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总裁有点闲青琵

总裁有点闲青琵

青琵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总裁小说《总裁有点闲》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是作者青琵所著一部长篇小说,主角是叶安楠池逸城,讲述的是:叶安楠将这辈子最大的热情全都给了池逸城,得到的结果却是家破人亡被送进监狱,三年后她走出监狱,将曾经的爱恋深深埋在心里,余下的只有一个不能暴露的秘密以及对这个男人的恨意,他们,会走向何方?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豪门总裁小说《总裁有点闲》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是作者青琵所著一部长篇小说,主角是叶安楠池逸城,讲述的是:叶安楠将这辈子最大的热情全都给了池逸城,得到的结果却是家破人亡被送进监狱,三年后她走出监狱,将曾经的爱恋深深埋在心里,余下的只有一个不能暴露的秘密以及对这个男人的恨意,他们,会走向何方?

免费阅读

  池逸辰倏然站起,一把扣住叶安楠的水蛇腰,将她压倒在办公桌上。

  “你在监狱里也这么下贱?”

  他双眸喷火,凶狠的表情似要将她拆解入腹。

  叶安楠被迫后仰,抿唇以笑,柔若无骨的小手拍打在他胸膛,画着圈,“哪能呢,我可是很挑的。没有池总你这样的身份,那也得长得不差才行啊!”

  说着,她的手顺着男人坚硬的胸膛往下滑去,“池总,你看大家都这么忙,我们就抓紧时间吧。”

  言落,一把将他扎在裤子里的衬衣拉出。

  金属“咔哒”声响,池逸辰腰腹骤然一松,叶安楠已经熟门熟路的抽掉了他的皮带。

  池逸辰胸膛巨烈地起伏着,怒意涌上眼眶,冷眸猛然紧缩,“叶安楠!你真贱!”

  叶安楠毫无恼意,笑得更加浪荡勾人,“承蒙夸奖!不贱的话当年怎么会被池总看上,是吧?”

  说完,她直接脱了衬衣,解开了包裹着圆润丰盈的内内

  瞬间,一对玉兔似的丰盈跳脱而出。

  她身材极好,皮肤光滑,腹部平坦。

  只是在小腹上,两条蜈蚣一样的疤痕,分外显眼。

  不等池逸辰反应,叶安楠抓起他的手,覆在了自己饱满的丰盈上,“我知道你有感觉,反正你要解决生理需要,我要赚钱,还等什么?”

  她偎过去,依在池逸辰怀里,勾住他的脖子,润泽的樱唇微微嘟起,凑了上去。

  池逸辰捉住她乱溜的手,从脖劲上扒下,恨不能将之捏碎。

  “再需要,也不会用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

  他厌恶地起身后退,低垂的眸光正巧落在那两条疤痕上。

  “这是什么?”

  他清楚地记得,叶安楠腹部只有一条疤!

  叶安楠顺着他的目光往下,娇媚一笑,“做了个小手术而已。”

  小手术?

  多年前,问她腹部突然出现的疤痕是怎么来的时,她也这般无所谓的口吻,“没什么,阑尾炎,切了!”

  叶安楠见他眸色隐晦,叹了口气,云淡风轻地说:“监狱那种地方,没钱可不行。所以就卖了个肾,换点零用花花。”

  池逸辰心神一震,压抑的怒意排山倒海地翻滚,“没钱了就能随便卖肾?”

  “只有肾不会要命,我倒是想卖别的,可惜怕死啊!”

  池逸辰恨不能把叶安楠一把掐死。

  过去的叶安楠脾气火爆又倔强,轻易不肯服输。

  现在居然变成这样不堪。

  他紧抿着唇瓣,嘲讽的声音从齿根处迸出,“现在没肾卖了,就开始卖身?”

  叶安楠大大方方地点头,抬手摸到男人的胸膛,“还是池总了解我!要生存,就得适应。难道还紧揪着过去的恩怨不成?可那也不能让人活得更好啊……”

  叶安楠的无耻总能轻易挑动池逸辰的怒火。

  他一把推开她,闭眸捏眉,指向门口咬牙切齿地怒喝:“滚!立刻滚!!”

  “池总真的不来一次?”

  “滚!!”池逸辰抓过桌上的烟灰缸砸到了地上。

  叶安楠一脸意兴阑珊,“既然池总今天没性趣,我们改天约也是可以的。”

  叶安楠摆着浑圆的翘臀,捡起地上的衬衣外套穿上,风情款款地走了出去。

  走出办公室的,她脸上笑意瞬敛。

  池逸辰,咱们来日方长,我早晚要睡到你!

  办公室门关上的瞬间,池逸辰的怒火瞬间席卷了整个空间,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被他一扫而落,砸得粉碎!

  叶安楠刚走出池逸辰的办公室,迎面撞上一道熟悉的身影。

  易诗雨,池逸辰的未婚妻。

  “这不是叶特助么?”

  易诗雨走近,冷睨着叶安楠,“看来楼下的前台该换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往里面放,也不嫌晦气!”

