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皇后快穿回来了阮青君小说

皇后快穿回来了阮青君小说

半袖妖妖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阮青君的小说名是《皇后快穿回来了》是由半袖妖妖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阮皇后临死才知道,自己不仅是新帝登基的垫脚石,还是他为白月光设置的挡箭牌。重来一世她决定女扮男装拒嫁东宫,这一次,她想看看,没有她阮青君,谁能成为储君!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主角是阮青君的小说名是《皇后快穿回来了》是由半袖妖妖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阮皇后临死才知道,自己不仅是新帝登基的垫脚石,还是他为白月光设置的挡箭牌。重来一世她决定女扮男装拒嫁东宫,这一次,她想看看,没有她阮青君,谁能成为储君!

免费阅读

  正月十五,明月高悬。

  春祭在即,冷宫里也越发的冷清了,窗开着,冷风打着旋灌进来,很冷。阮皇后靠坐在躺椅上面,半阖着眼,一只通体白色的猫儿乖巧地窝在她怀里,她一动不动,光只是淡淡瞥着夜空当中的月亮。

  冷宫当中,就算是灯火也是昏暗的,昏黄的烛火下,能看见女人娴静的姿态,那种雅致是与生俱来的。

  脚步声由远至近,红菱很快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主子,怎么开窗了,这么冷的天呀……快……快回榻上躺着好生将养着……”

  说话间,眼睛就红了,过来扶她。

  这是从小服侍她的丫鬟,阮皇后任由冷风拂面,仍旧没动:“我爹他老人家怎么样了,不能给他养老送终,实是女儿不孝。”

  随着寒冬走过,阮皇后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她打娘胎里就娇弱,从小在老爹的宠爱当中长大,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却是在当上了皇后之后,体会到了各种苦楚。

  红菱侧立在旁,几次张口,都没说出什么,最后索性一下跪了下来。

  “主子,红菱不敢瞒主子,老丞相已经不在了,相府也被封了!”

  红菱仰着脸,双目当中,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一对一双的,阮皇后怔了下,随即站了起来,那只猫儿冷不防被抖落喵呜一声,围着她脚边直打着转转。

  “你说什么?什么不在了?”

  “我按着您的指示,悄悄打听相府的事,大太监王德福受过咱们恩惠,特意把我送出了皇宫,还叮嘱我不要回来了,我一想就是出事了,到了宫外才知道,皇上一直在骗您!他根本就没有放过老丞相,老丞相早被下了大牢,相府上下一百多口人都没了……”

  都没了?

  阮皇后从牙尖挤出了几个字:“什么叫都没了?”

  “我去了侯府,听说就是出嫁了的大姑娘,二姑娘也受了牵连,说有人到相府寻找造反证据,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想要按到主子身上的,三姑娘伶牙俐齿几次都把人骂出去了,就是前几日全都秘密处置了……”

  老三和她一向不合,没想到到最后了,还是她敢言敢语,没有趁机往她头上扣屎盆子。

  胸膛当中,气血翻涌,阮皇后一下扶住了躺椅的靠背,才站稳:“还有什么?”

  红菱哽咽着,一股脑说了:“王德福现在是皇帝身边的人,他悄悄说,说何贵妃从前就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最近日日伺寝,跟皇帝吹枕边风说想在春祭之前登上后位,这几日冷宫的暖酒也是何贵妃命人送来的。”

  阮皇后紧咬着牙,才勉强压制住那口气,忽然明白过来了。

  之前陷害她进冷宫的何贵妃,根本不是宫斗这么简单的事。

  这个好妹妹就是新皇的心头肉,是他醉酒后无意间说过的那个心上人,所以封后以后,何贵妃才故意跟她走动频繁以示亲近,新帝独宠皇后,借此打压后宫妃嫔,引发太后震怒,明枪暗箭,她这个挡箭牌皇后都不知道挡了多少。

  进了冷宫,新皇还未下手,倒是这何贵妃先送来了毒酒。

  有了恩宠还不够,心急的何贵妃还想毒死她,登上后位。殊不知新皇清君侧,一碗毒酒打草惊蛇,引起了她的警觉,

  现在她知道了,新皇是要阮家覆灭。

  从前在新帝还不是储君时候,他常去相府,原来他们之间,哪有什么感情,不过是一场博弈。

  是他对皇位的博弈,所以,他亲自来求的婚事,现在是多余的了,她爹一手捧上皇位的男人,要把她们一家赶尽杀绝。

  老爹身居相位多年,把他扳倒,那说明早就开始着手了。

  阮皇后咬破了舌尖,脑中清醒无比,太后不在了,最后一道鸿沟没有了,现在兔死狗烹,轮到她了。

  红菱跪行两步,抱住了她的双腿:“主子……”

  跟了她十几年的红菱,都还没有嫁人,阮皇后弯腰把她扶了起来:“所以,都出了宫了,你为什么又回来,傻姑娘。”

  红菱此时已是泣不成声,上前来抱住了她:“主子,就是死,我也要和主子在一起!”

