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囊中之物重生花中狂客

囊中之物重生花中狂客

花中狂客 著

连载中免费

《囊中之物重生》是花中狂客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姬千秋在她好不容易终于为皇室怀下血脉时,被夫君和小妾联手杀害,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五岁刚及笄不久后,恨意卷土重来,她势必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只是半路出现的那人,怎么突然就粘着她不放了?

更新:2019/09/23

在线阅读

《囊中之物重生》是花中狂客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姬千秋在她好不容易终于为皇室怀下血脉时,被夫君和小妾联手杀害,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五岁刚及笄不久后,恨意卷土重来,她势必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只是半路出现的那人,怎么突然就粘着她不放了?

免费阅读

  姬千秋睁开眼睛,费劲地打量着四周。她的气息孱弱无力,肺部也如刀割般疼。

  “四小姐!你终于醒了!”床边的清秀少女见她醒来,立时喜极而泣,豆大的泪珠断了线似的滚落下来,“我这就去告诉夫人,她昨日被你急得都昏过去了。”

  姬千秋朝少女安抚一笑,点点头。待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屏风后,她脸上挂着的浅笑霎时冷了下去,神色晦暗不明。她想坐起身子,却发现四肢僵硬沉重,肺部还带着剧烈咳嗽后的阵痛。

  如果姬千秋没记错的话,此时的场景应该是她十五岁刚及笄不久后发生的事。那日她曾“失足”跌下府里的鱼池,就在她差点溺死的时候被人救了上来,昏睡了两日才苏醒。

  可是……怎么会?

  她明明已经被夫君和小妾联手杀害了,在她好不容易终于为皇室怀下血脉时——

  姬千秋躺在床上,痛苦地闭上双眼,临死前的画面如梦魇般刻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恭喜娘娘喜得贵子!”

  姬千秋斜靠在贵妃榻上,一口气喝完了婢女端过来的安胎药,接着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忍不住扬起一抹充满母爱的淡笑。

  成亲五年,她不仅从贤王妃变成了太子妃,也终于不负众望怀上了他们的孩子。或许有了这个孩子,夫君就会多花些时间陪陪她们吧。

  “娘娘,太子殿下回宫了,正前往书房呢。”

  姬千秋闻言惊喜地站起身,她一手轻轻覆在小腹上护住,毫不犹豫地往门外走去。

  “娘娘慢点,当心身子!”

  姬千秋快步赶往书房,根本没时间理会身后担心的婢女,只想快点把怀孕的好消息告诉夫君。她按捺不住兴奋地来到书房门口,房门并未关紧,正留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她刚想推门而入时却看见夫君抱着小妾,两人你侬我侬的深吻着。

  姬千秋心脏一疼,并未出声打断,只在门外痴痴站着。

  “殿下终于回宫了,可想死奴家了。”小妾依偎着太子,一边柔弱的撒娇一边抹眼泪,“殿下不在的这几日,奴家可整日提心吊胆,生怕主殿那位谪仙般的娘娘又想出什么新鲜花样来折磨奴。”

  “别哭了,快了快了,我们的苦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太子声音里含着满满的心疼与珍重,姬千秋从未从他嘴里听到过如此温柔的语气。

  “我备好的药呢?给那贱人喝了吗?”

  “殿下放心,奴家方才已经派人给她端过去了。”

  “哈哈哈,走,我们亲眼去看着那贱人归西!”

  听着二人这番话,姬千秋的心已然跌落谷底,肚子更是应景似的突然剧痛起来!她紧咬牙关仍不肯出声,嘴角却忍不住流下一道鲜血。她美.艳的脸蛋扭曲煞白,完全失去了往日高贵优雅的仪态,整个人似阴司地狱里的恶鬼。

  姬千秋死死盯着屋内的夫君,终于迎来了他的对视。

  “哈!贱人,你怎么在这?”太子看见她,非但毫不惊慌,甚至还搂着小妾得意洋洋地走到她身前,抬起一脚狠狠踹在她大.腿上。

  姬千秋毫无防备的被他踢倒,整个人断线风筝般砸在地上。她抬起头仰视她的夫君,她孩子的父亲,没有痛哭,没有求饶,只问了一句:“为何?”

