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我爱深如你任苒霍均庭结局

我爱深如你任苒霍均庭结局

顾月初 著

连载中免费

顾月初倾心打造的甜虐交织小说《我爱深如你》正在火热上市中,这部新书的主角是任苒、霍均庭,《我爱深如你》全文讲述的是:高傲如任苒,这一生只为霍均庭卑微过,她每天要原谅他一百八十回,再爱他一百八十一回。随心所欲,才是任苒二十几年来最擅长的,下一秒,她的红唇直接贴在了霍均庭的薄唇上.....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顾月初倾心打造的甜虐交织小说《我爱深如你》正在火热上市中,这部新书的主角是任苒、霍均庭,《我爱深如你》全文讲述的是:高傲如任苒,这一生只为霍均庭卑微过,她每天要原谅他一百八十回,再爱他一百八十一回。随心所欲,才是任苒二十几年来最擅长的,下一秒,她的红唇直接贴在了霍均庭的薄唇上.....

免费阅读

       一个月后,同样是华尔道夫酒店,霍任两家联姻的酒席摆得隆重盛大,邀请了大半个上城名流圈,衣香鬓影,名流涌动。

  任苒躲在更衣室的衣橱里面,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舒适惬意地躺着,听着门外焦急寻找她的声音,悠闲自在地挑挑眉。

  “苒苒?苒苒你在哪里?”

  “任小姐?”

  外面的呼喊声很响,到处都有人在找临近婚礼开场忽然消失的新娘。

  任苒却丝毫不在意。之前那场相亲,让任苒的心情无法平复,哪怕她如愿以偿嫁给了霍均庭,仍是觉得自己遭到了怠慢。如果今天不出这口气,任苒觉得这婚没法结。哪怕结了,她也是地位颇低。

  没有地位的霍太太,她要来何用?

  忽然,任苒的手机响了,是霍均庭的号码。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霍均庭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她。任苒倒是经常上门去找他,每次只要见到霍均庭她就觉得很高兴,像一个迷妹。

  而也是这段时间,任苒发现霍均庭吸引她的不仅仅只是脸,他的成熟,魄力,是她之前所有接触的男性都不曾有的。霍均庭是一位足够有魅力的成熟男人。

  她慢悠悠地按下接听键,总算是等到了这人的电话。

  “喂,霍先生。”任苒的口气也是慢悠悠的,调侃意味明显。

  “出来。”简单干脆的两个字,昭示着他的不悦和不耐。

  任苒可以想象到他此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他的一举一动,一喜一怒,她都记得清楚。

  今天结婚,任苒今天还没见过他,她想象着他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样子一定很帅。想到这,她便弯了唇角:“霍先生,还有半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场了,两千多宾客,都在等着我们哦。”

  “你想干什么?”霍均庭何等聪明,立刻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任苒挑了挑眉,继续吃着薯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也不管那头的男人是什么心情。

  “霍先生,说爱我。”她弯着嘴角,玩心大起。

  “任苒,别太过。”

  “不就是嘴上哄哄我,你都不愿意?那我今天也不结婚了,只要我不出来,你们别想找到我。”任苒骄傲地说道,“到时候我家这边我有把握交代,你那边呢?”

  任方正是绝对不会把她如何的,若不是她色欲熏心喜欢霍均庭,就没有人能够逼她联姻。这一点,霍均庭也很清楚。

  “任苒,你太任性了。”霍均庭华贵的嗓音里面隐隐透着威严和不悦,让任苒心头微跳。她是有点害怕的,但是仍强撑着。

  “我今天要任性到底。霍均庭,说爱我。”任苒放下薯片,认真地说道。

  “假话,你也要听?”他不爱她,甚至连半点喜欢都没有,这是事实。

  “要听。”任苒倔强开口。

  “我爱你。”霍均庭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半点深情款款,末了的时候,还带着一点嗤笑和轻蔑。

  任苒听着心口微紧,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够,我要你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爱我。”

  “我最讨厌威胁。”

  “我偏偏要威胁。”敢在霍均庭面前这样说话的人,除了任家的千金,再无旁人。

  “得寸进尺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

  任苒眼眶微红:“我的下场就是嫁给你。霍均庭,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于是,在两千多宾客的面前,任苒如愿地听到了霍均庭在众人面前说他爱她。即使只是机械的话语和口气,没有半点感情。

  那一瞬间任苒有一种错觉,自己仿佛真的得到了霍均庭,也仿佛真的报了相亲时的屈辱愤恨。

  众人哄笑着让新郎亲吻新娘。霍均庭俯身,身上好闻的麝香味再次将她包裹。就在她以为他真的要吻她的时候,霍均庭忽然在她耳边低声开口:“任苒,你会后悔的。”

  下一秒,任苒从梦中猛地惊醒。

  现在是凌晨一点多,任苒盘腿坐在主卧的飘窗上睡着了,惊醒后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从她跟霍均庭第一次见面到结婚,梦里的内容都不大愉快。

  她揉了揉眼,捋了一把头发,目光透过落地飘窗的玻璃,眼巴巴地盯着楼下的露天停车位。

  三年来,霍均庭是从来不会在十一点之后回家的。因为自从任苒嫁入霍家之后,她便将原本日夜颠倒、纸醉金迷的作息强制改正到了十一点,他也便给足她面子,配合着她的作息,从来不会外宿。

