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武侠 → 魔教有妖女秋江冷

魔教有妖女秋江冷

秋江冷 著

连载中免费

《魔教有妖女》是秋江冷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武侠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魔教殿下秦红叶,隐姓埋名,一心只想在江湖上找寻失去音讯的父母,奈何父母的消息没打听到,倒是认识了一堆志同道合走江湖的朋友,更是一不留神爱上了那血染谷的传人江从,江从此人,俊美无双,不近女色,可还没等秦红叶向他述明心意,她魔教教主之女的身份就被揭穿了....

更新:2019/09/29

在线阅读

《魔教有妖女》是秋江冷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武侠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魔教殿下秦红叶,隐姓埋名,一心只想在江湖上找寻失去音讯的父母,奈何父母的消息没打听到,倒是认识了一堆志同道合走江湖的朋友,更是一不留神爱上了那血染谷的传人江从,江从此人,俊美无双,不近女色,可还没等秦红叶向他述明心意,她魔教教主之女的身份就被揭穿了....

免费阅读

  “咳咳……说点正事。”岳避之也看到了江从的眼神。他打断了红叶和如梦令的亲昵。

  一直不发话的江从这才说到,“据我们的眼线说。虽然西漠大乱,但神域的动作却有些奇怪。他们不为国分忧,反倒是暗中和一些江湖门派做起大勾当。”

  “什么勾当?”岳避之问。

  “他们在招兵买马。”江从说到,脸上露出嘲讽,“他们在灵剑山庄定制了几千把宝剑。马,铠甲,□□。这种他们都在大批购买。朝廷是没有物资了吗?”

  “这……”岳避之也答不上来。神域要造反吗?可是他们是三皇子那一党的,圣上也有意立秦白桦为储君。

  这下子还真不懂神域这番是为什么了。

  红叶知道神域要干什么。神域这番,怕是要对付她的魔教,或者,饲养私军。等以后皇帝死了,他们好一手遮天。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也要为自己的魔教做打算!

  “他们不会是想养私军吧?”红叶说到。此刻她真的很想把自己身份说出来的,她觉得这样欺骗和利用人不好。

  见江从和岳避之不说话,红叶犹豫了一会,她吞吞吐吐说道,“我想跟你们说个事儿……我其实……”

  “吱呀……”

  开门声让红叶吓一跳。江从奇怪的看了红叶一眼。进门来的是柳烟。红叶结束了自暴身份的话题。

  今日她可没有做小伏低之态。

  “你来做什么?”如梦令问到。尽管她语气毫无波澜,但是在场人都知道,如梦令生气了。

  “我也是芳华居的一份子,我不能来吗?”柳烟问到。丹凤眼里充满了委屈。

  岳避之善意提醒,“姑娘进来得先敲门。”

  “噢!”柳烟笑笑,毫无歉意,“我见江公子心切。”

  “柳烟!”如梦令语气不是很好。这个柳烟在挑战她的底线。

  一旁的红叶知道这是江从的烂桃花。如果没有猜错。接下来这个柳烟会把矛头对准她。

  “姐姐!”柳烟满脸委屈,“我只是过来看看。这都不行吗?我只是想问问江公子,不求能常伴他,连朋友也不能做吗?”

  “你想多了。”江从冷冷的回了她一句。正眼也不瞧她一个。

  柳烟愣住,眼中有绝望。她看了眼红叶,红叶也是被她看得心里发凉。

  一个男人,他又不爱你!有必要这样吗?

  “今日就到这里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江从说着,起身离去。

  院子外红梅树下的龙度则是满脸吃惊。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师哥!

