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武侠 → 魔盗白骨衣楚小舟全文免费

魔盗白骨衣楚小舟全文免费

安徒生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武侠题材漫画《魔盗白骨衣》改编自作者安徒生的同名小说,主角是楚小舟和白骨衣,小说讲的是白骨衣是个患有心碎症且不能习武的少年,注定活不过二十五岁悲惨命运的他重回京都,在夜晚卸下伪装披上月白战甲,孤身一人的他在此时邂逅了一心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女捕快的楚小舟,看楚小舟和白骨衣是如何在魔盗团叱咤风云的同时收获到幸福的.......

更新:2019/09/29

在线阅读

好看的武侠题材漫画《魔盗白骨衣》改编自作者安徒生的同名小说,主角是楚小舟和白骨衣,小说讲的是白骨衣是个患有心碎症且不能习武的少年,注定活不过二十五岁悲惨命运的他重回京都,在夜晚卸下伪装披上月白战甲,孤身一人的他在此时邂逅了一心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女捕快的楚小舟,看楚小舟和白骨衣是如何在魔盗团叱咤风云的同时收获到幸福的.......

免费阅读

   楚小舟也在同时认出了这个乞丐。

  “喂,叫花子,你还记得我不?”

  “花烧头那样的好酒,不是哪里都能喝到的。多谢姑娘的杯酒之恩。”

  楚小舟大大咧咧的摆摆手。

  “那都不是事,不用急着感恩,现在到你回报的时候了!我问你,你是这个大爷的儿子?”

  “虽然我很不想是他儿子,但老天爷安排的,我也没办法。”

  “亲儿子?……!”

  “亲儿子!”

  “很好,这样,你不是要谢我那杯酒嘛,你跟你爹说说,抵我一个月房租呗!”

  “什么房租难道你要在我家住下?……”

  “怎么,你不乐意啊?……我实话告诉你,要不是我穷,我有的是地方住!”

  小王爷被楚小舟这毫无破绽的一句话噎的无言以对。

  “你放心吧姑娘,等老余死了,这王府全都是我的,所以你现在也不用等他发话,我现在就答应免你半年的房租!”

  “可以啊叫花子!够仗义,我楚小舟决定交你这个朋友了!……不过我可不想白吃白住,你按我说的,

      抵上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肯定已经发大财了,也不会在乎你这点小钱!”

  楚小舟初来京城,双脚还没立稳,就已经深信自己会在这片繁华之地大有一番作为。

  “小丫头,我的鱼呢?”王爷在院内高声喊了一句,似乎很不满意掉队的楚小舟没跟上自己。

  “来喽来喽……呀,怎么这么黑呢什么也看不见?……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大爷?”

  “你大爷!不准再叫我大爷了……来人,掌灯”

  “喏……喏……”黑暗里数不清的声音传递下去,一盏盏落地石灯点亮,整个王府大院瞬间亮如白昼。

  看清环境的楚小舟禁不住一声低呼,她从遥远的村落千里赴京,早听说过京都的富贵人家阔绰至极,却怎么也想不到有些人家能够阔绰到如此地步。

  前堂大院辽阔空旷,足可奔马击球,后院尚有十三进的院落,亭台楼榭大小厢房不计其数,明池幽廊蜿蜒不绝,

  二十年前,当楚狂人决定建都哀郢城后,在京都城内许给快活王一箭之地作为宅土。

  何为一箭之地?

  引弓拉弦,一箭射出,箭落何处,地至何处!

