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然而琴酒又做错了什么夏时客

然而琴酒又做错了什么夏时客

夏时客 著

连载中免费

《然而琴酒又做错了什么》是夏时客所著的一篇二次元幻想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黑衣组织高层,琴酒天天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堪称业界良心,可是随着日子日渐繁忙,琴酒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交易他来,枪斗他来,救人他来,杀内奸他来,他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然鹅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然而琴酒又做错了什么》是夏时客所著的一篇二次元幻想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黑衣组织高层,琴酒天天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堪称业界良心,可是随着日子日渐繁忙,琴酒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交易他来,枪斗他来,救人他来,杀内奸他来,他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然鹅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免费阅读

  虽然一开始没认出来,不过,后来还是对黑发少年的身份心存怀疑。

  感觉……实在是符合【剧透】中赤井秀一的人设呢。

  不管有没有认错,在调了一杯“银色子弹”用以嘲讽现在还太嫩的、疑似日后宿敌的人,琴酒用了些手段,在不引人怀疑的情况下,得到了黑发少年确切的名字。

  Akai Shuuichi

  果然是他啊。

  刚刚皮了一下的琴酒无动无衷的想,心头隐隐有些嘲讽。

  对于日后的宿敌还是这么一个“ru臭未干”的家伙,琴酒是不乐意的。

  他也知道以目前赤井秀一的经历来看,比不过他很正常。事实上,他能达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

  但是——

  这还不到他认可的地步。

  琴酒的性格里本就有自傲的成分,他的实力也足以维持他的那份“傲”。

  就是面对组织的任务时——虽然他很乐意接受难度小的任务,但真正能引起他兴趣的,反而是有挑战性的任务。

  对于对手,也是如此。

  现在的赤井秀一,还远远没有达到能让他重视的程度,他在放心之余,对于这样的人是【剧透】中自己日后的“宿敌”,也隐隐有些不高兴。

  银发少年略略勾了下嘴角,眼中却毫无笑意。

  嘛嘛……对手弱小不是好事吗?

  只是……到底是有些无聊了。

  他大概,也是期待发生一些刺激的事情吧?就算有危险也无所谓。

  甚至于,有危险……不是更有意思吗?

  年轻的少年面无表情陷入了哲学的思考,然后在前辈的提醒下放弃了这个思绪的莫比乌斯环。

  他眨了眨眼睛,拿着手中的.狙.击.枪,平日里带着些冷淡的脸上露出少许激动的色彩,绿眼睛里亮晶晶的。

  他还是有些孩子气的……虽然很少表现出来。

  不过,男孩子,特别是他这种年龄,这种经历,显然都是爱.枪.的啊!

  而且是.狙.击.枪.啊!

  “那么,就拜托前辈了。”少年说着拜托的话,眼中却带着自信的味道。

  “嘛嘛……这样的拜托啊……”田纳西好像有些不乐意,不过从.枪.盒中拿出□□的动作却十分熟练。

  他一边嘀咕着:“现在的后辈也真不简单……”一边举起□□对着远远的靶子。

  然后开始了教学。

  银发少年认真的站在一旁,仔仔细细的看着对方的举动。

  琴酒对于这次任务想要速战速决的原因,除了这样更快更节省时间可以避免麻烦,更重要的,却是自己可以用这下的时间学习狙击技能。

  组织里对于这次任务预计的时间足有两个月,他们花了不到半个月时间搞定了任务,剩下的时间,自然就是自由分配的假期了。

  田纳西相陪老婆孩子,琴酒想向他学习狙击技巧,两人一拍即合,顺利达成一致,开始了假公济私。

  ………………………………

  田纳西不愧是一流的狙击手,这一个半月的教学,令琴酒受益匪浅。

  自然,教学结束的时候,狙击技能进度条有了进展的银发少年心情很好,还很有礼貌的对田纳西鞠躬,并表示期待下次见面合(tou)作(shi)。

  田纳西嘴角抽搐,嘀咕道:“还是免了吧……饶了我吧你小子……”