  柳烟是随后出来的,她看了眼龙度,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回艺楼去。

  如梦令打算去艺楼那边,再给她们讲讲规矩。她接手芳华居的时候就想解散艺楼的,耐不住那边那些姑娘的哀求她才继续开下去。

  可是再这番逾越。她难保不会对艺楼进行一番清理。

  红叶没有事情干。她就在院子里看龙度练功。

  随后一连几天除了红叶和龙度,大家都很忙。红叶偷偷摸摸去看过秦白珞,那家伙过得滋润得很。

  秦白珞可是个忧国忧民的好皇子。之所以过得那么滋润。完全是红叶给他带了个主意。

  艺楼有个姑娘不是那个大盗司徒步的相好吗?红叶把司徒步捉来,然后让他去偷神域的宝图。然后再把宝图散布到江湖上去。

  说是捉来,其实根本不用捉。这个司徒步本来就认识红叶。他对红叶是一见钟情,再见伤情。

  这得从红叶初来江南说起。他把人家姑娘虏到自己的庄园。红叶差点灭了他们整个摘星山庄。

  他爹又是赔钱又是赔轻功的才把这位姑奶奶哄好。司徒步再也不敢做采 花大盗。

  司徒步潜入皇宫和神域简直像回家一样。飞天遁地,不在话下。

  只不过他在窃图的时候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也把这个消息告知了红叶他们。

  司徒步是初八晚上去偷的图。神域的人忙着元宵,所以他潜进去简直是像回家一样。

  藏宝图在书房密室里。司徒步大盗多年,找到藏宝图是易如反掌。虽然他知道那是假的。

  神域的域主和长老的谈话他不小心听到了。密室的藏宝图就是假的,只有皇帝那一块图是真的。方便他们用来哄骗那个蠢皇帝的。

  真正的宝图,这些人也不说。司徒步还是挺聪明的,偷了宝图还去皇宫晃悠一圈。皇帝只认属于自己的那一块宝图。

  那图就明晃晃在司徒步手里。那还了得!皇帝当即下令追捕司徒步。

  先搜的是芳华居。只可惜,芳华居三个大地方被里里外外翻遍,愣是没有一个人看见司徒步。

  待官兵走了,易容成姑娘的司徒步才出来。红叶看他那副矫揉造作的样子就想笑。

  “我容易吗?又要偷东西,又要扮女人!”司徒步说着从胸口掏出那份拼拼凑凑的宝图。

  不得不说他还真像个女的。难怪能骗过那些官兵。不过,从他那笑眯眯的桃花眼就可以看出来,他不是个正经人。

  “我说红叶老妹儿……”司徒步想和红叶勾肩搭背。一旁的江从眼眸一紧。只是他没来得及做出什么,红叶就反手把司徒步的手拧脱臼了。

  “啊!”司徒步惨叫一声。红叶转身看着司徒步道,“别动手动脚的。讨打吗?”

  “别。”司徒步抖得哆哆嗦嗦。如梦令摇摇头,过去把司徒步手臂接回来。

  “哇,你一个男人,对小姑娘动手动脚好吗?”连龙度都忍不住吐槽司徒步了。

  绕是龙度深居血染谷,他也听过司徒步那采 花大盗的大名。所以龙度对这个司徒步不太友善。

  “切,小孩子懂什么。毛都没有长齐。”司徒步说到。看他那副样子就是想带坏小孩。

  “你个采 花大盗懂得多!”龙度的嘴巴可是师承大叔的。

  “谁采 花大盗啦!”司徒步急了,他唯一想采的就是红叶,但是失败了!他气急败坏,“那是江湖传言!我可没有玷污那些姑娘。我只想半夜去吓吓她们!”

  “咦……”龙度满眼鄙夷。

  “别吵了!”红叶打断他们的斗嘴,“找人造多一点这个假图吧。西漠的救兵来了。”

  老将军在西漠也吃力。神域不帮忙,做缩头乌龟的后果就是这样。他们打仗都是在烈阳城附近打,红叶也着急啊。

  那可是她魔教的地盘,打坏了亏得是她们魔教。

  “那我干什么?”司徒步问。红叶也能偷图,但是红叶不去。他怀疑红叶就是拿他当靶子用的。

  红叶俏皮一笑,“那么多人捉你。朝廷江湖一起来,你就留着艺楼接客吧!”

  “什么!”司徒步大惊失色,他还要扮女的?