  “为何?你这杀千刀的臭婊.子还敢质问本宫为何?!”太子突然暴怒,终于摘下戴了多年的虚伪面具。他狠狠扯着姬千秋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用力左右扇打着她的脸。

  “啪——啪——啪!”

  姬千秋肚子里被灌满了毒药,脸也被夫君死命抽打,却觉得这些痛远不及心痛的分毫。

  这就是她当初下定决心选择的男人吗?

  太子连扇了姬千秋几巴掌后似乎有点累了,便嫌弃地甩开她的头。姬千秋趴在地上痛苦的咳嗽着,却马上被小妾一脚踩着脑袋,脸砸在自己刚吐出来的血沫上。

  她身为姬家四小姐,身体里流着比如今这个非正统皇室还要尊贵的血,从小到大锦衣玉食,被父母亲捧在手心里长大。她这一生连重话也不曾听过几句,更别说是如此损毁尊严的毒打。

  “反正你个贱人已经死定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罢。”小妾一改往日的卑微姿态,嚣张跋扈地用脚踩着她的脸,“我与殿下多年前早已私定终身,却因为我身世配不上殿下不能当他的妻子。殿下被皇后娘娘施压,只能暂时退让一步娶了你,而我却只能当个妾!”

  小妾越说越激动,表情阴毒地吐了口口水到姬千秋脸上,又突然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哈!漂亮有什么用?尊贵有什么用?你这天下第一美人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还不是输给了我?!”

  “姬千秋!你输了!你输给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妾神色癫狂,走火入魔般大笑着,接着她把脚从姬千秋的脸移到小腹,用力踢踩。

  “我让你怀孕!让你怀孕!若不是因为你那贵妃姐姐与陛下施压,殿下又怎会同你行房!”

  姬千秋从头到尾没求过一句饶,却在被小妾狠踢小腹时痛哭出声,挣扎着想要捂住肚子:“不!别踢我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孩子无辜,可他的母亲不无辜!”

  小妾狠命踢打姬千秋腹部的同时,太子也配合着她一脚踩在姬千秋脖子上,用力往下按压。

  “我好恨……恨你们姬家明明把女儿嫁给我却只是利用我!恨我明明当了太子却仍被你们玩弄于股掌之间!恨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被你们踩在脚下!”太子狠狠呼出一口气,神情癫狂变 态,“哈哈,终于让我等到这日了,终于轮到我把你踩在脚下了,姬千秋!本宫早就想让你死了,你知道吗?啊?”

  “本宫不仅要杀你,更等待着机会把你们姬家的人都杀了!想废本太子的储位?想立我那废物四弟?哈哈哈哈哈,简直是无稽之谈!你去死吧!”

  太子表情千变万化,曾令她为之痴迷的容颜也变得丑陋至极。

  姬千秋看着这样的太子,忽然就醒悟了——她终究是错付了人。她年少时出了名的仰慕贤王殿下,京城众人皆知,可没想到如常所愿后竟是以如此凄惨的样子结束她本该幸福美满的一生……现下只求老天爷怜悯,护她姬家平安周全。

  姬千秋忽然笑了,她绝美的笑容如昙花一现,绽放的瞬间也意味着即将凋零。可惜已经没时间再让姬千秋多想,她在毒药的剧痛中被踩断脖子,狼狈低贱地死去。

  姬千秋再次睁开眼睛,不顾疼痛地坐起身子,赤脚走到屋内的琉璃镜前。她心情复杂地看着镜子里面容苍白却有着倾国倾城之姿、锋芒初现的少女。果不其然,她竟然真的死而复生了,重生在她十五岁落水后醒来的这日。

  活着的感觉真好……是老天爷听见她临死前的祈愿了吗?她自问上一世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可怜人善被人欺,她的忍让与沉默反而被敌人视为软弱,以至于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招来杀身之祸。可既然老天爷给她机会再次重来,她今生定会亲手血刃敌人,报仇雪恨!只不过此事牵涉太多,需从长计议……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思及此处,姬千秋嘴角扬起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成熟稳重的气质不似一个刚刚及笄的少女。

  忽然,姬千秋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她无意让任何人知道自己重生的事,于是便换上一副虚弱无力的表情。

