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请叫学霸房多多冬月间

请叫学霸房多多冬月间

冬月间 著

连载中免费

《请叫学霸房多多》是冬月间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初雨万万没想到和邓重云一场简单的吵架就能吵到重生,这一年,她5岁,他8岁,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在台上激情飞扬的演讲,那年他11岁。她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球场上奋力奔跑,那年她10岁,李初雨问他:“一起经历了两辈子,什么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呢?”邓重云:“从来都是一个你和一个球。”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请叫学霸房多多》是冬月间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初雨万万没想到和邓重云一场简单的吵架就能吵到重生,这一年,她5岁,他8岁,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在台上激情飞扬的演讲,那年他11岁。她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球场上奋力奔跑,那年她10岁,李初雨问他:“一起经历了两辈子,什么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呢?”邓重云:“从来都是一个你和一个球。”

免费阅读

  “先生,太太,我们这次推出的户型真的特别好,非常符合您二位的要求,二位可以再看一下。”

  一高档楼盘的售楼中心,销售顾问穿着得体的职业装洋溢着青春的笑脸正努力的为眼前的人介绍着户型。

  “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决定了再联系你。”李初雨强制撑起笑脸回复道,然后便立马转身逃似的离开了销售中心,身后的邓重云快速的拿上资料跟了上去。

  上了车扯系好安全带,油门踩到底车一下冲了出去。

  “好端端的你发什么神经,不要命了。”邓重云紧靠椅背一手紧紧的抓住安全带。

  一路超速回到家,走在前面的人脱掉鞋子重重的在沙发上坐下来,钥匙在茶几上发出“叮”的一声。

  “你今天又发什么病了。”邓重云看着沙发上的人一脸怒气。

  李初雨一下抬起头挺直了腰瞪着面前的人,“我发病,我看你才发病了,怎么着,今天发软脚病走不动道了吧。”

  李初雨说着,就冷笑了起来。

  “不知道你说什么。”邓重云脱下外套甩到沙发上也坐了下来。

  “刚在售楼中心又见到你的初恋了,你心中的白月光,是不是很感慨后悔啊?”一看邓重云着态度,李初雨立刻怒道。

  “你少阴阳怪气的,什么白月光,什么后悔,你发病有个度行不行。”一听这里邓重云也来了气脸色铁青。

  “邓重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上个星期五晚上去哪里了?”深吸了一口气,李初雨看着邓重云的眼睛,紧紧的握着双手。

  邓重云闭上眼双手扶着额头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说不出来,你的白月光一个电话你就出去了,凌晨两点才回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出去做什么去了?”见邓重云不说话李初雨心下一冷,任然不死心的追问道。

  “我要给你解释几次,还要我怎么说,我说了你相信吗,你怎么变成这样的人?”邓重云使劲揉了揉脸,他不知道结婚几年来幸福生活为什么短短半个月就变成了这样,呼吸都觉得疲惫。

  “我变成什么人了,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在你的天枰上我和儿子加起来也不如你的白月光是不是?我知道,我不如你的白月光漂亮,身材好,也没她有钱,和你见面八次就结婚了,没和你要房要车要彩礼,我是不是就很不值钱啊?”见到邓重云失望疲惫的表情,李初雨心中又怒又慌,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从第一次见了邓重云的初恋她就一直开始患得患失,内心的自卑无限放大,越想拼命的抓住什么越是抓不住,日子被她过的一团糟。

  “扯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半个月来你就闹几次了,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你是亲眼看到还是怎么的,还要给你解释几次。”邓重云重来没有感觉到这么无力过,所有的言语都显的很苍白无力,随便怎么说李初雨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听不进去。

  “是我闹,我也讨厌我自己,既然这样就不要过了,房子车子归你儿子归我,你要答应我随时可以答应给你办手续。”李初雨突然爆发出一声吼。

  “别动不动就不过了,你威胁谁,你这么轻易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我在你的心里也这么不重要?”说着站起来直接走进卧室“咚”的一声关掉了门。

  听着邓重云失望的言语,李初雨脸色惨败,身子晃了晃倒在沙发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

  清晨的阳光洒下来,李初雨翻了个身感觉到自己在床上,看来是昨天晚上邓重云把自己抱了进来,默默了吸了口气,慢慢睁开眼睛,只一眼便又立刻闭上了眼,隔了一会儿她又慢慢的睁开眼睛,这是哪里?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没起床。”咔嚓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周月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睡着的人。

  “妈,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李初雨柔柔眼睛。

  “睡糊涂了,太阳都晒屁股了,舒服点了没。”月温柔的摸摸李初雨的脸,一脸担忧。

  李初雨突然一阵恶寒,她妈怎么用这么慈爱的眼神看着她,好不适应。

  等等,她妈怎么这么年轻?