  快活王跟随楚狂人南征北战,最擅长的便是箭术之道,如果当初全力射出,想必如今王府的规模足可以和天楚皇帝的昭阳宫相提并论了。

  但当时的快活王刻意低调,只想功成身退,所以他接过令箭,来到城南偏僻的山脚一隅,只是用手劲掷出了箭矢,远远不及弓程的一半,但当年快活王府在这半箭之地上,就已经建造成了让楚小舟咂舌不已的规模。

  楚小舟快走两步,跟上前边看似蹒跚却步速惊人的老人家,胖乞丐在后边悠然自得的拖着棺材,棺材后跟着更加悠然自得的肉包子。三人一兽一路上穿廊过户,分林过桥,石灯在他们面前渐次亮起,又陆续熄灭。

  楚小舟探头望去,发现那些石灯的底座被雕刻成层层叠叠的蔷薇花,花瓣之上又有镂空成点和线的星轨图案,除了灯上光明大作的火光,余下的火光就是从这图案中间透了出来,在青石板和廊砖上影影绰绰地印上一层光耀的徽记。

  楚小舟盯着星轨徽记看了一下,觉得有些眼熟,脑海记忆翻腾,却没有相对应的画面。

  “这叫蔷薇落地石灯,里边有小的机括,可以在远处控制燃烧和熄灭。”

  见到楚小舟好奇的盯着石灯,胖乞丐耐心在一旁解释。

  楚小舟:“这一路怎么没见到一个家丁奴仆?”

  “我们余家只有同袍兄弟,没有主仆!”胖乞丐解释道。

  楚小舟发现每盏蔷薇路灯照不到的黑暗处,站着一个魁梧的汉子,有些显然是听到王爷的命令仓促而来,却依然乱而有序,着装整齐,有条不紊。

  楚小舟看到他们眼神,那是一种很冷漠的眼神,只有在沙场见惯生死的人才会有这种眼神。

  “他们是咱天楚的军人吗?”

  “他们是老余自己的军人。”

  “咳咳,混账东西,在江湖游历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王爷责备道。

  说话间,老人推开一扇秋葵缠枝木门,露出一方大灶台和案桌,楚小舟才知道是来到了厨房。

  胖乞丐本来准备骂回去,这时一个声音满怀惊喜的从满月门外里远远传来。

  “哥哥真的回来了么?哥哥呢?你们谁见我哥哥了?”

  满月门里垂着青翠的缠藤,一个憨厚的少年抱着一只嘎嘎乱叫的大白鹅跑了进来。

  “鹅宝!”

  胖乞丐上前,一把将抱鹅少年紧紧抱在怀里。

  两人就这么抱了很久很久,直到抱鹅少年将胖乞丐推开,一脸憨厚的问老王爷。

  “老余,我哥呢?”

  胖乞丐将胖脸凑过去,撩开了两边的乱发。

  “鹅宝,你不认得我了?我就是你哥啊!”

  抱鹅少年嘻嘻的傻笑着,将嘴角流下的口水抹在胖乞丐脸上,说道:“傻比!”

  “一胖毁所有啊!”

  老王爷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让人心碎的总结。“等着,鹅宝,你等我洗个澡先。”

  胖乞丐说完就往外跑,好像让这抱鹅的傻小子尽早认出自己来,比什么都重要。

  “干什么事总是毛毛躁躁的,你棺材就扔这里不管啦?”

  “就当提前送你寿礼了!”胖乞丐的话远远传来,已经隔着好几层院落了。

  “你大爷!”

  王爷骂咧咧的操起的案板上的菜刀,怒气冲冲的拍碎了几瓣嫩蒜。

  接过楚小舟手里的鱼,王爷使唤几个近卫,将她的行李拿到西厢房,又托付小鹅宝带她来栖风塘消磨下时光。

  “时候虽然晚了点,但是小舟啊,务必等我独家秘制的鱼汤出锅啊,吃上一碗才好睡下!”