  “千秋!你终于醒了!”母亲推门而入,急匆匆走过来抱住她,喜极而泣,“你可吓坏娘了,娘还以为……还以为……”

  姬千秋从来没见过母亲落泪的模样,可现下向来举止高雅的贵妇人竟然在婢女面前泣不成声,哭得她的心都碎了。

  上辈子母亲若是知道了她死的消息,定会非常痛苦吧……

  姬千秋为母亲拭去眼泪,轻柔地说:“娘,我没事了,别哭。”

  姬夫人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终于露出笑容。她握住姬千秋的手,柔声说:“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许再靠近水边了,知道吗?”她想了想,又说,“罢了,明日我命人把那池子填平便是。”

  “娘,你这样岂不是应了先生说的那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千秋以后定会小心,不会再跌入池子里了。”

  姬夫人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启禀夫人,侯爷回来了,说是让夫人和小姐前往大厅一趟。”

  姬千秋刚踏入大厅,便觉得氛围诡异,只见定安侯冷着脸,气势凌人,奴仆们都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姬夫人视若无睹地走过去,在主座上坐下后命令道:“都下去吧,若无传唤任何人不许靠近大厅。”

  待众人离去后,她端起一旁的白玉茶杯轻抿一口,才看向身旁的定安侯:“发生了何事,竟让侯爷如此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

  姬千秋也走到他们面前,柔声说:“父亲,娘说的对,身子要紧。”

  定安侯看着她,这才脸色铁青地坐下,狠狠一拍桌子说:“哼,你们是不知道今日皇宫里发生的事,都翻了天了。”

  在姬千秋印象中父亲从来都是一个沉着稳重的男人,上一世也未曾见过他如此失态的模样。他是姬家家主,又身居高位多年,连当今皇帝都要让他几分,理应无人敢再招惹他才是。

  定安侯强忍怒火,深吸了几口气,才说:“今日那四皇子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向陛下求娶千秋!”

  此话一出,不仅惊得姬夫人倒吸一口冷气,连姬千秋都愣住了。

  上一世她与四皇子恒王并无过多交集,只有在宫廷举办宴会时才偶尔见过几面。不过她虽与恒王不熟,却仍从许多人口中听说过他的事迹。有人说他是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皇子、有人说他懦夫至极,整日吊儿郎当无心过问政事、还有人说他实则心机深沉,不仅脸长得像狐妖,连性格都比狐狸还狡猾,与他作对准没好事……

  总之都是些比较负面的评价。

  “这……四皇子……求娶千秋?”姬夫人此时也保持不住优雅姿态了,她皱着眉说,“侯爷许是听错了?可不好开这种玩笑。”

  定安侯怒道:“若真是玩笑就好!他说完后就没脸没皮地跪在殿内,陛下赶都赶不走,最后只能草草散了早朝!”他喝了口茶,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屑,“这天下谁不知道我的小女儿才貌双绝,又心仪他哥哥三皇子贤王多年。嫁给他这种扶不上墙的烂泥?简直是痴人说梦!”

  姬千秋闻言抬起头,看着定安侯说:“父亲,女儿已无意再嫁三皇子了。”

  主座上的两人皆是愣住,不可置信地看着姬千秋。定安侯身形一顿,怒容微敛:“说什么胡话。别说是寻常百姓,就连皇宫内的人都知道你痴心于三皇子,你们早已是内定了的……”

  “我心意已决,父亲不必再说了。”

  定安侯闻言忽然变了脸色,他的眼神犀利阴沉,正要张口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婢女着急的声音。

  “启禀侯爷、夫人,贤王殿下忽然拜访,说是有急事要见四小姐!”

