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许你婚途盛世南宫渊叶澜清结局

许你婚途盛世南宫渊叶澜清结局

紫灵雅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主角南宫渊和叶澜清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言情作品《许你婚途盛世》是由作家紫灵雅所著,小说讲的是在南宫渊心中已认定叶澜清是杀害他哥的罪魁祸首,也是两人爱情终结的始作俑者,被恨意浇灌的南宫渊在两年后遇到了让他又爱又恨的叶澜清,那他俩的这段感情到底会何去何从......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由主角南宫渊和叶澜清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言情作品《许你婚途盛世》是由作家紫灵雅所著,小说讲的是在南宫渊心中已认定叶澜清是杀害他哥的罪魁祸首,也是两人爱情终结的始作俑者,被恨意浇灌的南宫渊在两年后遇到了让他又爱又恨的叶澜清,那他俩的这段感情到底会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是夜,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

  叶澜清正在家里整理着在公司没有处理完的文件。

  “嗡嗡——”

  手机突然震动,她随手拿过,发现是老板发来的消息:马上来汉米尔顿酒店888房间,将明天需要的资料带给我。

  秀眉微蹙,叶澜清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这么晚?

  没有片刻的犹豫,她拿起文件出门。

  悠长明亮的走廊里空无一人,她踩着高约八公分的高跟鞋走在大理石走廊地面。“哒哒”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慌。

  “咚咚——”

  “进来。”

  鼓起勇气敲门,听见的却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叶澜清抿唇,还是推门而入。

  沙发上,身影萧索的男人背对着她,看不见相貌。但是叶澜清隐约觉得,这个不像自己的老板。

  心不知为何突然紧了紧,她走过去,“老板,你要我送的文件。”

  叶澜清将文件放在桌上就准备离开,身后的男人却突然开了口。

  “这么快就走了?叶小姐可真是无情啊!”

  凉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叶澜清整个人愣在原地,瞳孔一阵紧缩。

  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

  不,不可能是他!

  “多年不见,叶小姐似乎没有多少变化。”

  男人的声音逐级靠近,一张刀刻般分明的脸庞展现在自己面前,

       俊美孤傲的脸庞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子夜寒星般的眼眸让人望而生畏。

  上身碧咸白色衬衫,定制的阿玛尼西装裤,脚上是锃亮的皮鞋。

  叶澜清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心霎时提到了嗓子眼,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收紧。

  “南宫渊——怎么会是你?”

  怎么会是他?

  她低头,惊慌失措的转身想要逃,可男人的速度的更快,大手一挥,叶澜清瘦削的身子就被他紧紧的禁锢在怀里。

  “怎么?看见我就想跑?你觉得你跑的掉吗?”

  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叶澜清抿唇,脸色一阵惨白的抬眸看他。

  “你干什么?放开我!”

  “放开?”男人冷笑,瞪着她的双眸结满寒冰,“叶澜清,你躲了我两年,我整整找了你两年,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

  心尖一阵刺痛,叶澜清的眼眶不自觉的泛红起来,她抿唇,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掉落。

  “南宫渊,你想怎么样?”

  “你问我想怎么样?”男人挑眉,鹰隼般的眸子狠狠攫住她惨白的脸庞,声音无比冰冷,

      “你两年前害死我哥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要怎么样?”

  “你哥——死了?”

  叶澜清乌黑的剪瞳里染满惊惧,连原本的挣扎也渐渐忘了。

  不可能的,他哥怎么会死呢?她走的时候,他明明是好好的。

  “你还在装?”

  南宫渊大手一拎,将身材瘦小的女人提了起来,狠狠扔在了床上。此刻的她,像一具破碎的娃娃,只能任他摆布。

  “嘶——”

  脑袋砸上冷硬的床头,一阵痛意袭来,叶澜清的脸庞更加惨白了几分。

  “叶澜清,是你害死我哥,是你!”

  男人欺身而上,修长的骨节精准的掐住她的下巴,逼迫她与在直视。

  属于他的冰冷气息袭来,叶澜清抿唇,感受到了蔓延至四肢百骸的冷意。

  看着眼前这张她朝思夜想了整整两年的脸庞,眼角的泪水还是不由自主的滑落。

  她摇头,眼底一片哀戚,“我没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两年前,她和南宫渊分手,南宫轩来找她,让他们和好。因为某些原因,她不能答应,所以独自离开。

  离开的时候,南宫轩还是好好的,他怎么会死呢?

