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异世界悠闲农家火乐小说

异世界悠闲农家火乐小说

内藤骑之介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奇幻题材漫画《异世界悠闲农家》改编自作者内藤骑之介的小说,主角叫火乐,小说讲的是火乐生前和病魔做了很长时间斗争可最终还是死去,幸运的是被神大人复活,恢复年轻并转移到了异世界,看火乐的第二次人生将会发生怎样缤纷绚烂的事........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好看的奇幻题材漫画《异世界悠闲农家》改编自作者内藤骑之介的小说,主角叫火乐,小说讲的是火乐生前和病魔做了很长时间斗争可最终还是死去,幸运的是被神大人复活,恢复年轻并转移到了异世界,看火乐的第二次人生将会发生怎样缤纷绚烂的事........

免费阅读

  现在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才恢复健康,但不采取行动还是会死掉的。

  水,接著是食物,再来则是卧处——这些是野外求生的基本要件,务必确保才行。

  首先我得进行移动寻找水源……然而虽然想移动,树木却很碍事。不,应该说要移动还是没问题,

      但树木太多了挡住我的视野。此外这些树还很粗。树干直径超过一公尺的大块头比比皆是,无论哪个方向的景象都很类似。

  只有我自身所处的地点不知为何是空旷的,即使如此,我依然看不到远处的情况。我猜贸然移动也只会迷路,

      不过就算迷路也只是无法返回原地罢了……继续苦恼无济于事。

  总之需要水。不找到水我会渴死。

  像这种时候……就得相信自己的听觉。是不是哪个方向有水流声呢?

  没用。

  我只听见令人不快的风声,以及教人发毛的野兽叫声。此外,那野兽的叫声感觉像惨叫。也就是说……有其他种类的野兽在袭击它。

  我做了个深呼吸。

  总之先试著踏出一步吧。

  ……有股强烈的不协调感。

  原因出在脚底踩踏地面的感觉。我刚才所处的空地跟以往熟悉的正常地面并无二致,现在这个树木茂密生长的场所地面却很坚硬。

       并非指地盘稳固,而是真的非常硬。太硬了。地面简直就跟一大块岩石一样硬。

  植物在这种场所也能伸出壮硕的根部,并成长为粗树和与人同高的草,真的很惊人。植物的生命力令我感动不已。

       然而这种坚硬的地面对我来说却很不妙。尽管我还不清楚自己回复青春后的体能状况,但在这种坚硬的地表长时间步行,

       脚一定会痛吧。想不到会遇上这种坚硬的地面,绝不能轻忽大意。

  此外,我又产生更进一步的疑问。

  我真的能在这种坚硬的大地上推展农业吗?还是说只有这座森林的地表坚硬,其他地方没问题?

  我举起锄头状的「万能农具」往下一挥。

  喀沙!

  锄头前端轻松深入地面,令我大吃一惊。我提起农具,重复这项动作。

  喀沙喀沙喀沙……

  地面很轻易就耕动了。喔喔!感觉好轻松啊。

  喀沙喀沙喀沙喀沙喀沙喀沙……啊!

  我心想不妙。得意忘形的我无意间朝著一条横向生长的粗大树根挥落锄头,已经对手腕会感受到的反弹冲击做好心理准备了,

       结果却没有传来。不但如此,手感依旧跟先前一样轻松。

  仔细一看,树根被砍掉了,被锄头切断的部分化为了木糠。

  不,这不是木糠,是土?看起来是很好的肥料。

  呃……

  我继续挥落锄头。

  粗大的树根完全和地面同化,只留下明显被耕锄过的地表而已。

  喔喔!

  此外,我毫不疲惫,到了连自己都惊讶的程度。

  这是回复青春的效果?不,搞不好是在使用「万能农具」的期间,我不会感到疲劳吧?

  真不愧是神明授予的道具。

  我仔细端详这项道具,突然灵机一动。

  假使我边耕作边移动,不是就永远不会疲劳了吗?

