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早安纪少的小甜妻纳兰海映

早安纪少的小甜妻纳兰海映

纳兰海映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总裁小说《早安纪少的小甜妻》正在火热连载中,故事递为您带来小说完整版尽情阅读!该文由作者纳兰海映倾心创作,主角是路雅纪泽扬,讲述的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陷害,路雅和纪泽扬在黑暗中进行了生命大和谐且一次中标,再次相遇,路雅带着小包子,而纪泽扬是来抢小包子的冷漠总裁,他们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更多精彩尽在故事递!

更新:2019/09/23

在线阅读

豪门总裁小说《早安纪少的小甜妻》正在火热连载中,故事递为您带来小说完整版尽情阅读!该文由作者纳兰海映倾心创作,主角是路雅纪泽扬,讲述的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陷害,路雅和纪泽扬在黑暗中进行了生命大和谐且一次中标,再次相遇,路雅带着小包子,而纪泽扬是来抢小包子的冷漠总裁,他们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更多精彩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四年前路雅追出去,追宝宝出车祸的事情,造成了她头部血块的淤积,导致了片段性的失去了记忆。

  路雅什么都记得,唯独就是和那个陌生男人上过,以及生下宝宝,丢失孩子的这一段记忆,或许这些事情在路雅心底太过沉痛了,以至于,她似乎真的全然的没了印象。

  既然不记得了,唐思筠也知道路雅一旦记起这件事情肯定会令她过得很痛苦,索性让她永远记不起来,反倒是件好事。

  唐思筠即刻的打住了这个话题,立马安抚,“雅雅,梦很奇怪的,别胡思乱想,可能是跟你的职业有关系,接触的男人多了,自然会晕针。”

  “是吗?”路雅显然是不相信的,当初毕业后,她成了男科女医生,这一职业,也挺正常的吧,至少不应该做奇奇怪怪被男人压的梦吧。

  路雅在做了这个梦之后,有些发虚,“我去洗把脸。”

  唐思筠在身后,“洗把脸就快点来办公室啊,听说有个男人今天承包了你的专家号,今天下午,你只能专为他一个人看病,看来对方来头不小啊。”

  对方男人来头不小……

  这句话,并没有在路雅的心底掀起多大的涟漪,毕竟,他们医院有名气,来这儿看男科的人肯定也是慕名而来的。

  然而,路雅丝毫没意识到这个男人和她之间,竟会有千丝万缕剪不断的情愫滋生,甚至伴随着她一生。

  路雅到了洗手间,捧了一些冷水撒向脸上,脸上的表情是完美的平静,可是心下却莫名的心慌意乱。

  而路雅也是在走神之际,感觉到身上有一股凉意跋扈而来。

  路雅顺着视线望去,微微有些震惊的看向眼前的小女孩儿,长得粉嫩粉嫩犹如洋娃娃一般的漂亮,尤其一双唇瓣犹如熟透的樱桃般红润有光泽,令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亲上去。

  只是,小女孩满眼得嚣张张狂,“看着我干什么呀,没错,就是我弄湿你衣服的,你咬我啊?”

  明明来自于小女孩的声音是那样的甜腻温润,好听得让人心底发酥,可没想到一开口就是异常的跋扈厉害,仿佛小小年纪身上就有着让人不敢靠近的戾气。

  听闻,路雅微微有些蹙眉,沉了眉心,看了看小女孩的身后,问,“小朋友,你是一个人吗?”

  小女孩纪茵茵一听这话,就是不痛快,看着路雅此刻身上穿着的这一身白大褂,仿佛不爽到了极致,“关你屁事。”

  这话一出口,听入路雅的耳畔,还真是有些晕针了。

  眼前的小女孩,穿着上等的小羊皮鞋子,名牌傍身,十分的秀气典雅,明明就是好看得让人惊艳,但她一开口说话,却是那样的令人无从招架。

  纪茵茵此刻也从洗手间的盥洗盆上跳下来,举止灵活,“我会赔你钱的,我家有的是钱。”

  纪茵茵既是奶声奶气的说着,又很利落肆意的从身前的包包里阔绰的掏出一笔钱,“呐,拿去。”

  “……”顿时间,路雅已经是相当的惊愕了,伴随着惊愕而来的是不置信,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了吗,动不动就炫富得瑟?

