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凤逆江山王爷盛宠十九毅

凤逆江山王爷盛宠十九毅

十九毅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萧灵芸离夜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穿越古言小说《凤逆江山王爷盛宠》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由作者十九毅倾心创作,讲述的是:二十一世纪的风水女相师无故被雷劈到了古代,一睁眼等待她的便是炮烙之刑,拥有问天之术的萧灵芸三两句话便将危机化解无形,却被王爷离夜寒注意到,萧灵芸见离夜寒头顶紫气冲天,当即拍板决定,这辈子跟定这男人了!

更新:2019/09/23

在线阅读

主角是萧灵芸离夜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穿越古言小说《凤逆江山王爷盛宠》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由作者十九毅倾心创作,讲述的是:二十一世纪的风水女相师无故被雷劈到了古代,一睁眼等待她的便是炮烙之刑,拥有问天之术的萧灵芸三两句话便将危机化解无形,却被王爷离夜寒注意到,萧灵芸见离夜寒头顶紫气冲天,当即拍板决定,这辈子跟定这男人了!

免费阅读

  萧灵芸抬脚,双眸突然冷冷的扫向那几个缩着脖子一脸苍白的丫鬟,冷声道:

  “还有你们几个,把她抬去上官柳院子里,再敢踏进我这院子一步,后果自负!”

  丫鬟们吓得瑟瑟发抖的把上官翠儿往外拖。

  上官嬷嬷可是有锻元三阶的修为,竟然被一个废物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她们简直不敢相信。

  其中一个丫鬟连忙跑去找上官柳了。

  ……

  话说上官柳在祠堂听到萧灵芸那些话之后,脸色极其难看,恨不得把咒她的萧灵芸给弄死。

  不过她担心萧月雅,打算稍后再收拾萧灵芸,赶紧去月雅阁。

  和萧灵芸的破败院子相比,月雅阁的院子精致奢华,连一丝灰尘都找不到,里面的装饰全都是上好的。

  上官柳走进萧月雅的闺房时,萧月雅醒来了,离天炎坐在她床边,眼里带着惊喜,牢牢握着萧月雅的双手,一脸深情。

  萧府供养的炼丹师早已诊完脉离开。

  “月雅?没事吧?”

  上官柳带着疑惑上前,却见萧月雅满脸羞涩瞥了一眼离天炎,十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上官柳觉得更怪异了,连忙催促道:

  “到底怎么了?快说啊。”

  离天炎哪里舍得上官柳这样对萧月雅说完,他起身对上官柳一拱手,满脸愉悦道:

  “月雅妹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打算择日迎娶月雅妹妹。”

  “真的?月雅怀了身子?”

  上官柳脸上的也露出喜意,她这女儿有她当年的风采,用孩子把男人给拴住,三皇子还说要娶月雅,真是双喜临门。

  等等!

  想到双喜临门,上官柳突然想到萧灵芸最后那些话,双喜临门,血光之灾,无缘太子之位……

  难道萧灵芸竟会问天之术?

  不!这不是真的,这肯定是萧灵芸胡诌的。

  三皇子是最有资格成为太子的人,她不能被萧灵芸给吓住了。

  提到亲事,上官柳皱起眉道:

  “可三皇子你身上还有和萧灵芸的婚约,难道要月雅做妾,这恕我不能答应。”

  萧月雅那张柔弱的小脸也泛上泪意可怜兮兮的看着离天炎道:

  “天炎哥哥,我不要孩子成为一出生就比别人的孩子低一等,若是这样,月雅宁肯不嫁。”

  离天炎心疼的连忙抱住萧月雅安抚道:

  “放心,放心,不会的,我已经想到办法解决萧灵芸了。”

  上官柳和萧月雅眼睛一亮:

  “什么办法?”

  离天炎脸上泛起阴邪的笑容:

  “哼,你们忘了我那九皇叔离夜寒吗,若是我请求父皇把萧灵芸赐婚给离夜寒,你们说萧灵芸会不会死的很惨?”

  那肯定的啊!

  这么多年了,十几个和离夜寒有婚约的女子,哪一个有好下场的,这主意真是太妙了。

  不过……

  “萧灵芸和您有婚约,陛下会同意把她赐婚给九王爷吗?”

