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悬疑 → 倒天斗赵顺陈红全文免费

倒天斗赵顺陈红全文免费

王皮鞋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赵顺和陈红展开故事情节的悬疑作品《倒天斗》是由作家王皮鞋所著,小说讲的是二十四岁的赵顺是古玩店的一名员工,四年前他的哥哥带着家里所有积蓄远走高飞,而两年后他意外收到哥哥的遗物和骨灰,让人震惊的是赵顺在最近竟接到他哥打来的神秘电话,而话里说的是关于.......

更新:2019/09/20

在线阅读

以赵顺和陈红展开故事情节的悬疑作品《倒天斗》是由作家王皮鞋所著,小说讲的是二十四岁的赵顺是古玩店的一名员工,四年前他的哥哥带着家里所有积蓄远走高飞,而两年后他意外收到哥哥的遗物和骨灰,让人震惊的是赵顺在最近竟接到他哥打来的神秘电话,而话里说的是关于.......

免费阅读

  昨天半夜,我正睡的实着时,我哥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问我:

  “顺子,你想发财吗?”

  我迷迷糊糊的说了句想,他就把电话挂了。

  我当时也分不清是做梦还是醒着,反正一歪头又睡过去了。

  而今天我起床看手机的通话记录时,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件事,让我当时就冷汗直冒,差点没把手机给扔出去。

  我哥,已经没了两年了。

 “我查了查,这应该不是伪基站和网络电话弄的假号码,就是咱哥的手机没错,

       而且咱哥的手机号这几年一直有人续着费,从没有断过。”

  一个带着眼镜的秃头把手机还给了我,望着他的电脑一边看一边说道。

  我拿过手机,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那你说我哥是不是……没死?可两年前那盒骨灰盒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闹了鬼了?”

  我叫赵顺,今年24,平时给一个古玩店打工,过着单身租房浪荡日子的月光族。

  面前这个秃头外号叫眼镜李,和我同乡,是我哥们。

  小时候他就跟在我和我哥屁股后面混。我哥是老大,我是老二,眼镜李是老三,还有个老四,因为偷东西进去了,还没出来。

  跟我不一样,现在老三眼镜李成了个什么IT工作者,电脑用得挺6,好像还是个黑客,

      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就是头秃的早了点。

  四年前,我哥带着我们家近乎全部的积蓄离家出走,说要去发财。当时我妈气病了住了院,

     我爹卖肾卖房借高利贷给我妈治的病。

  有什么都别有病,没什么都别没钱。

  我爹就是这么东拼西凑,钱还是不够我妈治病的,俩人被赶出了医院,高利贷还不上,

       亲戚催债也是一波接一波,连吃饭都成问题,过的真不叫日子。

  我21岁那年,也就是我哥走后一年,他们老两口就被追债的逼得走投无路,在家里烧了炭,没了。

  我自己一个人被放高利贷的打了个半死不活,在唐山实在混不下去了,连白事儿都不敢给他们二老办,

     就跑到了现在所在的金陵市,找了小时候的朋友老三眼镜李,在他的介绍之下去了一家古玩店打工。

  在那些日子,我是真恨我那个哥哥。

  拜他所赐,我家破人亡。

  可在两年之前,这种恨意就渐渐淡化了。

  因为我收到了一盒骨灰——寄件人不明,但却写明了,是我哥哥的骨灰。

  很显然,我哥,死了。

  我现在跟老三眼镜李说的,就是那盒骨灰,关于那盒骨灰的事,老三也都知道。

  老三推了推眼镜,最后分析出了两种可能。

  “要么,咱哥真没死,之前那个骨灰盒是恶作剧或者另有缘由。要么就是有人冒充咱哥想对你做点什么。

       反正我是不相信世上有鬼的。对了顺哥,你昨晚听到的,确定真是咱哥的声音吗?”

  我摇摇头,昨天我是睡着觉被电话吵醒的,迷迷瞪瞪的,电话那头的人又只说了一句话,这么乍一问,我还真有点不好确认。

  “我还给这号重拨了两次,结果都打不通。”

  也不是占线,也不是不再服务区,就是单纯的没人接。包括用老三的手机号甚至网络电话拨号,都无人接听。

  我跟老三都犯了难,最后老三说这事儿他有空联系一下他在移动上班的哥们,

      看看能不能查到更多的信息,让我别担心,等等他的信儿。

  他说的倒是容易,我现在哪儿静得下心来。

  接到两三年前就该死了的人的电话,还是大半夜里,想不后怕都难。

  嘴上都说自己不信有鬼,但这事儿真落到头上……还是膈应。

  忐忑不安的去了我工作的古玩店,我打算跟老板请个假,先把这事儿处理好再说。

  刚到店里,老板就塞给了我一个快递包裹,说是一早有人放在门口的。

  我接过包裹看了看:“现在这世道,这玩意儿放在门口会没人捡走?”