  明明这小孩儿就是那样的可爱,美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孩子,怎么会被教育成这样,难道她妈妈没有好好的教她么?

  路雅并没有接这一笔钱,也不会接,只问,“道个歉吧。”

  路雅声线沉稳,轻轻落睫的模样,有种难以言喻的魅惑和性感,可纪茵茵却是听到“道歉”的话语,立马被惹炸毛似的,“本小姐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道歉两个字怎么说。”

  随即,纪茵茵已将一叠钱悍然强行的塞入了路雅的手中。

  路雅则是彻底的惊讶了,这是什么教育模式?妈妈竟然会这样教孩子吗,除非不是亲妈妈。

  纪茵茵仿佛也受不了此时的僵持,“烦死了,不断缠着我,不就是想要我多给你一点钱么,呐,我包包里的钱全部给你,这下你高兴坏了吧。”

  纪茵茵跋扈狂肆的令人发指,一看就是富养出来的霸道小丫头,很难拧的。

  路雅倒仍旧是很利落干脆的将钱全部塞入了纪茵茵手里,“道歉也免了,你一个人别跟你父母走散了。”

  语毕,路雅便是不想和小女孩继续纠缠着,转身准备进去她的办公室,却被小女孩很快速的追到了跟前,阻挠了路雅的去路,“等等,你是专门给男人看JJ的医生吗?不是看儿童的医生?”

  来自于纪茵茵的询问,仿佛明显的有了一丝丝的善意,她对儿科医生是很厌恶的。

  但是,路雅却被她这个话语给愣住了。

  随即,纪茵茵补充着,继续和路雅搭话,仿佛生怕路雅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似的,即刻解释着,“就是男人的大鸟儿啊,我哥哥纪凯恩说,我爹地的鸟儿大得辣眼睛,你是不是就是专看大鸟儿的医生呀。”

  路雅已是被堵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

  虽然,她就是这样的医生,但这一刻被一个小女孩儿说的话,路雅顿时间脸红耳赤,一时间已经不知该如何回复了。

  路雅更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的给缠住,甚至还被缠得好像水泄不通似的,纪茵茵明摆着就是不会轻易离开,非要缠她到底的势头。

  “我跟你说哦,我妈咪很漂亮的,身材也很棒很火辣,我爹地长得帅出了一个小宇宙,特帅气那种,鸟儿又大,身体又好,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睡在一起呢?”

  纪茵茵蹙眉了,面容上是难解的困惑,这会儿由嚣张跋扈的眼神转为极度的疑惑。

  听闻,路雅隐约仿佛也或多或少觉得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从头至尾的行为是那样令人头疼了,大概是在无爱的婚姻里生活,这个小丫头没有得到关爱,所以成了问题小孩儿吧。

  可是,纪茵茵却好像有想法了,“在我手机上输入你的号码吧,等你想出了答案给我打电话吧,我会给你咨询费的。”

  纪茵茵仿佛也对这个问题有一段时间的苦恼了,现在终于凑巧的碰上了这么一个医生,纪茵茵俨然是揪到了救命稻草那般,非要缠着她不放不可,也一定要弄清楚她爸妈为什么就是没有睡在一起过。

  路雅和小女孩纪茵茵见面的小插曲,很快就被甩在了脑后,毕竟,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这个小女孩之间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割舍的缘分。

  路雅回到她的办公室,那个传说中承包了她专家号的男人倒是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好整以暇的在等候着她的出现。

  这个男人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便是干净清澈,是个很精致的男人,极为有立体感的五官俨然是上天精心刻意打造的如此俊逸完美,浑身上下散发着沉稳又魅惑的气息,尤其此刻的纪泽扬一双长腿交叠,更是自成风景。

  路雅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纪泽扬的病历,空白的页数,分明就是第一次就医。

  “是纪泽扬先生吧,我姓路,您可以叫我路医生,我们先大概了解一下您的情况好吗?”

