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和死对头奉子成婚郁涟城陆衡

和死对头奉子成婚郁涟城陆衡

比卡比 著

连载中免费

《和死对头奉子成婚》是由比卡比原创所著,主角叫郁涟城陆衡,讲述了十八岁的成年夜,陆衡热潮突然发作,他躲在学校废弃的教室,想着咬咬牙忍过去。后来,有人抱住了他,帮他度过了热潮期。于是,这人成了陆衡心头的白月光。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比卡比大神最新作品《和死对头奉子成婚》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和死对头奉子成婚最新,和死对头奉子成婚无弹窗,《和死对头奉子成婚》是由比卡比原创所著,主角叫郁涟城陆衡,讲述了十八岁的成年夜,陆衡热潮突然发作,他躲在学校废弃的教室,想着咬咬牙忍过去。后来,有人抱住了他,帮他度过了热潮期。于是,这人成了陆衡心头的白月光。

免费阅读

  郁涟城是被冷醒的,他的整个肩膀都露在被子外面,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窗帘被风吹得呼啦作响。

  全身酸痛不已,腰部以下像失去了知觉,郁涟城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是凌晨两点,也就是说他和陆衡断断续续地做了近七个小时。果然,热潮期的Alpha就是一头不知疲倦的野兽。

  室内亮着橙黄色的灯光,昏暗得恰到好处。陆衡穿着酒店的浴袍,背靠着巨大的落地窗,身后就是沉睡的城市。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看不出情爱的痕迹,仿佛他刚刚只不过是和郁连城开了一场再寻常不过的会议。

  “醒了?”陆衡看向郁涟城,目光隐隐带着几分探究。

  郁涟城坐在洁白又凌乱的床上,脸颊被熏得通红,眼中流露出一丝刚睡醒的迷茫,腰下藏在被子里,让人想起了深海里的美人鱼。

  过了好一会儿,郁涟城才从恍惚中挣脱出来。他扯扯嘴角,道:“陆总这样看着我干嘛?都是成年人了,陆总也不是第一次,总不至于要我负责吧?”

  陆衡浓眉微挑,形成一个刀锋般尖锐的弧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第一次?”

  郁涟城腰实在太酸了,他趴在枕头上,懒洋洋地说:“陆总一把年纪了,又是陆家的大少爷,总不至于今晚之前还是个处.男。”

  郁涟城这话说的有些心虚。陆衡和郁涟城同岁,今年不过二十四岁,他还比郁涟城小几个月。只不过他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又生而高贵,总是让人忽略他的年纪。

  被说“一把年纪”的陆衡并未生气,而是漫不经心道:“你也不是第一次。”

  郁涟城笑了,“怎么,陆总对炮.友有高要求?还必须是什么完璧之身?”

  “奇怪而已。”陆衡淡淡道,“之前没听说过你有男朋友。”

  郁涟城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种事情又不是一定要和男朋友做。”

  陆衡眯起深邃的眼睛,笑了起来,“那倒也是。”他走到床边,郁涟城通红的耳朵边轻声道:“所以,我相比你之前的炮.友怎么样?”

  郁涟城脸色更红,他横了陆衡一眼,冷冷地转过头去。

  陆衡并没有放过他,他捏住郁涟城的下颔,逼他与自己对视,残忍又温柔地逼问:“说啊,你和谁一起比较爽,嗯?”

  郁涟城无处可逃,只能注视着那双沉静的眼睛,讥讽道:“你们Alpha都喜欢比这个?”

  陆衡没有否认,“本能。”

  “都不爽。”郁涟城带着报复的快意,“还不如我自己用手。”

  陆衡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拍了拍郁涟城的脸颊,“去洗个澡,然后继续。”

  继续?郁涟城警惕起来,“继续什么?”

  “你觉得,我的结合热会持续多久?”陆衡笑了,“七小时?”

  郁涟城愣了愣,朝陆衡的身下扫了一眼,冷声道:“陆总凭什么觉得我会继续帮你?”

  “凭你刚刚似乎很爽。”

  郁涟城一脸鄙夷,“我都说了我不爽。我衣服呢?”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郁涟城愕然,“什么?”

  陆衡重复了一遍,“你留下,我给你想要的。公平交易,如何?”

  郁涟城迅速冷静下来,“你要我?”

