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余生陪你颠沛流离俞静书沈柏寒番外

余生陪你颠沛流离俞静书沈柏寒番外

二小姐的烟 著

连载中免费

《余生陪你颠沛流离》是由作家二小姐的烟所写的现代言情作品,主角是俞静书和沈柏寒,小说讲的是俞静书悲惨的一生貌似都在得到中失去,相恋多年的结婚对象意外被堂妹夺走,此时就在她最狼狈之际遇到了救世主沈柏寒,而她认为的大暖男俞沈柏寒实则只把她当成.......

更新:2019/10/01

在线阅读

《余生陪你颠沛流离》是由作家二小姐的烟所写的现代言情作品,主角是俞静书和沈柏寒,小说讲的是俞静书悲惨的一生貌似都在得到中失去,相恋多年的结婚对象意外被堂妹夺走,此时就在她最狼狈之际遇到了救世主沈柏寒,而她认为的大暖男俞沈柏寒实则只把她当成.......

免费阅读

  寒冬腊月,窗外飘着雪花,路面也结成了冰。

  俞展其收了工回来,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里面不同寻常的安静让他的心没来由的一抖。

  他的钥匙上面有一个铃铛,是五岁的女儿挂上去的。

  以往只要他掏出钥匙,不出五秒门就打开了,两张同样灿烂的笑脸就出现在眼前,然后在她们母女二人的欢声笑语里走进温暖的家。

  可是今天,他在门口站了足足有一分钟,门,还是没有被打开。

  俞展其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推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妻子景若初抱着女儿俞静书在抽泣,眼眶通红。

  而他的父母,还有他的兄嫂,则是一脸的愤恨,好像这对母女做了多大的错事一样。

  他搓了搓手摘掉手套放在门口的鞋柜上,笑着说道,“爸,妈,大哥大嫂,你们怎么来了?”

  说完,他又回过头去看着自己的妻女,“静书,妈妈怎么哭了?”

  “爸爸,他们坏,他们打我,妈妈护着我也被打了,你快看看,”俞静书见到自己的父亲回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刚刚看到了,妈妈护着我,伯母和奶奶便用凳子砸到她的背上,妈妈肚子里可还有小弟弟呢!”

  “切,就她那样的也能生出儿子来?”俞展其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嫂子李敏嗤笑着说了一句。

  俞展其的眼眶瞬间如充了血般的看向自己的父母和兄嫂,“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你还有脸问我们?若不是你办事不力,我和你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赶来?”俞父怒视着自己的小儿子,“我给了你一个月的时间让她将房子和门面过户到你哥名下,结果呢?要是你会办事我也不用亲自来这一趟了,这个贱人连我的话竟然也敢不听,你今天不把她给我打到听话,你就不是我儿子,你也不配做一个男人!”

  “俞展其,你若还是俞家的儿子,就按上次说的,把她在市里的房子和门面都转到你哥嫂名下,你侄子快要上初中了,我打听过了,要上榕城一中,必须得在市里有房子。”俞母说道。

  景若初没等俞展其开口,便说道,“那房子和门面,是我爸妈留给静书的,谁也抢不走!”

  “你嫁进俞家,那些东西自然是我俞家的,该怎么处理我说了算!”俞母大声嚷道,随后又看着俞展其说道,“趁着时间还早,今天就去把事情办了。”

  同时,眼睛落在了俞展其大嫂李敏的脸上,示意她开口。

  “小叔,我和你哥打听过了,你城里那套房可是属于学区房,紧临榕城最好的初高中,下半年明儿可就要升学了,你这当叔的,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俞家唯一的根儿输在起跑线上?爸说了,要让明儿上最好的学校。”李敏知道,俞展其眼里一向没有她这个大嫂的,所以,将俞父搬出来是最好最有效的手段。

  果然,俞父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盯着景若初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俞家人想要出人头地就要我景家的家业来垫脚吗?”景若初这会儿不怕了,以往退让的太多,现在,她不想妥协了,“俞展其,我父母尸骨未寒,俞家便打算翻脸不认人了吗?”

  景若初面无波澜,嘴边依旧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

  俞展其没有说话,他自知对不起自己的岳父岳母,又不能护妻女周全,可是,与他为难的是他的父母啊?

