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仙侠 → 仙堕烟锁紫渊全文免费

仙堕烟锁紫渊全文免费

阴烛葵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仙侠小说推荐

主角是烟锁紫渊的小说名是《仙堕》是由阴烛葵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侠虐恋小说,替身梗,先虐后甜。喜怒无常护短神君×仙魔同体小龙王。主要讲述的是:烟锁只是月湖里区区一只小龙,一次在参加紫渊神君的婚礼时,不知为何浑身赤裸地出现在了婚房中,旁边还躺着新娘七公主,之后七公主以为失身于他便选择自尽,而烟锁便成了杀死七公主的主要嫌疑人……

更新:2019/09/29

在线阅读

主角是烟锁紫渊的小说名是《仙堕》是由阴烛葵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侠虐.恋小说,替身梗,先虐后甜。喜怒无常护短神君×仙魔同体小龙王。主要讲述的是:烟锁只是月湖里区区一只小龙,一次在参加紫渊神君的婚礼时,不知为何浑身地赤.裸出现在了婚房中,旁边还躺着新娘七公主,之后七公主以为失身于他便选择自尽,而烟锁便成了杀死七公主的主要嫌疑人……

免费阅读

  烟锁看着对面的男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紫渊神君。”

  男人看了烟锁一眼,忽然冷笑一声,道:“你真是厉害,有魔界君主为你保命,如今仙皇也动不了你分毫。可本.君不明白,你为何要毁了七儿!你喜欢她?还是恨她?”

  “不是的!不是……”烟锁摇头说道:“小仙不敢对七公主有僭越之心!神君,小仙尊敬您,尊敬七公主,小仙真的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你.为何欺辱七公主!”紫渊神君目中露出血痕,一想起七公主的惨状,他心中不禁大悲起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那天夜里在宴厅喝喜酒,觉得有些闷就去紫薇园赏花,但是没想到我喝醉了,就晕倒在了紫薇园里.。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七公主被绑着,身体……我给她解开绳索,她扯下仙绢,看见了枕边人是我,而不是神君你……七公主说她对不起你,决心寻死,我阻止了,可是我仙力微薄,阻止不了她……神君,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我真的不知道啊!”

  烟锁说了这么多,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这种说辞,连旁观之人也不会相信,更何况深爱七公主的丈夫,紫渊神君!

  “一派胡言!你还不承认,想等着魔君来救.走你是吗?呵……本君为了天界生灵,可以不要你命。但是,你也别想好过!”

  紫渊神君愤而拍碎桌子,抓着烟锁的长发,将其推倒在地。

  他只运行了一重法力,就逼得烟锁身上现出了瓣瓣水蓝色的龙鳞。

  这.龙鳞稀疏现形,若隐若现,竟在夜里衬得烟锁清秀干净的容貌,有倾世迷人之错觉。

  紫渊捧着烟锁的脸,嗤笑一声:“你长得这般妖孽之形,想必本君的坐骑元火雄狮会对你这魔龙很感兴趣。”

  “坐骑?不,不要!.紫渊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对我……”烟锁面色苍白起来,他瞬间流下惊恐的泪水,苦苦乞求道。

  “不要?你伤害本君的七儿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魔龙,给我过来!”

  紫渊拖着烟锁的长发,将人拖拽出.屋外,就要将其丢给自己的坐骑。

  “紫渊,不要、不要这样……紫渊,求求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能死在你的手上,我死而无怨。”烟锁崩溃哭了出来,他宁愿自己就此命丧黄泉,也不想自己在紫渊面前,被一只畜生.侮辱。

  “……”紫渊松开烟锁的头发,转头看去,却忍不住看得出了神。

  烟锁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肩上,他的衣衫因为紫渊粗暴的拖曳松开了,露出大片娇嫩的肌肤,肌肤之上因为情绪激动而现形出瓣瓣美丽的龙鳞,.龙鳞有光,水蓝之色,衬得烟锁的五官在月色下,魅惑非常。

  “吼——”

  元火雄狮知道主人的心意,踏着步子,走到了烟锁身后,粗粝的舌头舔过烟锁光洁的背部,发出恐怖的粗气声。

  “紫渊……我宁愿死。.”烟锁忍受不了这种羞辱,他抬头看着紫渊,颤抖着手掌,摸上自己的心脏,就要挖下去。

  “你给我活着!”