  红叶仔细瞧瞧,然后对司徒步说到,“还眉清目秀的。穿个鹅黄色的裙子吧,肯定好看。然后去艺楼跳跳舞啊什么的。”

  司徒步被自己相好逮去了艺楼。换上鹅黄色的羽衣裙以后,司徒步感觉还不错。他还真跑出去跳舞了……

  岳避之不能来芳华居。他被家里人关起来了,这芳华居又被搜,岳家根本不想让岳避之再去芳华居。

  这岳避之妹妹岳云香说了门亲事,亲家是镇远候府。镇远侯是三皇子那边的人。岳避之是左右为难。

  这妹妹还成天找他哭诉。到底是没法子啊。他的妹妹心悦秦白珞,家里死活不同意这大嫡女嫁皇子。况且秦白珞根本没有什么势力,他也没有娶妻的心思。只能让岳云香死了这条心。

  幸好他能去探视秦白珞。现在五王府戒备没有那么森严,红叶他们自有办法潜入五王府。

  这大盗偷了宝图还去皇宫晃一圈。神域想撒谎也说不出什么。因为皇帝看到了他那一张图,便信以为真。说什么都要找回来那个宝图。

  “秦白珞!”域主收到皇帝的消息以后气得砸了杯子。

  皇帝要他派人镇守西漠,一防别国来抢无藏族宝藏,二防江湖人得到宝图挖出宝藏。

  “那……江南那边的事儿……”一旁的三长老小心翼翼问到。

  “那边事情照做不误。告诉阿大阿二,让他带着一些弟子前往西漠。以打消那位的疑心。”域主长缓一口气说到。

  “马帮的说,占时没有那么多的好马……”三长老又道。

  域主高深莫测的脸看不出什么神情,“此事不急。关键是灵剑山庄。那批货,什么时候才打造好?”

  “马的事情急不得,这兵器也急不得呀。”三长老有些为难。

  “那其他的东西呢!”域主声音已经开始低沉了。三长老生怕他随时发怒。

  只觉得一股威压逼向自己,三长老急忙到,“□□准备充足了。铁甲也差不多备好了。”

  其实铁甲并没有备好。三长老只是怕域主发怒才说备得差不多了。铁甲不是江湖人士喜欢用的,筹备起来自然困难。

  他只能向朝廷军队下手。其中就有秦白桦在暗中帮忙。

  秦白桦也是傻,认为这支私军是给他备的,所以在筹备铁甲自然上心。只是现在他暂时没有几千的铁甲可以弄来。

  如果域主追究,他只能从西漠的精铁骑那里动手脚。

  域主看了眼三长老,说话别有深意,“真的备齐了最好。眼下假宝图流出去,万一人谁误打误撞找着了……”

  “那不就让我们坐收渔利吗?”三长老问到。

  域主脸一沉冷笑到,“渔翁之利?找到宝藏就能进去了吗?二十年了,有她的消息吗?”

  三长老摇摇头,“就消失在琴州了。听说那时她被各大势力包围,身负重伤,怕是……”

  “好了!”域主忽然发声,吓坏了三长老。他顿了一下,又道,“下去吧。”

  三长老不想多呆就退下去。

  宝图被盗,神域域主自然要背一个失职之过。不过神域权势滔天,皇帝也信任神域。自然没有人敢参神域一本。

  宝图下落自然要找。可是谁找呢?刑域司就是这件事情的冤大头。最后一番推脱,这件事落在了秦白夜身上。

  他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最不怕受牵连了。只是眼下他和东城玉大婚在即,这对未婚夫妇,一个要查案,一个在外御敌不归。说出去也让人唏嘘。

  秦白夜回了七王府,岳避之不时就来拜访了。

  家仆带着岳避之到后院,七王府不大,只有芳华居半个后院那般大小。后院全都是竹子,葱茏一片。

  院子中间是小池,里面只有两条红鲤鱼。秦白夜就在小池边喂鲤鱼。

  听闻身后的脚步声,有些急匆匆的。秦白夜头也不回却知道来人是谁,他道,“避之啊,它们又长大了。他们自由吗?”

  “最是人不自由。”

  岳避之略微感叹的声音在秦白夜身后响起。

  “避之……”秦白夜颤抖叫着岳避之的名字,他呆呆看着池里两条红鲤。他眼中有些许泪光。

  “阿……阿夜……”岳避之也惨白了脸。眼泪无声从他眼角花落。他说话都有些哽咽了。

  “罢了。都已经这样了。让一切都过去吧!”岳避之知道自己失态了,他擦了吧眼泪,然后用浓浓的鼻音说正事,“调查宝图的事情你可以……”

  岳避之离开七王府之时,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秦白夜就在门里面看着他,满眼柔情。

  冷风刮来,岳避之忍不住鼻子一酸,他不敢再回头了。现在他每一次碰面秦白夜都是一种折磨,一种对自己和对他的折磨。

  还多想什么呢?不久人家就成家立业了。岳避之在心里暗潮自己。可是心口一直是空落落的,像是丢失了什么。

  能放下吗?能忘记吗?他们一起求学的那段时光一直在心头萦绕。岳避之稳了稳步伐。待他上了马车时,眼眶一酸,他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可是他连放声大哭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岳避之的马车远去,直到消失。秦白夜眼中渐渐染上落寞。他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

  这世道,这身份,太多的身不由己了。他连送送他的勇气都没有。还是少时好,那时候哪来那么多的忧思顾虑?