  叶安楠随性一笑,顺了顺胸前垂落的卷发,“原来是易小姐,别来无恙啊!”

  她扭着水蛇似的细腰,翘臀摆动,轻轻拉了拉没有理顺的衣领。

  “坐了几年牢健忘了?这里还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易诗雨抱起臂,上下打量一番叶安楠,满眸的阴鸷。

  他们说叶安楠来了这里她还不信,没想到真是这个贱人!

  叶安楠依然不在意,故意笑得妩媚,“放心!下次我不来了。逸辰说了,以后让我直接去他家找他。”

  这个贱人!

  易诗雨气得脸都白了,捏着包的手指绞紧,咬着牙低声道,“你给我过来!”

  也不管叶安楠同不同意,易诗雨拽着她就往楼梯间走去。

  发狠的五指像铁爪,恨不能将叶安楠的手腕捏碎。

  进了楼梯间,易诗雨抬手就是一耳光往她脸上甩去。

  “原来她们说的那个妖艳骚货就是你!果然是个下贱胚子,刚从牢里出来就迫不及待地到勾搭男人。”

  叶安楠伸手,将易诗雨举起的巴掌钳住。

  她自小学抬拳道,一般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叶安楠轻笑,“别轻易对人出手。你该知道,像我这种坐过牢的女人,多少都有点血性。”

  易诗雨气得浑身颤抖,愤愤地想收回手,却被叶安楠抓得更紧。

  “你想干什么?”

  叶安楠冷冷一笑,“做你想做却没做成的事!”

  音落,叶安楠将易诗雨的手摔了出去,反手一耳光扇了回去。

  “啪”的一声,响亮整个楼梯间。

  易诗雨不敢置信地捂住脸,怒目圆瞪,“你个贱人,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叶安楠挑眉反问,“你脱下那层豪门千金的皮,一无是处!有什么好让人忌惮的。”

  “你……”

  易诗雨气得瞳眸赤红,愤恨地瞪向叶安楠,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断。

  “对,我是除了这个豪门千金的身份一无是处!不像你,一身贱骨浑身骚气,走哪都有本事勾搭男人。”

  叶安楠仿若未闻。

  她浅笑着靠近,挺了挺自己傲然群雄的丰盈,美眸流转间,媚态横生。

  “没办法,我就是有这样的资本。我看你倒是也想勾搭来着,只怕是何一个男人对着你那对硅胶填充物,也硬不起来吧?”

  “你这个臭贱人,我要撕了你的嘴!”

  易诗雨怒吼着,正要冲过去,楼梯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她愤怒的动作戛然而止,恶毒的面容似被定格般,扭曲得无法入目。

  池逸辰的助理路尺一脸面瘫地站在门口。

  “对不起,打扰两位的雅兴了。”

  路尺直接把一个鼓鼓囔囔的档案袋递到了叶安楠面前,“叶小姐,你东西落在池总办公室了。”

  “谢谢。”

  叶安楠正要去接文件袋,易诗雨一把夺了过来,“你在逸辰办公室里干了什么!”

  叶安楠也不介意,抱起双臂,“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易诗雨犹疑地看了她一眼,着急的打开了文件袋。

  路尺见状,咽了一口唾沫,连忙转身,“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竟然是一个黑色的蕾丝内内!

  易诗雨抓住内内的手颤抖不止,双眸充血,似要从瞳孔里瞪出。

  “叶安楠,你竟敢去逸辰办公室发骚,我打死你!”

  内内朝着叶安楠脸上砸去。

  叶安楠随手一接,挑在指尖。

  “我就说,好像少了点什么。原来是走的着急,忘记穿内内了。”

  她把内内挂在半空中看了看,随手一挥,“逸辰说这个太保守,就不要了吧。他给了张卡,让我重新去买些有情趣的款式……”

  内内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飞向垃圾桶。

  丢出去的力度似乎不太够,内内留了一半挂在垃圾桶外面,晃晃悠悠地,辣眼睛!

  易诗雨胸口起伏得厉害,愤愤地扑上去,揪住叶安楠的衣领,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齿缝里迸出:“叶安楠,你明知道逸辰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你还这样勾搭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叶安楠被扑退着抵靠在墙上,也不阻止,嘲讽地笑。

  “爱?哈哈哈……易小姐,你还真是天真。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谈情说爱!我勾搭他,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谁让你自己不争气,不能满足他呢?”

  “还是说,他面对着你的……”

  她目光下移,落在易诗雨胸上,抬了抬下颌示意,“真的硬不起来?”

  易诗雨睚眦欲裂,身体颤抖如筛,扬起手阴狠地朝叶安楠抓去。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毁了你贱骚的脸,看你还拿什么勾搭我的未婚夫!”

  叶安楠冷笑,一把捉住她挥起来的手,用力一拧,反折回去。

  “啊……贱人……你放手!”易诗雨痛得面无人色。

  “我说过,别轻易对我出手!我的脸可不是你这种人能碰的!”她冷声说道,手下力道猛地一加。

  “啊……”易诗雨疼得满脸大汗。

  “你知道池逸辰为什么不上你吗?因为他就喜欢我这贱样,骚劲,我们……”说着靠近她耳边轻语:“不光走肾,还走心!”