  “兴许送的人刚放下我就到了,你看看什么东西,看完了把屋子收拾收拾。”

  老板年纪挺大了,说完点起了根水烟,自己坐到门口抽去了。

  包裹很大,用黑袋子包着,上写着来自我的老家唐山,收件人是我,但没写寄件人。

  我掂量了一下份量,很沉,至少有个八九斤,估摸着可能是原来的朋友寄过来的特产啥的,就拆开看了。

  结果这一看,我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那包裹也哐的落在了地上。

  里面的东西砸在瓷砖上,声音很重。

  门口的老板被我闹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提着烟袋走了过来,

       眼睛一瞪:“干嘛呢,这么没轻没重的?里面什么东西这么吓人?”

  他看到我那副惊恐的样子,把脸转到了被我扔掉的包裹上,细看之下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盒子上的缠枝花纹和做工……这是北宋时期的工艺?等一下,这儿怎么有个黑白照片?

       这是个骨灰盒?他大爷的!这么精细的北宋精铁首饰匣,就算是个仿品也有年头了,居然就用来呈骨灰?”

  老板的反应比我还要激烈,就像是有人踩到了他的尾巴一样。

  的确,那是个骨灰盒。

  而且我对于这个骨灰盒也算是熟悉。

  因为这就是两年之前,被不明寄件人寄到我手中的,我哥的骨灰盒。

  老板所说的黑白照片上的人,正是我哥。

  两年前,我特地回了趟老家,把骨灰盒埋到了我们院里的老枣树底下,

       这件事情除了我应该没别人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谁把它挖出来,又是谁把它寄到我手里的?

  我还没回过味来,我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这声音又是让我一个激灵,赶紧掏出了手机。

  一看来电人……

  只写着一个字。

  哥。

  虽然是大白天,虽然现在是仲夏,但在这一刻,我的寒毛和鸡皮疙瘩还是忍不住的翻涌了起来。

  手中手机的震动,就像是带着千钧的力道,直震得我将手机甩了出去。

  啪嗒。

  手机摔在了地上,在地面上划了好远,最后磕到一旁的凳子腿上。钢化膜上立刻就浮现了一道裂纹,

      正好将那个“哥”字切割开来,难言的渗人。

  我的老板并不明白我在怕什么,我的事情我没跟他说过,他基本上都不怎么知晓。

  此时他将手中的骨灰盒撂在了柜台上,弯腰伸手捡起了我的手机,

       皱眉道:“年轻人这么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又不是什么恶鬼罗刹打来的电话。难道你欠人钱了?”

  说着,他居然自顾自的划开了接听键,又开了免提,将手机摆在了我的面前。

  手机的扬声器里,此时低低的传出了一个略带沙哑和沧桑的“喂”字。

  而这一个字,就足够让我猛吞口水,脊背发凉了。

  因为我现在很清醒,能够清醒的确定这声音的主人……

  就是我哥!

  就是那个骨灰盒上的,黑白照片中的人!

  “喂,顺子。”

  电话那头,属于我哥的声音喊出了我的名字,声音没有半点波澜,就如同他四年前带着家里全部积蓄出走时一样冷漠,冰凉。

  我张了张嘴,想要回话,可话到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倒是一旁我的老板,瞥了我一眼之后,主动冲着手机应道:“喂,我是赵顺的老板,他在我旁边,

       他是不是欠你钱了,怎么一接你电话跟吓傻了似得?”

  电话里的声音并没有回答我的老板,而是像昨天半夜一样,用几乎一模一样的语气和顿挫说出了那句昨晚一样的话。

  “顺子,你想发财吗?”

  “发财?发什么财?”

  老板疑惑的问了一声,结果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给他回应,而是直接挂掉了电话。

  他拿着手机看了两眼,最后啧了一声,把手机扔给了我:“你看你吓成什么样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他让你发财……该不会是传销吧?”