  李初雨转动着眼珠子四处看,突然瞪大了眼睛。

  “小雨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妈妈呀。”周月神色慌张的握住李初雨的肩膀摇了起来。

  李初雨慢慢的回过神来,这是老家的房子,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邓重云连夜给她退货了,她不住的打量这间卧室,越看越心惊,爸妈早就搬到城里去了,老家的房子至少15年没人住了,可现在看起来和新的没什么区别。

  李初雨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抬起自己的手,这分明是一双小孩的手,一口气没上来又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初雨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第一眼看到邓重云她就认定了这就是自己要找人,她们相知相爱,结婚生子,日子过的就像活在童话世界,突然一个面容娇美的女人用手指着她骂她是小偷,接着无数的责骂声铺天盖地的传来,她慌乱的想要解释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慢慢的责骂声音消失了,一道饱含关切的声音穿透了过来,“医生,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一直抖啊。”

  “落水后的后遗症,惊吓过度,休息一阵只要不继续发烧就没什么问题了。”一声淡然的声音传来。

  “现在是新社会了,要相信科学,喝符水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不要信了。”接着就传来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两天后。

  李初雨终于确定自己真的重回了自己5岁那年,原因很可能是她5岁这年的前几天一天连续掉了三次水,阿婆认她是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撞了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碗符水给她灌了下去,落了水受了惊吓又喝了不感觉的水一下子就病倒了,也可能是自己和邓重云吵架气狠了,最终导致了这种重生,谁知道呢。

  又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才被迫接受了现实。

  自嘲的想想,她是回到小时候,比小说里面那些动不动就穿到穷山恶水,一醒来就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人好吧。

  就是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怎么样了,是光荣牺牲了还是变成傻子了,邓重云早上起来看到自己的状况会怎么样?

  哎。。。。。。

  走到院子里从箩筐拿了一根红薯,削了皮直接啃了起来,脆甜脆甜的口感还不错,啃着红薯出了门,看着自家两层楼的房子还是比较满意的。

  李家原本的房子是两间泥巴房子,一间堂屋一间卧室,在墙根下面搭了个棚子当做了厨房,当时分家的时候还分到了一头猪,因为没有猪圈都是用一根粗绳子栓在院子边上的树桩上喂的。

  在李初雨4岁的时候,李胜利发了狠,一咬牙推掉了泥巴房子建了一栋两层楼宽三间的楼房,又在楼房的左右两侧建了大厨房和两间猪圈,中间就是大院子,最厉害的是还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楼房和电视机可都是个村里的头一份儿啊,为了这栋全村头一份儿的楼房,李家三口住了三个月的窝棚并花光了家里的存款还欠了3000元的外债。

  虽说一家人搬进了村人梦寐以求的楼房但日子越发的苦了起来,周月连续半年炒菜没有放过油,都是在锅底放点水,水开了加点盐然后把菜放进去煮煮就成了。

  目前就是家里最穷的时候,只能看看有没有办法改善下生活了。

  “小雨在干啥呢。”热情的招呼声打断了李初雨的沉思。

  “二婶。”看清楚来人李初雨也回以热情的笑容。

  这人走过来就从衣服兜里拿出两个鸡蛋“听说你昨天落水了啊,没吓到吧,来二审给你煮了两个鸡蛋。”

  看到李初雨手上啃了一半的红薯眼带怜悯道:“块把鸡蛋吃了阿,生红薯可不能多吃,肚子容易生长虫。”

  “知道二婶,我没事,鸡蛋留着给小花妹妹吃吧。”这个时候鸡蛋可是精贵的,她不想随便收人的东西。

  “小花的份儿给她留了,给你妈妈说晚上我来看电视啊。”不等李初雨继续说话就把鸡蛋塞到她的手里背着背篓走了。

  那个年代的农村几乎没有娱乐活动,夏天晚上纳凉,大家会带上手上的活计到李家看电视,这时候李胜利会把电视从屋里搬出来放在凳子上,同时也会把家里面的一些活计都搬到院子里。村民就坐在院子里一边电视一边做手上的活计,还会主动的帮李家把没做完的活计做了,比如剥棉花桃,搓玉米粒等。

