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止雨棠君小说

止雨棠君小说

之蓝 著

连载中免费

爆笑国子监日常正在朝你奔来,轻松幽默的这部文你值得拥有!它就是《国子监怎么出了你这样的沙雕》,听名字就让人觉得搞笑了,来跟小编一起看看吧,该文由作者之蓝倾心创作,主角是止雨棠君,讲述的是:方止雨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错误,因为她不喜欢粉红色,且不喜欢太子殿下。同样这么觉得的还有亲哥方友三,因为他偷偷喜欢男人,且不喜欢当金吾卫。这样的烦恼直到某天,兄妹俩的身体互换了…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爆笑国子监日常正在朝你奔来,轻松幽默的这部文你值得拥有!它就是《国子监怎么出了你这样的沙雕》,听名字就让人觉得搞笑了,来跟小编一起看看吧,该文由作者之蓝倾心创作,主角是止雨棠君,讲述的是:方止雨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错误,因为她不喜欢粉红色,且不喜欢太子殿下。同样这么觉得的还有亲哥方友三,因为他偷偷喜欢男人,且不喜欢当金吾卫。这样的烦恼直到某天,兄妹俩的身体互换了…

免费阅读

  方止雨平淡揭示:“而且你看咱家丁护院的眼神,也太明目张胆了。”

  方友三愤然喊冤:“那你真冤枉哥了,丁大保粗人一个,才不是你哥心仪的那类。”

  说罢,又小心翼翼地问:“妹,你会不会觉得,哥很恶心?”

  方止雨:“说实话,一开始,会,但我想你是我哥,永远是我亲哥。”

  方友三稍稍松了口气,心有戚戚焉。

  方止雨:“后来慢慢地,我大了些,知道了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知道高贵如牡丹,也会同一朵花歧分双色,阴阳各半;世见也有长卷的蚕豆叶子,分叉的独苗,这些都是自然造化的产物,既然存在就有它的道理。哥你和我也没什么不同。”

  她说完回过头来看着方友三,的一双清澈柔美的眼睛充满诚挚。

  方友三瞬间红了眼圈。“妹!”

  方止雨:“我又何尝不是被逼着做些不愿意的事,从小到大,娘给我身上穿的,房间里布置的,我要学的做的,没有一点点自由。”

  方友三吃惊了,他没想到妹妹也是如此抗拒现在的生活。

  友三是个孝子,不能批判自己强势的娘,只好安慰妹妹:“你莫伤心,妹,听说太子为人不错,而且面如冠玉,儒雅纤细。”

  不料止雨听了万念俱灰:“纤细?那不就是一根病秧子吗。去年皇家围猎,他马尚不敢骑,令人难以置信;这点胆子且没有算什么男人,我最讨厌男人娘们唧唧的了。”

  话音未落,突然发现方友三脸色灰了。

  止雨急忙补救:“哦,哥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娘们唧唧。”

  “没关系,妹。”

  又一阵尴尬的沉默,不知哪来只老鸹哇~哇~哇~地,扑棱翅膀从头顶飞过。

  兄妹俩托着腮各占一边,同时长叹:“唉!”

  月亮慢慢移过了中天,水边的空气更凉了。

  微风吹过,荷叶晃动,方友三盯着水面,突发奇想地:“要是咱俩能换换就好了。你当男人,我当女人。”

  方止雨:“可不。”

  ——要是能让她上国子监,去读馆库里那些浩如烟海,宝藏一般的经典,吃多少苦她都愿意呀。

  方友三:“要是能让我堂堂正正做个女孩子,我愿意孝顺公婆侍奉夫君友爱妯娌遵守三从四德,竭尽所能做个最温柔善良的女子。”

  兄妹俩再次:“唉!”