  老王爷一脸乞求的嘱咐楚小舟。

  盛夏夜,栖风塘。

  天上两三点星辰,水面七八朵浮莲。

  楚小舟一把鱼食扔下去,千尾锦鲤翻腾着水面,好不壮观。

  今天是楚小舟进京城的第一天,也是她有生以来最漫长最坎坷的一天,楚小舟早已经疲惫不堪,此刻被这些精灵一般的鲤鱼扰动心潮,反而莫名来了精神,手里的鱼食干脆全都撒了出去,锦鲤争先恐后的跃出水面,搅动了一塘莲花。

  小鹅宝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这样的场面,但他依然像第一次见到一样,欢欣的在一旁鼓掌,脸上的笑容灿烂单纯。

  相比来说,他的那只大白鹅就霸道了许多,一直傲慢的竖着脖颈儿,来回踱步巡视,橙黄的鹅冠脑袋一伸一缩间,就盯上了酣睡的肉包子,悄悄踱步过去,一连啄了几下肉包子的额头,不见动静,胆子也大了许多,直接啄向肉包子的鼻尖。

  迟钝的肉包子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只是打了个响鼻,一转身,将大白鹅压在身下。大白鹅拼了命的扑扇着翅膀,嘎嘎的惨叫着,半死不活的从肉包子身下挣扎出来。

  肉包子依然酣睡如故。

  小鹅宝丝毫不心疼他的宠物,反而像他那头傻鹅一样,嘎嘎的笑了起来。

  “小舟姐姐,你养的猫好大!”

  “那不是猫,那是熊猫!”

  “喔哦,听上去好厉害……那么熊猫是熊还是猫?”

  “……”楚小舟解释道:“熊猫就是熊猫,不是熊,也不是猫!懂了吗?”

  “懂了懂了……那它是不是死了?”

  “……它只是在睡觉!……喂,你要干嘛?”

  楚小舟稍不注意,小鹅宝就一个箭步跳上肉包子软和的身体上,抱紧了肉包子的大肚子。

  “这里好软和,比我的床还舒服!今晚我要睡在这里。”

  肉包子慵懒的睁开眼,看了一眼怀里玩闹的少年,又毫不在意的继续睡下。

  小鹅宝躺在大熊猫的肚子上滚来滚去的扑腾了很久,终于感觉到疲倦才安静下来,他仰望着天空的几颗星斗,痴痴的笑着。

  “牛郎挑着俩箩筐,一个装的是哥哥,一个装的是我!”

  “什么?”楚小舟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鹅宝指着天上一片璀璨的银河,那里有一颗大一点的明亮星辰,还有两颗小一点的黯淡星辰。

  “牛郎找织女,挑着孩子过星河啊,你是不是傻的?这个都不知道!”

  “你说谁傻呢?”楚小舟有些生气。

  “你别生气小舟姐姐,我不是真的觉得你傻,就是按照规矩,要先骂你一句……

  “什么规矩?”

  ”哥哥定的规矩,他怕我被别人骂,就教我一定就要先骂别人傻,这样别人就分不清谁傻了!”

  “你不傻,我也不傻,你哥哥才是大傻子!”

  “喔喔,他可不傻,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看来你很喜欢你的哥哥。”

  “天底下所有人都喜欢我哥哥!”小鹅宝有些不解。

  “这也是你哥哥告诉你的?”

  小鹅宝嗯了一声。

  “对,对,天下人都喜欢你那个臭美的哥哥!”楚小舟撇撇嘴。

  看着小鹅宝脸上灿烂的笑容,楚小舟心里忍不住想到,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还真找不出……不对,还真有另一个更自恋的!那个将自己藏在铠甲之下的白骨衣。

  楚小舟一想起白骨衣,忍不住笑了,但很快脸色又难看起来。

  楚小舟自小野生野养惯了,很少会顾及别人的感受,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救命恩人白骨衣,才发觉自己做错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楚小舟啊楚小舟,你要救的人已经获救了,但救你的人你却不管不顾了?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万一他受伤了呢?你的心性怎么如此凉薄!”

  楚小舟忍不住暗骂了自己两句,心里越想越自责,一时间就着急忙慌的要赶着去夜凉河查看情况,就连被快活王形容到上天的秘制鱼汤也都无法勾住她的兴趣。

  “小鹅宝,我有急事,要出门一趟,你待会给你爹爹说一声!”