  今天,是他头一次“不守规矩”。而今天,也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任苒早就困了,所以才会睡着。结婚之后她戒了蹦迪夜店,日日早睡,熬到现在,眼底早就干涩难挡,布满了红血丝。

  十分钟后,楼下忽然出现了一束车灯的追光,她立刻挺直了脊背,困顿一扫而空。

  从她的角度望下去,从车子的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一成不变的黑色西装似乎与夜色融为一体,但远远望去,仍旧是心悸一般的好看。

  任苒恨自己真是不争气,都三年了,霍均庭说到做到对她没有半点温柔,而她仍是眼巴巴地往上凑,远远地看着他都会心跳加快。

  “出息……”任苒啐了自己一句,从飘窗上下来,赤脚走出主卧。

  楼下的灯早就熄灭了,她也不开,悄咪咪地踩着楼梯扶手走了下去。大门被打开,楼下传来霍均庭进门时的声响。

  她加快脚步,趁他还没开灯,小跑奔到霍均庭的面前,纵身一跃跳到他的身上,双臂紧紧地箍紧他的脖颈。

  时值冬日,霍均庭进门时身上带了一股寒凉。任苒挂在他身上,双腿勾住了他精瘦的腰际,将头埋在了他的脖颈处,低声呢喃:“你还知道回来?”明明是生气的话语,说出口却是撒娇的语调。

  任苒将脸埋深了一些,深深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仍是麝香味浓郁的须后水味道,夹杂着一点烟草味。霍均庭爱抽烟,也恋旧。

  “又抽烟。”她埋汰地嘟哝了一句,张开嘴就在他脖颈处咬了一口,力道不重但也不算轻。害她等了这么久,总得让他疼一下长点记性。否则,家中哪天红旗倒了都不知道。

  任苒喜欢咬他,从第一次相亲时在他嘴角咬了一口后,就像是上瘾了一般。

  “下来。”霍均庭的声音冰冷,和身后没有掩实的门外钻进来的飒飒冷风一般凉。

  “不下。”任苒埋在他颈间,声音都被闷出了鼻音,“让我闻闻看,你身上有没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任苒。”这三年里,霍均庭叫她名字的次数少之又少,如果叫了,一般只有一种情况:他不高兴了。

  “老公。”任苒像小猫一样挂在他身上,甜甜地叫了他一声,也不管他应不应,“我为了等你黑眼圈都熬出来了,如果你不跟我说说你今晚干什么去了,我就挂一晚上。”

  “你的臂力没那么好。”霍均庭冷冷开口。

  任苒无言,将脑袋从他脖颈处挪开,盯着眼前男人深邃的瞳孔。

  他的眼底有两片青云,应该是很困了,但她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你去哪儿了?”

  “我去哪里,需要向你汇报?”霍均庭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仍是讽刺的口吻。

  任苒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她最怕的就是这样。她努力撒娇,他讽刺看戏。两个人仿佛永远不在一个频道。

  “简单做个汇报,可以吗?”她腾出一只手,比划出了一点点的意思。

  任苒在霍均庭面前,一向小心翼翼。

  “加班。”

  “太敷衍了吧。”任苒伸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我从来没见过你加班。”

  霍均庭效率极高,如今霍氏稳健上升,他根本不需要加班。

  “我再说一遍,下来。我很累。”霍均庭最后三个字,表现出他已经极其不耐烦了。

  任苒不敢再挑事了,适可而止是她跟霍均庭相处的准则。她从他身上跳下来,无处安放的两只手接过霍均庭手中的大衣,小心翼翼地说道:“明天我想去逛街,你能陪我吗?”

  “没空。”

  不出意料……其实她只是想要跟他一起补过一个结婚纪念日而已。不过很显然,他根本不记得。

  “可是我们好久没有一起逛街、看电影、吃饭了。”任苒生得娇俏,甜腻腻的话从她口中说出也丝毫不违和。

  “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做过这些事?”霍均庭反怼了她一句,打开了客厅的灯。

  长时间在黑暗中的任苒连忙伸手挡住眼前刺眼的光线,她皱眉嘀咕:“真不会说话……”

  霍均庭从她身边走过,一把扯掉脖子上的领带,看上去很是疲乏:“明天是周二,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清闲。”

  她有些被气到了,憋红了脸:“我哪有无所事事?我做的就是跟我专业相关的事情啊!你不知道我每天有多忙呢。”

  霍均庭冷静地解着袖扣,剑眉下的一双眼睛永远带着讽刺的神色:“你每天逛街购物,跟你的专业有关?”

  “难道没关系吗?”任苒给了他一记白眼,“我学的时尚管理,我……我先把自己的时尚管理好,不行吗?”

  当初在纽约念书的时候,任苒学的是“时尚关系”这一门听起来很有趣,实则不知所云的专业。毕业之后,她匆匆嫁给了霍均庭,三年的时间,她每天琢磨着怎么收服霍均庭,如何让霍均庭爱上她。任苒认为她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的老公爱上自己。

  霍均庭没说话,他的唇线永远僵硬,好像不会笑似的。他转身上了楼,任苒气得在原地跺了两脚,然后像小尾巴一般紧紧地跟了上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