  叶安楠将她丢了出去,嫌弃得像是在丢垃圾。

  易诗雨踉跄着摔跌在地。

  叶安楠居高临下地冷睨着她,继续刺激她,“他要是真心想娶你,会让你等四年?”

  叶安楠讥讽的声音像把刀,狠狠地往易诗雨心窝子上捅。

  拳头被她捏得咯嘣响。

  “贱人!!!我要你不得好死!”

  易诗雨崩溃得像发疯的野兽,从地上爬起,拿起包猛往叶安楠身上一通乱砸。

  几年的监狱生活,早练就就了叶安楠机敏的应架的本事。

  饶是如此,仍免不了被砸到,瞬间没了耐性!

  她清冷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狠厉,出手如电,迅速地捉住了易诗雨的腕,狠狠地往她背后一拧,按着她腰窝,直接把她逼压到墙上。

  “我可不是四年前任你们陷害摆布的叶安楠了。易诗雨,你以前做过什么事,你心里有数,别逼我把那些丑事都给你抖落出来!”

  愤怒的女人像发疯的野兽,不顾一切地挣扎。

  “你个小贱人,有种杀了我!”

  “杀你脏了我的手!你给我听好了,把你那些下作手段好好地收起来,别在我面前显摆,哪天把我惹急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市肿瘤医院,血液科。

  电梯门一开,叶安楠就冲了出去。

  “糖糖怎么样了?”

  早就等在电梯外的景烈赶紧扶了她一把,“你别着急,好在药物用量小,排斥轻微,已经没事了。”

  叶安楠闻言,腿脚一软,差点跌坐在地。

  景烈担忧地看着她。

  “没事吧?”

  叶安楠吐着气,心脏还慌乱的跳着,唇瓣微颤,紧紧捏着拳,只是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

  眼泪冲进眼眶,压抑着,不肯落下。

  她,决不能让糖糖有事!

  景烈扶着她的肩,无声地给予安慰。

  “糖糖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

  许久,叶安楠稳定了情绪,才缓缓开口:“景烈,谢谢你一直在。孩子病的这半年里,一直都是你在忙前忙后,联系医生,寻找合适的配型。我这个做母亲的,太不称职……”

  她边说,边快步朝着ICU走去。

  叶安楠趴在玻璃墙上,看着里面剃了光头,浑身插满管子的孩子,心一阵紧过一紧地抽痛着,泪水崩落而出。

  当年在监狱里,她本来生无可恋。是得知自己怀了身孕后,这才燃起了重新活下去的念头。

  身在狱中,她无力抚养孩子,又不希望孩子轮落孤儿院。

  无人可找的情况下,她只能找到景烈,她求他许久,他才答应帮忙的,把刚出生的孩子带走。

  这几年,她在监狱里好好改造,为的就是早早出来和女儿团聚。

  可是,谁能想到,她还没有出来,孩子就病了……

  景烈拿出纸巾,轻轻地拭过叶安楠脸上的泪水。

  “别让孩子看到你的泪水。”

  叶安楠硬咽着点头。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在孩子小的时候,我没能照顾过她。现在大了,也只能看着她受苦,又无法以身替代。”

  “这不是你的错。”

  “是!”叶安楠抬起泪意蒙蒙的眼,倔强地盯着景烈。

  “我该早点想办法出来的,早点出来了,或许我现在已经怀了池逸辰的孩子。”

  景烈浓眉紧蹙,“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救治糖糖一定还有其它办法。不一定非要再怀上他的孩子!”

  叶安楠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听不得违逆的话。

  她压抑地低吼,“还能有什么办法?连药物都要排斥,还有什么比脐带血是更安全!”

  “安楠!”景烈低喝,“你想过自己没有?怀孕十月的变数,你带着两个孩子今后要怎么办?被池逸辰知道又是什么后果?”

  叶安楠据理力争,“我不在乎!如果糖糖因为我的犹豫而出了什么壮况,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她不会有事!”

  “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保证?”叶安楠冷笑,赤红的眼眸射出强势又锐利的光,“孩子不是你的,你当然是怎么样都无所谓!”

  “叶安楠!”景烈怒了,一双寒眸似能射出冰刀,凌厉地瞪向叶安楠。

  空气中凝上一层骇人的冷肃。

  叶安楠急促地呼吸片刻,眼眸中冷利褪去,“对不起,我失控了。”

  她调转回头,目光落在女儿身上,伤感渐渐浮上。

  “当初把她生下来,我就做好了要独自承受任何苦难的准备。其它孩子有的,糖糖一样也不会少!可谁知道,我什么都还来不及做,她就病了……”

  景烈叹气,“我只是担心你。”

  “我知道,不怪你。可是景烈,谁也不能阻止我寻找一切救她的办法!这是我欠她的!”

  景烈侧头看她,只见叶安楠吸了吸鼻子,赤红的眼眸中水润光亮,身出的光却饱含恨意。

  “池逸辰欠我们的,我也要一分一毫地讨回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