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独家宠爱我的甜心宝贝大结局

独家宠爱我的甜心宝贝大结局

纯风一度 著

连载中免费

甜蜜漫画《独家宠爱我的甜心宝贝》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热门网剧《奈何BOSS要娶我》的同名小说《豪门游戏私宠甜心宝贝》,一起来看看吧,小说讲述的是:十八线小明星夏林,身患绝症却又惨遭抛弃,无奈之下她只好走向那个站在权势巅峰的男人凌异洲,可是为什么凌异洲会让她以身相许?这样的买卖是他该做的吗?

更新:2019/10/08

在线阅读

甜蜜漫画《独家宠爱我的甜心宝贝》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热门网剧《奈何BOSS要娶我》的同名小说《豪门游戏私宠甜心宝贝》,一起来看看吧,小说讲述的是:十八线小明星夏林,身患绝症却又惨遭抛弃,无奈之下她只好走向那个站在权势巅峰的男人凌异洲,可是为什么凌异洲会让她以身相许?这样的买卖是他该做的吗?

免费阅读

  导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做什么调研,告诉他们,剧组在拍戏,封山了,要调研下次再来。”

  报信的那人支吾了一下,“不过对方态度好像挺强硬的,看起来气场也很强大。”

  导演烦躁起来,“气场强大?能有我们强大吗!我们这里的明星到时候都是要上荧幕面对很多万观众的!告诉他们,他们是不是想借口进来看拍戏啊?告诉他们,没门!”

  导演说完便指挥起来,这下轮不到夏林说话了,她负伤拍戏,愿意当然好,不愿意也得愿意!

  “导演,我不行了,头晕,好恶心,我想吐。”夏林抓着地面的杂草,不让剧务把她拉起来,因为她清楚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能挨第二下了,真的会死的。然而若她真的再来一次,陆乙那嘴角的邪笑……肯定会再给她第二下闷棍。

  恶心的男人,她不说假话,很的头很晕,脑子都快停止思考了,脑袋上面仍然有很多星星在飘。

  “吐什么吐。”导演想起夏林今天早上向他偷懒请假,“又没流血,不就是一个包,等下让剧务帮你随便处理一下就可以了,别一天到晚无病喊痛的,我们没空陪着你耗。”

  夏林痛苦地抬头看着导演,开始装可怜,硬的不行来软的总行了吧。

  然而显然也不行,导演冲她大吼了一声,“各就各位!”

  夏林愣生生地人拽起来扔到苏希身边,苏希也就瞅了他一眼,没多说话,在苏希看来,还不至于为了帮助夏林说话而得罪陆乙。

  在导演一个“action”说出来之后,夏林满脑子都在想陆乙的抢杠子,随时可能跑出来敲她去见阎王爷。

  前面就是了,夏林突然停住,不行,她还是很怕死啊。

  苏希见她突然停了,刚要说话,前面陆乙突然吼了起来:“敌人来了,兄弟们,杀啊!”

  夏林惊恐地看着陆乙冲过来,反应过来连忙往后面跑,叫道:“导演,陆乙不遵循剧本!”本来要偷袭也应该在那边,不是这里啊!

  “卡!卡!陆乙你干什么?卡卡卡!”然而导演也已经叫不住了,陆乙常年被粉丝养叼,此刻复仇心切,恨不得立即把夏林扒掉一层皮,还管什么导演。

  夏林心一急,没来得及跑远偏偏摔了一跤,脑袋本来就痛,此刻嗡地一声,仿佛听到了陆乙手上的闷棍挥过来带来的风声,吓得眼睛一直,小脸白如纸片。

  “住手。”

  然而接下来的不是剧烈的疼痛,而是一声住手,直接在夏林头顶上响起。

  夏林只感觉眼前闪来几个黑影,她尚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眼睛完全没聚焦,没看清楚这些人是谁。