  “喔!”

  楚小舟转身欲走,又停下脚步。

  “……小鹅宝,你还是帮我叫个府卫带我出去吧,这里太大了,我怕找不到出去的路。”

  “喔!……”小鹅宝慵懒的翻了个身,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朝谁喊话。

  “谁在呢?谁在呢?有人吗?”

  顿时踏墙走瓦之声响起,半空中两个身影落下,正是隐于黑暗中的王府侍卫。

  “属下在!”

  “你们……咦?我忘了叫你们干吗了,姐姐,你跟他们说吧,我觉得好困,我要先睡一会!”

  玩累的少年刚说完话,就抱着熊猫睡着了。

  “请问姑娘有何差遣?”两个侍卫向楚小舟行李。

  “烦请……”

  一个声音干脆打断了楚小舟的话。

  “没有差遣,你们先退下吧!”

  楚小舟扭头,看到了一个风度翩翩,风流倜傥,风华正茂的……胖公子。

  虽然净身沐浴后,看上去整洁了几分,儒雅了几分,不羁了几分。

  但再好看的胖公子,依然只是个胖子!

  这和红叶阁永远不会出错、镜鉴司永远代表公理一样,都是天楚王朝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有个朋友为了救我,不知道是否还在危险之中,我想去看看!”

  “你不用去了!”

  “什么意思?”

  “你那个朋友是不是穿一身白色铠甲?”

  “对!”

  “你忘了吗?我当时就在现场……你那个朋友和那个杀手过了几招就走了!”

  “他没受伤吧?”

  “……没有!”

  楚小舟拍拍心口:“那就好,希望他千万不要受伤。”

  “怎么听见他没受伤,你那么失落呢?”

  “死胖子别乱说,我只是忽然想到,这次一别,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与他相见?”

  “他很英俊吗?”

  “没看到过他的脸,但是想来应该会很英俊的!”

  “比起我呢?”

  楚小舟噗哧笑了出来:”比你英俊那么一点点吧!“

  “那你没机会再看到他了!”

  “为什么?”

  “你是我没过门的媳妇,我怎么可能再让你去见小白脸呢?何况还是比我英俊的小白脸。”

  胖乎乎的余辜很不满的看着楚小舟,眼睛里却闪烁着狡黠的笑容。厨房内,只见王爷菜刀在鱼身上翻转如飞,

      用刀的手稳定自如,很快几条鲫鱼便被刮鳞去肚,倒入油锅内煎制,然后他将洗净的白嫩豆腐托于左手掌中,

      菜刀绕着右手手指高速旋转,如一扇刀轮慢慢靠近豆腐块,全程几乎锋不见刃,菜刀在豆腐内切入削出。

  眨眼间,鱼身两面都被煎至金黄,一壶热水浇下,冒出滋滋白烟,王爷覆掌将豆腐倾倒入锅中,

       本来一大块豆腐瞬间纷落成了百十块整齐划一的豆腐丁,满满铺在鱼身之上。

  “鱼汤一定要用热水,能尽快融化鱼白,让味道溶于汤内。”

  王爷盖上汤锅,背着身问到:“万事俱备,还差最后一味材料了,准备妥当了吗?”

  身后一个身影砸落地上,是一个灰发的仆人,正谦卑的弯了身子:“回老爷,徐妈妈已经给母羊喂过夜草了!”

  “好,很好,子夜奶正好产在一天的阴阳交接之际,这鱼汤熬不熬的出羊脂白,就看这碗羊奶的成色了。

      ……唉,这个孽子真是有口福,到家就能尝到如此美味。”

  “老爷体恤少爷江湖历练的不易,那是老爷舐犊情深!”

  “你大爷……你以为我这鱼汤是给他熬的?那是给我没过门的儿媳妇熬的!”

  “一样的!总归都是家人。”灰发仆人不卑不亢的总结道。

  “你可有什么收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