  陆衡一笑,“我不养人。”

  郁涟城不解:“那……”

  “就这一次。”陆衡抬手指了指房门,“走出这个房间,交易就结束。”

  郁涟城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原来陆总是想要我。”

  陆衡笑意更甚,“你又不是MB,没必要用这个字。”

  郁涟城闻到了陆衡信息素的味道,眼前的Alpha很快就要陷入下一轮的热潮中,现在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站着和自己谈条件。郁涟城深吸一口气,“你……你让我想想。”

  “我等你想好。”陆衡的声音低沉性感,就好像是一个英俊魔鬼,正在邀请人类和他共进血腥又迷人的晚餐。

  其实,这场欢爱严格来说算是你情我愿。陆衡并没有逼迫他,只是本能地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是他太没出息,在陆衡信息素的失去了理智,任由发.情的Alpha对自己为所欲为。在这种情况下,陆衡就算不对自己做任何补偿也在情理之中,但他既然提出来了……

  郁涟城拿定注意,抬眼看向陆衡,“我要一个资源——最好的资源。”

  陆衡颇为惋惜,“我还以为你会提出点不一样的。”

  郁涟城露出看白痴一般的眼神,“我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不要资源要什么?难不成,要陆总的人?”

  陆衡饶有兴趣道:“就那么想红?”

  “废话。”

  陆衡打量着郁涟城,这个被他欺负惨了的Omega肤色白皙,腰肢纤细,两条腿又长又直。他的脸几乎是按美人的模板长的,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别有风情,左眼下角还有一点泪痣,睫毛浓密似羽,因为刚刚被弄哭过现在还湿润着。

  房间内Alpha信息素的味道又浓郁了些。

  “你没有任何演技可言,要红的话只能走流量的路子。”

  “不,”郁涟城断然拒绝,“我要演戏。”

  “即使被骂花瓶?”

  “花瓶怎么了?”郁涟城嗤笑一声,“我至少还有一张能做花瓶的脸,那些骂我的人有吗?有人喜欢我的脸,愿意为我的脸买账,我能赚钱,你能在我身上赚到钱,这不就够了?”

  陆衡欣赏般盯着郁涟城的眼睛,“有点道理。”

  “事先说好,我要拍大制作。”郁涟城补充,“要名编剧,名导演,还要名演员为我配戏。”

  陆衡轻轻抚摸着郁涟城的后腰,低声道:“这么嚣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郁涟城面上一顿,挑眉道:“难道陆总怕?”

  陆衡手指游移到郁涟城嘴边,摩挲着他的嘴角,“你觉得呢。”

  Alpha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将郁涟城包围住,郁涟城暗骂一声,起身道:“我先去洗澡。”

  陆衡按住他,“你话太多,已经浪费了洗澡的时间。”

  察觉到陆衡意图,郁涟城脸也不要了,豁出去道:“陆衡,这都多少次了?就不能让我先休息一下吗?!”

  陆衡俯身在他耳边轻语:“你不用费力,只要好好地叫我的名字。”明明说着让人浮想联翩的话,陆衡的神情却一如既往的高傲冷淡。

  郁涟城一阵心悸。他强忍着腰酸翻过身,面对着陆衡,双手无力地抵在男人的胸膛上。他垂着眼睛,目光落在陆衡的肩膀上,那里有一道淡淡的疤痕。疤痕的形状很特别,不是抓痕也不像划痕,而是一道咬痕。

  这道咬痕看上去已经很久了,一直到现在痕迹还在,可想而知当时咬陆衡的人用了多大的力。

  郁涟城的语气不自觉地柔软起来,甚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可是,我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陆衡扬起嘴角,“那我叫你的名字,你听着。”

  “等等……”

  陆衡轻声道:“涟城。”

  心脏猝不及防地重击着胸口,郁涟城不去看陆衡,强迫自己镇定:“我明天还有工作……”

  陆衡微微一笑,“现在,我就是你的工作。”

  ……

  陆衡的结合热持续了一天一夜,虽然他“体贴”地给了郁涟城一些休息的时间,但高强度的“工作”还是逐渐将郁涟城的体力消耗殆尽。

  陆衡一身清爽地从浴室里走出来,郁涟城还在床上熟睡着,侧脸的线条优美又无辜,他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即使在睡梦中还皱着眉,看上去有些无辜可怜。