  路雅简单的自我介绍。

  在她办公桌前无论是坐姿,还是相貌看起来极为优雅洒脱的男人,点了点头,示意她开始。

  “纪先生,您的年龄?”

  “二十八岁。”

  “您有过和女人一起的幸福生活?”路雅这时也是一边询问,一边在做记录,平静无波的口吻在询问。

  “嗯。”

  “距离上一次亲密,多长时间了?”

  “五年。”

  路雅听着这个五年漫长的时间,不禁顿下了手中的钢笔,也微微有些震惊,毕竟,对于这样一个男人,长达五年之久没有“夫妻”生活,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路雅的视线再次的落向眼前这个男人,“平时有渴望吗?”

  纪泽扬点了点头,不否认的道,“偶尔有。”

  “那纪先生是怎么个解决法?”路雅干得是男科的这个职业,必然也没什么好尴尬的,即使面前坐着的是如此一个帅气逼人,魅惑迷人的男子,她也照样要问清楚才能好对症下药。

  “用手。”

  “……”路雅再次陷入了沉默,阖上了病历本,看向眼前的男人,“之前有个叫做纪允年的先生给我电话,自称是纪泽扬先生的弟弟,他大致说了一下纪泽扬先生的情况,听说你有女朋友,女朋友很漂亮,身材也很棒,即使面对这样的女人,也没兴趣吗?”

  纪泽扬微微扬起了唇角,好看的弧度漾起魅惑,毫无疑问这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即便不说话,无需要任何的彰显就能感受到他的光芒四射,可惜,是个不举男。

  “对。”他不掩饰,配合的回答。

  听闻,路雅想了想,掏出了一叠露骨的画册,指着上面说,“对男人的象征,有兴趣吗?兴奋吗?”

  显然,路雅是有些怀疑他是取向出错了。

  纪泽扬也立马领会到路雅的意思,很直接的回答,“我对男人没兴趣。”

  来自于纪泽扬坚定的答案,令路雅不禁猜测,“对男人没兴趣,对女人也没兴致,难道纪先生在五年前的夫妻生活,在你心里留下阴影了?”

  路雅毕竟在这个岗位干了几年,这种有心理问题的男人状况是见得比较多的。

  “当时很快乐,没有任何阴影。”

  这个回答,令路雅都不知不觉的脸红了,显然直到这一刻,这个男人还是很眷恋五年前的亲密。

  路雅也做好记录,重复着他的状况,“根据你之前做的身体检查报告,纪先生身体是很好的,那么便是心理原因了,偶尔是有渴望的对吧,但是对你女朋友却没有兴趣。”

  这个就是问题所在,大概,几年前的事情可能在这个男人的心底太刻骨铭心了。

  纪泽扬此刻也没漏掉路雅脸上的神色,眼前的这个女医生,是个面容姣好,身材也不错的女人,至少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差的,清新绝美,如同朝露般的晶莹透明,不是时下妖娆多姿的女人,但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纪先生,我看您的问题不大,只要身体没问题,心理的一些障碍,我们可以替您想办法解决的。”

  “我们医院有相关的设备和药物替您治疗,纪先生,下周一来医院做个彻底的全身检查,我们再根据您的问题,帮您重拾幸福。”

  路雅倒是已经有信心了,甚至是对纪泽扬目前存在的情况胸有成竹,有把握替他治好他对女人没兴趣的病情。

  纪泽扬清润好看的瞳眸落向她,分明眼前这个女人是不知道他身份的,若是知道他身份的人,看到他一定是唯唯诺诺,恭恭敬敬,甚至是畏手畏脚的。

  而她,却是镇定自如,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女强人的魅惑力,落落大方。

  纪泽扬似乎对这个医生的技术也放心的,“我等着你给我幸福。”