  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借着这一抱,红菱在她耳边又是哽咽着低语:“主子,我求了小侯爷来,他冒死进宫一会就到,会在中午殿前等着你,你现在和我换了衣服,这就随他去吧,让他安顿你走得远远的,我替你守在冷宫……”

  说着一把推开她了,开始拉扯她身上的衣服。

  阮皇后心中动容,抬臂握住了红菱的手。

  四目相对,从彼此的目光当中都察觉到了那份坚定,阮皇后轻摇了摇头。

  她微扬着脸,跳动着的火光映着她姣好的容颜,真真是眉如远山,眸如星辰,虽然人在冷宫,但身上穿着后服,仍旧气度非凡天生贵胄,十分英美。

  “我走了,皇帝不会善罢甘休,小侯爷还有侯府上下,我不能冒险连累他们,也不能让你替我死,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阮皇后回身走到里间榻上躺了上去,神态从容。

  红菱急得跟了过来:“主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侯爷对您实是真心,等你们出了宫,他自然会找大夫……到时候远走高飞……”

  这个时候了,还能冒险进宫营救,的确真情实意。

  可惜这个时候,阮家只剩她了,更不可能苟且偷生,阮皇后紧握住红菱的手,按住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相府上下一百多口,不能白死,我就是死,也得找个垫背的。红菱,你听我说……”

  她拉着红菱低头,附耳轻语。

  幸好新帝运筹帷幄,之前一直做戏,后宫妃嫔还都不知道这其中细情,就连何贵妃,怕也想不到,她身在冷宫,已经知晓相府的事了,阮皇后命红菱找人通知后宫众嫔妃,说是皇后察觉时日无多,有东西要分发下去,让她们都过来一趟。

  也准备以此造成混乱,让红菱跟小侯爷出宫。

  阮家就她这么一个了,阮皇后说服了红菱,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匕首,藏在了袖子里面,她静静地躺在榻上,回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光,那时鞍前马后,相府门里,岁月静好。

  红菱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含泪离开了。

  不多一会儿,后宫嫔妃有三五个过来了。

  何贵妃也果然来了。

  皇后身处冷宫,奄奄一息,她怎么能不来。

  红菱藏身在冷宫外的院子里,此时殿内再无其他人了,阮皇后一动不动躺在榻上,进门的嫔妃也不知是谁说了句好冷,何贵妃竟然先走过来了。

  “姐姐们,我有话对皇后说,你们先在门口等我一等。”

  女人脚步很轻,很快走到了榻前来。

  阮皇后一只手在被外搭着,何贵妃到了面前,看着她苍白的脸,还握住了她的手:“多日不见,不想姐姐竟然这般处境,实在让人心疼,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救你,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

  这个好姐妹,陷她于绝地,还来送她最后一程,好生让人感动那!

  阮皇后半阖着眼,看着她的脸。

  何贵妃珠圆玉润,衣着华丽,此时脸色红润,和她一比,自己的脸色定是白了许多。在冷宫这么些时日,如果不是察觉出暖酒有问题,悄悄替换了,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

  阮皇后此时全身的力气都凝在了一起,反手抓住何贵妃的手腕,在她的尖叫声当中,翻身下地,一把将女人钳在了怀里。

  匕首就抵在何贵妃的脖颈上面,阮皇后挟持着她,声音低哑:“别动,我现在手一抖,就会划破你的喉咙。”

  何贵妃吓得全身瘫软,声音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姐姐,姐姐这是干什么?”

  随着她的尖叫,嫔妃们也都大乱起来,院子里的侍卫也冲了进来,可能这般景像谁都没有想到,是跪是站都犹豫不决。

  阮皇后抽了何贵妃的腰带将她两手捆住,推着她往出走:“回去告诉皇上,迟到一刻,我就和何贵妃同归于尽。”

  早有人去报信了。

  很快,皇帝带着侍卫军到了冷宫,各宫嫔妃匆匆离去,阮皇后推着何贵妃站在了石阶上面。

  新皇脚步匆匆,命侍卫军停步,弓箭手就在背后,他一人上前。

  少年时,他英姿翩翩,已是气度不凡。

  此时做了皇帝,更是多了几分威严,几分冷峻:“皇后挟持何贵妃,这是干什么?”

  还和她卖关子,阮皇后目光冷冽,匕首更近了一点,惹得何贵妃尖叫连连:“啊!皇上救我!皇上救我!”

  新皇登时顿足,惊叫出声:“阮青君!”

  青君,是了,她原是有名有姓,她叫阮青君,从前叫她青君的时候,她还叫着他景行。

  阮青君不为所动,定定看着他:“难得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新皇紧紧盯着她手中的匕首:“阮丞相谋反,已下了天牢,相府一百多口,处刑在即,你现在放下匕首,留他们一条生路。”

  如果想留他们一条生路,早就留了。

  现在相府一百多口,已经没了,还在骗她,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阮青君扬着眉眼,只是冷笑:“不必惺惺作态,我叫你来,也不是为了问你那些。”

  男人再上前一步,几乎是咬着牙的:“西北军,你的好兄弟穆西风已在回京的途中,你想让他也为你陪葬?”

  西北军?

  原来如此,他还未明着对她下手,留着她引.诱穆西风回京一网打尽。

  红菱会把消息带给穆西风的,阮青君此生再无牵挂,一手勒着何贵妃,握紧了匕首,在她颈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推着她下了石阶。

  身上没有腰带,何贵妃裤子绊在腿边,踉跄着走不快,脖颈间的匕首冰凉得很,每动一下,都吓得尖叫连连。

  新皇站着不远处,看着她背后的女人。

  “你最好想清楚,别逼朕杀你。”

  侍卫军拥簇着他,杀他定是杀不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叫他过来,不是想问他什么,也不是想对他说什么,只不过是想让他亲眼看着,她对他们最后的报复。

  阮青君扬着脸,握紧了匕首。

  “好啊,都杀了岂不是干净。”

  说着,众目睽睽之下,她扯过何贵妃,将匕首刺入了她的胸膛。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