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历史 → 灵徵未兆谢灵徵萧无音

灵徵未兆谢灵徵萧无音

凉容 著

连载中免费

《灵徵未兆》是由凉容原创所著的追夫火葬场文,主角叫谢灵徵萧无音,这是一篇你爱我我不爱你你不爱我了我爱你,先虐攻再虐受追夫火葬场文,瀛台山仙君座下大弟子谢灵徵重罪有三,其一为人轻浮,百无禁忌;其二结交奸佞,亲附邪道;其三贪心妄想,欺师犯上。仙君萧无音亲自断其手足,将其逐出师门,于誓言簿立毒誓,与之永生不见。然后他悔了。

更新:2019/09/22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凉容大神最新作品《灵徵未兆》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灵徵未兆最新,灵徵未兆无弹窗,《灵徵未兆》是由凉容原创所著的追夫火葬场文,主角叫谢灵徵萧无音,这是一篇你爱我我不爱你你不爱我了我爱你,先虐攻再虐受追夫火葬场文,瀛台山仙君座下大弟子谢灵徵重罪有三,其一为人轻浮,百无禁忌;其二结交奸佞,亲附邪道;其三贪心妄想,欺师犯上。仙君萧无音亲自断其手足,将其逐出师门,于誓言簿立毒誓,与之永生不见。然后他悔了。

免费阅读

  诛鬼君陈修祥,与鸿霄、萧无音并列为天界三仙君。细数来这三名仙人里也唯有陈修祥身世最为坎坷,执法天尊鸿霄常年执掌天界法度、瀛台仙君萧无音避世瀛台山不问俗事,而这诛鬼陈修祥,历劫飞升前是个诛鬼为生的道人,且不是一般的道人,他半个魂魄为天煞鬼魄,半个魂魄又纯净无比,与他的脸一样,半张俊逸如仙,半张丑恶如鬼。

  陈修祥为修天道,自幼诛鬼屠魔,每杀得鬼道一人,他的左半边脸便多半分人样,他的魂魄便清透数厘,魂魄清明了,神志便也更清晰,他也有了更多的办法,杀更多的邪魔鬼怪。

  在肉身寿终那日,他恰好铸成仙魄,一朝飞升,位列仙班,从此成了仙界最负盛名的仙君之一,然而造化弄人,他的那半副鬼魄每隔上一百年便要卷土重来一次,因而每一百年,他就要下一次仙界,去到妖孽横生的鬼道十府,杀满一千恶鬼。

  “这陈修祥不知何时进的泥下道。”伯壶公沉声道,“给他杀了这许多同族,我竟没有察觉,也是我的失职。”

  谢灵徵微微摇头:“并非如此。早些年前,陈修祥诛鬼乃是真的诛鬼。彼时世间恶鬼横行,为祸于民,陈修祥非厉鬼不杀、非邪魔不除,斩满一千鬼,也自救得了千万人,功德积身,才有了飞升的道行。”

  “这又与你那师父脱不开干系了。”胡二撇嘴,“我猜是那谁剑斩十府后,陈修祥凑不够数了罢?”

  谢灵徵苦笑:“师尊他……自是不会顾及到这些。”

  “那之后,鬼族幽居泥下道,世间也没了陈修祥的声音。”伯壶公沉吟,“断断没想到,他竟一直躲在红帐香。”

  “陈修祥也是绝顶聪明……才想得出这么个法子。”谢灵徵不带笑意地牵了牵嘴角,又因这小动作牵动了背上的口子,发出一声长嘶,“……世间无厉鬼,他便亲身养厉鬼,靠着那一半鬼魄,吞食万千鬼尸残魂养于己身,再寻一鬼族女子替他诞下那聚了千魂万魄的鬼胎,一举杀死,他便能顷刻间回归天道,再做一百年声名显赫的美仙君。”

  “他挑中了柳腰腰?”伯壶公问道。

  “正是。”谢灵徵垂眸,他唇边的血迹已然干涸,脸色更是苍白了些许,“他化作一俊逸佳郎,对腰腰关怀备至,腰腰那些时日常写信告诉我说……她总算是找到了比我更好的归宿。”

  胡二惊道:“柳腰腰原先竟是倾慕于你?”

  “谢贤侄这般才俊,泥下道又有几个女孩儿家不倾慕?”伯壶公一笑,“那陈修祥,怕不是依着你的模样画了个葫芦吧?”