  紫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异常激动,他身影一动,已经将烟锁的手握住,狠狠折断。

  “啊!”烟锁.痛喊一声,被紫渊用手掌捂住了嘴巴,因为痛感流出的口水,润湿了紫渊的手掌。

  他疼得浑身冒冷汗,水蓝色的鳞片更是越来越多。

  “畜生,滚!”紫渊看着自己的爱宠,竟觉得讨厌至极,将其一脚踢开,疼得元火.雄狮翻滚了几圈儿,瘫坐在地上,委屈地呜咽了起来。

  “你要死?休想!失去七儿的痛苦,本君要在你身上,统统发泄!”

  紫渊笑得恐怖,他抱起了烟锁,回到屋内,房门自动关闭,结界立刻升起,隔闭了整个寝宫.大殿。

  他将烟锁压在地上,摸上他胸前的龙鳞,一个狠心,捏住那鳞片,嘶啦一声,鳞片连着皮肉,溅起鲜血,被男人拔掉!

  “啊——”

  鳞片连心,烟锁痛得大喊出声,两眼瞪圆,两颗眼球几乎凸了出来。

  几个呼吸的时间,烟锁却觉得比一千年都漫长,他只翻了个白眼,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昏迷的他,因为身体的痛感还在,所以一直抽搐着,许久才停下来。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紫渊神君握着手中染了.血的龙鳞,红色的血滴答在了地上。

  不知为何,他的指尖竟微微颤抖着。

  自从被拔了龙鳞之后,烟锁就被关在了火牢之中。

  他是龙,性属水,怕火。

  紫渊把他关在火牢之内,想必也是恨透了他。

  .没有将他扔进元火深渊,可能也是怕他扛不住元火炼化死了,从而导致魔族发难。

  牢狱之中,暗无天日。

  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少天,终于……烟锁被缚魔索拉扯着,从火牢之中,放了出来。

  缚魔索一开,他.便恢复了自由。

  只不过龙骨断了,还未接上,又被撕龙鳞,之前还被紫渊神君打过,他的五脏六腑都有伤患,经毒火侵蚀,已经是将死之躯,苟延残喘了。

  放他出来的人,是紫渊神君身边的侍者,婚宴上烟锁见过他.。

  “神君让我为你治伤。”侍者开口,温和动听,他搀扶起烟锁,将人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接骨会很痛,你忍着点。”

  侍者名叫丹珀,跟在紫渊身边已经近两千年,医术高明,有起死回生之术。

  天界.仙医院的老者,时不时都要来紫薇宫前来找丹珀请教。

  “谢谢。”烟锁虚弱开口道。

  他的脊骨被断,丹珀将他翻过身,扯下他的衣衫,摸着背上的龙鳞,道:“你冷静点,收起鳞片。我为你把龙骨接上。”

  “.嗯。”烟锁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龙鳞一瓣瓣地隐没在皮肤之下。

  丹珀拿出一枚淡绿色的丹药,给烟锁服下,道:“一会儿你会失去意识,失去感官力,这样才能忍受接骨之痛。”

  他说完,烟锁就不清醒,闭上了.眼睛。

  丹珀的手指,触碰在烟锁的背部,顺着脊骨,一节节往下抚摸,找到了断骨之处,他神色自若,更加专注,指尖融入进了烟锁的皮肉之内,不出血腥,只有小小的响声,烟锁的身体颤了一下,从丹珀的体内传出源源.不断的能量,从接触之处,灌入进了那断骨之位!

