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是我的半生荒唐楠楠

你是我的半生荒唐楠楠

楠楠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今天带来的是,最新完结虐心短篇《你是我的半生荒唐》,该小说是由作者楠楠倾心创作,男女主之间的感情让人扼腕不已,一次初见半生荒唐,该文主角是慕瑜江御庭,讲述的是:世人都在传,江太太慕瑜在外面胡来被丈夫江御庭当场抓住,面对质疑与嘲讽,慕瑜只是淡淡一笑,那些人都不了解,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不会背叛的就是江御庭。

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故事递今天带来的是,最新完结虐心短篇《你是我的半生荒唐》,该小说是由作者楠楠倾心创作,男女主之间的感情让人扼腕不已,一次初见半生荒唐,该文主角是慕瑜江御庭,讲述的是:世人都在传,江太太慕瑜在外面胡来被丈夫江御庭当场抓住,面对质疑与嘲讽,慕瑜只是淡淡一笑,那些人都不了解,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不会背叛的就是江御庭。

免费阅读

  慕瑜流产了。

  就在江御庭走后一小时。

  她醒来时,身下只有一滩血,那血的颜色红得刺目,让她眼睛都跟着红了。

  慕瑜紧紧咬着手背,努力不发出声音。

  可即便牙齿陷进如皮肉,她还是没有忍住,从哽咽的小声呜咽变成撕心裂肺的嚎咷痛哭,哭声越来越大,在空荡的房间里,更加凄惨。

  指甲陷入掌心,泪堤崩塌。

  她的孩子,两个月大的,还没有成型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

  八个小时过去了。

  慕瑜被关了整整一夜。

  直到第二天早上,佣人一推开门,嗅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仔细一瞧,才发现慕瑜面容惨白地倒在血泊里,登时吓傻了,连忙去通知宋冉。

  宋冉嫌恶地挥了挥鼻尖的气息,甚至懒得多看慕瑜一眼:“真是晦气,要死也死远一点,别脏了我家的地。”

  慕瑜又被老佣人送去医院。

  医院里,慕瑜眼珠一转不转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医生说了什么,她都是一汪死水,以至于,后来医生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离开了病房。

  体力不支,慕瑜迷糊中又睡了一觉。

  一切发生得太快,让她快觉得她只是在做梦……

  然而现实却又无情地给了她一巴掌。

  她在医院楼下看到了苏薇薇,她的身侧,赫然站着她的丈夫,江御庭。

  “御庭,伯母真是太客气了,一定要你送我过来……”苏薇薇娇羞地说着,偷偷打量江御庭,话音倏忽一僵,顺着江御庭的视线看过去,她看到对面穿蹒跚站着直不起腰的慕瑜。

  身上穿着简单的条纹病服,手指上了夹板。

  啧啧,真是可怜。

  慕瑜没有去管苏薇薇,她只是一步步走到江御庭面前。

  眼底笼罩着死一般的绝望。

  她扬起了小脸,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悲戚地说:“御庭,我好像把我们的孩子弄丢了……”

  声音很轻很轻,在嘈杂的背景声中,根本不起眼。

  可是江御庭喉间轻滚,像是被人攥住了心脏!

  “不是已经验证过你那个孩子和御庭没有关系么?”江御庭还没说话,苏薇薇却抢先道:“小瑜,其实你嫁给御庭,无非就是为了钱,御庭不爱你,你何必一边吊着江太太的身份,一边在外面偷汉子呢?”

  “我没有!”她大声地反驳,连气息都不稳。

  “够了!”江御庭骤然出声,阴鸷的嗓音森冷如刃:“不过是个野种,掉了就掉了,难道还要我为他默哀祈祷么?”

  “他不是……”

  “慕瑜,如果什么时候你能改掉你满口谎言的毛病,或许,我还能高看你一眼。”江御庭冷冷地说着,将她推开,径直阔步往外。

  没有防备,慕瑜被推倒在地,刚好扭到了受伤的手指。

  疼,钻心的疼。

  “瞧见了吧?御庭已经彻底厌恶了你,除非离婚,否则……”苏薇薇在她面前慢慢蹲下,贴上她耳畔低语,语气轻柔却让人不寒而栗:“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离开时,又装作不经意地踩了慕瑜一脚,刚好是她那半截断骨手指。

  慕瑜吃痛地颤抖双肩,趴在地上宛若挺尸一动不动。

  “小姐,你没事吧?”路过的护士好心地上前拉她。

  慕瑜很慢很慢地摇了摇头,再撑起身来,下唇角不知何时被咬破了血,鲜血顺着嘴角溢出,双眼也已然通红充血。

  慕瑜元气大伤,在医院足足养了半个月。

  江家所有人装聋作哑,没有一个人来医院看她,更没有只言片语的问候。

  她偏头看到窗外飞鸟掠过,明明可以很自由的,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囚禁在这座牢笼里,活成她曾经厌恶的模样?