  接着听到了陆乙的一声惨叫,夏林这才愣神过来,侧头赫然看到一身风尘仆仆的凌异洲,手里拿着刚刚陆乙手里的抢杠子,脚踩在陆乙身上,看不到他的眼神,但却是用了狠力的,因为光听陆乙的叫声就知道踩得有多重。

  夏林虽然对凌异洲的突然出现讶异地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一颗心却顿时落了下来,这种英雄的出场方式,她几乎要泪流满面地跑过去拥抱他,从来没这么感激过他,现在的地位,是和阎王爷一样的存在。

  然而眼泪是流了,却不能抱,因为旁边里里外外站着的,不下三十个人,还不包括凌异洲带来的员工。

  凌异洲这才放开陆乙,转头朝着夏林走过来,他的脑容量本来是很大的,惊艳了多少人,然而现在脑子里只有两个镜头接连闪过,一个是夏林苍白害怕的脸,一个是她额头上触目惊心的大包。

  至于其他的,该公开,或是不该公开的事情,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夏林看到她走过来,睁大眼睛,在这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他越来越近,眼里有很明显的怜惜。

  夏林连忙忍痛站起来,轻笑了一声,低头不再接触凌异洲视线了,赶紧躲到苏希身后。

  凌异洲眼睛微眯,平视前方,一阵气闷,都这个时候,她还记着不在公众面前跟自己扯上关系。

  “哎,我说,你们到底是谁啊!”导演看到剧组里的头号演员被瞬间打趴在地,就连怎么动手的他都没看清,惊恐之下指着凌异洲,“说了我么在拍戏你……”

  闻立突然握紧导演指着凌异洲的这根手指,重重地弯了一道,导演的惨叫声随之而来,只听见嚓咔一声,手指的骨头断了。

  “我们是港东凌氏,请注意你的举止。”闻立处理完导演的手指,冷傲地对着所有人道。

  港东凌氏?在场的人立马攒动起来,连小孩子都知道的港东凌氏,拥有着雄霸一方的势力,就连国际影星,来这里也要注意一下凌氏的时尚圈权利。

  导演张着嘴巴,忘记了手指的疼痛,看向站在中间那个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的男人,散发着恐怖的气场。

  就算刚刚有一丝怀疑,现在也要被这气场震慑掉了。

  陆乙咬着牙关,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自己折磨地低着头不敢言语的夏林,还不够,不但不服从他,竟还敢威胁他的女人,一定要让她这辈子都不再敢反抗自己!

  但是突然听到港东凌氏,陆乙把刚刚迅速揍了自己一顿的凌异洲从上到下打量了一圈,“可就算你是凌先生,也不能随便打人吧。”他愤慨,突然冲出来打人,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凌异洲整了整自己袖子,瞥了一眼夏林,手里刚刚从陆乙手里夺过来的抢杠子一扔,只是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陆乙怒气又窜出来了,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顺便大人连个解释都懒得说。

  然而剧组的其他人都已经管不着陆乙了,一开始还不认识,在窃窃私语谁气场这么大,听到陆乙口中确定的一个凌先生,好几个女人眼里冒出火花,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谁还管陆乙是不是被无缘无故揍了。

  “哎你们!”陆乙突然被挤到包围圈外,从来没被这么冷漠对待过,刚想再叫喊,不知道被谁一踩,正好踩在刚刚被凌异洲碾烂的脚趾上,顿时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一圈,吃了不少泥土。

  “救命!咳咳……”陆乙喊叫了一声,剧组有几个听到声音,这才跑过来扶起他。

  那边,闻立已经开始派人清场了,仍然是那副冰冷高傲的姿态,“这边划定在凌氏风电项目之内,凌先生今天过来调研,请你们腾出地方。”

  说是请,但话音刚落,手下的人便开始强迫剧组离开了,有扛着他们相机的,有扛着他们灯的,面对挡道的,一律扛走扔掉。

  众人顿时作鸟兽散,夏林脑袋被敲晕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慢了一拍,见大家都听话往后退了,刚要跟着退,身体一轻,直接被闻立扛了起来。

  “哎你干嘛,放……放放手啊!”