  离天炎脸上的笑容更甚:

  “自然,你们忘记过几天是祈福之日,会有祁灵一族之人亲自前来祈福,他们的问天之术奇准无比,若是到时候祁灵一族亲口说必须要把萧灵芸赐给离夜寒才能保火离国国泰民安,你说谁能拒绝。”

  当然没人敢拒绝!

  上官柳和萧月雅都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三皇子果然厉害,连祁灵一族的人都能拉拢,这太子之位,非三皇子莫属,上官柳就知道,萧灵芸方才根本就是信口胡诌吓她的。

  想到萧灵芸很快不用她们出手就会死,当上官翠儿被示威般抬来时,上官柳虽然气得脸色铁青,却难得没有什么行动。

  只是让丫鬟们最近不需要再管萧灵芸,这让丫鬟们震惊的不行。

  ……

  萧灵芸可不知道上官柳她们的算计。

  当她走进房中,看到连桌子椅子都缺了腿、床上更是只有不知盖了几年的发霉被褥的房间时,脸彻底黑了。

  上官柳这些年不但让下人饿着萧灵芸,克扣月钱用度,更是把原主母亲留给原主的嫁妆全都占为己有。

  原主这些年住的院子,冬日窗户漏风,雨天漏雨,连衣裳,竟然都给原主下人都不要的粗布衣裳,那刻薄程度简直让人发指。

  平时原主有个风寒发热什么的,全靠原主自己熬过去,脸上那些痤疮,除了是因为身上的毒外,主要是因为环境太差,导致真菌感染,而原主十七了还是豆芽菜没发育的身材,也正是因为这些年营养严重不良。

  原主身体千疮百孔,会在家法中死去,太正常了。

  虽然她重生了,灵魂强大,但若是不赶紧调养好这身子,根本撑不了一个月就得再次死去。

  上官柳这么明显苛待原主,是因为原主太胆小,从来不出府去。

  但外面却有很多关于原主的坏名声,比如刁蛮任性,行为举止粗鲁,奇丑无比,羞/辱继室,嫉妒萧月雅长得好看,等等等等。

  加上从小就测出原主没有灵根是废物,所以即使原主没出府,外面早已传遍了原主的坏名声,而上官柳和萧月雅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继母和好继妹。

  萧灵芸趴在有霉味的床上,彻底梳理原主的记忆后,对上官柳唯有冷笑。

  她既然用了原主身体,就该对原主的事负责,否则会招来孽果,现在她功力没恢复,等她一旦恢复,一定会替原主让上官柳她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原主的记忆中,唯一让萧灵芸安慰的是,在这个火离国,对风水大师十分得尊敬,地位崇高,而且十分稀少。

  她在这个地方,绝对是如鱼得水!她会重新站上这火离城最巅峰的!

  不过现在,她主要任务是赚钱调养好身体。

  原主的月银每月月只有一个银币,还要被上官翠儿抢走,现在身无分文,平时吃的还是剩饭剩菜。

  萧灵芸借着之前在离夜寒身上吸收的那点紫气,慢慢的运转前世的功法,修复腰上的伤口,不知不觉睡着了。

  待她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这期间,没有人给萧灵芸送饭菜,估计原主死了都没人知道。

  萧灵芸早就知道这个情况,她起身感觉后腰已经不痛了,心疼了几秒用完的紫气,赶紧胃饿的一阵抽痛,直接换了一身衣裳就往萧府的大厨房走去。

  走到厨房门口,就闻到喷香的各种美味。

  萧灵芸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一走进去盯着桌上摆好的灵血燕窝、灵嫩涮肉。

  里面的几个厨子厨娘都皱起来,一脸不善,不客气道:

  “大小姐,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请立刻出去。”

  他们都像防贼一样防着萧灵芸,因为原主曾经就因为太饿偷吃过厨房的东西。

  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挡在萧灵芸的面前。

  原主看到这阵仗,肯定早吓跑了,可萧灵芸却眉眼一冷,毫无感情的吐出两个字:

  “滚开!”

  厨子厨娘被萧灵芸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得心中一怵,但随即沉下脸道:

  “大小姐请立刻出去,否则我们就要如实禀明夫人了!”

  他们这是在威胁她,原主怕上官柳,萧灵芸可不怕,她冷哼一声:

  “好啊,你们现在就滚去把上官柳给本小姐叫来,本小姐倒是要看看,她一个妾,敢不敢在我这嫡长女面前放肆!!”