  完成了接骨,丹珀也面色苍白了一些。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这才留出精神,看着侧着脸趴在他床榻之上的烟锁。

  “你那么温柔,又怎么会对七公主做那种事….…我不信。”丹珀喃喃自语道。

  说着,他歇息了一会儿,又给烟锁驱了体内的火毒,调养身体。

  烟锁始终昏迷着,不省人事。

  看着这样的烟锁,他很心疼。

  虽然只和这小龙王在婚宴上见过几次,但烟锁.的笑容和温柔让他印象深刻。

  后来发生了七公主的事,他跟在紫渊神君身后,亲眼见证了烟锁的悲惨……他真的很心疼这条小龙。

  他忍不住伸出手掌,想要摸摸烟锁的脸,就被一道传音玉简吓醒!

  他这是在做.什么?

  “速来紫薇园。”

  这是紫渊神君的声音。

  丹珀不敢怠慢,他给烟锁整理了衣服以后,立刻夺门而出,直奔紫薇园。

  在他走后,房间之内,凭空凝现出了一个人形。

  正是……紫渊神君。

  男人面色不太好看,他冷漠着走近床榻,看着侧着脸趴睡的烟锁,怒道:“魔龙,竟敢勾.引本君的侍从……”.

  烟锁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好真实。

  有疼痛有泪水,有幸福有欢愉。

  他梦见,那天夜里,和紫渊神君成亲的,不是七公主……而是他,月湖龙王,烟锁!

  “烟儿,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是夫妻了。”

  紫渊神君没有冷漠如冰,而是温柔带笑地掀开了他的红盖头,与他交杯共饮。

  烟锁甚至打心底儿想要相信,这个梦是真的。

  他紧张又幸福,将酒全部饮下,咽入喉中,刚要开口,就被紫渊.神君搂在怀里,激烈地吻了起来。

  烟锁喘不过气,被吻得满脸通红,好不容易被放开,喘了口长气,很是丢脸。

  紫渊神君大笑起来,捏着烟锁的脸蛋儿,笑道:“我的烟儿,真是可爱至极。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连换.气都忘了嘛。”

  “我……我一定会紧张啊!我喜欢你已经一千年了,今天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你肯定已经把我忘了……你不会记得我的……”烟锁红着脸说道,很是难为情。

  “一千年?我们数日前才认识,你又怎.么会喜欢我一千年这么久?”紫渊神君诧异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记得,一千年前,你在天涯海林救过的一条小蓝龙了。”

  烟锁目中露出追忆,笑了出来。

  这段回忆,是他重逢紫渊之前,最幸福的时.光。

  “天涯海林……”

  “记不得过去没关系,只要,你能记得我们的现在还有未来,就好了。”

  烟锁主动抓住了紫渊神君的手,他的心简直快要跳出来了。

  “好。烟儿放心,本君现在还有未来,都会很.疼你。”

  紫渊神君将额头贴上烟锁,循着他敏感的耳朵,一路亲吻下去,二人衣衫尽褪,坦诚相待,共度春宵一夜。

  这个梦好美,好真实,

  烟锁简直不敢醒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醒过来,身份就变回了.紫渊神君的仇人,紫渊神君不会再亲吻他,不会再温柔待他,而是会折磨他、羞辱他,让他痛不欲生。

  他宁愿自己,永远地死在这场梦里。

  至少,他可以得到虚幻的一场幸福。

  “……”紫渊神君坐在床边,面.如土色。

  他的手掌覆在烟锁的心脏之上,手指,在微微颤抖。

  “魔龙,你这宵小鼠辈,竟敢遐想如斯!莫不是因为对七公主忌恨在心,所以才痛下毒手?你好狠的心!”

  他想要推醒烟锁,却因为手指发抖,扯.开了烟锁的衣衫,露出他的身体。

  紫渊神君不敢看去,他转过头,紧张地呼吸起来,心中好乱,脑海里更全都是烟锁梦中那两具疯狂交缠的身体,他吞咽着唾液,紧握拳头,消失在了寝殿之内。

  再出现时,紫渊神君.已经恢复了镇定。

  紫薇园中,丹珀已经等候了一会儿,心中焦急。

  算算时间,烟锁也快要醒过来了,他还要为他继续治伤。可神君迟迟未到,他便不能离开。

  “丹珀,你在想什么?”