  “凌先生要调研,清场!”闻立大吼了一声,但是扛着她却格外小心,中间竟然还隔了一件衣服,闻立可不敢直接扛。

  夏林想笑,可是牵动脑袋上的包,痛得抽了一口冷气。

  “先生问太太,痛不痛?”闻立突然小声道。

  “嗯?”夏林一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什么时候问过?”

  “太太看了先生眼神便知道了。”闻立终于把她放下来,最后说了一句话,“车停在对面山最大的那颗树下,太太尽早脱身过来,不然先生会直接过来把太太扛走,他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说。”

  闻立说完便走了,就像他没说过任何话一样,走之前还假装推了夏林一把,就像推他们扛过来的那些拍戏设备一样。

  夏林也假装摔倒在地,不过,闻立让她看看凌异洲的眼神,可她不敢看,怕一不小心暴露出来的脆弱被他看到了。

  邓惠背叛她,导演吼她,陆乙联合整个剧组的人来整她,也就凌异洲把她当宝,夏林鼻头一酸,眼里涌起一股泪意。

  不过还没来得及哭出来,便看到陆乙在瞪着她,陆乙竟然还没整够她,看那表情竟是把刚刚被凌异洲揍的气都叠加都她身上了!

  要不是脚趾头被碾烂了,只怕现在又要冲过来了!

  夏林想起闻立的话,赶紧捂住自己的脑袋,对导演道:“导演,我头痛,想先回帐篷休息了。”

  导演的手指也受伤,而且还伤的不轻,他自己痛了才知道别人痛起来是多么难受,瞥了夏林一眼,这才道:“去吧。”处于同病相怜的心理,还问了一句,“要不要紧急包扎一下?”

  夏林连忙谢过他的好意,摆了摆手,“导演你也知道,没流血,就一个大包而已,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呵呵。”夏林捧着脑袋跑了。

  现在在她看来,剧组哪里都不安全了,宁愿去凌异洲那边避难也不要包扎了,况且,万一请过来的医生也被陆乙收买了,那可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夏林跑了一阵,见他们都被甩在身后看不到了,这才停下来。

  猛地停下来才知道,敲过的脑袋就像是有了一个窟窿,迎着风跑过之后头皮一阵发麻,顿时痛得蹲下来话都说不出来。

  破导演!破剧组!破陆乙!这样骂过之后心理上才稍微舒服一点,但还是天旋地转,蹲着起不来。

  若不是闻立说要去隔壁山下的大树底下,夏林真想就地晕过去睡一场。

  臂间突然伸过来一双手,在夏林还没来及看清楚人的时候,凌异洲的气息压迫性地袭过来。

  他把她搂进怀里,抱完便走,没说一句话。

  “凌……”夏林发现是他,出现地这么及时,夏林欣喜地刚要说话,被他扫了一眼,愣是被震慑地忍了回去。

  凌异洲脸色铁青沉重,盯着她有责怪,还有愤怒,气场压迫地夏林喘不过气来。

  “别这么凶……”夏林嘀咕了一声,缩了缩,埋在他胸前,却压着了自己额头上的包,顿时痛得抽冷气。

  凌异洲盯着他额头皱眉,才十天没见,她竟然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别看了,我变丑了。”夏林受不了他的眼神,挡住自己的脸,气色真的差了不止一两点,这个她每天照镜子都看得到。

  凌异洲这才移开目光,“是丑了,我快不认识了。”

  “你!”夏林别过脸,她也就客气地那么一提,他还真敢说她丑。

  可是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显然,凌异洲仍然在生气,脸色一点都没有得到缓和,竟然比她还生气。