  他怎么能反抗?

  “若初,要不你……”

  “看来,以往我退让的太多,反而把你们的胃口养大了,”景若初截断自己男人将要说出口的话,冷冷的说道,“你救了我父亲一命,所以我替你养着这一家子吸血鬼,俞展其,我景若初命就这么不值钱,由得你俞家人作贱吗?”

  “静书,跟妈妈走,我们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们回自己的家……”景若初决定不再妥协。

  但她走之前,是一定会把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也一并带走的。

  这几年,就算她在,这一家子也不见得对她女儿有多好,如果她走了,怕是活不下去的。

  “若初,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去哪里?”俞展其的心有一瞬间的慌乱。

  他了解这个女人。

  他看的出景若初眼里的坚决。

  也许他是做错了,他会认错,会找到完美的解决办法,像以前那样。

  “俞展其,稍后我会把离婚协议寄给你,我们,到此为止!”说完,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俞展其,你就这么没用,让一个女人在你头上拉屎屙尿了?”俞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去,把她给我弄回来打一顿就老实了。她想走可以,走也必须把那套房子给我留下!”

  “爸,你别生气,我会让她听话的!”过了许久,俞展其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一转身,竟是诀别。

  他再也没有机会让那个善良的女人听他的话,任人宰割。

  俞静书从梦里醒来,便再也睡不着了。

  她又梦到自己妈妈了。

  梦里妈妈不停的跟她说对不起,没有护好她,没有照顾好她,让她本该在享乐的年纪吃尽苦头。

  她其实已经记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也不记得最后爸爸有没有听爷爷的话,把妈妈抓回来打一顿。

  她只记得那个冰冷的冬天,她失去了母亲之后,又失去了父亲,然后被塞给了伯父伯母照顾。

  她从幸福的小公主变成了人见人嫌的拖油瓶,而伯父一家,却靠着她外公外婆留下的财产,跟人合伙做生意,发了家。

  她记得,她爷爷临终前说过她爸妈死的好,不然,俞家也不可能富贵起来。

  俞静书冷笑不已。

  当年伯父哄着她将外公的产业交给他打理,才换来今日俞家的富贵,却在成功跻身上流社会之后,否认借鸡生蛋的过程。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披上外衣出了门,俞静书径直朝厨房走去,她现在需要喝一杯冰水,来缓解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

  ‘吱哑’一声,身后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

  随后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俞静书的身体一僵,这是她伯父的脚步声!

  “我的小书儿,是在这里等着伯父来宠爱你吗?”俞敬璋一脸的坏笑朝着俞静书扑了过来,满身的酒味儿,“来,让伯父尝一下你的小嘴是不是还那么甜!”

  ‘呕’!

  俞静书差点没吐出来!

  想到小时候在自己懵懂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个老男人亲了,俞静书胃里一阵翻滚。

  “伯父,伯母在你后面呢!”俞静书不着痕迹的避开他的触碰,朝门外走去。

  “小美人,你可别骗我,”俞敬璋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认为她是在逃避自己,“快开学了吧,学费可还有着落?来,让我弄舒服了我给你二十万!”

  “俞静书你可真是饥不择食,竟然勾搭自己的亲伯父,我打死你个小狐狸精!”李敏穿着粉色的丝质睡衣,暴怒的吼道。

  一听到自己妻子的声音响起,俞敬璋竟然害怕的颤抖着身子。

  “老,老婆,都是她,为了学费,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背叛你的心思!”

  “我回头再跟你算账!”李敏看了眼楼上,揪着俞敬璋的耳朵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对于她如此肯轻易的放过自己,俞静书觉得奇怪极了。

  她当然没有忽略李敏离开之时的眼神,顺着她目光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俞想想的房间。

  当下,俞静书心里就犯起一丝狐疑。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李敏没有闹起来的原因。

  翌日。

  俞静书穿戴整齐出现在俞家客厅的时候,眼睛倏地一下眯了起来,眼神像一把利剑一样射向在餐桌上相互喂食的一男一女。

  他们一个是自己的男朋友,榕城甚至整个滨海州最火热的偶像明星宋一鸣,另一个,是从小和她不对付的堂妹,俞想想。

  “宋一鸣!”几乎是在吐出这几个字的瞬间,俞静书已经奔到了餐桌面前,“我过生日你说在外地拍戏回不来,想我想的心都痛了,恨不能将我揣进口袋里时时刻刻在一起?宋一鸣,你在外地拍戏都特么拍到我堂妹床上去了?”

