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第一婚宠腹黑宝宝全能妻全文

第一婚宠腹黑宝宝全能妻全文

妖系佛精 著

连载中免费

《第一婚宠腹黑宝宝全能妻》是作者妖系佛精所著一部长篇豪门总裁类型小说,主角是沐夏靳墨寒,讲述的是:沐夏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被人人畏惧的靳墨寒捧在掌心宠爱,这个男人阴冷腹黑,却在她面前任劳任怨温柔体贴,是孩子的缘故,还是另有图谋,多年后的一天,沐夏发现靳墨寒的真实面目,原来他早就心悦与她,还不自知!

更新:2019/10/08

在线阅读

《第一婚宠腹黑宝宝全能妻》是作者妖系佛精所著一部长篇豪门总裁类型小说,主角是沐夏靳墨寒,讲述的是:沐夏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被人人畏惧的靳墨寒捧在掌心宠爱,这个男人阴冷腹黑,却在她面前任劳任怨温柔体贴,是孩子的缘故,还是另有图谋,多年后的一天,沐夏发现靳墨寒的真实面目,原来他早就心悦与她,还不自知!

免费阅读

  沐晚冬乘胜追击:“不过姐姐原来不这样的,她性子倔,却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昊哥哥,你还记得白泽吗?

  去年他跟公司闹解约,姐姐为了帮她,不惜把房子都抵押出去了,多仗义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说完,还佯装伤心的抽了抽鼻尖。

  陆昊听闻,突然知道怎么治沐夏了。

  白泽他怎么可能不记得,从他认识沐夏开始,那小子就没少挡自己的路,之前顾及沐夏,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呵!

  转身在沐晚冬额头上亲了一口,陆昊道:“晚冬,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

  “我哪有!”

  羞怯的面容里隐藏的是比蛇还要恶毒的血液。

  与此同时,加长劳斯莱斯上,沐夏有点不自在的朝靳墨寒颔了颔首:“谢谢你刚才替我解围,回头您给我一个卡号,我把修车的钱还给您。”

  说实话,沐夏没想到靳墨寒会帮自己,毕竟见过的两次面都不怎么愉快,而想到自己误认靳墨寒是家暴男,心里就更虚的连说话也没那么硬气了。

  靳墨寒目光淡淡的看了眼沐夏,开口问:“我缺钱?”

  沐夏一愣,靳墨寒自然不缺钱,听说他家大到连上厕所都要开车去,能缺修车的钱?

  连忙解释:“靳先生自然不缺钱,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过商人从来不做无利的买卖。”

  沐夏表示她非常想要收回刚才的话。

  侧身看向靳墨寒,有些不解的问:“那你想要什么?”

  “送你回家。”

  语气疏离,连目光都未向沐夏这边看。

  沐夏心里敲成了鼓,明明靳墨寒之前还唯恐自己对他图谋不轨呢,怎么就突然就反过来了?

  难道是有什么阴谋?

  “不用了,靳先生,我已经叫了车。”

  “取消!”

  虽然只有淡淡两个字,从靳墨寒嘴里说出来,却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自知再过推拒就显的有些矫情了,沐夏只能认命的点了取消,并告诉司机她家的地址。

  车里一下安静下来,沐夏侧目看向窗外,有些恍惚。

  在曾经熟悉到骨子的城市,她却沦落到出院要搭一个陌生人车的地步,是一种什么感觉?

  没有人喜欢她,没有人爱她,甚至没有人会记得她,又是怎样一种体会?

  疼,酸还是苦,或许都有点吧!

  “靳焱说,他很喜欢你!”

  靳墨寒突然开口,虽然看向沐夏的眸光仍旧冷淡。

  沐夏心中突然满了一下,脑海里闪过靳焱那张别扭又萌萌的小脸,不自觉的勾起唇角:“我也很喜欢他!”

  只是话音刚落,她就想起一件事。

  连忙紧张的看向靳墨寒:“靳焱跟那些孩子打架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没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惩罚他吧?”

  就算不是暴力男,也很有可能会因为打架的事情惩罚靳焱。

  虽然她不知道前因后果,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感觉这里边一定有内幕。

  靳墨寒眯了眯眼,心里泛起一阵阵的酸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认定自己会经常对靳焱动粗?

  身体往沐夏的方向靠了些许,靳墨寒伸手将沐夏圈到车座上:“沐小姐,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暴力?”

  “你说我暴力?”

  沐夏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问靳墨寒,可刚说完,脑子里就闪过刚才砸陆昊车的情况,不自主的红了脸。

  往后退出靳墨寒的包围圈,沐夏撇了撇嘴:“我、我那不叫暴力,充其量就是稍微过火的正当防卫。”

  “靳焱每次打架的时候也会这样为自己开脱。”

  被靳墨寒直接说破,沐夏面子上有点过不去。

  嘴巴嘟了嘟,自言自语道:“喜欢打架还不是因为遗传你!”