  不过嘴上这么说,男人脸上的表情却不见得真的很不甘愿。

  男人之间的交情,有时候还真奇怪啊……

  这个好心情持续到琴酒回到.日.本,听到了一个消息后。

  “你——说——什——么——?”少年一字一顿的往外蹦。

  他面色阴郁,绿眼睛中迸发出灼热的惊怒,跟他对视的一刹那,被这凌厉的戾气所侵蚀,空气也似乎变得稀薄起来。

  饶是金发女人早已见过风风雨雨,此刻也不免产生了心惊肉条的感觉。

  她皱着眉,声音有些不自在:“西达的父母,已经被组织处理了。”

  那一瞬间,少年目光中的戾气转化为森然的杀意,贝尔摩德只觉得那杀意几乎实质化,仿佛一柄冰凉的匕首,擦着她白皙的面颊而去。

  她几乎以为少年要动手了。

  但琴酒什么也没有做。

  他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

  银发少年充斥着杀意的眸子一下子变得空洞起来,少年脸部的肌肉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嘴角僵硬的勾起一个说不清是什么意味的弧度。

  对,是弧度。

  那根本不是笑。

  贝尔摩德几乎有些心惊的看着琴酒静静地坐了几秒,然后忽的起身。

  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什么也没留下。

  什么也没带走。

  ……………………………………

  琴酒安静的站在白鸟绿子的墓前。

  他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是知道亲人对于这个女孩的意义的。

  琴酒与她相识多年,他不会怀疑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也不会判断错父母在她心中的地位。

  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还有‘家人’这个支柱,白鸟怕是早就承受不住了吧。

  也正因为有了‘家人’,她才会一直克制着、一直“忍受”着。

  然而,当琴酒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其实一点也不为白鸟夫妇伤心。

  当时他震惊、愤怒、恐慌。

  整个人仿佛在夏日烈阳下暴晒,又像是身处冰窖,一会焦躁的仿佛要爆炸,一会却觉得浑身发冷。大脑一片空白,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在贝尔摩德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手指在轻轻颤抖,指间发麻,使不出力气。

  可这些情绪,没有一点是为了白鸟夫妇。

  他根本没有见过他们。

  他是为了白鸟绿子。

  银发少年仿佛能看到那个女孩黯淡下去的绿色眸子,绝望的神情,以及木然的样子。

  琴酒从不是个好人,他手上的鲜血沾染的不少,虽然他不是嗜杀的人,但也称得上冷漠,他不会为不相干的事情悲伤。

  然而,那两个人不是不相干的人,他们是绿子的父母。

  可以即使如此,他那些剧烈情绪,却没有一点是为了白鸟的父母。

  他当时想的,是绿子知道了会不会崩溃,是这个打击绿子现在知不知道、会不会对她产生影响,是我曾经说过要护着她的、结果现在她的父母也死了,是我该怎么向绿子交代。

  全部都只是为了白鸟。

  【他根本就没有白鸟的父母上心。】

  琴酒久久的看着白鸟的墓碑,心头忍不住涌起几分酸涩。

  【我果然自私。】

  “你大概会怪我的,不过最后还是会原谅我。”