  江御庭,不可能爱你的,慕瑜,你应该死心了。

  当慕瑜提着一众行李回到江家时,江御庭和宋冉以及苏薇薇正在餐桌吃饭,三个人有说有笑。

  苏薇薇笑着给江御庭夹菜,他竟也没有拒绝。

  这一幕,刺痛了慕瑜的眼。

  因为江御庭对她只有厌弃,从来不碰她沾染过的东西。

  “太太,您回来了?”佣人见慕瑜回来,表情僵了僵。

  宋冉飞快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看似很复杂:“虽然你做了对不起御庭的事,但你毕竟救过御庭的父亲,只要你以后安分守己,或许,江家还能有你一席之地。”

  “不用了。”慕瑜在笑,笑得很苍凉:“对不起啊,打扰了你们这么久,江先生,是我自作多情爱上你,是我拿一颗肾脏逼你跟我结婚,我现在就答应你,我们离婚吧。”

  江御庭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表情僵在脸上,难以置信地睨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再也不敢高攀您了,我会乖乖跟你离婚的,可是爸爸对我很好,我想等他回来告诉他一声。”她依旧在笑,笑里带着疏离和卑微。

  江御庭那一刹整个人都怔住了。

  啪嗒一声,筷子被他丢在桌上。

  他三两步走过来,一把擒住慕瑜的手腕,将她往楼上卧室房间拖。

  刚出院的慕瑜,瘦削的就像皮包骨头,一路被他拖拽,跌跌撞撞,好像手骨都要碎裂了,楼下,是一众表情各异的女人面面相视。

  砰。

  江御庭将慕瑜丢回房间,反脚踹合上了门,冰冷的目光咄咄逼人地睨着她——

  “慕瑜!你这次又想玩什么?”

  慕瑜被摔在地上,好疼,就连虚伪的笑都维持不了了。

  灯光下,她望着这张让她痴傻半生的俊彦:“我没有玩把戏,你不是很讨厌我么?我现在放过你了,也放过我自己,以后都会走得远远的,再也不打扰你了……”

  “你妄想!”眼前掠过一道残影,江御庭冲到她的面前,大掌猛地掐着她的下巴:“结婚由你说了算,离婚也由你提,慕瑜,你当我江御庭是什么?”

  下巴被他掐得很痛,慕瑜睫羽轻颤:“那苏小姐呢?我知道,她才是你们眼底的江太太,是我鸠占了鹊巢……”

  江御庭眸色一凛:“既然错了,那就一错到底!我的世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离婚?可以,除非你死!”

  话落,他阴沉地将她甩开,拂袖而去。

  门口闪过一道细微的影子。

  阴暗的角落,苏薇薇漂亮的小脸扭曲成一团。

  明明慕瑜已经那般不堪,现在她主动提出离婚,江御庭竟然不肯?

  难道,他对慕瑜有感情?!

  不。

  江太太的宝座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自那天后,江家所有人都在传,太太慕瑜水性杨花,想要和人私奔,故而提出和江御庭离婚。

  还有人说,太太慕瑜不知羞耻,拿了野种的孩子故意诬赖江御庭。

  总之,慕瑜彻底激怒了江御庭。

  她在江家成了边缘人。

  江御庭不待见她,江家上上下下当她是透明人,慕瑜不生气也不着急,安安静静地等啊等。

  只要等到江爸爸回来,她就可以和江御庭离婚了。

  午后,宋冉提议让江御庭带苏薇薇出去逛街,原本向来不热衷这些的江御庭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角落里的慕瑜,然后答应了。

  “走吧。”他冲苏薇薇摊开手。

  苏薇薇大喜过望,挽着他的胳膊,甜腻地露出娇羞微笑:“御庭,你对我真好。”

  两人背影远去,慕瑜坐在沙发上,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个动作。

  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雕塑,久久都没有挪动一下。

  对于江御庭和苏薇薇的恩爱,也视若无睹。

  而江御庭在离开别墅以后,瞥向身边苏薇薇那张讨好的小脸,漂亮柔媚又充满生机,可他脑海中却突然闪过慕瑜那天在医院时的绝望。

  指腹摩挲着,他忽然没了兴致。

  敷衍地陪着苏薇薇去逛了两圈商场,又陪她吃了顿饭,刚要上车送她回去,江御庭眼角余光骤然瞥见身后一道鬼祟的身影。

  薄唇微抿,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往回走。

  苏薇薇怔楞:“怎么了?”