  紫渊化身出现,坐.在了石桌前。他淡淡开口,心中却已经洞悉了丹珀所想。

  丹珀如实回答道:“回禀神君,丹珀在想那条龙,他伤势不轻,若是不及时处理,可能会落下病症。”

  “你倒是诚实。”紫渊微微一笑,说道。

  “丹珀.的命是神君给的,丹珀不敢对神君有半分隐瞒。”丹珀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好。本君叫你来就是告诉你,以后去欢情台给魔龙治伤。他现在就在欢情台,以后也会在欢情台。”

  紫渊神君手指微动,远在尊香殿的烟.锁,已经被瞬间转移到了欢情台。

  “欢情台……丹珀明白。”

  丹珀脸色微变,低下头颅,恭敬地说道。

  欢情台,顾名思义,里面住的,都是紫渊神君养在紫薇宫里的情宠儿。

  紫渊神君不拘男女情爱,其.天生神格,不受天宫天条束缚,修自在道行。

  欢情台里,人也不多,不算烟锁,情宠儿不过二人,都是女子。

  东殿住着百花神女白秋仙,侍从众多,前呼后拥。自从七公主死了以后,她更是公然把自己当做了紫薇宫.的女主人。

  西殿则是住着折星天官凤采,此女性情冷漠,身边只有一个婢女跟随,平日都是锁门不出,只修行仙法。

  欢情台凭空多出了一个人,白秋仙当然感知到了,更是梳洗打扮好了,就带着一众侍从婢女闯进了.欢情台最隐蔽的偏苑。

  烟锁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一群男男女女围着。

  “你们,是谁?”

  他警惕地坐了起来,找到墙角处背靠着站直,此时他才意识到这一点自己的龙骨被接上了。

  “我当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一条小龙而已。长得也不怎么样,清秀有余,俊美不足,又是个男的,神君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低档货,还送进了欢情台……”

  白秋仙嘟起嘴,很是不解。

  她指着烟锁,把人从头贬低到了脚,几乎是一无.是处。

  烟锁紧抿着嘴唇,看着白秋仙,等女子闭了嘴,才轻飘飘地说了句:“您是高档货,我不和您争。”

  “那当然!本神女天生丽质,自然是高档货!”白秋仙得意洋洋地说道。

  “神女,他讽刺您是货。”.留枫面无表情地说道。

  白秋仙的脸上顿时僵硬了笑容,她眼珠转动,气愤地瞪着烟锁,怒道:“你竟敢骂我是货……本神女杀了你!”

  她的头发都有些炸了起来,一冲而近,就要下杀手,一掌劈死烟锁。

  “我.死了魔族就会灭了天界,你也跑不了。”烟锁微微一笑,柔和地说道。

  “……你是,月湖龙王烟锁?”

  白秋仙果然停了手,她看着烟锁,目中除了震惊,还有敬佩。

  “原来你就是月湖龙王烟锁,失敬失敬!”.

  女人的态度急转,甚至是握住了烟锁的手,含泪说道:“哥你真是厉害啊!胆大包天,无与伦比!我白秋仙这辈子没服过谁,就服一个你!”

  “啊?”烟锁有些懵了。

  白秋仙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我早就看.七公主那个小贱丫头不顺眼了,仗着神君喜欢她,整天踩在我头上拉……那个,堵我门口欺负我,还反告我黑状!你把她弄死,那就是间接替我报仇了,普天同庆啊!哥,别的不说了,从今天开始,欢情台我罩着你,谁敢欺负你.,你说一声,只要这个人不是神君,本神女必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谢谢。”

  “不客气!”

  稀里糊涂的,烟锁就和白秋仙结为了异姓兄妹。

  甚至是烟锁身上的伤,都被白秋仙用百花神露治得好了一半儿,已经可以自由走动了。

  尊香殿中,紫渊神君闭目打坐,好不容易入了定,却极不稳定,清明之中,总有邪祟之思闪现,模模糊糊,待他看清了,竟惊醒出一身冷汗!

  “怎么是他。”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