  听到这话,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萧灵芸竟、竟然说夫人是妾!!

  她不怕夫人打死她吗?

  萧灵芸没管愣在原地的厨子厨娘们,绕过他们,端起桌上的灵血燕窝就喝。

  “啊!不可以!那是二小姐的三阶灵血燕窝、千金难求!!”

  一个刚走进来的粉衣丫鬟惊恐的大吼一声,可萧灵芸连犹豫都没有,直接一口气就吞完了。

  那粉衣丫鬟霎时脸就涨红了,冲上去就夺过萧灵芸手中的碗,可连一滴燕窝都不剩,她气得大声控诉道:

  “大小姐!你怎么可以把二小姐的灵血燕窝喝掉?!你知不知道这灵血燕窝,连夫人平时都舍不得吃,就是留给二小姐补身子的,一碗都要上万金币,不行,这灵血燕窝是你喝的,你必须跟奴婢一起去见二小姐,亲自给她赔礼道歉说明,快点!”

  眼睛带着凶狠瞪着萧灵芸,手也去拉萧灵芸的衣裳。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把所有人都打回神,厨子厨娘们目瞪口呆。

  丫鬟一脸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她眼睛大瞪,咬牙切齿道:

  “大小姐、你敢打奴婢?!!”

  萧灵芸却冷哼一声,目光凌厉的扫了一圈厨房里的众人,声音带着冷意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们大小姐?身为一个下人,敢对本小姐以下犯上,最该万死,滚!再敢打搅本小姐吃饭,死!”

  也许是萧灵芸的气势太吓人,厨娘厨子们都被震慑,下意识的就离开了厨房。

  粉衣丫鬟也是被吓得后背一凉,觉得此刻眼前的萧灵芸如同恶鬼一般。

  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反应过来才色厉内茬道:

  “好!奴婢一定会把你偷吃了灵血燕窝的事告诉夫人,看到时候大小姐你怎么解释!!”

  说完脚下飞快的跑了,就好像身后有恶鬼追着一般。

  萧灵芸却不管,见厨房哪些比较好吃就吃哪个,一点没有把那丫鬟的话放心上。

  等腹中终于传来暖暖的饱感,这才矜持的擦了擦嘴,大摇大摆的离开厨房,出府去了。

  厨子等萧灵芸离开,连忙冲进去,看到空空如也的碗盘,吓得尖叫一声:

  “哎哟,水灵饭、二阶雪兔肉、极品流参,没了,全没了,这下怎么办,夫人会打死我们的!”

  厨房这边哀嚎声不止,萧月雅的月雅阁此时也不平静。

  萧月雅怒瞪着粉衣丫鬟,咬牙切齿道:

  “翠儿,你再说一遍!萧灵芸把本小姐的灵血燕窝喝了?她怎么敢!!”

  翠儿缩了缩脖子,脸上却异常愤怒道:

  “小姐,您都不知道,大小姐她就是听说是您的灵血燕窝,这才故意喝的,大小姐明摆着是故意针对您。”

  萧月雅气急的对着旁边一直没开口的上官柳道:

  “娘,您也听到了,萧灵芸再不整治,她都能翻天了,女儿不管,那灵血燕窝总的就只有一碗,萧灵芸敢喝,打也要打的她吐出来!”

  上官柳沉着脸吩咐道:

  “立刻让人把大小姐叫来!”

  她原本也想着萧灵芸马上就要被克死,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萧灵芸越来越过分,她不发威,萧灵芸当真是要上房揭瓦了!!

  萧月雅阴冷的等着萧灵芸前来,可谁知下人很快来报,厨房今日好不容易煮一次的上品美味全被萧灵芸吃了,萧灵芸吃完还出府去了。

  上官柳脸立刻黑如锅底,厉声吩咐道:

  “什么时候大小姐回来,立刻带她来见我!”

  ……

  萧灵芸可不知道上官柳和萧月雅就等着她回去算账,她正好奇的四处逛着,原主之前太自卑,鲜少出府,记忆中几乎没有火离城的太多记忆,所以很多地方萧灵芸只能自己重新去认识。

  萧灵芸准备先找到药草铺子,赚点钱抓些药把身体调理好。

  不过火离国太大,都一个时辰过去,她都不知道自己拐哪里去了,正要掉头离开,却听前面街道拐角似乎有很热闹的声音传来。

  萧灵芸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去看看。

  “快快快,都退开,他肯定是中邪了,可别给误伤了。”

  “什么中邪,指不定是这家人亏心事做多了,这都是报应!”