  “有人跟踪。”江御庭简单落下四个字,转瞬间已经到了鬼祟男人的身前,大掌擒住他的手腕,一脚猛而迅速踹向他的腿弯。

  男人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砸得生疼,额头青筋凸起,大喊着饶命。

  “谁派你来跟踪我?”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御庭你看,他包里有相机!”苏薇薇指着地上掉出来的一个盒子惊呼,打开盒子细看,发现竟然全都是她和江御庭。

  江御庭夺过相机,盯着屏幕的眼神一寸寸冰寒,有种嗜血的残忍在蔓延。

  “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你敢偷拍我?!”

  “误、误会,真的是误会……”

  江御庭冷笑一声,挥拳再度砸向那男人的胸腹。

  每一下都用了绝对的狠劲。

  噗……

  男人五脏六腑都疼得错位,来回哀嚎着求饶:“饶命啊,我说,我都说,其实我是个私家侦探,前几天在医院遇到一个刚流产的女人,她给了我两万块,要我拍下你和这位苏小姐出轨的证据……”

  “医院刚流产的女人?”苏薇薇震惊地捂着嘴,满脸不可思议:“那她是不是二十出头,长得白白嫩嫩,很漂亮的样子?”

  “对对对,就是她,好像姓慕。”

  江御庭黑眸中掀起阴鸷:“她要你拍这些做什么?”

  “她……她说你很有钱,原本以为能嫁给你当一辈子的阔太,结果你太无趣了,更不懂风情,所以她腻了,要我拍下你外遇的照片,将来才能分你一半的身家……”

  轰的一瞬,好似一颗惊雷从头劈下。

  江御庭后背窜起一股凉意。

  周身冷意骤现,脸上的表情更宛若暴风骤雨来临的前夕。

  原来,这才是她突然要离婚的原因?

  什么不爱他了,什么打扰他多年,真正的原因竟是……腻了。

  夜色深沉,冷意交织。

  慕瑜是被暴雨拍打玻璃的声音惊醒的,看向窗外狂风呼啸,树枝被张牙舞爪地拍打着玻璃上,看着叫人心骇。

  她起身想将窗户关严实。

  砰!

  一道闪电刚好划过天际,伴随着踹门的声音,慕瑜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到江御庭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眼底带着森冷的怒意。

  银白色的闪电,将他的面庞映衬得愈发冷峻。

  “你……你回来了?”慕瑜面对这样的江御庭,心下再度涌上不安。

  可就在她话音刚落下的那一瞬,江御庭大掌猝然卡住她纤细的脖颈,三两步将她拖到窗前,身体被迫弯成一道诡异的弧线,后腰抵着窗沿一个尖锐的凸起。

  “啊——”窗外冰冷的雨丝飘在她脸上,慕瑜惨叫一声,惊恐地抓着江御庭的手臂。

  “慕瑜,谁给你的胆子玩弄我?”理智被吞噬,江御庭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遍布杀气:“捐肾、结婚、出轨、离婚,一桩桩一件件,统统都是你算计好的,我在你的算计里,只扮演一颗有钱的棋子?!”

  “你在说什么……”

  呼吸困难,慕瑜血液逆流,像下一刻就会被他从窗口丢下去。

  “你不是说我没有情趣,不碰你,让你腻了么?”江御庭一把攥着她的长发,嗜血的残忍一闪而过,修长的手指落向皮带:“我他妈今天就成全你,让你好好记住我这个没有情趣的男人!”

  头皮被拽得发麻,就连心都跟着一起痛。

  他又生气了。

  可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

  他总是这样,不听她的解释,相信外面那些人,然后理所当然地把罪名扣在她的头上。

  察觉到他的大掌落在她腰肢,慕瑜想要闪躲,头发却被他粗暴地扯过来,逼她与他对视。

  流着眼泪,她瑟缩摇头。

  “不,江御庭,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为什么不能?”江御庭冷笑着,每个字眼都冷到了骨子里,镌刻着慕瑜看不懂的仇恨:“我第一次被个女人耍成这样,慕瑜,你应该庆幸,庆幸你给我爸捐过一个肾,否则你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

  “我没有耍你,我对你从头到尾……啊!”