  试过以后,被我猜对了。再度感谢神明。

  传送过来的目的地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我原本以为自己被狠心拋弃了,但看来对方还是有为我好好著想。

  我一边郑重感谢,一边继续挥动锄头。

  总之,得先找到能获取饮用水的场所才行。

  由于我是以耕地的方式前进,移动速度自然很慢。另外,虽然起初我只打算开出足以移动的宽度就好,不过耕锄过的场所会变得一片平坦,无论树根还是整棵树都会被铲平,于是又加上了能确保视野范围的约五公尺宽度。

  也因为如此,我一小时前进不到五十公尺。好像不太妙耶?

  尽管不知道现在几点,但要是天黑了该怎么办?

  就算不会疲惫,但有必要那么注重视野吗?不不,只要森林里有可能出现野兽,我就得确保自己的视野范围才行。

  嗯唔……神明救救我吧!等等,一下子就想靠别人帮忙像什么话啊!

  我望向手中的「万能农具」,目前的形状是锄头,效果则是把耕过之处变成泥土。

  神明说它可以变成其他形状,好比说……锯子。

  我将「万能农具」化为锯子的造型,试著贴在附近的树干上。

  不对,砍树的工具并非锯子,锯子是加工木材的道具。砍树得用斧头才对。

  我又将「万能农具」化为斧头的造型,试著朝一旁的树劈过去。

  树像豆腐一样轻易被我劈开了。

  喔喔!

  而且跟以锄头耕地时不同,树有保留下来。我望著倒下的树,开始思索。

  我现在该做的事不是寻找水,而是要学会如何掌握这「万能农具」才对吧?

  好比说……试著将「万能农具」变为钻头的造型,往直径超过十公尺的巨大树干推上去。

  钻头转啊转的,把树干开了一个洞。

  花不到五分钟,我就钻出了一个入口约一公尺见方,里头高两公尺、宽四公尺左右的长方形空间。

  由于空间内部凹凸不平,我又把「万能农具」化为锉刀进行修整。只要被锉刀磨擦过一次,表面都会变得平坦美观。

  我一边想著这根本是巨大的松鼠巢穴,同时将木屑往外扔掉。如此一来,我的卧处就搞定了。

  接著是水。

  我把「万能农具」化为铲子,挖掘地面。我并非要寻找河川,而是打算凿井。

  一般而言,寻找地表的水流应该会比凿井压倒性地节省力气,然而拥有「万能农具」的我情况不同。

  我迅速挖开地面,不停挖啊挖啊,笔直朝正下方挺进。

  挖了差不多五公尺深,挖掉的泥土已经没办法拋出外头了。

  此时我突然想到,自己之后该怎么从这洞穴脱身?

  看来要爬出去时有必要挖个坡道了。不对,先等等。

  这是个竖穴。

  氧气该怎么办?糟糕,我会窒息而死吧?我慌忙往斜上挖出去,逃脱这里。

  反省一下。

  待会挖掘的时候,必须好好考虑空气流通的问题。

  基本上要挖一个斜下的洞,而且每隔一段就得多挖一个往斜上的通风孔。

  尽管这跟我心中想像的水井完全不同,但能通风最重要。

  只要最终还是往下挖就没问题了吧。

  结果我立刻遭遇下一个问题——照明。要是斜斜地向下挖掘,光便进不来,里头一片漆黑。

  这个我就无计可施了。只能尽量扩大洞口,让光线多少照到洞穴底部。

  估计深度到十公尺左右时,洞底出水了。很好很好,正如我所愿。此外,可能是因为地面坚硬,

        水感觉并非慢慢渗出,而是像涌泉一样从洞口侧面大举涌现,洞底开始积水了。

  问题在于这能不能喝……看来只能试喝看看了。

  总之,我决定不要马上喝,先放在一旁观察。

  由于使用了「万能农具」,我并不怎么口渴;此外,就算这里的地表再坚硬,刚开挖的洞穴多少还是会弄脏水。

  这么一来,睡觉的地方和还不是很放心的水源都有了。

  剩下粮食……要锁定从森林听到的野兽叫声来源吗?不行不行,我根本没有打猎的经验。况且不知不觉间,太阳要下山了。

  要日落了……糟糕!