  “我呸,哪个混蛋乱嚼舌根,谁做亏心事了,你们再乱说撕烂你们的嘴,都快滚快滚,别站我们家门口来!”

  萧灵芸刚靠近,就听到众人的各种议论声。

  她还没走进去,就已经看到人群中一道明显的上升的黑气,这还真是邪祟之气。

  萧灵芸挤进去一看,一个满地打滚的二十七八岁青年满脸狰狞,嘴里一直发出低吼声,他的手脚都成爪状紧绷,时不时狠狠在自己身上挠出一串血花。

  萧灵芸立刻就看出那邪祟之气就是这个青年身上散发的。

  “三弟,你这个病没人能治,我们已经倾家荡产给你看病了,以后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走吧。”

  台阶上一个额骨高突的刻薄面相的妇人目光冷漠的对着地上打滚的男子开口,说完后也不管其他人的指指点点,砰的一下就把大门给关了。

  “作孽啊,老秦家的人怎么那么狠心,这时候把秦三赶出来,这不是在要秦三的命吗!”

  “唉,秦三也是个命苦的,这些年一直被他大哥二哥压榨,现在一出事,马上就把人给赶出来了。”

  “谁让秦三突然得了怪病,这是他命不好。”

  萧灵芸听到那些话,抬头看了眼大门紧闭的‘干净’秦府,突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她几步走到秦三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满脸痛苦的男子,开口道:

  “你身上染了兽类的邪祟之气,我能治好你,不过你得付报酬,你同意让我救吗?”

  秦三那双血红的眼睛费力的抬头,看到的是一个很丑的少女,但那双黑亮澄澈的眼睛却让人完全无法看透,那一刻,他觉得对方的气势和他主子一样强。

  他忍着全身被千抓百挠的痛苦,吃力的点头。

  萧灵芸见他识相,露出一抹笑容,飞快的开始结印不断将无形的气打入秦三的身体。

  “那个丑八怪在干嘛?!”

  “她刚才好像说她能救秦三?她随便比划两下救人?怎么越看越像神棍啊?”

  “天哪,快看,秦三站起来了,他好像好了!”

  围观的百姓们惊呼出声,而秦三此时一脸复杂的给萧灵芸道谢: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请问姑娘需要什么报酬?”

  秦三刚才明显感受到萧灵芸不是弄虚作假,他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冲进他体内,似乎将什么东西硬挤出去,然后他就不再痛苦了。

  萧灵芸也不客气,直接道:

  “我每次出手,每个月头三次都只收三百元,也就是这里的三个银币,你运气好,这刚好是这个月第三次,就收你九个银币吧。”

  当年师父说过,在她功力不够的情况下,必须每月都出手三次,以化解莫名的灾难。

  等她实力回复到巅峰,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

  等等……秦三脑袋发懵,完全算不清逻辑,照萧灵芸的话,他不是只付三个银币就可以了吗?

  不过,秦三看着萧灵芸的眼神更复杂了,他怀疑对方是不是祁灵一族的人,若是真的是,出手一次收费至少要十万金币吧,可萧灵芸只要九个银币,太便宜了吧!!

  秦三没敢多问,把九个银币爽快的给了萧灵芸,他却不知道,之前算上官柳和离夜寒,她没收钱,所以现在收九个银币,正好三次的价格。

  萧灵芸收了钱就要离开,秦三鼓起勇气问道:

  “等等,姑娘,不知在下可否问一下,在下刚才为何会突然发病?”

  萧灵芸回头,首先看了眼秦府,见黑气笼罩,这才笑着道:

  “你明知你家人在做什么事,却不阻止,和该有此一劫,你若继续放任,下一次可没那么好运遇到我了,对了,接下来的半个月,你最好别出城。”

  萧灵芸说完,直接离开。

  百姓们立刻一脸好奇的询问秦三是不是真的好了,萧灵芸的话是什么意思。

  秦三对萧灵芸的话十分惊讶,好不容易打发完那些人,也不看让他彻底凉了心的秦府,看向不远处的一座茶楼,抬脚走上三楼一间靠窗的房间。

  房间布置雅致,茶香袅袅,窗前一个气场强大的玄色长袍男子正在品茶,他轮廓分明,五官如同精雕细琢一般,若萧灵芸看到他,定会认出他就是离夜寒。

  “如何?”