  最终,兄妹二人熬到三更以后,才各自回去睡觉。

  次日,凌晨天不亮。

  方家兄妹起床的时辰都被母亲王氏定在四更。

  据说是为了将来友三当官做准备——毕竟京城里的朝官都在这个点起床准备上朝,坚定儿子必须有出息的她得让儿子提前做好这方面的训练。

  而方止雨就纯粹是为了恶补琴技才闻鸡起舞,因王氏又打听到京中已有几家参选的贵女也在积极练习音律,准备投太子所好,所以女儿在这点上,也必须不输任何潜在对手。

  只睡了半个时辰不到的止雨,头昏脑涨地起床梳洗。

  铜镜中出现的一张脸,令她睡意惊醒。

  天呀?!

  屋里传出啪地一声,镜子打烂了。

  然后仆人们就瞧见房中有人破门而出。

  方止雨狂乱地呼救:“来人啊,救救我哥!他跑镜子里头去了!”

  几个丫鬟都莫名其妙:“大少爷,您怎么从二姑娘屋里出来?”

  方止雨听到这话,停下来,如梦初醒,摸着冒出胡茬子的下巴:我成了我哥?

  这边东院。

  方友三对镜子自照,捧着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老天爷,我妹长我脸上去了?”

  正当他慌乱不知所措的时候,就看见另一个自己着急忙慌地推门而入,开口:“哥!”

  方友三盯着来人惊呆了,简直像是照全身镜,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我妹?”

  兄妹两人环屋绕圈,互相对视,惊不可抑。

  方止雨:“哥,你也这样了?”

  兄妹俩:天呐!

  方家的东院厢房里,这将是一次决定人生命运的严肃会谈。

  方止雨,现在是披着大少爷皮的二姑娘,和当下披着二姑娘的大少爷,方友三,在八角桌前面对面坐下,彼此满脸严肃。

  方止雨张开嘴,发出男人声音的同时,不自禁哆嗦了一下:“大抵是老天爷听见咱们的心声,所以把我俩换换了。”

  方友三还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口音,跺着脚急得:“可是如何向父母亲交代!”

  这不得吓昏二老。

  他这两下子急眼,泫然欲泣如芙蓉滴露,倒比方止雨哭得有女人味道。

  方止雨心念一动:“哥,咱且不妨换种眼光看待,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方友三:?

  ——这他妈能叫做好事儿,那请问还有什么能称之为坏事?

  止雨:“你不是一直想做女子,如今愿望实现了,只要你替我上音律和礼仪课,我就可以替你去国子监。”

  果然方友三不哭了,擦了擦眼睛:“这能行吗?”

  方止雨:“你不说我不说,爹妈谁能知道。你不是最崇拜教音律的李留仙吗?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做他的生徒跟他学琴。”

  又道:“从此以后,你就不用再背四书五经,也不用练功扎马;我呢,再也不用摸琴和学礼仪规矩了,哥,咱们在这里发誓,要扮演好对方,决不能泄露这个秘密。”

  方友三突然觉得妹子所言有理,花容一展破涕为笑,小脸胜似牡丹。

  他面对妹妹,坚定地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来,拉钩!”

  兄妹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要!”

  兄妹俩的契约就达成了。

  当晚,方止雨和方友三就互相换了地方,各自去对方的院子和寝室居住,可是,首先面临的不习惯,是认识彼此的生活轨迹。

  虽然哥哥有细细地教过方止雨,但是她往往不知道一些日常用的物件摆在哪里,比如记得去年父亲赠了一方徽州墨给哥哥,要用的时候却在书房却遍寻不着。

  “梅香,我的松墨呢?”方止雨问丫鬟梅香。

  “不知道,少爷。”

  “兰香,我的松墨搁哪了?去年我生日爹送的那方,我记得你收着了呀。”

  “不知道呀,少爷。

  两个贴身大丫鬟手挽手地出了书房,在走廊下面议论。

  梅香道:“这时候恶补用功有甚么用?照咱们大公子的习性,指定是通不过入学考试的,也别白忙活啦。”