  他这一句话轻轻缓缓落入路雅的耳边,路雅在听了抬头之际,便是和纪泽扬四目相视的刹那,竟然莫名的令她脸红,恍如纪泽扬眼底散发而来的便是逼人的气息,令人无比惊慌失措。

  路雅有那么片刻的晃神,尤其在刚才对视的刹那,来自于纪泽扬深邃又迷惑的双瞳,她竟然会觉得有那么一抹熟悉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可偏偏他们却是第一次见面,她分明最近精神有些不太正常了。

  而路雅的精神不太正常还来自于前男友叶成轩的折磨,虽然分手了,可是叶成轩,以及叶成轩他妈却阴魂不散的折磨她。

  这会儿,叶成轩他妈是骂骂咧咧的打电话来训人了,“路雅你这个狐狸精,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儿子?”

  “叶夫人,您搞错了……”路雅甚为无奈,她现在可和叶成轩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先给我闭嘴,要不是你的话,我儿子怎么会跟我媳妇不能好好过了,现在他们在闹离婚呢,都是你害的,每天成轩在家里开口闭口说的人就是你,你这个狐狸精,到底要妨碍他们到什么时候去?”

  叶成轩妈妈认定叶成轩现在过得不好的原因都是因为路雅造成的,放不下她,又不能和她在一起,这一次,索性干脆的要提出和他老婆离婚了。

  叶成轩妈妈一直盼望着儿子给叶家传宗接代,可她孙子没盼到,结果却盼来了叶成轩闹腾着要离婚的糟心事。

  叶夫人本来对路雅就有成见,这会儿便是迁怒而来,将全部的责任归咎在路雅身上。

  路雅也不会背这个黑锅的,“叶夫人,这是我最后一次接你电话,关于你儿子和媳妇的事情,别再打来了,跟我没关系。”

  语毕,路雅是很坚决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叶成轩妈妈气得发疯,“该死的狐狸精,非要我动手,你才肯罢休是吧。”

  “如果我儿子离婚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路雅也是气得不轻,“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竟然当初眼瞎的会认识叶成轩。”

  这时,路雅的办公室房门被匆匆打开,唐思筠慌慌张张而来,“天哪天哪,那个承包了你专家号的男人……长得未免也太好看了点吧,简直帅出了天际,无人能及啊。”

  唐思筠不是花痴的人,可是刚才眼尖的有注意到路雅办公室里走出的男人,那个长腿欧巴,令人几乎是挪不开视线的帅气俊逸。

  路雅并没有任何的回应,还沉浸在叶成轩妈妈前来找茬的生气当中,“虽然长得是不错,但也不至于你所说得惊为天人。”

  唐思筠这回是真的大惊小怪了,“原谅我真的是没有见过比他长得好看,比他有气质,比他有内涵的男人,所以,我彻底惊讶了。”

  路雅直接忽略此刻唐思筠的花痴,“走,请你去喝酒。”

  “……什么?”

  随即,唐思筠这才注意到路雅脸上熟悉的情绪,她是很准确无误的猜测到了,“叶老太婆又找你麻烦了?你怎么就不把她拉黑名单啊,省得总烦你,影响你心情。”

  路雅和叶成轩,和叶家的孽缘,也是令唐思筠感慨很深的。

  其实,唐思筠还是能约莫了解到路雅的心思,或多或少还是放不下叶成轩的吧,毕竟好几年的感情,并非每一个人都可以洒脱得说放就放。

  路雅心底不痛快到了极点,和叶成轩分开这么多年了,却总是有犹如噩梦一样的事情缠着她,阴魂不散绕得令她快要窒息了。

  ……

  酒吧里。

  路雅今晚喝了不少,唐思筠看着她这个喝法有点不对劲,“喂喂喂,这是怎么了啊,心底不痛快就要去找他们算账出口气,在这儿憋着喝酒有什么意思,走,我跟你一起去找姓叶的。”

  “思筠,你说当年如果我原谅叶成轩的话,事情会怎样……”