  ……

  红叶没事干,天天跑艺楼的高阁上看司徒步在花厅卖艺。不得不说,这家伙还上头了,眉眼神态,一颦一笑比姑娘还要姑娘。

  花厅简直成了他的专场。有时候,红叶都羡慕司徒步那婀娜的柔软的腰肢。

  江从偶尔过来艺楼,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见红叶如此着迷那个司徒步,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你喜欢这种……?”

  “不不不!”红叶立马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姐妹是能做的,其他的就算了。”

  司徒步:???红叶老妹你是什么意思?

  好,这个答案江从很满意。他看着红叶,红叶换上了额饰,没有梳发髻,只是把头发编成小辫子然后披在身后。很好看!

  这个姑娘怎么样都是好看的。红叶看着翩翩起舞的司徒步眼中又是想笑又是惊艳的,她还不忘对江从说到,“你看看,这完全就是女的。”

  说着她又扯上江从的袖子。她也想让江从看看,这司徒步是何等神人。

  她的手在江从黑色的皮质衣袖上是黑白分明。红叶还晃了衣袖几下,那一刻江从的感情都要呼之欲出。

  可是想到他刚刚解决掉一个找他麻烦的杀手。他柔情满满的目光又渐渐冷起来。

  他给她带来的麻烦够多了。他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这几日都不见避之呢。”红叶突然想起来,避之好久没有来芳华居了。该不会也被关起来了吧?

  “两天前他病了。”江从说到。前一刻想着远离人家,下一刻还是会忍不住回答红叶的问题。

  红叶顿时蔫了,“我总感觉他怪怪的。算了,我去找他。”

  红叶当晚回来时人也是不对劲儿。神魂都游走到三界之外了。

  她回来之时,那个七皇子秦白夜还带着人来盘问。红叶就在一旁看着秦白夜发愣。

  “我也是公事公办。这几日就麻烦各位了。”秦白夜谦和道,他要安插一些人手在艺楼和酒楼。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但是也要做好来。

  “七皇子说笑了。若能捉到贼人,我们也落得个轻松,也能摆脱窝藏贼人的嫌疑。”如梦令落落大方应对着秦白夜。

  这个人才是真的谦和,不像秦白桦,虽是面相温和,但是随时能变脸,而且还爱摆架子。

  “如老板说笑了。要是盘查不出来,我怕是要求父皇把五哥放出来了。他认识的江湖侠客多,不怕捉不到贼。”秦白夜笑笑。

  如梦令也淡然一笑,“司徒步可不是那么好捉的。不过,还是祝七皇子办案顺利。”

  “多谢。”秦白夜抱拳一谢。

  红叶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只有江从发现她的异常。

  随后秦白夜把线人一安插就离开芳华居。

  传闻七皇子虽然谦和,但是办案雷厉风行,这次对芳华居那么友好。要不是红叶偷偷看过岳避之,她还不知道为何会这七皇子为何这样宽容。

  “你们自己准备晚饭吧,我去一趟艺楼。”如梦令对江从和红叶说到。

  红叶点点头。倒是龙度一脸苦相,“姐姐做饭,整个后院都是辣椒味……”

  “你可以去酒楼吃。你师哥有投资,多的是钱,随便吃。”如梦令善解人意。她知道,不是谁都受得了红叶这个辣椒坛的。

  “难怪他住这里不用钱!”龙度惊叹。

  红叶眉头一皱,“就我白吃白喝了。”

  如梦令笑了,“你白吃白喝一辈子都行。我去艺楼了。”说着她领着几个秦白夜留下的姑娘走去艺楼。

  “姐姐再见。”红叶冲如梦令挥挥手。

  最后应龙度要求,三人的晚饭是去酒楼吃的。龙度这几日进步不错,红叶就依他。

  今晚红叶胃口并不好,她吃饭都慢吞吞的。吃吃又停停。她总是在出神,不过作为一个高手,她还是能立即嗅到杀意。

  在飞镖飞来的时候,她立马拿起江从放桌子上的寒剑把飞镖劈落。

  这件事本来是江从做的,江从就比她慢了一瞬间。

  “自己出来!”红叶喝到。眼神都凌冽几分。那飞镖有剧毒,如果没有猜错,这毒是见血封喉!