  琴酒的声音很轻,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然后勉强笑了笑。

  少年慢慢的、单膝跪在她的墓前,额头抵着墓碑,然后慢慢的闭上眼。

  早在几年前,他就只有在白鸟绿子身边,才能安心休息,才能真正的放松;可悲的是,就连这姑娘已经不在了,他也只有在她的墓碑前,才能寻求片刻精神上的慰藉。

  琴酒这么静静的靠着,直到他听见一个跌跌撞撞的脚步声。

  他慢慢的睁开眼,满心的不耐,混杂着浅浅的杀意。

  却在转过头看见来人的那一刻,顿住了。

  ………………………………

  十四岁的少女很狼狈。

  不过短短两个月,她就消瘦了很多,小脸显得枯黄,手上腿上都是明显的青紫淤痕——被打的,被撞的……不一而足,混杂着细细小小的伤口,有些甚至已经发炎化脓。

  女孩的脸上也很脏,灰土土的,脸颊都有伤,最严重的的一道是右脸颊上明显一道划伤,还隐隐带着血。

  她眼睛下的黑眼圈很浓,绿眼睛通红一片,脸上有明显的疲惫,明显是好几天没有睡了。短发蔫蔫的垂着,衣服破破烂烂的,满是尘土泥污渍。

  她过得很不好,

  然而那一双透着疲惫的绿眼睛却是一如昔日般,深处带着不屈的倔强与笃定的灼灼光彩。

  让琴酒无端想起了另一个人。

  看见琴酒的时候,小姑娘愣了一愣。

  琴酒没有说话。

  小姑娘先开了口,跟之前那次见面相比,她的情绪堪称冷静。

  “我看见了杀我父母的人……”小姑娘垂着眼睛,她的声音粗糙,带着数日的疲惫与伤痛:“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我知道不是你。”

  她抬起头,眸中含着淡淡的光:“现在,你总不会说我父母也是你杀的吧?”

  银发少年看着白鸟奈奈眼中的水光:“你姐姐是我杀的。”

  “……”小姑娘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几步走上前,来到了自己姐姐的坟前。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琴酒的眼睛没有看白鸟奈奈,他似乎在看着远方,又似乎什么也没看。

  “那就动手吧。”白鸟奈奈无所谓的说:“反正我也逃不了多久了。”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少年清冷的嗓音徘徊在空旷的墓地。

  “……那天我正好偷偷溜出去跟朋友探险,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为了不被骂,就悄悄的进门……结果……”白鸟奈奈的眼睛一直对着墓碑,语气木然:“看到他们杀人的过程,我知道,我不能回学校了,报警……”

  她勾起一抹与年龄不符的、嘲讽的笑:“估计也没用。”

  聪明的孩子。

  琴酒想着,心中却毫无波澜。

  “我逃了半个多月,已经太累了,开始还想着报仇,不过估计也就只能想一想了。”白鸟奈奈再次向前迈上一步:“我会诅咒他们通通下地狱的。”

  她伸出手,摸着姐姐的墓碑:“如果死的话,我情愿死在姐姐面前,也有个伴——爸爸妈妈的.尸.体那里我去不了。”

  琴酒垂了下眼睛:“你跟你姐姐可以说说话。”

  “……”奈奈沉默了一下,“我有很多时间可以跟姐姐说话,不过写话我死之前得告诉你。”

  她转过头看向琴酒,目光燃着火。

  琴酒仍旧无动于衷。

  银发少年觉得这么做不对,但是……他真的无法对‘不相关’的人提起什么怜悯。

  哪怕这个人是绿子的妹妹。

  “你不想知道,我姐姐跟我说了什么吗?”小姑娘声音终于颤抖起来,嘴角带着冷笑。

  这一句话让琴酒终于正眼看了她。

  白鸟绿子……不是不相关的人。

  ………………………………

  “姐姐……在她出事的前几天,精神一直很不稳定。”奈奈看着银发少年,由于情绪波动而导致声音起伏,但她努力克制了:“她在父母面前掩饰的很好,大概是因为我太小吧……她没怎么在我面前掩饰……或者说没力气掩饰了。”

  “那天我睡觉前喝了太多果汁……半夜想去洗手间,在客厅里见到了发呆的姐姐——”她回忆着,说的有些慢:“姐姐还没有睡,或者说,仿佛从睡梦中惊醒——不过是做了噩梦的那种。”

  “那个时候,她的表情很古怪……我说不清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我很不安。我叫了她。”