  路雅忽然间很低沉的口吻,眼神是呆滞无神的。

  当年叶成轩劈腿,和路颖搞在了一起,原本以为路颖会和他在一起的,可到最后路颖却也出局了,这些年她走得无影无踪的。

  叶成轩之后求复合,路雅拒绝了。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当初的决定,可是现在……

  在叶成轩妈妈屡次三番打电话前来骚扰她,一再的表示叶成轩忘记不了她才会导致现在的生活过得不好,这一刻,路雅忍不住的反思着。

  唐思筠的态度是很坚决的反对,“如果你原谅他,现在肯定是你们两个人都过得不好,渣男就是渣男,被原谅之后,还是会重蹈覆辙,继续使坏。”

  今晚的路雅喝得有点多,她也似乎是在继续逃避这个问题,“我去洗手间洗把脸,然后跟你一起回去。”

  唐思筠点头,“我在这等你。”

  路雅此时的步伐是沉甸甸的,脑袋也出现了不清醒的状态。

  她的确是不够清醒的,若是清晰的话就不会做出那样完全不该想的假设。

  她和叶成轩早就没可能了。

  而此时酒精在路雅的脑袋里发酵发作了,晕乎乎的令她似乎脚不着地,完全失控似的。

  尤其,她现在有麻烦了。

  ……

  路雅丝毫没料到在酒吧里竟然冤家路窄的遇见了叶成轩的老婆许晶晶。

  许晶晶在见到路雅的时候便是很冲动的快步上前,完全乱没形象的厉吼,“死女人,我和成轩都快要离婚了,全都是被你害的,你凭什么可以让他念念不忘,你凭什么啊。”

  许晶晶气势汹汹而来,甚至大力道上前推搡着路雅。

  路雅耳畔响彻着许晶晶的声音,抬眸看向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路雅是不会迁就示弱的,反击的推了她一把:

  “自己老公都管不明,你还有脸在这儿怪别人,有时间在这儿乱吼乱叫,不如花点时间如何去经营你的婚姻。”

  路雅脑袋沉沉的难受,眼前的视线也是一阵模糊不清,但却将许晶晶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

  许晶晶是富家千金,在叶成轩那边受他的冷落,受他的罪,这会儿还要承受着路雅的讥诮,心底是更加不服气了,下一秒狠狠对着路雅甩耳光的时候,分明路雅是早一步有提防了。

  她防备的紧扼住许晶晶的胳膊,“就凭你也想打我,你还不够格,你和叶成轩是离还是和,不关我一点事,再来找我麻烦,我会让你们很难看!”

  路雅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攫紧许晶晶的力气是十足凶狠,这一番警告也明显让许晶晶有一定的害怕,“你想怎样?”

  “不是说我勾搭叶成轩么,如果你和你婆婆还来骚扰我,我就索性接受叶成轩好了,他反正对我念念不忘,只要我点头,他一定会把你给狠狠甩了,所以给我小心点。”

  路雅是太生气了,以至于完全气急败坏的在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故意气恼着许晶晶。

  许晶晶其实也是很喜欢叶成轩的,可结婚四五年来,他却对她异常的冷漠,俨然是陌生人一般的生疏,疏远。

  许晶晶面色气得通红,就算对路雅有憎恨,有敌意,可还真是有点担心路雅会这么做。

  毕竟,她这些年一直单身着,若是真的要回到叶成轩身边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对于路雅而言,显然他们是想多了。

  她绝不可能回到叶成轩身边的,从叶成轩劈腿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回不去了。

  路雅在被许晶晶这么闹腾一番之后,全然将唐思筠抛在了脑后,径自脚跟不稳,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酒吧。

  她分明是喝了不少,酒精的后劲也足,这会儿是让她愈发的难受又痛苦了,在见到一辆车门被打开的豪奢跑车时,她竟然想也没想的钻了进去,“司机先生,麻烦到康华医院。”

  这个时候的路雅似乎没心情回家了,还是打算直接去医院加夜班,可是,她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上错了车……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