  姬千秋支开婢女,独自走进会客厅。

  厅内那人负手而立,听见脚步声便转过了头,朝姬千秋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贤王此时身着一袭锦绣蟒纹白袍,腰间仅挂着一枚碧绿玉佩。他面容清冷,浑身散发出疏离孤傲的气质,着实担得起那谪仙皇子的美名。

  姬千秋看着这位自己曾经最痴恋的男人,眼中已不再有温情。曾经她以为,他们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极为相似——一样的清冷,一样的不喜攀附他人。但是上一世五年的婚姻生活让她知道,贤王虚伪高洁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比茅厕还肮脏的心。

  这男人让她恨极,却也怕极——

  姬千秋走到他身前,离着一尺距离屈膝行礼:“姬氏见过三皇子贤王殿下。”

  贤王一愣,这女孩哪次见了他不是面红耳赤、双目含春,这会儿怎么突然端起这幅贵族千金的架势来了。

  贤王靠近少女想扶起她,却见她浑身一颤,避开了自己的接触。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转而温柔地看着姬千秋,打趣到:“短短几日不见,四妹妹怎忽然如此见外?倒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凉薄的嘴角微微勾起,“这又是现下流行的什么新游戏不成?”

  姬千秋只当听不见,淡淡地问:“不知殿下驾临姬府,所为何事?”

  贤王见她如此态度,便多留了个心眼没再追问,而是柔声说:“自然是想着几日不见,特地来看看四妹妹的——”

  “对了,你可知我那不中用的四弟今日一早……”

  贤王的话只说了一半便不说了,可姬千秋却知道他暗藏的那些心思,只笑笑说:“恒王在早朝时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想不知道也难。”她抚了抚垂在耳边的发丝,故作轻松,“若千秋的夫君真是恒王殿下……那也挺好的。”

  贤王闻言脸色巨变,俊秀的眉毛紧紧皱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千秋?!你为何突然……”

  你为何突然不爱慕我了。

  贤王想这么问,却觉得这个问题太过自掉身价,又住了嘴。等他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姬千秋打断了他:“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贤王殿下请自便吧。”

  姬千秋说完后转身正要离开。

  “等等!”贤王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少女的手腕,暗暗使劲强迫她转过身。

  姬千秋愣住,内心却如明镜一般。贤王性格是高傲惯了的,总是端着架子不喜与别人亲近。今日这般纠缠,果然是被他母亲继后逼急了。

  “妹妹今日的态度很是古怪,我不放心。”

  姬千秋淡然一笑:“我也觉得殿下今日的言行很古怪。”她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话说清楚,“傅扶疏,无论我是否嫁给恒王,都不会嫁给你,告辞。”

  贤王大惊,想都没想过这句话会从姬千秋嘴里说出来。他一反常态的用力抬起少女手腕往自己身前拉,神情阴鸷:“妹妹好歹把原由告诉我。”

  拉扯中,姬千秋毫不犹豫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啪--

  “这里是姬府,望殿下谨言慎行,莫要放肆!”

  贤王不敢置信地抚上脸,眉眼中透出毫不掩饰的阴冷,直直盯着她。可姬千秋没再看他一眼,转身出了会客厅。

  贤王就这样看着昔日被自己随意玩弄真心的少女转身离去,背影无情又决绝。

  他不明白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相貌清冷的皇子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变 态极端的笑容,低声呢喃:“出了这姬府,就可以随意碰你了?”

  “四小姐,到了。”

  姬千秋伸手拂开帘子,仪态优雅地走下马车。待她向驻守皇宫门口的侍卫长出示御赐令牌后,侍卫们恭敬地打开了宫门。

  方才姬千秋刚踏出会客厅就遇到了前来禀告的婢女,婢女告诉她姬贵妃宣她进宫,想必是要和她谈谈早朝时四皇子求娶一事。姬千秋独自一人走在宽敞的大道上,陷入沉思之中。

  她的嫡亲姐姐刚及笄不久便被父亲送进宫献给皇帝,仅仅五六年就坐稳了贵妃宝座。姐姐在宫中的地位虽在继后之下,但若要比家族势力与帝王恩宠,继后并不是姐姐的对手,早就只存着个虚名罢了。但是继后非但不怨恨姐姐,还极力撮合自己的儿子与姬家联姻,果然是为了利用姬家的权势让贤王成功夺嫡立储吗……

  不知不觉间姬千秋便来到了姬贵妃所在的姮娥宫门口,她整理好仪表后不紧不慢地走了进去。

  她有小半年时间没与姐姐见面了,虽然姬家被特许有权自由出入皇宫,但是如果可以选择,她根本就不想踏足这是非之地。

  姬千秋刚走进正殿,就看到半倚在主座上吃葡萄的姬贵妃。姬贵妃一见到她,立马开心地坐直身子招呼她过去:“好妹妹,你终于来了,快过来。”

  “姐姐。”姬千秋走到她身前,膝盖微曲行了一礼。

  “说了几次不必行礼了,总是不听姐姐的话。”姬贵妃无奈道,接着她又亲昵地拉着姬千秋的手一同坐在主座上,“这半年来过得如何?”