  毫无温度的两个字,极富磁性却带着让人颤栗的冷意。

  秦三立刻跪下请罪:

  “是属下无知,竟以为那群狼心狗肺的家人还有良知,导致属下差点被他们害了命,属下甘愿领罚,绝不会再心软,他们都该被绳之以法!”

  秦三自从发现自己的两个哥哥家里竟然在做邀请别人来虐杀妖兽泄愤的生意时,没有第一时间报案,只是想规劝,离夜寒要他动手,他却说他能劝兄长,结果这次回去,也不知怎么,突然中邪,还被赶出来,任由他自生自灭,他如何不心凉。

  “去领三十军棍。”

  离夜寒浅酌了一口茶,在秦三要出去时,又道:

  “她说了什么?”

  哪个他?

  秦三愣了一下,才猜测,主子问的应该是那个丑姑娘,秦三赶紧如实回答,心中却十分诧异自家主子竟然会刻意询问一个和女子有关的事!!

  “不要出城吗?”

  离夜寒低沉的声音似在自问,秦三却不怎么在意道:

  “明日祁灵一族的人就要进城,属下被安排出城迎接。”

  离夜寒深眸闪了闪,半响淡淡的“嗯”的一声,抬手示意他退下。

  萧灵芸并不知道,方才的一切,都被离夜寒看在眼底,她拿着九个银币继续逛街,这次终于运气好,很快就找到了一家药草铺子,结果发现她的九个银币,连一株药草都买不起……

  萧灵芸一头黑汗,在前世,九百块都能买不少人工种植的灵芝了……

  她打听完她所需的药草的价格,得到答案是那是上好的药材,至少要上万金币,萧灵芸这才从原主记忆中知道,在玄苍大陆,这些药草都是用来炼丹的,价格十分昂贵,而丹药就更贵了,一颗一阶丹药,都要上千金币,一般人都吃不起。

  萧灵芸警铃大作,看来,赚钱迫在眉睫,虽然她会炼丹,但没成本钱,所以还是先摆摊算命看风水赚点钱才是最先要做的。

  萧灵芸拿着九个银币要离开,好心的伙计说她可以去摆摊区看看。

  萧灵芸听伙计说摆摊区各种物品都很丰富,按照指路,很快来到西街的摆摊区。

  发现这里还真是热闹非凡,几道街两边全是各种皮毛药草灵器等等的摊子,还有各种功法灵酒法衣法靴法饰。

  萧灵芸很快就被满目琳琅的摊位吸引,正逛的津津有味,却听前方传来怒骂斥责声。

  “奶奶个熊的,没钱交摊位费还想在这里摆摊,快滚快滚,不然老子揍的你满地找牙信不信!”

  一个粗鲁的大嗓门凶狠的威胁着,萧灵芸不喜欢看热闹,但突然,一道她很陌生,但原主却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

  “叶管事,求你行行好,等我们这些兽皮卖出去,就能给你今日的摊位费了,我和哥哥真的很需要钱,母亲还在家中等着我和哥哥买药回去……”

  “弟弟!我们就算是饿死也绝不要去求人,走,我们亲自给母亲采药去!”

  萧灵芸身体先于脑袋,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走近,看到两个面有菜色但五官很不错的兄弟正抱着几张兽皮,比较大的应该十八岁左右,小的才十二三岁,那容貌却是越看越让人觉得惊艳,且两人的面相都是后来成就不小的飞黄腾达面相,不过此时,却隐隐带着一丝死气。

  一个粗壮的络腮胡大汉恶狠狠的等着那两兄弟,似乎想要直接动手。

  大汉冷哼一声道:

  “谁要你这两个穷鬼求,没钱摆摊就赶紧滚远点,以后别让老子再看到你们!”

  萧灵芸眉头一皱,眼睛却莫名一酸,甚至就要留下泪来,这不是她的情绪,而是原主的。

  萧灵芸敛了敛心神,脑海中闪过许多原主的记忆,是原主和她哥哥以及母亲相处的画面。

  萧灵芸这才反应过来,眼前那两个少年,分明就是原主的亲哥哥萧灵风和弟弟萧灵夜,至于记忆中温婉的女子,则是原主母亲。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