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晏少的私宠小妻酒酿葡萄

晏少的私宠小妻酒酿葡萄

酒酿葡萄 著

连载中免费

《晏少的私宠小妻》是作者酒酿葡萄倾心创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类型小说,男女主之间的互动温暖有爱,三观超正,故事递今天将原文分享给你们!该文主角是聆微晏明深,讲述的是:聆微要是早知道晏明深是谁,绝对不会进那个房间,但事实是她不仅与这位总裁大人一夜春宵,更是被总裁大人宠上天,成为人人艳羡的晏太太!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晏少的私宠小妻》是作者酒酿葡萄倾心创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类型小说,男女主之间的互动温暖有爱,三观超正,故事递今天将原文分享给你们!该文主角是聆微晏明深,讲述的是:聆微要是早知道晏明深是谁,绝对不会进那个房间,但事实是她不仅与这位总裁大人一夜春宵,更是被总裁大人宠上天,成为人人艳羡的晏太太!

免费阅读

  聆微的动作有了一瞬间的凝滞,旋即反应过来,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无聊。”

  然而,她攥着粉扑的手,却控制不住的紧了紧,莹润的指甲泛出用力的浅白。

  晏明深将她细微的反应丝毫不差的落在眼底,眸光生寒,几欲凝结成冰。

  他紧紧的盯住她,然后漫不经心地接通了电话,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杜老板。”

  话筒那边的声音听不真切,聆微仔细辨认着,也只听到晏明深简洁至极的几句回话。

  “好的,我知道了。”

  “……”

  “客气了。”

  “……”

  “后会有期。”

  眼看他慢条斯理地挂断了电话,聆微不禁以眼神询问他,他们谈话的内容。

  晏明深冷冷地看着她一言不发,没有丝毫开口说明的征兆。

  聆微抿了抿唇,终究忍不住脱口问道:“有什么事么。”

  沉默片刻,晏明深启唇:“杜庭江说,今天的晚宴他不出席了,向我道歉。”

  不出席?

  聆微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虽说这座影视城是晏明深送给杜瑾瑶的,但是双方都知道,这其中最重要的关键到底是什么。

  晏氏王国在南都家喻户晓,毫不夸张的说,几乎是帝王一般的存在。而杜家是南都的始祖家族,具有根深蒂固的暗势力,即便是上层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两大家族多年来对于对方的态度,都是互不干涉,井水不犯河水。

  今晚,杜庭江本应该与晏明深一起参加项目庆典,然后明日,两人的合照就会登上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

  这座影视城,是两家合作的标志。这其中代表的势力整合,足以让南都整个名流圈都为之震慑。

  所以,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利益。巨额的利益。

  那么,身为杜家掌舵人的杜庭江,怎么可能不出席?

  除非……他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一时被绊住了……

  聆微咬了咬唇,清雅的眉宇间浮出担忧的神色。

  她思索皱眉的样子被晏明深尽收眼底,他低低的开口,一字一句:

  “他不来,你是不是很失望?”

  聆微还未回话,就觉得下颌一痛,已被他的手指牢牢的扣住。

  强硬的力道迫使她不得不抬头和他对视,那双幽深如古井的墨眸中泛出丝丝冷意。

  “你放手!”

  聆微抬起手想去掰开他的控制,而他的手指根本分毫不动,甚至加大了力度,令她差点痛呼出声,立刻便将唇瓣咬的发白,倔强地不出一声。

  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而此刻这个男人周身散发出的迫人气场,足以另任何人遍体战栗。

  然而,她是聆微。不是南都那些弱不禁风的富家小姐,更不是像顾清那样娇媚火辣的女人,会撒娇,会求饶。

  她右腿略曲,线条流畅的小腿肌肉瞬间绷紧,然后屈膝发力,精准的向男人的腿骨踢去!

  “……”

  预料中骨肉相撞的闷响并没有出现,聆微不由错愕,下一秒,尖锐的痛感从背部传来,瞬间将她半边身子都麻了一下。

  “砰!”