  凌异洲把她放在车上,夏林连忙爬过去给他腾出位置。

  凌异洲却在上车之后,伸手把她一提,直接放到腿上,见她下意识要跑,“这么丑,就别乱动了。”

  夏林扶着他肩,卖力瞪他,丑就一个字,他偏偏要提两次。

  车上早就准备好了紧急药水,凌异洲伸手取过棉签,一个劲地地往上面沾药水,仿佛那药水是陆乙,跟他踩陆乙时一样用力。

  夏林看着触目惊心,特别是那黄黄的一团,还有凌异洲恐怖的力道,捂着自己脑袋,“凌老师,你别乱上药啊,这什么东西?要不要看下说明书?”

  凌异洲抓住她的手,把棉签举在她额头上,看着她紧闭着眼睛一脸惧怕的模样,冷哼了一声,“下次记得看看我的简历。”

  “我看你简历干嘛?”夏林刚一睁开眼睛,他便突然把药水往她额头上抹。

  本来还以为会很痛的,就算不是药水作用痛,也会因为他的力道痛得要死。

  结果,轻柔地不像话,药水也略带冰凉,扫在灼热的伤处,不仅不痛,还缓解了很多不适。

  凌异洲擦完药这才道:“我的三个学位证里,有个是医药相关。”所以这些简单的外伤配药,他还是没问题的。

  夏林讶异,“这么厉害?”看不出来,这么个商业大咖竟然还有做白衣天使的潜质。

  凌异洲忽视掉她眼中的崇拜,对前面的闻立道:“去最近的医院,全身检查。”

  夏林眼皮一跳,连忙举手,“凌老师,我不需要全身检查,我就脑袋被敲了,其他地方还挺好的,不信你自己看。”

  凌异洲大手卡着她的腰,低头盯着她的身体从上往下,再从下往上,喉结一滚,“你确定吗?”

  让凌异洲检查,可不是就这么穿着衣服就能检查完的,他眼神炽热地盯着夏林。

  夏林嘀咕道:“让你看,没让你乱看。”说着她挡住他已经在蠢蠢欲动的手指。

  凌异洲抓住她的手,把她抱紧,气息抵着她,混合了什么奇怪的感觉,夏林一开始还没感觉到,后来脸红地只想逃。

  本来就脑袋疼,他这是要让她窒息吗?

  可是凌异洲抓住她不让动,仿佛在惩罚她把自己虐待成这样的所作所为,把她揉在自己胸口。

  可她不知道,在摇晃的山路上,他这样做也是在变相地惩罚自己,抱她越紧,气息便越不稳,可他只能强迫自己镇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凌异洲的呼吸才平稳下来,也不带任何让夏林慌张的感觉了,夏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男人就是这样,虽然他跟陆乙有着本质的区别,但还是随时随地发情……夏林愣着一动也不动。

  “好了,现在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凌异洲稍稍放松了她一些,但手还是卡在她腰上紧紧的不松手。

  “说来话长。”夏林鼻子一酸,委屈极了。

  “那就长话短说。”凌异洲摸了摸她的脸,还好没摸到眼泪。

  “长话短说啊……”夏林想了一下,“就是陆乙,嗯,你刚刚揍了的那人,他想跟我做短期炮友,然后我不愿意,他便展开一系列报复。”

  夏林说完看到凌异洲脸色比刚刚更黑了,忙补充了一句:“我是绝对不同意的。”

  凌异洲捏着她下巴,让她直视自己,“你刚刚说,他想跟你做什么?”

  夏林拉开他的手,低头道:“那种关系,在圈里好像很多,这个你也应该知道的。”

  一系列的报复……凌异洲眼里的火苗越来越盛,这长话短说的真有艺术,是什么报复,能把他的女人折磨成这样!