  吃饭的百姓纷纷退到一边。只剩一个白衣的中年人,此人一身朴素。但是武器上都带着太阳月亮的标志。

  看来是日月门的人。江从的仇人之一,日月门的原掌门和大长老也参与了杀灭门寒家一案。

  不管是不是亲手。当日浇火油的都得死!

  “此事与你无关。”江从从红叶手里拿回寒剑。红叶带着江从退过一边。

  “杀人偿命!我乃日月门大徒弟林峰,为我掌门与师傅报仇!江恶人拿命来!”这位叫林峰的人说了一大堆废话然后才提剑冲上来。

  不过几个剑招之间,江从直接把这个林峰打趴在地,抵于剑下。他无情嘲讽到,“你知道为什么我在悬杀榜上还活到现在吗?你们太弱了。”

  “你!”林峰气急攻心加上有内伤,一时吐出了大口鲜血。

  江从并不弱。他只是打不过像红叶这种武功巫术都学得极致的人而已。

  血染谷传人不是虚有其名。待他心法剑诀学到最高,他便能修炼血染谷真正的秘籍,也就是红叶撕掉又默写的那一本!

  到时候就是一个大突破。就像他师傅,师傅并不是被大徒弟可以随便打伤的弱鸡。他师傅就是念情不肯出手,否则,元昊就是废人一个了。

  “骂我师哥是恶人!真不要脸!师哥杀的每一个人都是要给他偿命的!”龙度无时无刻不在维护自己师哥。

  红叶拦着他,劝到,“不要和他们多说。他们不要脸惯了!”

  “咳咳……区区一个丫头片子!还是回…去做……”□□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这个林峰就被一剑封喉了。

  没有血液喷出。因为用来杀死他的武器是寒剑。他整个尸体都结了霜,最后完全变成了一个冰人。

  “老规矩。”江从说到,他把剑收回剑鞘。红叶看着他的动作和神情,杀伐果断!一时间忘了怎么说话。

  原来江从和别人打起来是那么帅气的!

  “走吧。”江从冲红叶和龙度说到。他眸间有杀意,但是在说话的时候,杀意尽数褪去。

  “好呀。”红叶应到。然后和龙度跟在江从屁股后边离开。

  她面上平静,内心却不平静。她要确定一件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没有确定,她心里已经开始惆怅了。

  她终于体会到了岳避之的心情。她今日这般失魂落魄,其实是她看见避之哭了。

  避之喜欢的人,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她今日早上还不明白,若是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是怎么样的心情。

  但是晚上她就知道这是什么滋味了。她抬起头看着江从的背影。她想到,其实江从入过好几次她的梦。

  她只当是相处多了,这是自然而然的。就像她会梦见自己和如姐姐逛街一样。

  红叶猜想自己有可能是喜欢上江从了。可是她自己是什么人?魔教殿下呐!江湖人口中的魔教妖女!江从又是一个大冰块的……

  红叶吸吸鼻子,默默把这件事压在心底。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太阳下山的时候,红叶在琴州买的东西就送过来了。很漂亮的两件红色衣裳,虽然是同一匹布料,但是款式完全不一样。

  一件是收袖小领的适合闯荡江湖,打打杀杀的衣服。另外一件则是带着异域风情的罗裙,腰间好多流苏装饰。

  这店家好带了封信,大概是说裁缝剪错了,但见姑娘天姿非凡。把另外一件衣服改成西漠风情姑娘穿上也是极好看的。

  如梦令看着那件衣服,衣袂飘飘,流苏摇摆的。她初见红叶之时,红叶不就是穿着边陲的服饰吗?那是锦上添花的好看啊!

  红叶把白色羽衣送给了如梦令。如梦令穿上去显得她更多了几分闺秀之气。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