  许久未见的亲姐妹仍旧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

  “府里一切都好,父亲和母亲也都安好。”姬千秋握着她的手,轻声问,“姐姐……你呢?”

  姬贵妃勾了勾唇,美.艳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在这深宫中每日都压抑得很,好或不好也没什么差别。”

  姬千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言语应当谨慎:“姐姐,隔墙有耳。”

  姬贵妃闻言反而笑了,赞赏地看着姬千秋:“不愧是我的妹妹……那来说说正事吧,想必你也知道我这次叫你进宫的目的。”她顿了顿,认真问到,“千秋,告诉姐姐,你与那四皇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他为何突然向陛下请求指婚?”

  姬千秋轻蹙着眉,她自己都不知道原因,便沉默不语。

  姬贵妃见妹妹满面愁容的样子,着急地问:“难不成是那风.流皇子欺辱你了?亦或是手上握着你什么把柄?你与姐姐说实话,姐姐替你做主。”

  “姐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姬千秋无奈地笑了笑,坚定地看着她,“除了傅扶疏,我嫁给谁都行。”

  “什么?!”姬贵妃闻言与其他人一样的反应,一脸惊讶地问,“你向来不是最仰慕他吗?哪次我们见了面你不是三皇子长三皇子短的,听得我的耳朵都起茧了。怎么短短半年未见,我痴情的妹妹就变心了?”

  姬千秋无意把事情说的太细,只轻声说:“总之,我不嫁给傅扶疏,任那四皇子再风.流再花心也比他好。”

  姬贵妃皱着眉:“胡闹,这是身为姬家嫡小姐该说的话吗?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正殿大门外传来一道恭敬的女声:“启禀娘娘,丽妃娘娘求见。”

  姐妹俩对视一眼,姬千秋先开了口:“姐姐,你先见丽妃吧,刚好我去外面吹吹风,放松一下。”

  姬千秋踏出正殿,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沿着走廊来到了正殿的背面,双手搭在华丽的围栏上,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内心却是一片阴郁。

  权利真的值得人们相互厮杀吗?上一世她从王妃当上太子妃,短短的五年间就已见证了数起血腥权斗。在这皇宫中正面是人们得看见的荣耀风光,背面却是被掩埋的累累白骨。

  可是姬千秋知道,即使这一世她不嫁给傅扶疏,也逃不了被卷入权力之争的宿命,因为她是姬家的女儿——

  她注定为家族生、为家族死,注定要像姐姐一样成为为姬家争名夺利的一个傀儡、士族间相互博弈的一枚棋子。她不是没想过离开,可是离开就意味着要放弃姬家、放弃至亲、放弃现有的荣华富贵,甚至可能会变成逃犯,一辈子亡命天涯。

  她不敢,她也有私心,她还要报仇。

  姬千秋捏紧栏杆,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她注意到右边阁楼上正站着一位黑衣男子,男子站在阴影中低头看她,可是阁楼离姮娥宫几十尺远,实在无法看清男子的模样。姬千秋闭上眼睛,等她再次睁开眼想认真去看的时候却发现男子不见了。

  但她此时仍陷在阴郁中无法自拔,便也没放在心上,只当黑衣男子是宫里巡逻的侍卫。

  她上一世仰慕了傅扶疏那么多年,后来也终于如愿以偿地嫁给了他,那本该是她幸福生活的开端。可是谁曾料到,闻名天下的绝色美人竟独自在新婚之夜坐到天亮,甚至在婚后的一段时间内都没能见自己夫君一面。傅扶疏故意躲着她,留她独自一人待在贤王府面对所有人或探究或讥讽的目光。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时的心情,那么冷,那么彷徨。