  兰香说:“可不是吗,大公子体弱多病,读书读书不行,武功武功又差,这么大了侯爷都没把世子位定下来说传给他,看来是没什么指望了。

  侯府的大公子方友三虽然年长嫡出,但自幼多病;而三公子虽然才十二岁,但已经显出勤学聪敏,所以方侯一直属意把世子位传给小儿子,迟迟未定。

  梅香笑道:“别的甚么都不会,做人还挺柳下惠,院里的姐妹没有一个能在他那讨得上好的,还不如芸香姐那样,伺候舒服了老爷,也倒能抬个妾。”

  兰香叹道:“西院的荷香她们也熬出头了,眼瞅着二姑娘要做太子妃了,万一选上,跟着嫁出去,不就进了太子府吗?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啊!再瞅瞅咱们俩,当初还以为分到这个院里是福气,想不到全是病气!”

  屋里,百叶帘掀着一道缝儿,方止雨紧贴窗根,听完了两个丫鬟的对话,一下子为哥哥心疼起来。

  友三哥敦厚懦弱,即便下人们对他稍有怠慢,他也不会找茬告状扯到爹娘面前去。

  却不知道她们背地里竟然如此轻慢哥哥!

  她忍着一口气,继续翻开《尚书》沉吟默诵,打算回头再收拾院里。

  当务之急,是先恶补好功课,准备入学考试。

  离开国子监生员选拔考试,还有三天。

  ****

  国子监入学考试那天,方友三因为要去上琴课,不能送妹妹,所以前一天晚上特地来东院,将自己的书籍和文房器具全部一一嘱托。

  方止雨焦虑不已,这会儿她还在抱着一卷《文心雕龙》拼命钻研,手不释卷。

  听说这次考试负责制题的魏博士,就是研究南朝文论的强中手,想必会在这上面大做文章。

  方友三谆谆叮嘱:“你去国子监的考试时候要留意,有几个是我在族学里的同窗,到时候打招呼可别露馅。”

  方止雨在念念有词背诵,一边点下了头,顺便说:“哥,选妃的时候别太卖力,别真一个不小心给选上了。”

  方友三:“放心,你一定能考上国子监,我也一定选不上太子妃。”

  兄妹俩:“共勉!”

  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地,互相捶了捶对方的肩。

  ********

  考试当天,方侯夫妇亲自送止雨去教忠坊的国子监考试。

  安定大街上,一路都是熙熙攘攘的应试儒生,王氏很紧张,看哪个都觉得品貌端庄,都比儿子友三像个读书人的样儿,满街的竞争对手。

  王氏一紧张,就要给儿子转嫁压力:“友三,咱大明历届中榜进士,国子监最少都能占到五成名额,上一科考中的进士里,九成以上都是国子监毕业的贡生!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吗?只要进了国子监,就是一条入仕腾达的坦途!考不上就是一辈子没指望!你千万把握机会,别跟你爹似的,一辈子给人嘲笑是个废物。”

  若今天来的是真正的友三,本来就很紧张,母亲这么一说,更是重负如山。

  但止雨只是应道:“没人说爹是废物,只有娘您一直说。”

  王夫人不悦道:“那他确实就是个废物嘛!一事无成的,你可不能学他。咱们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娘千方百计把你二妹妹送到太子府上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你将来的前程做铺垫、拉人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妹终究是个外人,要是你再不不跟娘亲,娘就真的没指望啦。”说着掏出手帕,泫然欲泣。

  不料儿子并不感动,只是径自前行。

  国子监门口是一条成贤街,两旁种满槐树,又叫做“槐市”。

  今日考试,槐市道路两旁满是维持秩序的把守官兵,将各路车马轿子全部都拦在了街口。

  两个穿飞鱼服的挎刀锦衣卫士拦上来:“送到这就不能再进了,请各位留步,学子进去考试。”

  方侯爷站住了,他转过头,看了看自己清瘦柔弱的大儿子。

  这时候纵有千言万语,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他最后拍拍儿子肩膀:“好孩子,努力考,不要怕,考不考得好都是爹的好儿子。”装作看不见一旁怒容满面的妻子。

  方止雨点点头,挎稳书箱,踏入了槐市众生之门。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