  沐夏知道自己骨子里确实有点小暴力,也知道自己是遗传了父亲的脾气,只是在认识陆昊后,她强制把这种小暴力压制起来,慢慢的,就活成了别人的样子。

  而在她的意识里,靳焱喜欢打架,自然跟动不动就剪别人头发的靳墨寒有关。

  靳墨寒听到沐夏说的稍微一愣,半晌后,忽然笑了。

  虽然只是唇角微微一勾,可那原本冰冷的眸光却蓦然变得有了颜色。

  沐夏有些怔楞,本来就英俊如神邸的男人,在那笑容的衬托下,就像是融化的雪山,衬托的周围竟也温暖起来。

  连忙收回目光,沐夏的心脏砰砰直跳。

  靳墨寒颇为玩味的盯着沐夏,半晌后,薄唇轻启:“爱打架这点,靳焱应该随的是他母亲!”

  沐夏:“……”

  想到那个已经翘辫子,啊呸,应该是想到那个已经不幸去世的母亲,沐夏咬了咬下唇:“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逝者已矣,还请节哀。”

  靳墨寒听到节哀两个字的时候,眉眼间的笑意却是再也掩盖不去。

  “你笑什么?”

  沐夏不解。

  靳墨寒唇角噙起邪俊斐然的笑意:“我笑沐小姐医者不自医。”

  沐夏心中咯噔一下,想起靳墨寒刚才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撞了陆昊的车,便已经知道他对自己的事多少有些了解,而这句话,自然也明白指的是什么。

  关于陆昊和沐晚冬,她表面上表现的有多强硬,内心就有多痛苦,就像是长在身上的毒瘤,就算是连根拔起,疤痕却永久消除不掉。

  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靳先生,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时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我……啊,鬼啊!”

  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双手,搭在沐夏肩膀上,把她吓的魂都要丢了,也顾不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撒腿就要往车下跑。

  靳墨寒连忙把沐夏拽回来,言语冷戾:“你疯了,当自己会飞?”

  音调中带着责备,可手却不自主的抚了抚她的后背。

  沐夏下车的动作纯属下意识反应,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和蛇。

  恐惧的从靳墨寒的胳膊缝隙中往后看了看,她边发现刚才那双手竟然是靳焱的那双白嫩嫩的小爪子。

  连忙从靳墨寒怀里起来,沐夏问:“靳焱,你怎么在这?”

  可靳焱根本就不搭理她,双眼紧闭,摇头晃脑,嘴里不停嘟囔着:“嘘嘘,我要嘘嘘!”

  说完,双手放在裤沿上,作势就要脱裤子。

  还没等沐夏反应过来,靳墨寒就用一只手遮住了沐夏的眼睛,而另一只则朝后边伸了过去。

  “等下!”

  话落的一刻,后排发出流水的声音。

  沐夏几乎能想象出靳墨寒此时的表情,肯定是黑到不行,再严重点,说不定都要把对方宰了。

  连忙握住靳墨寒的手:“你别怪他,小孩子尿裤子很正常,我小时候还见过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尿床呢。”

  靳墨寒眉头能夹死苍蝇,盯着沐夏看了半天,恶狠狠道:“又是那个掉在地上脑积水的小男孩!”

  沐夏讪讪的笑了笑:“应、应该是吧!”

  其实她也记不太清是几岁了,但是尿床这事肯定有。

  靳墨寒脸色铁青,扫了眼车上这两个同样不让他省心的人,厉色命令:“放手,闭眼,不许看!”

  冷冷蹦出几个字,靳墨寒在沐夏放手的时候,抓住了尿完又闭着眼想爬回去继续睡觉的靳焱。

  冷不丁胳膊一疼,靳焱倏地睁开眼,然而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全是迷茫。

  我是谁?

  我在哪?

  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就像要杀了自己似的?

  目光往前看了眼,当他看到沐夏的时候,唇角一下裂开:“仙女姐姐!”

  脑子一下子就清明了。

  听到靳焱的声音,沐夏下意识的睁开眼,可下一秒,一道墙挡在两人中间,随即冰冷的声音从中发出来:“谁允许你睁眼的?”

  沐夏:“……”

  “靳焱,裤子给我穿好。”

  靳焱一低头!