  老板在我旁边絮絮叨叨的,我却一句都没听进去。看着被扔在我怀里的手机,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结束的界面,我的脑袋一阵阵发懵。

  电话里的,是我哥的声音,没错。

  如果说昨晚我睡的迷糊分辨不清,那么现在我敢用我这颗脑袋担保,这个声音绝对属于我哥!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哥还活着,那这盒骨灰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不回来见我,为什么连爹妈走了都没个信儿?他口中的“发财”又是什么?

  如果我哥死了……那这通电话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像老板说的,我哥是误入了什么传销组织,给我打电话是在说什么暗号向我求救?

  这种案例我也没少在电视上看到过,之前跟眼镜李分析的时候,倒是忽略了这一点。

  可我跟我哥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跟“发财”有关的暗号啊?

  老板估计是发现我情绪有点怪异的过分了,

       放低声音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跟二爷我说说,实在不行报警也行。”

  老板自称二爷,据说当年是在道上混的,挺有些势力,我也经常看到有大人物来我们这个小破店毕恭毕敬的买东西,

      照顾老板生意。

  我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还是把事情都告诉了二爷。

  我是真的没辙了,一看到那盒骨灰以及我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我心里就发怵,根本冷静不下来, 

     我现在巴不得能多个人帮我分担这事儿。

  二爷听完之后居然沉默了下来,好半天都没有说话,最后嘬了嘬牙花子, 

       冲我道:“小子,按你说的,恐怕事情真没那么简单。”

  “要么,你哥就是进了什么传销组织,那盒骨灰是组织送回来的,为的就是断你哥回家的念想,把你哥控制起来。”

  “要么……你知不知道,发财在咱们古董行里有几个意思?”

  我揉了揉额头:“一个是捡漏,淘到好货,再一个就是碰到了大买主,赚了大钱?”

  二爷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你说的对,但却还漏了一点。”

  “发财,在古董行里还有第三个意思,那就是……”

  “盗墓。”

  说到盗墓的时候,二爷的情绪似乎有些异样,但我现在根本没多少心思去揣摩二爷的情绪了。

  他顿了顿,伸手摸了摸那盒骨灰,又接着道:“升官发财亦是升棺发财,发财在咱们这地界算是一句黑话,

       指的便是盗墓。咱们这儿是哪儿?金陵,六朝古都!地底下埋着不知道多少好宝贝,

      在解放前,盗墓这行在咱们这儿一直相当兴盛。”

 “别的地方的规矩咱不知道,但在咱金陵这儿,凡是下斗盗墓的,都必须先给家里寄回一盒骨灰——当然不是自己的。”

 “盗墓这行儿凶险难测,基本就是把脑袋别腰上赚钱的活儿计,尤其是在一些大墓凶墓,

      稍有不慎就会尸骨无存。寄骨灰相当于是给家里一个交代,传承下来,基本上就等同于一种规矩了。”

  听完二爷的话,我瘫坐在地上,望着手机和骨灰盒,咬着牙根。

  按照二爷说的,不论我哥是盗墓去了,还是被传销的给诓了,他应该都没死。

  给我打电话的“哥”,是人不是鬼。

  想到这里,我一把抓起手机,给我哥回拨了一个电话,结果依旧是无人接听。

  二爷叹了口气:“顺子,听二爷一句,现在不管怎么样,你都先去趟局子报个警。万一真是搞传销的,你一个人搞不定。”

  “对了,你哥叫什么名字?我在倒斗圈子里认识几个朋友。如果你哥口中的发财真是盗墓,

       那他入的应该也是金陵附近的圈子,不然不会懂金陵这边的规矩和黑话,说不定有人听说过。”

  “赵安。”我应道。

  我爸妈给我和我哥取名安顺,求的就是我们哥俩一生平安顺心,可现在……

  站起身来,我谢过了二爷,拿着骨灰盒离开了古董店,去了最近的派出所。

  等报完案从派出所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

  早上起床我心里就有事儿,饭都没吃就去找了眼镜李,中午又饿了一顿,现在肚子都有些叫唤了。

  就近找了一家快餐店,我随便要了些吃的,将装骨灰盒的袋子放到一旁后扒拉了两口吃食。

  真的是食之无味。

  要不是真饿了,我觉得我现在一口东西都吃不下去。

  正这会儿,我对面忽然坐下了一人。

  一开始我着低头没注意,等她坐下时我抬起头一看,差点没被嘴里嚼的东西给噎住。

  我的面前,坐下了一个女人。

  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

  从眉眼到口鼻,五官在她脸上生的精致而妖媚,鲜红的唇彩涂抹在她的嘴上,红唇仿若烈焰一般,

      微起之间,就能灼烧人的心灵。

  她那双宛若狐狸一般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朝着我望来,眼神似是能够勾人魂魄一般,这一眼便看得我头脑发懵。