  我忘了生火。

  刚才凿井遇到照明问题时,我怎么没顺便意识到这点?真是个大笨蛋。

  该怎么生火才好?钻木取火吗?对我这样的生手来说,怎么想都很困难吧。

  靠「万能农具」好了……灯具?手电筒、电灯……不行,变不出来。

 「万能农具」并不受限于名称中的农具二字,可以变成各种形状。事实上,如果要问刚才的钻头跟锉刀算不算农具,

       一般人都会回答不是吧,然而它还是变形了。要化为剪刀跟汤匙也没问题。但为了切割木材而要它变电锯就失灵了。

        另外发动机一类,或是电动割草机等也都无效。

  只要跟机械相关都不行。从这点推断,零件数少的道具应该就OK了吧。因此,符合条件的生火道具是——

  放大镜!

  成功了!如此一来就能生火了!假如太阳还没下山的话!

  我望向黑漆漆的森林,只能暂时放弃许多计画,并一头钻进充当卧处的树洞。直到旭日东升前,我把「万能农具」化为小刀,开始制作各式小道具。

  只要使用「万能农具」,应该就不可能挨饿了吧。总之我先做出杯、盘、盆子,再来是刀、叉、筷子,

       材料则是用斧头砍下来的树木。一如预期的,我在使用「万能农具」的期间,既不会口渴,肚子也不会饿,更不会觉得困。

  只不过在没有火光的情况下,我只能仰仗月光进行作业。这里果真是异世界啊,月亮竟然有两个。

  「万能农具」是能变化造型的道具,存取自由,使用期间既不会口渴,也不会饥饿,甚至不会想睡。

  然而所谓的使用期间究竟是怎么判断的呢?好比说把「万能农具」当锄头时,高举锄头,直到从土里拔出为止,都算是使用期间。

  也就是说,只要锄头一直挥动,就可以视为不断使用,多数道具都能参照这样的规则。

  然而,要是我把它当铁锤用,要打十根木桩时,打木桩的过程尽管算是使用期间,但在木桩之间移动就不能算进去了。

  我想强调的是,当我将「万能农具」化为小刀制作小道具时,作业途中虽然能发挥不疲累的效果,不过一旦完成一项工作,

      在转换到下一项工作的期间,这性能就失效了。尽管过渡的时间很短暂,但慢慢累积起来便会越来越严重。

      唠叨了这么多,重点就是我现在终于开始口渴,肚子也慢慢变饿,甚至觉得想睡。

  沐浴在朝阳下后,我决定先潜入昨天挖掘的斜向水井,同时顺手拿了个熬夜到今天早晨、以小刀制作的木头杯子。

  水井深处已累积了一公尺左右深的水,我尽量汲取上层比较乾净的部分。看起来满乾净的,应该可以喝,

       喝了不会有事才对。由于我已经口乾舌燥,这时候只有喝下去的选项了。要像个男子汉。

  我将杯子稍微倾斜,含了一点在嘴里。

  既未觉得嘴巴发麻,也喝不到怪味,我想应该是普通的水。希望如此,毕竟我口很渴了。

  下定决心后,我将水大口饮尽。真好喝。

  剩下就是观察一段时间,只要不会肚子痛就没问题……这件事只能待时间来检验了。

  接下来是食物。

  在这之前,我先确认了一下现况。

  我在粗大的树干上做出卧处,周围则是被我用锄头耕过的柔软泥土。

  在距离卧处不远处,我挖了斜向水井,此外还有一条延伸至我最早伫立的地点、被我耕出五公尺宽的道路?

