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竹马总裁承蒙偏爱云开月明

竹马总裁承蒙偏爱云开月明

云开月明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言情小说《竹马总裁承蒙偏爱》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云开月明倾心创作,主角是谢浅然霍景行,讲述的是:谢浅然与霍景行青梅竹马,也成功踏入婚姻殿堂,本该是天造地设令人羡慕的一对璧人,却在新婚当晚撕破脸皮,自此成为有实无名的夫妻,原本深爱的两人也渐行渐远,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故事递为您提供更多精彩内容!

更新:2019/09/23

在线阅读

豪门言情小说《竹马总裁承蒙偏爱》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云开月明倾心创作,主角是谢浅然霍景行,讲述的是:谢浅然与霍景行青梅竹马,也成功踏入婚姻殿堂,本该是天造地设令人羡慕的一对璧人,却在新婚当晚撕破脸皮,自此成为有实无名的夫妻,原本深爱的两人也渐行渐远,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故事递为您提供更多精彩内容!

免费阅读

  好好的一场生日宴,竟让所有人来看笑话,一向好面子的他,脸上怎么挂得住?

  谢浅然这个受害者还没有开口说话,倒是林薇先发制人了,她哭着跑向谢震,哭喊道:“阿震,你要替我做主啊!我知道,然然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过母亲,可是,不管怎么说,我嫁进了谢家门,再不好也是她的长辈啊,她竟然出手打我一个耳光!”

  说着,林薇还特意侧过了脸,将被谢浅然扇了耳光的脸给谢震看,证明自己说的并非假话。

  谢震自然是看到了,既然想训斥谢浅然,可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他一定要做个明是非的一家之主,更何况,霍景行还在这儿呢。

  “然然,这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你作为晚辈,都不应该动手打你阿姨啊。”

  看着自己的父亲,谢浅然其实早就知道,父亲的心其实是偏向林薇一家子的,想到这儿,她感到十分心寒。

  对上谢震的眼眸,谢浅然说道:“如果她没有侮辱我母亲,我又怎会动手?”

  谢浅然的语气很淡,她就像在陈述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其实含着多少的心酸。

  她从不奢望,谢震会为了她或者她的母亲会责怪林薇,因为一直以来,他都不曾维护过她们!

  “真是冤枉啊,一直以来,你和忆忆我都是一样对待,对于你母亲,我也很尊敬。可能是我不会说话,让然然你误会了。可我真的只是好心提醒你,希望你和景行婚姻幸福罢了。”林薇说得一副用心良苦的模样。

  果然,母女两人都是金马奖影后级别的!

  谢震和谢浅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一旁的霍景行终于开口了,“我和然然的婚姻怎么了吗?需要你来提醒什么吗?”

  霍景行的语气很轻淡,但是却让人听着有种寒冷刺骨的感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薇一副为儿女操碎心的慈母样子,叹道:“我是看了那些娱乐新闻 ,你的那些绯闻都上热点了,我就怕然然心思单纯,自己婚姻出问题了只怕还不知道,我就多询问了两句,谁知道,然然就误会了,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个耳光。”

  说完,林薇还忍不住微微啜泣了起来,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样的。

  谢浅然本想着和林薇理论,却被霍景行搂紧在了怀里,他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着急,一切有他在。

  看着霍景行的目光,谢浅然有一瞬间是沉沦的,沉沦在他温柔的目光漩涡里,多久了,这样的眼神有多久没有过了。

  谢浅然很听话地没有再说话,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妻子一般躲在深爱自己的丈夫怀里。

  她告诉自己,今晚就让她做做梦吧。

  “我和然然的婚姻如何,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也不需要外人多说什么。”霍景行冷声说道。

  言意之下,林薇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有什么资格过问他们夫妻的事情。

  听到霍景行的话,林薇着实被打脸了,她气不过地应道:“这么说,是我们这些外人多管闲事了?”林薇特意加重外人二字的语气,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地看着霍景行。

  “不然你以为你是谁?”霍景行毫不客气地应了回去。

  气氛瞬间变得很紧张,一旁的谢震开口打破这紧张的氛围,“好了好了,既然是误会一场,就算了,都是一家人,别闹出这么多是非,让人看笑话。”

  谢震本想就这样三言两语地带过去,林薇不乐意了,她拉了拉谢震的手, 微瞪他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满,却被谢震瞪了回去,制止她继续闹下去。

  本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被翻了过去,众人也打算继续自己刚刚的娱乐之时,霍景行突然冷声开口说道:“算了?我的妻子被人拳打脚踢,你要我怎么算了?”