  现在网络发达,我也算是见过不少明星,可跟我面前这女人比起来,尽数都落了下风。

  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这女子的穿着。如今仲夏,女子却还穿着一件褐色的长款风衣,不知是为什么。

  “怎么,看呆了?”

  对面的女子冲着我轻轻开口,红唇微起之间吐出了让人浑身酥麻的声音,我一个激灵,

     赶忙把嘴里的吃食咽了下去,慌忙拿餐巾纸擦了擦嘴。

  等把自己收拾好,我才有些不自在的冲着女子道:“小姐……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只是看小哥你有些心事,有些好奇罢了。”

  女子轻笑出声,纤长的手指居然直接挑起了我的下巴,

       左右打量了两眼后又啧啧道:“倒是跟他很像,只是不知道能耐如何。”

  跟他很像?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让我登时惊醒。

  因为跟我长得很像的人,只有一个。

  我的亲哥哥,赵安!

  我把头往后一撤,躲开了她的手指,同时惊声问道:“你认识我哥?!”

  “认识,也不认识。”

  女子缓缓将手收回,垂下了眸子,片刻后道:“小哥,有兴趣发财吗?”

  发财?

  又是发财?

  我眉头一皱:“你们说的发财到底是什么?传销还是盗墓?我哥是不是被你们骗进传销组织了!”

  “哈哈哈哈,传销,小哥还真有想象力。”

  女子一声娇笑,要是换做以往,这一声笑能直接把我骨头笑软,可现在我的脑海却是一片清醒。

  她自长风衣的内兜摸出了一张银行卡,按在桌上,推到了我的面前,同时开口道:“我口中的发财是什么意思,二爷应该告诉你了。我叫陈红,你可以叫我一声红姐。如果你打算跟我们去发财,那么这张卡里的三百万,你现在就可以收下。”

  “凭什么我就得跟你们发财?你们到底是谁,我哥又到底在哪儿!他这些年都在干什么?”

  这个名叫陈红的女人居然认识二爷,让我有些意外,但我更关心的不是这点。

  而是她一上来就要拉我入伙的行为。

  这未免也太不正常了点。

  而且一出手,就是三百万……

  “我到底何德何能,值这些钱?”

  陈红香肩微耸,慵懒的靠着椅子,伸手点了点那张银行卡:“拿着这张卡,你的问题我都会回答你。”

  “三百万确实不少,但我一直觉得天上不会掉馅饼,”我的眼神在那张银行卡与陈红的脸上不断切换,

      “我现在虽然过的不怎么样,却也没到这么缺钱的地步,如果你不先把事情都说清楚,我宁愿不要这三百万。”

  并非我多有骨气,多视金钱如粪土,而是我哥这事儿实在太过离奇。

  “不缺钱?”

  陈红又笑了。

  她掏出手机,轻轻按了两个键后,用一副玩味的眼神看向了我:“马上,你就会需要这三百万了。”

  吱!

  刹车声从快餐店的门外传来,我眼神下意识的朝那边瞥去,只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快餐店门口,

      十几个精壮大汉自面包车上下来,一个个拿着棍棒砍刀冲了进来。

  快餐店的服务员吓得躲了起来,而看那帮大汉的架势,明显是冲我来的。

  为首一个光头男人手里攥着一根钢管,一边朝我走来,

      一边用狠厉的目光望着我道:“赵顺,你这小瘪犊子还挺能跑啊?从唐山跑到金陵,可是让爷爷好找啊!”

  “今天他娘要是还不还钱,老子立马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

  这为首的光头男人我认识,正是当初给我们家放高利贷的“大虎”。

  他特么怎么跑到金陵来了?

  他怎么知道我在金陵?!

  我猛然转头望向了陈红,这个妖艳的女子还是笑吟吟的看着我,纤长的手指推了推那张银行卡。

  这,就是一个套儿。

  专门给我下的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