  痛席卷全身。

  慕瑜的声音颤抖得支离破碎。

  唯有窗外的雨最真实,像是嘲笑她对他的痴心。

  她看着树影婆娑,看着他的狰狞暴怒。

  看着……

  他在她汹涌的眼泪中逐渐模糊。

  “慕瑜,这是你欠我的!”

  最终,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御庭像是惩罚够了,如丢垃圾一样将她狠狠丢在地上,甚至忍不住去踹了她一脚。

  被踹倒在角落里,心口猛地一滞,慕瑜蜷缩成一团,痛得她连叫也叫不出来。

  脑子昏昏沉沉,最后的记忆镌刻成他的名字——

  江御庭。

  噗。

  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意识似被剥离,慕瑜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江御庭瞳孔猛地瑟缩了下。

  ……

  “御庭,有什么话你们好好说……”当苏薇薇赶来劝解的时候,只看到这惨烈狼藉的一幕,话音戛然而止,怔楞地捂着嘴,好半晌才说了一句:“慕……慕瑜好像昏过去了?”

  “我眼睛没瞎!”

  江御庭盯着地上如破布娃娃般凄惨的慕瑜,长睫微垂,楚楚可怜。

  可他的怒火,并未因此削弱,反而更甚!

  他就是相信了她,相信了这张孱弱的脸蛋,才会答应娶她!

  哗啦啦。

  一盆冷水从头浇灌而下,慕瑜猝然被冻醒。

  浑身酸痛,遍布被折磨后的痕迹。

  “你不是想离婚么?签字。”江御庭居高临下,手里拿着一叠文件狠狠地丢在她的脸上。

  慕瑜茫然地抬起望着他,憔悴的小脸无比空洞。

  灯光落在他英俊的脸上,看上去竟让她无比陌生。

  她很慢很慢地爬起来,攥着签字笔,齿冠都在颤抖,一笔一划地在尾页空白处签下自己的名字,乖巧得不像话,连一句反驳都没有。

  江御庭阴沉地嘲弄:“不看看我给了你多少钱么?”

  “你不会亏待我的,对么?”慕瑜沙哑的嗓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江御庭只是冷笑:“就算养条狗,我江御庭也不至于让它饿死街头,拿着协议书,滚!”

  慕瑜再一次被赶出了江家。

  却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苏薇薇渗人的笑。

  从江家出来,外面还在下雨,慕瑜没有伞,她离开别墅的时候,什么都来不及带。

  浑身被淋透,她游魂似的慢慢往前走,动作机械又僵硬,两条纤细的腿怎么都合不拢,一直在打颤。

  有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在胸腔弥漫。

  原来不爱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这么绝情。

  可是,她好难受啊。

  慢慢地,她走不动了,蹲在倾盆而下的暴雨中,她把脑袋埋在膝盖里,无声地哭了出来。

  眼泪混合着雨水,滑到嘴边迅速淹没。

  “啧啧,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蹲在这里哭啊?”突然,路边经过三个勾肩搭背的无赖,戏谑地冲她吹了一个口哨。

  “大哥,你瞧她那那样,八成是想勾男人……”

  一句比一句污秽,慕瑜惊恐地望着三人,转身想跑,却被男人团团围住,她彻底慌了。

  “不要,我求你们不要过来……”慕瑜浑身的血液恍若凝固,她一边求饶,一边偷偷把手伸进兜里,掏出手机,想也不想拨通了江御庭的号码。

  嘟-嘟-嘟。

  短短的几声,慕瑜在心底焦急地祈祷:快接,江御庭,快点接电话,救我,求你救救我……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铃声刚响,就传来一串机械的女声,慕瑜瞬间呆滞地僵在原地。

  此刻,眼尖的混混察觉她的行为,猛地上前扼住了她的手腕。

  啪嗒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

  混混一脚踹了过去,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唯一的希望就此破裂,慕瑜眼底满是绝望。

  还没回过神来,一个浑身恶臭的男人扑过来,将她抱了满怀。

  她被推倒在附近的草丛堆里。

  “不要!放开我!我是江御庭的太太!你们敢这么对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慕瑜拼命地挣扎,忍着胃里的翻滚,惊慌之中踹向男人。

  “妈的,竟然敢踹我?”男人额头青筋暴起,扬手狠狠甩了她几记耳光。

  耳膜嗡嗡作响,就连视线也逐渐模糊。

  迷离之际,慕瑜只听到裂帛声响起,身上冰凉,暴露在空气中,一个男人在昏暗的视线中朝她袭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