  拳打脚踢?听到霍景行的话,众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偎在他怀里的谢浅然,细看之下,才发现,谢浅然的双颊红肿,显然是被人打过,礼服上也有着许多脚印,不用多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然,你怎样了?”谢震做出一副慈父的关爱模样问道。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都是林薇做的。

  看了看霍景行阴沉的脸色,谢震都感觉心慌,这个商场叱咤风云的男人,他是怎么都惹不起的。

  “你自己给个交代吧,我等着!”霍景行的冷眸射向林薇,寒冽如冰的眸子让人不敢直视。

  林薇被霍景行指着鼻子说,她面子上自然是过不去,为了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了形象和面子,她深吸一口气,高昂起下颚,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慌乱,应道:“交代?我教育子女,需要给你什么交代?”

  这话可真是不要脸了,子女?她还好意思自认谢浅然是她的女儿?

  霍景行冷笑,“然然的母亲早就去世了,请问你是哪位?”

  这话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林薇留,直接挑明了,她就是个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后妈。

  林薇气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怒瞪着霍景行,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宾客们窃窃私语,大多都是在嘲笑林薇自取其辱,看着她的眼神尽是蔑视。

  “如果要教育子女,你该去教育一下你的女儿谢浅忆。让她别丢人现眼,下次别再脱光衣服倒贴男人了。”霍景行眸光看向一旁的谢浅忆,他怎会不知,林薇会对谢浅然动手,无非就是为了自己女儿出头罢了。

  既然如此,那么始作俑者,他也不会放过!

  霍景行语出惊人,一旁的谢浅忆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慌乱的眸子横扫了一眼众人,再看向自己的父母亲。

  “你、你别胡说!”谢浅忆极力否认。

  “要我证明吗?”霍景行扬了扬眉。

  霍景行的话从来都是具有说服力的,他说出口的话,自然是让人家信服。

  谢浅忆心虚地不敢说话,她更不敢看向众人的目光。

  “景行,到底是一家人,别闹得太难看了。”谢震沉声说道,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霍景行冷哼一声,冷如冰窖的声音响起:“我霍景行的女人,不能让人白白欺负,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跳进外边的湖,此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虽然现在的天气是夏天,但是谢家老宅地处半山腰上,这山上早晚的温差也是大的,那湖水更是阴寒,林薇若是跳下了那湖里边去,起码得大病上一场吧。

  “霍景行,你别欺人太甚!”林薇一听到霍景行的条件,立即嚷嚷起来。

  “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算了。”霍景行淡淡地说道,顿了下,继续说道:“我听说林涛最近欠下一笔巨额赌债,还在避风头呢,那日我无意中听人说起,在哪儿见过他,我琢磨着,要不要告诉他的债主,也让我自己讨得一份人情呢。”

  林涛是林薇的弟弟,一个名副其实的赌徒,整日游手好闲,就知道赌博,林薇私下也不知道为他填了多少的无底洞,最近又欠下一笔巨额赌债,没钱还上,出去避风头了。

  林薇一听到林涛,整个人气得发抖,谁让她有这么个不争气的弟弟。霍景行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然然受伤了,我们先走了。”霍景行搂着谢浅然,低首柔声问道:“感觉还好吗?”

  “我没事。”对上他柔情的眸子,谢浅然低喃道,她不太敢直视他的眼,因为她知道,出了这个门,他们恩爱的戏码就该结束了。

  “那我们走吧。”将谢浅然搂得更紧,两人走了没几步,身后便传来林薇隐忍的声音:“等等!”

  霍景行和谢浅然停住脚步,缓缓转身看向林薇,霍景行勾起一抹笑容,挑眉问道:“想通了?”

  林薇愤怒地看着霍景行和谢浅然,紧握成拳的手,松了又再次握紧,深吸几口气,咬牙切齿地说道:“我选择第一个!”

  话一出,谢浅忆第一个大叫,“妈妈!不可以!”

  谢浅忆拉住林薇的手摇了下,见她无动于衷,不听劝,她转眸看向谢震,期盼的目光望着他,喊道:“爸,你说话啊,不能让妈跳湖里去啊。”

  谁知道,谢震用力甩开了她的手,沉声应道:“这是你妈妈自己做的错事,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林薇的眼睛里含着羞辱的泪,硬是不让它掉下来,她一步步缓慢地走向外面。

  “妈妈,不要去!”谢浅忆急得就要哭出来。

  林薇走到湖边,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一样,个个都看着她。

  心里感觉到无比的耻辱,林薇横扫了一眼众人,目光最后落在了谢浅然身上,今日她受的一切羞辱,都是这个小贱人害的,迟早有一天她会从她身上加倍讨回来。

  林薇望着谢浅然的目光愤恨不已,她紧抿了下唇瓣,握紧了双拳,半眯起眸子,一咬牙,就跳入了湖里,瞬间溅起了水花。

  浑身湿透的林薇从湖里出来,谢浅忆立即给她递上了浴巾,“妈妈,我们赶紧上楼去吧。”