  “我虽爱出入这花柳街巷,却终是不擅体贴女儿,陈修祥年岁阅历百倍于我,既通事故,又善人情,博古通今,幽默风趣。若非心存歹念,还当真算得上个良人。”谢灵徵说着,拿视线比了比那小几,吩咐道,“酒。”

  胡二忙凑上前取酒喂了他一口。

  “我到得红帐香那日,腰腰已为他……有了生孕。”他徐徐抬头,不甚动了动身子,刀锋一走,他不免又是一声痛吟。

  “谢贤侄可小心了。”伯壶公立刻收了手,提点一句。

  “你刀走得慢了,灵脉可寻得差不多了?”谢灵徵随口问道,仿佛提及的不是自己的血肉之躯。

  “你若是方便,便可开始渡髓了。”伯壶公答道。

  “那便开始吧。”谢灵徵直了直身子,左手托着伯灵玉的后脑,将她扶起来些许。

  伯壶公收了刀,微俯**,口中振振有词,顷刻间,一道白焰顺着谢灵徵四肢百骸游走数圈,紧接着,某种玉白色浆液恍若活物,从那道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张牙舞爪地挣脱而出,经由这白焰徐徐引入伯灵玉的身体。

  谢灵徵只觉身体都要被劈成两截,挣出体外的仿佛不是灵髓,而是一把尖刀,正一点点把他的背脊连同心肺肝肠一同捣烂。

  伯灵玉惨白的小脸上逐渐有了色泽,谢灵徵的神色却是苍白转为灰败,他头一次这般清晰地认识到生抽仙骨意味着什么,这抽掉的岂止是千百年寿数,是连半条命、半个魂灵都被一同生生抽出了身体。

  怎么那跗骨之蛆一般的情意抽不掉呢?

  谢灵徵咬牙暗想,眼眶又略略泛红,一股强烈的酸涩痛楚压住了他的眼皮,他顺势合上了眼,却听得伯壶公大喊:“谢贤侄!你可不能失了神志!”

  他想应声,却觉得颅内一片漆黑的浆糊堵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又听得胡二在他耳边急道:“谢灵徵!后来怎么样了?你快给我们讲讲,后来怎么样了?”

  “也不曾怎样。”谢灵徵颤着声音,几乎是用尽全力,方清楚地说道,“我对腰腰腹中的胎儿施了师尊教我的返仙咒……将那千百亡魂,一道送回了陈修祥身上……”

  “咒术反噬,鬼魂失控……我眼看着陈修祥的仙魄鬼魄……一柄被万千厉鬼吞噬殆尽……我看着他挣扎尖叫、嘶吼怒骂、跪地求饶……最终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执法尊将我定了诛仙罪……遣人……来我瀛台山——”

  他话音未落,眼前却略略一亮,触目所及的景致又清晰起来,伯壶公与胡二均狼狈地坐倒在地,尤其是伯壶公,须发俱被汗水沾湿了,脸上却挂着如释重负的笑。

  “可是成了?”谢灵徵呆了半晌,沙哑着声音,怔怔问。

  “成了!”伯壶公喜道,“谢贤侄,你可歇息啦!”

  谢灵徵目光散了散,恍惚间瞧见膝头的伯灵玉已被伯壶公揽入怀中,双颊红润,呼吸均匀,长睫微颤,有将醒之兆,他下意识地往前挪了挪身子,想乘早离去,免得自己这血肉模糊的样子吓着小姑娘。

  然而他一动,方觉手足剑伤处钻心的疼,他整个人栽倒在地,眼前发黑,适才掐断的记忆又徐徐接续了起来,几日前纷杂的人声重又回荡在他的耳边,钻入他的识海——

  “谢灵徵伙同妖女,擅施禁咒,竟致使陈仙君魂飞魄散,瀛台山首座可否献身给个说法?”

  “诛鬼君班列三大仙君之一,本与瀛台仙君平起平坐,却被这瀛台山大弟子为了一个**施毒计害死,照我说,谢灵徵罪当千刀万剐!”

  “小小一个弟子若非使得禁咒,如何上得了诛鬼君分毫?这返仙咒全天下只有一个人会,依我说,这瀛台仙君脱不得干系……”

  “嘿嘿,我听说是谢灵徵与那****正欢,被诛鬼君撞破,怕情事泄露,才合谋将其害死……”

  “……”

  谢灵徵听这不存在的幻声听得又悲又怒,意欲辩驳,又不知从何辩起,他将一丝微薄的希望寄于师尊的信任,眼前却浮现出萧无音提着斩雪,挟着霜风,踏云而来的模样,那双清冷的目俯视自己,神色间不掩厌弃,似是看着一只虫蚁。

  他仿佛又听到了斩雪的剑风,尝尽了喉头的腥甜,眼前最后一点光晕散尽了,他涣散了神志,坠身于梦魇的无尽纠缠。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