  她被一具炙热健硕的身躯狠狠地压在了化妆台上。

  腰部撞在化妆台的棱角上,疼得她倒吸冷气。她本能的挣扎着刚要站起,却根本撼动不了是身上的男人分毫。

  “身手不错啊杜聆微,还真是没想到。”

  晏明深在她耳边低沉开口,灼热的气息烘烤着她混乱的思绪。

  “原来杜庭江那只老奸巨猾的狐狸,养了只带爪子的野猫。”他波澜不惊的眼眸中闪过浓浓的讽刺:“简直天造地设。”

  化妆镜上方的灯光,将她姣好的面容照得有些苍白。忍着腰上的疼痛,她一脸清冷:“你没资格说他!”

  周围的空气骤然凝滞,冰寒彻骨。

  她知道这话会激怒他,可惜在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脱口而出了。

  一切有损于杜庭江的事情、言论,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反驳。

  这几乎成了一种本能,在她被杜家收养的十几年里,杜庭江犹如神明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他当年的收留,她早就已经横尸街头。

  气氛陷入死寂。

  片刻后,晏明深倏地笑了。

  他逆着光,完美无俦的面容在阴影下看不分明,只看到那薄唇没有丝毫温度的弧度,带着诡异的阴森。

  聆微胸腔里猛地打了个突。周身旋绕的低压,令她甚至有种错觉,下一秒钟就会被这个男人掐死。

  “资格?”

  像是听到了她在说什么笑话一样,晏明深冷笑着,深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慢慢靠近,近得让她可以在瞳孔中看见自己的身形。

  “杜庭江为了能从晏氏手里分一杯羹,甚至把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小情`人儿送来给我暖床,”他顿了顿,毫不在意的抬手,解开她衬衫的纽扣:

  “你说,到底是谁没有资格?”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聆微陡然感到胸前一片凉意,领口敞开,露出她莹润的肌肤。

  “晏明深!”

  她猛地挣扎起来,却分毫不能撼动压制住自己的强硬力道。

  他手上的动作很慢,给人一种情侣间温柔调晴的错觉,眼神中却涌动着暴戾与残酷,恣意地欣赏着聆微脸上的惧意和窘迫。

  正在此时,化妆室外忽地传来三三两两的脚步声,以及由远及近的话语声。

  “喂喂,你听说了么,深韵娱乐好像今晚也会有高层参加!”

  “真的?深韵的高层,不就是晏氏么?哎呀,难道我们能见到晏家人?”

  “想得美!好啦,赶紧补个妆去,今晚大腕不少,连影后顾清不都来了么……”

  “……”

  晏明深手上的动作在听到门口的人声时,终于停了下来。

  聆微紧张地用力推了推他,压低了声音:“快放开!”

  下一刻,她倏然变色,清雅的面庞染上了明显的惊慌。

  他的手仅仅松开了她几秒钟,旋即直接地探入了她凌乱的衣衫中,拂过她背部肌肤。

  手指冰凉,然而划过的地方却令她如同被烫到了一般,心脏因为紧张而猛地收缩。

  感觉到压制住她的男人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那火烫的触感一路向上,直到胸衣的搭扣——

  屋外的人声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群人打开化妆室的门,欣赏一场香艳戏码。

  “晏明深!”

  聆微几乎是咬着牙吐出这个名字,心跳急遽,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想着逃离这个魔鬼般地男人,却根本无法挣脱,姣好的面容上泛出一丝晕红,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晏明深勾了勾嘴角,终于大发慈悲的收回了手。

  她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落下,却连一口气还没松下,就听见那人侧首她耳边,轻轻地,缓缓地道:“你在担心什么?以为我会碰你?”

  他的声线低沉,磁性,仿佛随时能将人勾入漩涡之中,万劫不复。

  “放心。我嫌你脏。”

  话音落下,他松开了对她的禁锢,蹙眉掸了掸被她捏皱的袖口,再也没有看向她一眼,大踏步地拉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门口叽叽喳喳地吵闹声骤然停止,三四个刚进深韵娱乐的小新人,目瞪口呆地盯着他的背影,面面相觑。

  足足愣了十几秒,最先回过神来的女孩猛地捂住嘴:“天哪,那个,那个,那个是不是晏——”

  几个小女生此起彼伏的尖叫起来,然后不约而同的奔向化妆室,卯着劲儿往脸上涂涂抹抹,恨不能三分钟内给自己整个容。

  “好了好了,快走,赶紧去占个前排!”

  “别挤别挤!”

  “哎呀我睫毛粘歪了,等会儿!”