  林薇已经冻得浑身都忍不住颤抖,也说不出话来,便在谢浅忆的陪同上进去了。

  霍景行也带着谢浅然回去了,好好的生日宴办成这样,谢震的脸色也是难看,他让众宾客先行回去,双方客套地说了些场面话,便也散了。

  从谢家老宅出来,霍景行没有让谢浅然自己开车,而是让她坐了自己车,两人便开车离去。

  坐在副驾驶的谢浅然不时偷瞄了下霍景行的神情,只见他一脸冷沉的神色,眸光微寒,一言不发地开着车,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那神色,和刚才在老宅中,那恩爱护妻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谢浅然知道,他们不需要演戏了!自然也不用再伪装什么恩爱夫妻了。

  想到刚刚在老宅里,霍景行对她的温柔和呵护,当她被人欺负,他霸气护着她,就好像从前那样,从不舍得她受一丁点委屈,想到这儿,谢浅然的心里就泛起甜蜜。

  可是,瞬间,她的眸光黯淡了下来,刚刚,他们只是在演戏。

  想到这儿,谢浅然很快调整好自己,露出一抹标准的微笑,客套地说道:“刚刚的事情,谢谢你,也特别感谢你愿意和我出席我爸的生日宴。”

  一听到谢浅然客气有礼的话,霍景行握住方向盘的手攸地收紧,脸色暗沉到了极点。

  突然,霍景行猛地一刹车,谢浅然整个人向前倾,差点撞了上去。

  谢浅然还没有坐定,就听到霍景行冰冷的语气说道:“下车!”

  突如其来的寒冽让谢浅然一脸蒙圈,她不解地看着霍景行,“什么?”

  她没有听错吧?他叫她下车!

  “下车!别让我说第三遍。”霍景行重复了一遍,那双冰冷的眸子甚至都没有看向谢浅然。

  看着霍景行阴森的神情,谢浅然困惑不情愿,但是还是不敢违抗他的意思。

  谢浅然下车后,霍景行开着车,扬长而去。

  望着霍景行离去的方向,谢浅然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望了望四处的环境,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别说是打车了,就是行人,几乎都是没有的。

  想拿出手机来叫一部滴滴快车,掏了掏口袋,才想起来,下车匆忙,自己的手机放在包包里,而那个包包,则是在霍景行的车上。

  也就是说,现在的她,没有手机没有钱,在这条没有人烟和车辆的路上,只能走着回家?

  一阵风吹来,谢浅然萧瑟了下,不禁拉紧了身上的外套。

  触及那件外套,谢浅然停住了动作,这件外套是霍景行的,她一直披在身上,将外套凑近自己的鼻间,是专属于他的味道。

  拢紧了外套,外套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夜里,留给她仅存的那一点温暖。

  走了将近一个公里的路,谢浅然走不动了。那双高跟鞋早就被她脱掉,拿在手上,她的后脚跟被高跟鞋磨破了皮,此时还在渗出血丝。

  突然,赤脚走路的谢浅然被一个小石子磕住了脚,痛呼一声,倒抽了一口气。

  好痛!她估摸着自己的左脚被石子磕出血了。咬住下唇,谢浅然的脸色很苍白,她看了看四周,瞧见一百米处有一张的石椅,她忍住脚伤,踮着脚尖,好不容易走到了石椅那边。

  坐下来后,谢浅然弯身看了看自己的脚,果然,真的出血了。但是也没办法,只能任由着流血。

  坐在石椅上,阵阵的冷风吹来,乱了谢浅然的发,细白的脚上,那伤口已经慢慢没有再流血,一抹强烈的无助感袭击而来,红了她的眼眶。

  霍景行明知道这里没有车、没有人,明知道她是个很怕黑的人,竟然还让将她赶下了车,他就真的那么恨她吗?

  眼睛越来越酸涩,漆黑的道路上,只有树影在摇晃,谢浅然很害怕,要是这个时候出现了强|奸犯,她这辈子算是完了。

  想到这儿,谢浅然的心猛然颤抖了下,与其坐在这儿,还不如起来继续慢慢走,起码这样自己离家更近了一些。

  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谢浅然拿起那双高跟鞋,一瘸一拐地走着。

  突然,前方射来刺眼的汽车前照灯的光芒,谢浅然欣喜万分,一定是霍景行回来了,他终究是不忍心丢下自己的。

  待那辆车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谢浅然发现,这并不是霍景行的车,突地,她不由得紧张害怕起来。

  该不会自己真的那么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真的来了个强|奸犯或者人贩子之类的吧?