  姬千秋闭上双眼,上一世的种种画面如梦魇般死缠着她,她害怕得浑身发抖,眼泪马上就要落下。突然,身后有人抓住姬千秋的手臂用力一扯,她整个人毫无防备地被拉过去,背靠在姮娥宫主殿的墙上。

  砰——

  姬千秋抬起头,眼前站着的人分明是方才阁楼上那位偷偷看她的黑衣男子。

  宫檐的阴影下,黑衣男子一手撑着墙,一手用折扇抬起姬千秋的下巴,似笑非笑地垂眸看着她:“果然是四妹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见黑衣男子头戴嵌玉宝冠,手拿一把乌金折扇,身着一袭玄色的广袖金丝饕餮纹锦袍。男子容颜俊美,眉飞入鬓,细长凤眼深邃迷人,高挺的鼻子下是形状较好的薄唇,似笑非笑的样子看起来邪气凛然。

  如果说她前世夫君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孤傲谪仙,那眼前男子就像游戏人间的狐妖,可谓风流倜傥、俊美非凡。

  男子细细端详她的脸后隐去了笑容,皱着眉低沉地问:“四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怜样子,谁欺负你了?”

  姬千秋微微侧过脸,抬眼看他:“恒王殿下请自重,千秋可不记得何时与殿下的关系这般熟稔。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吧?”

  四皇子恒王勾起薄唇,凤眼微眯:“是吗?那四妹妹怎么就知道叫我恒王了。”

  姬千秋毫不惊慌,反而话中有话地说:“殿下威名远扬,千秋早已久仰大名。如今见了殿下本人,果然与传言极为相似。”

  恒王闻言也不恼怒,他轻笑着收回折扇,仍是一副风.流潇洒的做派:“我与四妹妹早已见过几面,看来是妹妹忘了罢。”

  “何时?”

  “秘密。”恒王故作玄虚地挑了挑眉,一脸邪气,“如此重要的事,还是要等四妹妹自己记起来才好。”

  姬千秋不语,只当他在说些轻浮的胡话。

  “对了,不知四妹妹可有听说今早本王大闹麒麟殿一事?”恒王轻笑一声,低声问,“妹妹之所以急急入宫来见姬贵妃,可是与本王有关?”

  姬千秋这才正眼看向他,认真地说:“自然听父亲说了,可成亲一事并非儿戏,特别是你我的身份……希望殿下以后不要再拿我开这种玩笑。”

  “四妹妹这么说就是凭空污人清白了,本王可不是在开玩笑。我知道,我只是个早早就没了异国母妃的庶子,朝堂中没有支持者,更没人愿意为我撑腰。”恒王注视着她,神态少了几分狡黠和玩味,“一个名声这么臭的人竟敢妄想娶姬府的嫡女,很可笑吧?可我……”

  “殿下觉得我说这些话是因为你是庶出?”姬千秋淡淡道,“我并不在意你是庶是嫡。”

  恒王眼中锋芒转瞬即逝,接着他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不知妹妹可敢与我立个赌约?”

  “赌什么?”

  “赌你嫁给我定会幸福一生。”

  姬千秋闻言只勾了勾唇,不置可否地说:“可谁敢嫁给四殿下这般举止轻浮的男子?谁又敢把一生这么随便赌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我并不在乎你是庶是嫡,只要你能证明你的利用价值。

  他们二人就这么在阴影下对视着,各怀鬼胎。

  “这么说四妹妹是不愿意做本王的妻子了?”恒王仍一手撑着墙,他俯下 身,在姬千秋耳边轻声说,“那我们就赌,你回了姬府必定会迫切的想见我。”

  恒王把手中的黑色折扇递到她眼前,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妹妹若是愿赌服输就亲自拿着这扇子去抚蔷楼找我,只有我才能解决你的烦恼。”

  姬千秋挑了挑眉,她接过折扇,难得神情傲慢:“赌就赌,可若殿下输了怎么办?”

  恒王放下手臂,站直身子低头看她:“若本王输了,任凭妹妹处置,不管提出任何要求我都答应。”

  姬千秋抬眸与他对视,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着亮光。她主动朝恒王伸出白嫩纤长的手臂,手掌紧握成拳:“君子一言——”

  恒王笑得像只诡计得逞的狐狸,也伸出拳头轻轻与她对碰:“驷马难追。”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