  村民们大多朴实,知道李家目前还欠的外债炒菜都不放油了,大人还无所谓小孩确实不行的,村里谁家里吃点荤腥总会来叫上李初雨,出去吃席也会带上,毕竟也没有主家会嫌弃多了一个孩子,周月也不阻止,只是等大家晚上来看电视的时候更加的热情,烧水帮着做活计忙的团团转。李初雨这两年就是这家东家吃西家的,并没有因为家穷而面黄肌瘦,反倒还白白胖胖的。

  “是小雨吧,你爸在家不?”刚准备转身又来了一个人,这人穿着个破洞的背心深蓝色的裤子,脚上穿了双沾满泥巴的布鞋,此刻整急切的看着李初雨。

  “你找我爸有事吗?”这人是来找她把李胜利的。

  “我是他砖厂的工友,姓张,有急事找他,要不我就在这里等等他?”这人嘴上虽然是在问可他可腿已经往院子里抬了。

  “张叔叔好,那你等一下,我爸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往来的人很多李初雨也不怕他又啥坏心思。

  把这人安排到屋檐下的凳子上坐着,又端来一碗水,这人接过水猛喝了一口就放下了碗,带着焦急的眼神不停的看着门外。

  看他一脸焦急,李初雨本来想说去地里叫人的,想了下她走了家里就没人看家,这人又不熟也不放心就没在说话了。

  没等一会儿李胜利就从地里回来了,一回来便看到坐在屋檐下的人,放下锄头快步走过去简单招呼了一下两人随即就进了堂屋。

  “老李,我的事你都听说了不?”一坐下老张便迫不及待的开了口。

  李胜利看着老张焦急的神情递过去一碗水,“张哥,发生啥事了你慢慢说,前两天忙地里的活我请假没去上班。”

  “我儿子骑自行车被一辆小车撞了,那开小车的不是个东西跑了,我儿子断了腿现在躺医院里啊。”说着这个农家汉子虽没哭出来确是满脸泪水。

  两人都是男人,李胜利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老张,一时间两人都没开口。

  “张哥现在是钱不凑手吧。”李胜利先打破的沉寂。

  “老李,我今天本来也不该来,孩子摔了腿也是没办法了,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你看?”老张是个老实人,这样让李胜利还钱总觉得很亏心。

  “你这是大事,孩子的腿等不得,你等一下,我出去一趟。”说完李胜利像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站起来往外走去,顺带让李初雨给人再倒点水。

  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回来了,老张着急忙慌的朝门口看去,确是看到周月回来了,不自觉的又一脸的失望。

  “你是哪一位?”周月看见了老张就问。

  “妈,他是爸爸的工友张叔叔,来找爸的。”李初雨抢先回到了周月的话。

  两人打过招呼后周月把李初雨拉到了厨房。

  “妈,他是儿子被车撞断了腿,今天是来催我们还钱去治腿的。”李初雨一说,周月就是一惊,她面皮薄,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债主上门。

  “你爸呢?”周月低头小声的问道,她现在是浑身的不自在,还有点紧张。

  “爸爸出去了,应该是出去借钱了。”听完周月心里默默的叹口气走到灶门口的凳子上坐下。

  “妈妈你别不开心了,现在准备做晚饭吧,二婶给了我两个鸡蛋说晚点还要来看电视的。”看这周月情绪低迷起来,李初雨赶忙转移她的注意力。

  又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李胜利才回来,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从裤兜是拿出一叠钱有零有整的,把钱往老张放到老张手里道:“老张,暂时只能凑到这么多,还差你100,你点点。”

  老张拿到钱一边点一边又觉得烫手,亏心啊:“真是对不住,本来说好是半年后还的。”

  “咱们兄弟说这些干嘛,谁家也不富裕,你当时也是咬牙借给我的,我是难,你现在不比我更难。”

  “知道你现在着急去医院,我就不留你了,过几天我再去看侄子,放宽心会没事的,等空闲咱们一起喝酒。”看到老张还想说什么,李胜利打住了话头,想必他家里现在也是着急的很。

  老张也没继续说什么,揣着钱急冲冲的回去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