  “你还在装?叶澜清,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失去我哥!”

  骨节的力度不断放大,下巴上的痛意加深,她很痛。

  但是痛的不是身,而是心。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再见他,即使再见,也不会是现在的场景。可是看见他满是恨意的眸子,

       她感觉有人在拿着刀,狠狠地凌迟着她的心。

  “怎么不说话?你心虚了?叶澜清,我哥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这么残忍的害死他!”

  他凉薄的唇抿起,目光穿透人心。

  忍受着下巴传来的剧痛,叶澜清紧抿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痛意,眼角的泪水一滴滴的往下掉,她乌黑的剪瞳就这么看着他,眼底的忧伤让他的心,狠狠地颤了颤。

  南宫渊抿唇,厌恶的松开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的下巴被他硬生生的掐住淤青,那抹淤青刺眼,他竟然有些后悔。可是下一秒,

        他内疚的情绪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恨意。

  “南宫渊,我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害死你哥哥。”

  叶澜清从床上爬起来,她抬手抹去自己眼角的泪水,惨白的脸庞不带一丝血色。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南宫渊抿唇,脸色阴霾。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叶澜清看了南宫渊一眼,缓缓朝门边走去,

       “关于你哥哥的死,我很抱歉,南宫渊,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吧。”

  说完,叶澜清就想走,南宫渊看着她的背影,剑眉拧成“川”字。

  “你以为你今天来,还能完完整整的走出去吗?”

  胳膊突然被人拽住,叶澜清被迫停下脚步。她皱眉,刚想问他想干什么,自己整个人已经被打横抱起,狠狠扔在床上。

  “南宫渊?”

  叶澜清刚想起身,他的身子已经压了下来。

  “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男人话音刚落,凉薄的唇已经覆盖下来。

  他的吻是粗暴的,凶狠的,带着反复的啃咬。

  “南宫渊,你放开我!”

  叶澜清被他咬的唇瓣红肿,近乎本能的抵住他的胸膛,想要抵抗他的动作。

  她的挣扎让他愤怒,他单手扣住她的手,将双手禁锢她的头顶,不允许她再乱动分毫。

  叶澜清盯着眼前的男人,眼底里满是抵触。

  “南宫渊,既然已经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还要碰我?”

  单手撑在她的头顶,南宫渊的眼角泛着猩红,不喜欢她?不喜欢她为什么他看见她的那一刻,

        内心深处的欲火就已经被她点燃?

  他低头,深沉如海的眸子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身下的女人发丝凌乱,巴掌大小的脸庞上染上恐惧。

  “我说了,这是你欠我的。”

  他英俊如斯的脸庞就在头顶,看着身下的女人,他面无表情的扯下领带,将自己的纽扣一颗颗解开,露出健硕的胸膛。

  “这两年,有人碰过你吗?”

  “南宫渊!不要。”叶澜清摇头,眼底一片恐惧。

  面对她的拒绝,南宫渊不为所动,他低头,抬起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下去。

  她在他的吻里沉沦,整个人渐渐失去理智。

  天知道,这两年来她有多么想他,即使知道他会恨自己,可是她没有办法!

  叶澜清闭眼,曾几何时,那张俊脸曾经是她午夜梦回的期盼,如今却变成了她的噩梦。

  一夜旖旎,叶澜清醒来的时候,不过凌晨两点,看了看身旁正在熟睡的男人,她偷偷地掀开被子下床。

  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看了男人最后一眼,她抬脚,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去。

  “我会让你对我哥的死,付出代价。”

  叶澜清刚走到门边,南宫渊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瘦削的身子狠狠地颤了颤,垂在身侧的十指收紧到指尖泛白。

  可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勇气再回头看他一眼。

  手掌落在冰凉的门把上,她抿唇,用力拧开,逃也似的离开了酒店。

  房间里的男人,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眼底的眸色渐沉,他凉薄的唇微勾,

        一字一句道:“叶澜清,你以为你逃得掉吗?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找回来!”