  “还有你,俞想想!这都是第几次了,你就见不得我好,是吗?”俞静书杏眼圆睁,气势汹涌的将俞想想将要说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嚷什么嚷,大清早的,”李敏的声音降至冰点,给了自己女儿一个安抚的眼神之后,又抱歉的看了看她的‘准’女婿,“俞静书,你来的正好,下个星期你妹要订婚,你给她当伴娘!”

  语气,是跟以往一样的不容反驳。

  俞静书闻言,回过头看着李敏,“伴娘?你们可真是把拿来主义贯彻的彻底了!”

  “俞静书,你别给脸不要脸!”李敏听到她别有所指的话,顿时就不高兴了。

  “妈,这件事是我对不起姐姐了,没有提前通知她,”俞想想拉了下李敏的手,说道,“姐姐,我要结婚了,你可以当我的伴娘吗?”

  尽管脸上一片天真烂漫的样子,可俞静书知道她的内心有多恶毒。

  不是第一次了。

  抢她的衣服,玩具,同学,然后男朋友。

  不管跟她的关系再好再铁,到最后,都会莫名其妙的成为俞想想的闺蜜,而且是在跟她反目成仇的情况之下。

  又要好戏重演了吗?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哭了。

  能轻易抢走的男人,她也不稀罕。

  “俞想想,收起你这副嘴脸,你是什么人我心知肚明,面子上的事情就不要浪费精力去维持了!”俞静书丝毫没有给她面子,冷漠的说道,“宋一鸣,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个交代,否则,我决不轻易放过你们!”

  听到她威胁的话,俞想想一个耳光就想甩过去。

  可是不行。

  宋一鸣还在这里。

  低下头掩去愤怒,说道,“姐姐何必为难一鸣呢?你只要知道,我们是真爱,他将会是你的妹夫,这就够了,不是吗?”

  俞想想上前拉着她的手臂,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摇晃着。

  俞静书一脸厌恶的抽出自己的手,因为用力过大,俞想想顺势倒在了沙发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喊叫声!

  “俞静书,你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李敏怒吼一声,看到宋一鸣快她一步将俞想想扶了起来。

  “姐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会生气的,”俞想想推开扶着她的两个人,转而拿起自己的包,从里面抽出一个信封,递给俞静书,“姐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学费,你拿去报名吧!”

  多么为她考虑的一个妹妹,可是,她却听出了威胁的意味,俞静书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接过信封又看向李敏,“想用钱打发我吗?俞想想,这件事情咱们没完!”

  话落,她用力的将信封扔向俞想想,里面的钱散落一地,“宋一鸣,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不介意闹个天翻地覆,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怕!”

  ‘啪’!

  “现在怕了吗?”李敏怒不可揭的甩了她一个耳光,“俞静书,没有我和你伯父,你也别想完成学业!”

  ‘啪’!

  俞静书也立刻回了一个耳光,不过,这耳光是打在俞想想的脸上。

  “那我们就鱼死网破吧!”俞静书怒不可揭的说道。

  “一鸣,我,我……”俞想想委委屈屈的哭了出来。

  “你别担心,我知道你善良懂事,不像她,”宋一鸣抬起头来看着俞静书,“行了,你别得理不饶人的,就算曾经风花雪月深情一片,那也是建立在我不清楚你为人的基础之上的,现在我看清你了,所以,你好自为之吧!”

  “还有,我爱的人是想想,你也别再纠缠着不放了!”说完,扶着‘脚疼’的俞想想去了沙发上坐下。

  并且很自然的接过下人递来的药油,蹲下,替她揉了开。

  李敏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在意刚刚俞静书的无礼了,毕竟,没有她,怎么试的出宋一鸣对想想是真心的呢?

  一个身价千万的大明星,肯低头为自己的女人揉脚,若说这个女人在他心中没有一点份量,那是不可能的。

  俞静书嗤笑了一声,“我对你纠缠不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