  陆衡在床边坐下,注意到郁涟城的脸依旧泛着不正常的。他探出手,用手背在郁涟城的额头上贴了一会儿,随后拿起一旁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用谈公事特有的冰冷语调道:“过来一下。”

  五分钟后,套房的门铃响了,此时的陆衡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裤,恢复了一贯的衣冠楚楚,等他说了声“进来”,来人才用备用房卡打开了门。

  “陆总,”裴谨走进客厅,“您找我。”

  裴谨是陆衡的私人助理,为人细心谨慎,工作上面面俱到,是陆衡难得的几个挑不出大毛病的下属之一。

  陆衡正用一个平板看文件,目不斜视道:“坐。”

  裴谨在沙发上坐下。他一进门就闻到了老板信息素的味道,他是个Beta,不会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只是和以往不同,裴谨隐约感觉到了其他人的信息素,这味道淡淡的,有点像带刺的玫瑰花香,显然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

  老板的私事裴谨不能管,也没胆量管,他对紧闭的卧室房门视若无睹,问:“陆总,您的结合热已经结束了吗?需不需要找医生帮您看看?”

  陆衡冷淡道:“昨晚有个女Omega来过。”

  裴谨倒吸一口冷气,立刻道:“我马上去查。”

  陆衡身居高位,高大英俊,就算不用钱和权压人,也有无数男男女女会投怀送抱,更何况,钱和权,他都有。

  陆衡看向裴谨,面无表情道:“我在酒店的房间号,以及我结合热的时间,看来都不是什么秘密。”

  裴谨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朝陆衡深鞠一躬,诚恳道:“非常抱歉,这是我的过失。”

  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一次。那一次,意图献身的Omega小明星使尽浑身解数都没让发着结合热的陆衡碰他一根头发。后来,公司的律师找到那个Omega,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他违反了合同上的条例,已被强制解约,他除了被辞退,还要背上一大笔违约金。

  裴谨不禁有些好奇,昨天的那个女Omgea究竟是有多美多甜,竟然让陆衡都没办法把持住?

  陆衡没有继续问责,只道:“没有下次。”

  裴谨松了口气,道:“陆总放心,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陆衡“嗯”了一声,注意力回到了平板上。裴谨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吩咐,也不敢走,顺便提醒了老板:“陆总,宋先生的飞机还要一个小时就要落地,您要去接他的话,差不多该出了。”

  陆衡滑动屏幕的手顿了顿,道:“网上说,Omega陪Alpha度过热潮期后,出现低烧的情况是正常的。”他问裴谨,“是吗?”

  这次陆衡第一次问他无关工作的事情,裴谨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在他职业素质过硬,只愣了一秒就反应了过来,“是的,Omega们体质不如Alpha,陪Alpha度过结合热后很容易发烧。”裴谨小心翼翼道,“陆总的Omega烧多久了?”

  陆衡沉思片刻,“不知道。”

  “温度呢?”

  “没量。”

  裴谨耐心地问:“陆总有没有喂她喝点热水?”

  陆衡冷着一张脸,“他一直睡着。”

  “那陆总有帮她清洗吗?”

  “所以我要吵醒他?”

  裴谨开始同情起那个Omega了。“陆总,帮助Alpha度过热潮期对任何一个Omega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裴谨委婉道,“有些Omega身体虚弱,为了不伤害到他们,他们的丈夫宁愿在热潮期使用抑制剂。”

  “我不是他的丈夫。”陆衡单手解开自己白衬衣上的袖口,起身道:“你出去,叫医生。”

  郁涟城醒来之后的几分钟内都处于晕眩的状态。他平躺在床上,呆滞地看着天花板,理智一点一点回笼后,他第一反应是转过头,看向枕边——空无一人。

  郁涟城差点笑出了声,他是有多蠢,竟然会觉得醒来之后还能看到陆衡。

  喉咙里好似火烧一般,郁涟城顾不上全身上下各处的疼痛,挣扎地坐起来,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上还算清爽。他哆哆嗦嗦地捡起扔在一边的浴袍给自己披上。这浴袍上带着沐浴露的味道,应该是陆衡用过的。他的胳膊又酸又硬,一个不注意就碰倒了放在床边的花瓶。

  花瓶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几乎是在下一秒,门外传来人声:“杜小姐,你醒了吗?”

