楚了,正往这边走来的人,正是刚刚才“送”走了的司山柰。

  而那丫头像是故意和司雪蒿抬杠似的,听了司雪蒿的话,再瞧了瞧往这边来的司山柰,竟是毫不忌讳地高声应了回去:“二小姐从前爱欺负人也就罢了,可是她方才分明是想帮二小姐的,二小姐却是把她踹下水去,如今没了气息……二小姐可别欺人太甚了!”

  脑海中忽地响起了一个相似的场景,司雪蒿这才转过弯来,冲撞自己的这个丫头叫欣儿,和刚刚落水的那丫头都是如今大都督府主母宁氏安排过来的人手,而宁氏又是司山柰的生母,现在闹的这一出,恐怕是……

  司雪蒿在心底冷笑一声,眸子一沉,却不动声色。

  左右现在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她倒想看看,欣儿能给自己泼多少脏水,等她泼完了,再一次同她算清这账也不迟。

  而欣儿的话也让在场的丫头婆子脸色一变,看向司雪蒿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不安。

  就算是司雪蒿不得司安良的宠,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堂堂一个二小姐,也是欣儿这种丫头能冲撞的么?

  待到司山柰人已经到了,再一看这情形,司山柰都不用思考了,直接脱口嘲讽道:“二姐姐真是脾性暴躁呢,才不见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妹妹一回头,就又看见二姐姐在责罚下人了?”

  “哦?三妹妹这就看到我在责罚下人了?”

  司雪蒿睥睨一眼司山柰,意味深长地笑了:“我原本只想责备几句就罢了,没想到三妹妹却说我在责罚下人……欣儿啊,你看,这帽子都往我头上扣了,我不动手教训教训你,那我就是真的冤枉了。”

  司山柰的脸色猛地一变:“司雪蒿,你别欺人太……”

  “去,把这个目无主上、口出狂言的丫头给我绑了,丢到院子里去,打!”

  没等司山柰把话说完,司雪蒿已经下了命令。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