  琴酒听得很认真。

  “姐姐的表情,像是忽然惊醒……又像是还在梦中,她很古怪的看了我半晌,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然后姐姐忽然抱住了我,头抵在我的肩上,哭了起来。”

  少女低下头,声音不变,眼中含泪。

  “那时候,我觉得她很奇怪……表情很……很让我害怕。……那时候,我觉得姐姐不太对劲,我想把妈妈叫过来。”

  奈奈顿了顿,稳了稳自己的声音:“姐姐忽然开口,说她很害怕,非常害怕。

  “我很奇怪……但是……不那么害怕了。”

  琴酒没有打断她。

  “然后她说,如果她死了,阵君会怎么样呢?”

  银发少年的手指抽搐了一下。

  他低下头。

  少女的声音还在继续,传达着琴酒所不知道的,来自亡者的故事。

  “她说,阵君就只有自己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如果自己不能陪着他,他会不会觉得孤单呢?而且……阵君在那里,不得不谨慎,没有可以信任的人的话……他以后……一定会很累的。”

  琴酒安安静静的听着,耳边小姑娘的声音不断传来。

  他的思绪有些飘远了。

  其实……事后想来,那个去.美.国的任务也充满疑点。

  时间赶得那么好,这个任务虽有难度,但也不是没有能够完成的人,而自己先前才经受了组织的怀疑,哪里会那么快让自己执行出国的任务?

  分明只是为了支开自己。

  他想,其实没有必要的。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对白鸟的亲人上心。】

  如果不是组织杀了白鸟夫妇,如果不是贝尔摩德的话,他日后甚至不会记得那三人。

  他意识到了这点,为此感到茫然,可是直到站在白鸟的墓前,直到见到白鸟的妹妹,他也依旧如故。

  只是感叹一番,却并不放在心上。

  对于琴酒来说,白鸟自然是重要的,但是她的家人对自己来说,不过是陌生人罢了,顶多见面后看在绿子的份上关照一下。

  小姑娘的话仍在继续。

  持续不断的、令人烦躁的、传入他的耳朵。

  “然后姐姐忽然哀哀恳求我,话不成调的说,如果在她死后,我能够见到阵君的话,以后一定不要骗他,哪怕是出于善意也不行。”

  “她希望阵君还能有可以信任的人,哪怕只有一个也好……”

  “哪怕阵君不知道,但她还是希望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一直不会骗他,她希望这个人能存在,让她能走的放心一点。”

  奈奈笃定的声音,在这一瞬间仿佛和她姐姐的声音重合了起来。

  “她希望他在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人能让他全心相信,不然太累了,太苦了,哪怕他自己不觉得。”

  ——一个人担着多累啊……我不会骗你的,永远不会……嗯……顶多不告诉你,但只要说出来的,就一定是真话!

  “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爱”阵君。”

  ——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陪着你。……搞什么嘛,你神经绷得太紧啦!

  “他还对我说,如果可以,能不能一直陪着他?……不过这句话她说的没有之前那么恳切,好像只是附加的要求……”奈奈说到这里,情绪稳定了不少。

  “然后……姐姐仿佛清醒过来一样,说自己是乱说的,没什么意思。”

  小姑娘这么说着,又接着补充,眼睛里带着一点自己也说不清的意味,似乎是茫然、又似乎是希翼。

  “但最后的最后,她又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奈奈帮忙,只要做到前面一条就好。”

  ——嘛嘛……你这样我怎么放心的下……如果我不在了,一定要找一个能一直真诚待你的人才好!

  ——不过那个人可能不会像我一样啦!好好珍惜我,听到没有!

  ………………………………

  他如此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与白鸟的不同。

  琴酒微微低头,手指抚摸着白鸟绿子的墓碑,少女的黑白照贴在墓碑上,笑的温和阳光。

  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

  奈奈似乎说完了,一长串的描述令她的嗓子不堪重负,咳嗽了好久。

  随后,小姑娘抬起眼睛,认认真真的问:“你就是‘阵君’吧?”