  杜小姐……谁?

  郁涟城想说话,但他嗓子太疼了,一时半会儿竟发不出声来。

  门把手转动了下,一个戴着眼镜,温润清秀的男人走了进来,“抱歉,我担心出事……”郁涟城认出他是陆衡的助理,裴谨。

  裴谨见到郁涟城,极是惊讶道:“郁先生?”

  郁涟城努力发出声音:“很吃惊?”

  裴谨懵了,他明明已经查清楚,趁着陆衡结合热主动上门的人是一个公司刚出道的女Omega。他很快反应过来,“昨天晚上的人,是你?!”

  郁涟城知道没有必要隐瞒,他扯了扯嘴角,“对,是我。我睡了陆总,裴助理难道看不出来?”

  裴谨用了半分钟消化这个消息。他虽然和郁涟城交集不多,但他很清楚,他的老板讨厌这个美貌的男Omega。

  郁涟城是公司的星探在大街上发现的宝贝。他的脸实在太好看了,就算什么都不会,光凭脸就能收获一大票颜控粉丝。可正当公司要和郁涟城签约时,陆衡却使用了一票否决权,理由只有一句话:他不适合。

  公司高层虽然舍不得这个大宝贝,却也不敢忤逆陆衡的意思。就在他们要放弃时,陆衡又改变了主意,允许公司将郁涟城签下。

  没人知道其中的缘由,但大家都知道陆衡对郁涟城有不小的偏见。而从郁涟城主动爬床的行为来看,他人品确实不怎么样。裴谨实在想不明白,陆衡怎么会让郁涟城爬床成功。

  然而老板怎么想的裴谨管不了,他只要完成老板布置的任务就行。

  “郁先生不用紧张。”裴谨礼貌地笑着,“是陆总让我留下来照顾你的。”

  紧张?他看起来很紧张吗?凭什么从始至终陆衡都从容不迫,自己事后面对陆衡的助理都会显得紧张。郁涟城的表情冷了几分,“那还真是谢谢陆总的贴心。”

  “我替你请了医生。”裴谨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医生十分钟后能到。”

  “没必要。”

  裴谨无奈道:“医生也是陆总要请的。”

  “他请我就要看?”

  “……”这美人的脾气未免有点暴躁了吧。裴谨好心道:“那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不过站着说了几句话,郁涟城就快撑不住了。“麻烦给我一杯温水。”郁涟城轻声道,“谢谢。”

  裴谨早有准备,很快就给郁涟城拿来一杯水,“请用。”

  郁涟城一口一口地喝着温水,修长优美的脖颈微微扬起,白皙的皮肤上还有一个深红的吻痕。

  裴谨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家老板没把持住了。郁涟城脾气虽然不怎么样,但颜值是实打实的高。被这样的Omega看一眼,Alpha的骨头都得酥。

  郁涟城喝完水,喉咙里舒服不少,又向裴谨道了一次谢。

  裴谨客气道:“这是我应当做的,郁先生要不要再去洗个热水澡?”

  郁涟城点了点头,“好。”

  他迈着僵硬的步伐,挪进浴室里。放水的时候,他靠着浴室的墙壁,看着热气渐渐上升,模糊了镜子里的自己。

  整个人浸没在水里,只露出脖颈以上的部位。水很热,郁涟城却还是有些发冷,明明不久前他的身体还烫得吓人,有那么几个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要在那种热度中融化。

  郁涟城回忆着当时的细节,身体一点点热了起来,门外传来裴谨的声音:“郁先生,你的衣服就放在床上。我给你叫了些吃的,你好了就出来吧。”

  泡完澡,郁涟城身上的不适感有所消退。他的衣服已洗好烘干,带着温热,还有淡淡的香味。

  郁涟城走出卧房,坐在餐桌边的裴谨站了起来,“郁先生现在应该吃些清淡的,所以我替你点了份粥。”

  郁涟城看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忽然笑了。

  裴谨不解,“郁先生笑什么?”

  郁涟城慢慢地坐下,道:“你对我这么好,好像折腾了我一天的人不是陆衡,是你。”

  裴谨干笑一声:“郁先生说笑了,我不过是按陆总的吩咐办事。”

  郁涟城转着勺子,问:“看裴助理这么熟练,是经常替陆衡照顾为他解潮的Omega?”