  他舍不得碰的女人,感觉生生被炮友两个字给玷污了,不能原谅。

  凌异洲任由心里的火光燃起。

  “闻立。”听到凌异洲冷冷的一声,夏林抬起头盯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先生?”闻立慢下车速,认真听凌异洲吩咐。

  凌异洲握紧的拳头里,手指关节突然啪啪响了两声,“那个剧组,让它消失。”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诠释了他的愤怒。

  夏林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凌老师你说什么?”

  “消失。”凌异洲坚定地看着她,重复了一遍,“我,包括我的家人,从来都没有受欺辱的道理。”一句话中透着狠戾。

  夏林手心开始冒出些细汗,他竟然要把整个剧组给端了,而且看这表情,完全不给商量。

  “那我之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好不容易才从龙套跑到女配,一下子又回到起点龙套了。

  凌异洲把下巴放在她肩头,缓缓闭上眼睛,“要么把那个剧组端了,要么把你从娱乐圈彻底端出来,你选吧。”

  夏林愣了愣,伸手摸了摸他头,“凌老师,你关心个人也这么强势,我能有什么办法。”

  闻立直接把车开到县城医院门口,凌异洲这才抬起头。

  车门刚打开,夏林便从车里首先钻出来,不给他抱了,腻了这么久,她骨头都被揉酥了。

  凌异洲从她身后钻出车,也没说什么,跟着她进去。

  夏林最后还是乖乖的做了全身检查,特别是头部,连着做了好几个检查,因为是伤了头部,凌异洲格外在意。

  按照他的话说:“已经够傻了,不能再傻了。”

  夏林想起被同一个剧组的两个女人骗,也确实有点傻,便没反驳。

  医生最后给出检查结果,对方下手太重,脑补淤血要及时驱散,还伴随有轻微脑震荡,建议住院几天。

  医生不认识凌异洲,但是见他一副冷厉的表情不太爽,问他,“能问下,患者是你什么人吗?”

  “是我太太。”凌异洲道。

  “那你也有错了,这明显是人为,这么重要的事故,你都没待在身边?”

  夏林觉得这医生胆大啊,竟然敢呵斥起凌异洲了,凌异洲现在这副表情,她都不敢说什么。

  为了避免凌异洲发怒,夏林连忙冲医生大叔使了个眼色。

  大叔看不懂,“姑娘,你眼睛又怎么了?”

  夏林吐了一口气,碰上个不懂眼色的大叔也真是……谁知道凌异洲突然在身后幽幽道:“我有错。”

  夏林僵住,他……说什么了?有没有听错?

  夏林回头,仰着头看他,凌异洲伸手给她整了一下额头上的绷带,就像刚刚说话的不是他似的。

  谁知道医生大叔还没完了,点了点头,“知道错就好,其实女人大多都是好女人,只怪现在的男人大多不懂珍惜,你只要拿的起珍惜二字,那对自己也是幸福。”

  医生语重心长地走开,“住院观察两天,没事了才能走。”

  病房里顿时只留他们两个人,夏林瞅了瞅凌异洲,差点忘了问,“你怎么会突然过来这边?”不会是真要调研风电项目吧?

  “调研。”凌异洲还真这么回答了。

  “那你就这么把你的员工扔在那个地方?”夏林想起来他当时好像是带了一群人过来的。

  “嗯。”凌异洲也大方承认,一脸“看我对你多好”的表情。

  夏林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盯着他的皮鞋,这好像还是她给买的,“那我尽快好起来,这样就不耽误你工作了。”

  凌异洲四顾了一下这里的病房,脸色严肃,十分不满意,就算是单人病房,也不如港东一半的设施。“最好尽快好起来。”

  这时有护士敲门进来,并且拿进来一盒药,看了看凌异洲,道:“我要给病人背上上药,先生要不要回避一下?”

  “背上?”凌异洲还不知道她背上有什么东西,听到这话,过来便要看看。

  夏林连忙拉住自己的衣服,“别……别动,就是水土不服而已!”

  护士见凌异洲着急,也跟着解释道:“先生,潮气入体,没什么大事。”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