  叶澜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林兰已经睡着了,桌上还放着一碗汤,边上写了个纸条,嘱咐她回来记得喝。

  视线低垂下去,叶澜清走回自己的房间,看见书桌上的照片,

      想起刚才南宫渊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心还是狠狠地痛了起来。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酸痛,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了,她今天还要上班。

  轰隆隆——

  一道闷雷闪过天际,大片的黑云从不远处压过来,暗沉的天色,似乎能将人吞噬。

  一场暴风雨即将来袭,今天不会是个好日子。

  叶澜清看了窗外一眼,觉得心情更加压抑了几分。

  “嗡嗡。”床头的手机震动,她按下接听键,“喂?”

  “叶澜清,你今天不用来工作了,当然,以后也不用来了。”

  “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简而言之,你被fire了!”

  听见这个消息,叶澜清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又波涛汹涌起来。

  她在这个公司兢兢业业了两年,前几天老板还夸她工作能力强,没有道理会炒她鱿鱼的。

  “为什么?我——”

  “嘟嘟。”

  她还没来得及发问,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屏幕,叶澜清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叶澜清,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脑海里闪过南宫渊冰冷的话语,贝齿咬住唇瓣,看来南宫渊的话是真的,他要开始对付自己。

  “李小姐,当初我们说好的,每个月的房租是2000,怎么会突然要涨价呢?”

  门外传来母亲的声音,叶澜清掀开被子,满脸疲倦的推门出去。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我现在就是要加租,你能把我怎么样?”

  穿着旗袍的女人站在门边,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林兰站在她面前,低声下气道:“可是也没有一下子加这么多的啊,你原本是2000,

      现在突然收一万,我们哪里有这么多钱呢?”

  “我管你有没有钱,我现在就是要收你一万,有没有?如果没有,就别住了,今天就给我搬走。”

  “什么?今天就搬走?”

  林兰受了打击,连连后退几步。

  叶澜清冷着脸走过来,扶住林兰摇摇欲坠的身子。

  “妈,怎么了?”

  “房东要加租到一万,还说不加就要我们马上搬走。”

  林兰像是抓了个救命稻草似的抓住叶澜清,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她不想搬啊。

  “李小姐,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签了合同,合同表明我们还有两个月的居住权,

       你不能擅自加租金,也不能赶我们走,这是违法的。”

  叶澜清将合同摔在房东面前,可是房东根本不在乎,反而义正言辞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大不了我赔偿你两倍租金,这是钱,拿着钱就给我赶紧搬!”

  房东将一叠钱甩给林兰,脸上的戾气一览无遗。

  看着她早就准备好的钱,叶澜清的目光冷下去。

  气温忽然降了下去,窗外下起了倾盆大雨。

  天雷滚滚,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玻璃窗。

  叶澜清站在原地,没再说一句话。

  “女儿。”

  林兰见叶澜清不说话,连忙握住她的手,“你没事吧?”

  “妈,我没事。”

  叶澜清抿唇浅笑,笑的却无比惨淡。

  “我们等雨停了再搬,可以吗?”

  “不行,你们必须要马上搬走!”房东面露难色,看着窗外的大雨,实在是有些不忍。

  下这么大雨,让两个女人搬家,还不知道搬去哪里,说实话,的确有点可怜了。

  可是她也做不了主啊,她们必须搬走。

  “李小姐,我们总归也在这里住了两年,你不用对我们如此啊!”

  林兰还在说些什么,房东才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们跟我说也没用啊,我也没办法!总之,你们还是尽快搬走吧!”

  看着房东犯难的脸色,叶澜清瞬间明白了。

  是南宫渊!

  他让自己没了工作,又不给自己住的地方,他这是要对她赶尽杀绝?

  叶澜清的心骤然一紧,她咬着唇,轻声道:“妈,搬吧。”

  “哎。”

  林兰从叶澜清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但是她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去收拾东西。

  她们在这个房子里生活了两年,早就已经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了。房子里的许多东西也都是她们买的。

  可是现在外面下着大雨,她们也没有找到住的地方,所以许多东西都不能带着,只能带一些必须品。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