  “……”

  等到一群人推推搡搡地关上门,屋内又重新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聆微推开更衣室的门,看着满室狼藉。

  缓缓地靠着墙壁蹲下,她忽然感到一阵无法承受的疲惫感。

  那个男人,可以随意地挑动她的情绪,刺痛她的胸腔,然后毫不在意地甩手离开,完全不顾她一身的狼狈。

  在他打开屋门的时候,她来不及思考,仓皇地躲进更衣室中,避免在别人眼中变得太过不堪。

  仓皇得,甚至来不及细想他那句伤人的话。

  他说了什么?

  “放心。我嫌你脏。”

  聆微抬起胳膊,压住了颤抖的双眸。

  依稀还记得,曾经的他紧紧地抱着自己,与她耳鬓厮磨,同样的声线,却是完全不同的情感——

  “等我回来。”

  五年了,已经太久了。久到她不太确定,那样一个令她铭心刻骨的人,是不是真实存在,亦或许只是一个梦境。

  她只知道,如今这个叫晏明深的男人,有多么厌恶她。

  抹去眼角泛出的水光,她站直了身子,静静地整理好衣衫,系紧扣子,拉平每一道褶皱。

  再抬起眼时,已经恢复了她一贯的清冷淡漠。

  一个人走回到大厅,一路上都被人侧目。出席宴会的都是名媛公子或者影视大腕,一身休闲装,面色苍白的她,十分显眼。

  不过已经没有几个人在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此刻都被那个正在剪彩的男人吸引住。

  台下记者媒体疯狂地拥挤着,无数的闪光灯和尖叫惊呼此起彼伏。

  聆微远远地看着这个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着王者风范的男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都是最亮眼的存在。

  “请问晏总,深韵影视城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为什么您会亲自出席?”

  “是否晏氏今年的战略发展策略的重头是深韵娱乐?”

  “……”

  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相背,聆微转过身,径直朝大厅外走去。

  直到——

  “晏总,听说晏氏已经和杜氏联姻,您早已与杜氏千金喜结良缘,不知情况是否属实?”

  聆微没有回头,脚下的步伐却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喧闹的大厅内因为这个大胆提问骤然安静下来,紧接着是全场惊诧期待的窃窃私语。

  所有有关晏氏王国的消息都只出现在各大财经新闻媒体,被那些八卦花边报道的次数寥寥可数,通常也都是还未掀起点波澜,就立刻被强有力的压下去了。

  成百上千道目光此刻都盯住了台上那个高深莫测的晏氏掌权人,同时又有些同情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仔。

  提问的小狗仔显然也意识到了,在这样一个商业场合公然质询权倾南都的晏氏这种隐私问题,实在很冒失。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此刻也只能紧抓话筒,硬着头皮等着晏明深的答案。

  即便他知道,这回答一定是十分官方的,合体的否认,甚至那人可能根本不屑回答——

  “不错。”

  晏明深淡淡地回应。

  这短短两个字,就像是在烧热的油锅里倒了水,瞬间让安静的大厅似炸了锅似的沸腾起来,连提问的狗仔也压根没想到会得到这样惊人的答案!

  反应过来的各大媒体立刻争先恐后地抛出一个个问题,完全顾不上琢磨是否过于尖锐,生怕错过这个爆炸性的头条新闻——

  “请问你们的婚礼是在何时举办的?为何不愿公诸于众呢?”

  “请问这会改变南都的产业结构调整么?”

  “请问这是两大家族的商业联姻么?”

  “……”

  聆微的眼睫微颤,心脏倏地乱了节奏,垂在身侧的手无法控制的攥紧了。

  即使背对着众人,她也似乎可以感觉到晏明深那冰冷的目光,盯得她背脊发凉。

  他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在这个场合公布他俩的关系?!

  可是她怎么能以这样一副狼狈的样子出现在媒体公众前?又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

  还是说,他根本就是故意让自己出丑,嘲笑她手足无措的样子?

  来不及细想晏明深这么做的原因,她已经朝大厅外疾步走去,只想着趁着晏明深还没有将媒体的视线转移到她身上,赶紧离开这里——

  “瑾瑶身体不好,此刻正在海外休养,等她回来之后,我们会正式举办婚礼。”

  男人磁性沉稳的声音响起,落在大厅内的每一个角落,霎时便引起了纷纷议论。

  聆微紧握的手缓慢的松开。

  前一秒还在慌乱的思绪瞬间冰冷下来,渐渐弥漫出一股淡淡的刺痛。

  她真是……自不量力。

  晏明深连看她一眼都觉恶心,怎么可能愿意和她扯上关系?