  她说着疑问句,但语气却分明是肯定的。

  琴酒没有反驳,他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的奈奈似乎很高兴,她轻轻笑了下,然后开口:

  “当时我就在想,怎么会是你杀了她呢,哪怕是任何一个人也好,为什么会是你呢?”

  对啊……为什么会是我呢?

  小姑娘沙沙哑哑的话语再次响起,带着莫名的确信。

  “可我后来想想,如果是你的话,姐姐哪怕死了,可能都不会怪你的吧?”

  琴酒蓦的看进她的眼底。

  她凝视了琴酒数秒,绿眼睛中仿佛燃着火焰。

  “我告诉你这个,有我的私心。”

  小姑娘的嗓音有点轻,她尽量大声说话,但喉咙的疼痛像他发出一阵阵的抗议,她咬牙忍下。

  “我没办法报仇……我看得出来,姐姐很在意你,你也不是不在意姐姐。”

  她垂下眸子,自嘲的笑了一下,又抬起眼睛:“但你不在意我们——我们这些,姐姐的家人。”

  奈奈不笨,这半个月的逃亡,更让她领会了世情冷暖——即使之前不知道,但看他上次对自己的态度,还有现在对自己父母的死讯早已知晓却无动于衷的态度,也能明白了。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冒险,但她无法可想,只能孤注一掷。

  反正,即使输了,也不过如此。

  “我有自己的私心,我告诉你这些,是在用姐姐动摇你……也许……能让你为我们报仇。”

  琴酒挑眉看着倔强的盯着自己的小姑娘。

  她身无筹码,却这样坚定的看着自己——大概,是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吧。

  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绿子死前的目光。

  “你就这么说出来,不怕我因为讨厌你的‘算计’,而拒绝吗?”

  小姑娘黯淡的垂下眼睛,她知道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当真被拒绝了,还是很难过。

  “我知道……”无需故作镇定,无需伪装坚强——更何况她本就不坚强——她的声音充满了哭腔:

  “但是……姐姐求过我,她那样求我,我答应了她的,我不能骗你。”

  琴酒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面颊猛地一抽。

  ………………………………

  看着面前黑发少女的尸体,琴酒安静的抽了一支烟。

  他为了这件事,已经忙了很久了,

  而这件事,他也不放心交给任何人,只能自己来。

  银发少年注视着少女的尸体,慢慢的抽完了这支烟。

  【我果然很自私。】

  琴酒心想。

  然后转身离开。

  几天后,他不出意外的得到了‘西达的亲人已经被处理’的消息。

  银发少年露出惊怒的表情,牙齿狠狠咬着下嘴唇,露出毫不掩饰的戾气与杀意。

  一如他第一次听到时,面对贝尔摩德的反应。

  半晌,他咬牙,一字一顿的说:“西达的妹妹呢?”

  “也……也已经死了。”那个新晋的干部直面着组织内威名日渐深重的少年,脸上满满的都是恐慌。

  一旁的贝尔摩德担忧的望着他。

  在那个新晋干部意味自己今天肯定要被扒一层皮时,银发少年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眨开眼睛,脸上满是疲惫:“你走吧。”

  好像一瞬间颓废了不少。

  “你……保重吧。”贝尔摩德轻轻的说,她说话一贯半真半假,少有如此直白的安慰。

  等到金发女人离开后,琴酒脸上的茫然悲伤才慢慢淡去,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

  贝尔摩德……

  …………………………

  那天在白鸟绿子的墓碑前,银发少年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在小姑娘惊讶的目光中抱住她。

  略有些洁癖的他毫不嫌弃的抱住早已狼狈不堪的白鸟奈奈,即使少女的声音已经有了异味。

  他抚摸着奈奈的油腻的头发,声音从奈奈头顶上传来。

  很轻,并且充满犹豫。

  但奈奈却记了很久。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