      虽然当初我并没有开路的打算,但看起来就像道路呢。长度大约一百公尺左右吧。

  我手边拥有「万能农具」,以及熬夜做的小道具。小道具包括杯、盘等,是用木头削制而成的。由于耗费了一整晚制作,数量颇为可观。

  嗯……

  总之,我只能一边挥锄头一边移动,同时寻找食物了吧。理想的粮食是树果一类,要是能找到苹果或葡萄就太棒了。

  然而,我虽然想立刻出发,但在那之前得先生火才行。我可不想重蹈昨天的覆辙。

  在距离我栖身的大树稍远处,我将制作小道具时产生的木屑集中起来,并让「万能农具」化为放大镜点火。

       再来只要加进乾燥的木材就能让火势稳定了。

  尽管花了比预期更久的时间,不过总算确保了火源。只是虽然成功生火……然而放著不管怪可怕的,要是引发火烧山就惨了。

  因此,寻找食物要在能看见火的范围内进行。也就是说,我得把卧处周围开辟出更大一圈空地。

  全力以赴吧。

  以卧处的大树为圆心,我像是要扩大这个圆般,不停迅速挥动锄头。

  好像拚过头了。

  我耕出一块以卧处大树为中心,直径两百公尺左右的空间。耕地果然很有趣啊。

  途中,我想起要是把树木全变成肥料会没木材可用,便把「万能农具」改成斧头,将树劈倒。

  与此同时,我发现了一种能勾著木头移动、类似撬棍的工具——尽管不清楚正确名称,但只要在脑中想像,

      似乎就能操纵「万能农具」——对木头进行搬移,移动时也完全感受不到木头的重量。「万能农具」真方便。

  在栖身的大树里,我堆了许多直径约一到二公尺的粗树干,如此一来就不必为木材烦恼了吧。拜此之赐,

     原本寻找食物的目的完全被我拋诸脑后。结果这时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我又遇上了一个小插曲。

  在耕作四周的土地时,锄头挥动的方向冒出了动物。那只动物的外表像兔子,身体大小却和中型犬相仿,

       眼珠还射出充满敌意的光芒。它的牙齿宛如剑齿虎般,自嘴角两边各凸出一根,简直就是长了獠牙的兔子……话说兔子有犬齿吗?

  总而言之,我无法煞住锄头,直接朝这只兔子挥落。

  电光石火的一击,它就这样活生生被……接著,它脖子以上的部分成了肥料,只有身体留下来。

  虽说杀生让我受到了小小的震撼,但肚子是诚实的。我终于取得想要的粮食,双手合十。收下吧。

  我将「万能农具」化为菜刀,迅速进行肢解。说是肢解,然而因为我不瞭解肢解的方法,只能连毛皮一块切下。

       过程中我发现了内脏,不禁慌张起来,要是让内脏乱洒乱喷的话就不妙了。心脏跟肝脏就算了,胃跟肠子可是有兔子吃过的玩意儿。

  从这家伙刚刚对我释放的敌意,以及感觉会妨碍吃草的獠牙判断,它不是吃素的。嗯,肠子也没想像中那么长,是肉食动物吧。

  我在不伤及内脏的前提下努力将其挖出,扔掉。

  随后再把毛皮削去,剩下肉的部分。

  「万能农具」虽然能够化作平底锅,但我不想让它被火烤,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把肉切成能一口吞下的大小后,串上木棒用火烤。下回记得得先做些木签才行;另外,因为没有铁板,

      也要把石头加工做成石板。获得粮食后的我从容了起来,开始想东想西。

  同时,我一边吃著烤肉,一边心想——

  真难吃。

  由于只是拿肉在火上烤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我根本没有调味料。

  但倒也不到难以下咽的程度。毕竟我住院将近十年都是吃医院里平淡无味的伙食,最后的日子甚至只能打点滴。

      一想到这里,我就对自己料理的烤肉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谁说这东西不好吃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