  裴谨警惕起来,很多人都想从他口中获得有关陆衡的信息,他非常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裴谨决定忽略这个问题,“郁先生还有别的想吃的吗?”

  郁涟城动作一顿,“还是说,别人他都是亲自照顾的。”

  郁涟城低着头,语气平平,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裴谨莫名地觉得这个Omega似乎有点难过。

  “我不过随便问问。”郁涟城漫不经意道,“裴助理不要多心。”

  裴谨客气地笑了笑,“对了,这是你的手机,已经充好电了。”

  郁涟城接过手机开了机,几十条消息一下子冒了出来,基本都是他助理和经纪人发来的。他的戏昨天已经杀青,今天一早就该飞回B市,但他给陆衡解了个潮,飞机也理所当然地误了。

  郁涟城站起身,“我打个电话。”

  裴谨点点头,“郁先生请便。”

  郁涟城给他的助理乔冬拨了过去,电话立刻就接通了。

  “郁哥!你终于开机了!”乔冬几乎都要哭了,“这一天你去哪了啊?我和艾姐都快急死了,我差点就要报警了!”

  郁涟城道:“我在酒店。”

  “啊?可是我中午才去酒店找了你啊!”

  “不在原来的房间……算了,你重新订机票吧。”

  郁涟城挂了电话,回到客厅继续喝粥。乔冬发了条信息过来,告诉他飞B市的航班今天已经没了。

  郁涟城回复:那就明天。

  回完信息,郁涟城也没放下手机。他打开朋友圈,随意刷了几下,瞳孔骤然一缩。

  裴谨注意到他的表情,问:“怎么了?”

  郁涟城的神情很快恢复如常,“宋怀初回来了。”

  裴谨有些惊讶,“你也认识宋先生?”

  郁涟城笑了笑,“我们何止是认识。”

  宋怀初和陆衡一样,都是郁涟城的高中同学。宋怀初是个Beta,却长得比很多Omega还要纤细柔弱。他家境不俗,和陆衡从小一起长大,是非常好的朋友。高中毕业后,宋怀初去国外学习音乐,只偶尔回国一趟。

  半小时前,宋怀初发了条朋友圈,地点是在S市的机场,背景是一辆豪车,配文只有一句:终于回来了,谢谢某人来接我。

  郁涟城把他的自拍放大,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人居然比少年时还秀气了不少。

  谢谢某人来接我……这个“某人”,除了某人,还能是谁?

  解决了结合热,马不停蹄地去接旧友,真不愧是陆衡。

  郁涟城点开评论:好巧,我也在S市。

  黑色的商务车平缓地行使在环城高速上,陆衡坐在后座,头也不抬地对着平板电脑。宋怀初看了他一会儿,笑道:“这么忙啊,好不容易见一面,你还一直工作,不怕我不高兴?”

  陆衡微微抬眸,“你希望我怕吗?”

  迎上陆衡的目光,宋怀初突然感觉到了冰冷的压迫感,“我......”

  陆衡淡淡道:“有些事情要处理。”

  宋怀初一脸愧疚,“早知道你忙我就不让你来接我了。”

  陆衡不置可否,问:“你要去哪里?”

  宋怀初责怪道:“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你又没听我说话?”

  陆衡示意他再说一次。

  宋怀初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几个在S市的朋友替我组了个局,你和我一起去吧,都是以前的同学。”

  陆衡没有立刻给出回答。

  宋怀初状似随意道:“我还邀请了郁涟城。”

  陆衡挑眉,“什么时候。”

  宋怀初在他面前摇了摇手机,“就在刚刚。他说,他也在S市。”

  “他同意了?”

  “是啊,他很快就同意了。”

  陆衡看着宋怀初,宋怀初一直维持着微笑,然后他也笑了一下,“你不怕见他?”

  宋怀初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应该也释怀了吧。”

  “是么。”陆衡没再说什么,他看向车窗外,嘴角浮起意味不明的微笑,似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那就去吧。”

  宋怀初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松开,他的手心里全是汗。

  商务车在饭店门口停下,先下车的陆衡绕到车的另一边,绅士地替宋怀初打开车门,宋怀初冲他温顺一笑,“谢谢。”

  “不用。”陆衡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低沉而冷淡,“对了,欢迎回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