  他又哪里会费心思来嘲笑她?

  他根本,完全无视她的存在,毫不在意她的想法。

  身边推推搡搡的人群拥挤着,旁边一个年轻的富家女孩语气惋惜又羡慕:“天哪,杜家那女人也太好命了啊!晏少竟然亲口承认,还说会等她!啊啊,嫉妒死了!”

  好命?

  是啊,杜瑾瑶的命,一直很好。

  她早就明白的,不是么?晏明深有多么爱杜瑾瑶。

  可笑,她在刚刚那一个瞬间,除了慌乱,心底竟还生出了一丝期待。

  聆微深深的吸了口气,贝齿咬住没有血色的唇瓣,然后步伐坚定的背离所有人,走出了这个奢迷华丽的大厅。

  众星捧月的中心,晏明深神情深沉,隔着喧闹嘈杂的人群,牢牢锁住那道单薄孤寂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道路尽头,眼底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眸光。

  宽敞的庭院内,美轮美奂的天使雕塑坐落在喷泉中央,映着晕黄柔和的灯光,弥漫出一种浪漫静谧的氛围。

  远离宴会上喧闹嘈杂,被微风轻轻拂过耳畔,聆微才终于感觉轻松了一些。

  她走到喷泉边,坐在大理石墩上,双手撑着深埋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脑海深处,不断有混乱的片段闪现。记忆中,那人在耳边的低语,温暖的怀抱,有力的心跳……

  只可惜,如今只有她一人会在意了。

  当初所有的缱绻温柔,在空无的等待中,早已化作密密麻麻的冷针,刺得她遍体生疼。

  她到底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此刻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杜家。

  仅此而已。

  混乱的思绪渐渐明晰,聆微睁开冷清的双眸,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正当她站起来移动步伐时,身后传来一道渗着醉意的声线:“小美人,这么晚了,迷路了么?”

  聆微眉头一皱,回头瞥了那人一眼。

  一双顾盼生情的桃花眼,纤长白净的手指捏着盛着香槟的高脚杯,刘海略长,随着夜风恣意散落着。

  这人虽然也是一身西装革履,可浑身都透着一股颓废慵懒的味道,一看便是个富家公子哥。

  聆微对这种纨绔子弟向来没什么好感,扭头就走。

  没想到那人却一步上前,满面笑容,挡住她的去路。

  “美女要去会场么?走错方向了哦!”

  聆微不耐道:“不是。我要走了。”

  “走?”那人微微瞠大了眼,语气夸张道:“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全南都女人的梦中情`人么?”

  聆微稍一顿,旋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晏明深。

  她一点都不想看到他。

  但现在她更不想和和这个醉鬼纠缠:“这位先生,这跟你没关系。请你让开。”

  那人像是自动过滤她的冷言冷语,伸出手指,魅惑十足地拨了拨飘逸的刘海:“也对,晏家那小子虽然帅,但比起本少爷还是差了点……美人儿有约么,没有的话——”

  聆微懒得理他,正要加快步伐离开,包内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显示的名字,她脸色微变,不敢耽搁立刻接了起来。

  “杜爷,是我。”

  “……”

  等到结束与杜庭江的通话,聆微姣好的面容上已有些冷肃。

  另一边,那个醉鬼还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桃花眼中尽是轻佻的笑意:“唔,本少爷怎么觉得你这么眼熟呢?美人儿咱们真是有缘,以前一定见——啊啊啊啊疼疼疼!”

  他一直自诩摸女无数的漂亮手指,此刻被毫不客气的往后掰,疼的他龇牙咧嘴!

  等到疼痛消失,他抹了抹眼角痛出的泪花,再抬眼,聆微早已走远了。

  “啧啧,还真是朵带刺儿的野玫瑰。”

  小心翼翼的对掰红了的手指吹吹气,想着她的精致的五官,思索地喃喃自语:“我好像真在哪儿见过她……”

  低声嘀咕的回身往会场走,回头却被眼前高大的身影吓了一大跳。

  努力眯了眯醉意朦胧的眼,在层层重影中终于辨认出来这人是谁,他语气惊诧:“晏大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