  谢浅然越想越害怕,双手拉紧了外套,就像有霍景行给她力量一般。

  这个时候,她是不是要先藏起来,免得真的遇到了坏人。谢浅然想着,那辆车子停在了她的身边。

  看了看那车子,是法拉利,还是最新款的。强|奸犯应该没钱开这么奢侈的车吧?

  谢浅然看着那辆车子,看到那辆车子驾驶室的车窗被摇了下来,定晴一看,谢浅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眸子。

  对方看到谢浅然,也是大吃一惊,惊喜万分地喊道:“小然!”

  “南枫,怎么会是你?”谢浅然的惊喜完全不亚于他的,甚至比他更加兴奋。

  贺南枫,一个阳光帅气的男人,是谢浅然从小到大的同桌,直到贺南枫要出国留学的时候,两个人才分开。算起来,已经整整四年了 。

  值得一提的是,贺南枫是贺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而贺氏集团,可以说是唯一一家足以和霍景行的霍氏集团媲美的企业。

  贺南枫打开车门下车,看着谢浅然,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到她狼狈的模样,不由得蹙起了眉宇,说道:“我不在你身边四年,你就将自己搞成这般模样。”

  谢浅然低头看了看自己,也觉得此刻自己的形象确实也是太糟糕了。不禁笑了笑,回道:“今天算是我最狼狈的模样了,没想到你回来了。”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儿?”贺南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环境,然然一个女孩子,若遇到歹人,那还得了?

  “一言难尽啊,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谢浅然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难道说,她是被自己丈夫半路赶下车,没有手机没有钱,只能靠自己人力走路回去吗?

  贺南枫轻拍了下谢浅然的脸,柔声说道:“先上车吧,我送你回家。”贺南枫说道。

  谢浅然颔首,和贺南枫之间,她也没想过客气什么,将自己手中的鞋子塞给贺南枫后,自己一跳一跳地坐进了副驾驶位。

  贺南枫看着自己怀里的高跟鞋,不禁摇头笑了笑。先是将高跟鞋放在后排座,然后自己才坐进车里,开车按照谢浅然说的地址送她回去。

  霍景行在快回到的时候,猛然刹车,整个人散发着阴沉无比的气息。

  她对他,那样的客气,完全将他当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霍景行不由得感觉愤怒。

  今晚在谢家老宅,他对她温柔,其实并不是做戏,看着她被因为踢打,他恨不得杀了林薇。

  原以为她多少会感受到,可谁知道,这一切就换来她一句客气的谢谢。他怎能不气愤。

  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他在半路便停车赶走了谢浅然。霍景行将头埋在方向盘上,再抬起头时,不经意间瞥到了谢浅然的包包在副驾驶座位上,他微蹙起眉宇。

  伸出大手拉开包包的拉链,蓦然看见了谢浅然的手机和钱包,瞬间,他有些心慌。

  想起自己扔下谢浅然的地方,没有人烟,没有车辆,还有几小段路是没有路灯的,霍景行的心蓦地揪紧,他记得谢浅然是最怕黑的。

  没有多作迟疑,霍景行将方向盘一个急转弯,抄小路去刚才的地方寻找谢浅然。

  贺南枫将谢浅然送到家门口,谢浅然下车,贺南枫也跟着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她的身边,手里还拿着谢浅然的高跟鞋。

  谢浅然笑着接过自己的鞋子,浅笑道:“我到了,时间很晚了,就不请你进去了,你回去小心点。”

  “放心吧。”贺南枫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继续说道:“你先进去,我先看你进去后,再离开。”

  谢浅然侧首睨了他一眼,也没有与他争什么,“那我走了,再约。”说完,谢浅然转身就朝院子里屋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被身后的贺南枫唤住,谢浅然微笑转身,那抹笑容看痴了贺南枫,谢浅然问道:“还有事吗?”

  “小然,以后有什么事,记得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不论我在做什么,有多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贺南枫的眸子紧锁住谢浅然的。

  谢浅然先是错愣了下,随后安心地笑笑,回道:“好,我知道了。拜拜。”

  亲眼看着谢浅然进去,贺南枫还没有离开,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许久,他才终于坐回车上,开车扬长而去。

  回到家的谢浅然,刚一进门,张妈便走了过来,一脸着急地问道:“少夫人,你去哪儿了?少爷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问问你回来了没。”

  听到霍景行的名字,谢浅然先是微愣了下,但想到霍景行将她一个人丢在半路上,她心里也是来气的。

  “若是他再打来,便说我回来了。”说完,谢浅然转身就要上楼。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