  妈呀,谁把水洒他小鸟上了?……

  车很快就停在公寓楼下,沐夏上了楼,身后跟了三个男人,两大一小。

  司机把行李帮忙放好就离开了,而靳墨寒拎着靳焱的后衣领,直接进了洗手间。

  车上没有备多余的衣服,靳焱尿了裤子,靳墨寒衣服湿一片,沐夏总不可能不让他们进来清洗。

  把行李箱放好,沐夏的目光落在客厅墙上的相片上。

  那是去年她、陆昊和沐晚冬旅游的照片,曾经多么珍视的感情,如今,全都成为蒙尘的劣迹。

  过去摘下来,直接扔进垃圾桶,沐夏开始清理所有有关那两个人的东西。

  而卫生间里,靳焱裤子都扒下来了,双手垂在身侧,头低到不能再低:“爸爸,你怎么能让我在仙女姐姐面前出这么大的丑?”

  靳墨寒根本没看他,脱掉上衣,开始洗手。

  “爸爸,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不喜欢仙女姐姐,就想拆散我们,所以之前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骗我的是不是?”

  “闭嘴!”

  靳墨寒有点烦躁。

  靳焱哪里会听话,直接坐到马桶上:“我就奇怪,一向对女人都不感兴趣的你,怎么会突然关注仙女姐姐下午出院这件事,原来是你想让我在仙女姐姐面前出丑。”

  靳墨寒有棱有角的俊颜在灯光下忽明忽暗,没理会靳焱。

  靳焱冷哼了声:“但是爸爸我告诉你,不管你同意还是反对,我对仙女姐姐的感情是不会变的,我……”

  突然,头顶洒下一股凉水。

  靳焱被浇的一哆嗦,刚要发火,就听到靳墨寒说:“叫醒你,还能进来?”

  靳焱愣了下,脑袋里出现之前他掉在地上被老爸拎进病房后发生的场景。

  三个小时前病房

  “你喜欢那女人?”

  靳墨寒面色淡淡的站在病床前,跟刚刚检查完的靳焱对视。

  靳焱挑了挑眉:“谁啊?你是说仙女姐姐吗?当然喜欢。”

  “喜欢哪里?”

  靳焱无语的瞥了一眼靳墨寒:“你可能无法理解那种感觉,当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心里就特别踏实;当她为了我骂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就是中了她的毒,这一辈子都离不开她了。”

  “好好说话!”

  靳墨寒冷冽的声音吓的靳焱直接打了个哆嗦,连忙回答:“她很漂亮,而且,你不觉的她长的很像我吗?多大的缘分!”

  靳墨寒不屑的冷哼一声:“都毁容了!”

  “毁容又怎样,爸爸,你别用俗人的目光评价我的仙女姐姐,那是对她的侮辱,你要穿过身体看到她的本质才行!”

  靳焱气的就像个小壮牛,他最讨厌爸爸这种霸道说一不二的性格了。

  靳墨寒听完靳焱的话,有点愣神,或许他现在只有穿过衣服看到身体的能力。

  沉默了很久,靳墨寒冷戾的体温才有了一些温度。

  他幽幽的看了眼靳焱,像是下了什么生死决定一样,淡漠开口:“如果她对你好,我同意!”

  “同意什么?同意我和仙女姐姐在一起吗?真的吗?”

  靳焱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他爸爸吗?

  直接站起来,在病床上蹦了几下,可转瞬,他又苦恼了:“可是我怎么才能跟她永远待在一起呢?”

  “我可以让她当你的母……”

  “我知道了,我要让她当你的儿媳妇。”

  异口同声的两句话,结束在靳焱兴奋的口吻中。

  回忆猛然结束,靳焱伸手拍了一下脑袋,立马从马桶上站了起来。

  对啊,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爸爸这完全是为了帮助他找到真爱才没叫醒他的,他真傻,竟然误会爸爸!

  深深给自己伟大的老爸鞠了个躬:“爸爸,您真是我亲爸!来,我来帮您洗手吧!”

  靳墨寒:“……”

  真是个傻儿子!

  于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在洗完澡,只裹了个浴巾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有温度的温柔。

  毕竟他的爱情是经过家长祝福的。

  不过秦叔叔曾经说过,追女孩子一定要循序渐进,不能一下子太猛把女孩子给吓跑了。

  见沐夏在收拾东西,他连忙跑过去:“夏夏,你在干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女孩都喜欢勤快的男生。

  沐夏听到夏夏那名字,有点哭笑不得,看见洗的白白嫩嫩的小糯米团子,又忍不住上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不过以后喊我,要在后边加个姐姐哦!”

  “可是我不想加,我已经长大了!”

  沐夏看着靳焱故作成熟的娃娃脸,蹲下来勾了勾他的鼻子:“是长大了,打架那么厉害。”

  靳焱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白皙的脸颊隐约有些红晕。

  “跟你说个我的秘密怎么样?”

  沐夏笑着开口,靳焱一双期许的目光望过去:“什么秘密?”

  他和夏夏竟然要有秘密了,这发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