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嫡女逆袭之不负君心凡人子玉

嫡女逆袭之不负君心凡人子玉

凡人子玉 著

连载中免费

《嫡女逆袭之不负君心》是凡人子玉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唐曦月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谁承想出生那日父亲被人害死,从此她便被冠上灾星的称号,被送到云城慕家寄养,本想着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却不料兄长被害,她被卷入众多恩怨,从此平静的日子结束,勾心斗角的日子开始了...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嫡女逆袭之不负君心》是凡人子玉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唐曦月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谁承想出生那日父亲被人害死,从此她便被冠上灾星的称号,被送到云城慕家寄养,本想着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却不料兄长被害,她被卷入众多恩怨,从此平静的日子结束,勾心斗角的日子开始了...

免费阅读

  一击已中,也没有管唐铭珏到底有没有死,唐曦月拔出发簪飞身便离开唐家的院子。

  众人中,慕怀君受了一掌,虽然没有很严重但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还是受了内伤。

  唐铭珏被发簪刺中胸口,虽然没有刺中要害但是丧失了战斗力。

  此刻唐家一片混乱何文辉与友峥自然要留下处理残局,陈棋落又不会武功。

  宋离自然的对众人说了一句:“我去看看。”也飞身离开了。

  唐曦月被控制着一直跟着那个鬼面女人,来到了一处很是偏远的宅子,那女子应该是觉得唐曦月已经被迷迭香控制住,也就不再遮住面容,摘下鬼面具露出那完美但是很冰冷的脸,那人正是三老爷的妾室赵姨娘。

  没人注意到唐曦月的瞳孔微微收缩的一下,接着又恢复了没有表情的样子。

  从屋中走出来一个年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身上的衣服锦缎金丝,看着就像把钱都穿到身上的感觉。

  唐曦月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要是何文辉也在这,她一定会发现两人的相貌竟然有七八分相似的,只是面前这人更年老一些,那人正是金河何氏的家主何景兴。

  赵姨娘看到来人,单膝跪地用那如同百灵鸟般的嗓音说了声:“宗主。”虽然低着头但要是此刻看到她的脸,一定会看到那脸上的红晕以及羞涩。

  何宗主走过来先是看了看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唐曦月,然后才走到赵姨娘的身边,弯下腰双手扶起赵姨娘。

  很带有蛊惑的磁性声音说道:“芳儿,这么多年你受苦了,等我能收了唐城这座城,你就是我最大的功臣。”

  说着话手已经抚摸上了赵姨娘的脸颊,赵姨娘那默默含春的眼神,竟像是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般。

  一处很不起眼的屋顶之上,一身玄色衣衫的宋离已经看了半天,看到二人那含情脉脉的样子,心中一阵恶寒。

  到是无法想象,何宗主那样一个花中的浪荡公子怎么会生出何文辉这个像冰山一样的木头人。

  正想着看见院子中的两个人似乎想起还有正事,停止了亲热。

  何宗主仔细打量着一动不动的唐曦月,甚至还伸出手摸上了唐曦月的脸,宋离差一点就按耐不住要下午砍了那只手。

  对着赵姨娘问道:“她真的被控制住了吗?有没有可能是装的,还有唐铭珏死了吗?”

  赵姨娘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如实说道:“宗主,刚刚暗卫人数太多,唐铭珏只是被刺中了,有没有死不知道。”

  何宗主本想发火,但想着赵姨娘还是有用的,心平气和的安慰道:“没事没事,只要唐曦月还在我们手里,就不怕唐铭珏不死,只要唐铭珏死了,咱们的计划就完成一大半了。”

  宋离在屋顶上听到了二人的谈话,言语中完全没有提到自己主子,难道这些真的与自家主子无关吗?

  但是前四个家丁可是主子下令要是自己杀死后分尸,还有那很是相似的鬼脸面具,以及迷迭香,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毫无关系的。

  赵姨娘拿着那个鬼面具很是嫌弃的说道:“宗主,干嘛要带这么一个鬼脸面具,丑死了,唐平鸿说是一个神秘的高人给他的,可是宗主派的人?”

  何宗主拿过面具,神秘的笑笑说:“你可别小看了这个面具,可是有大用处的,能用迷迭香控制住唐曦月,你以为你什么都不会就可以这么轻易吗,那高人早就派出可靠人手到唐曦月的身边,所以我们的计划才会这么轻易的成功。”

  赵姨娘看着对方心情很好,也大着胆子很是撒娇的挽住他的手臂问道:“那高人被你说的这么神奇,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只见何宗主笑眯眯的捏着赵姨娘的鼻子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刚要挽手进屋,发现赵姨娘的手臂处渗出血迹,何宗主很是心疼的埋怨道:“你看看你,要杀那个三夫人非要自作主张,生前分尸又让她受了那么大的折磨,不然怎么会拖拉着被那个花婆子看见,咱们的计划也不得不提前实施。”

  提起三夫人,赵姨娘的脸上满是愤怒说道:“那个死老婆子,明里暗里不知道给了我多少委屈,我在唐家不敢用武功,只能处处受她的欺负,就连我们的孩子。。。”

  赵姨娘说的悲悲切切那眼泪也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只是她哪里知道何宗主怎么会允许她生下孩子,甚至连再不能有孕也是她心心念念的何宗主暗中动的手脚,三夫人只不过是替人背了黑锅。

  何宗主赶紧把人抱在怀里,假惺惺的柔声安慰着。

  赵姨娘趴在怀里,渐渐地止住了哭泣,像小猫一样的声音问道:“宗主,那个唐曦月怎么办啊,她如今已经暴露了,不管唐铭珏死了还是没死,她在回去都不可能杀掉唐铭珏了。”

  何宗主听到这话心中很是生气,本来一切的计划都是那么完美,先是在唐家制造混乱,让唐家在同道之中失去地位,在用唐曦月在继任仪式上端来的毒酒,毒死唐铭珏,一箭三雕。

  既除了唐铭珏又让唐曦月成了众矢之的,还能使唐家陷入群龙无首的地步。

  即便之前杀人的事被发现了,那鬼脸面具以及迷迭香都在唐平鸿的院子里,任是谁也不可能怀疑到自己身上。

  但是赵姨娘擅自行动,不仅虐杀了三夫人,还手脚不干净的被花婆子看到了,没办法只有早早的把唐曦月这颗最有利的棋子用了。

  只能愤愤的说到:“杀了吧,留着也没什么用。”

  赵姨娘拿起手中的长剑,提剑向唐曦月刺去。

  几乎同时宋离与唐曦月一起出手,赵姨娘眼见有了变故,拼尽全力抵挡二人的攻击,嘴里喊着:“宗主快走。”

  唐曦月看到何宗主想要跑,几步上前,赵姨娘拼着受了宋离一掌,拔剑刺向唐曦月,宋离眼疾手快,伸手向上抵挡,肩膀处受了一剑,动作慢了下来。

  唐曦月看到宋离受伤已经无法抵挡赵姨娘的攻势,只能放弃何宗主,与宋离一起制服了赵姨娘。

  赵姨娘也已经被宋离刺了一剑,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不住的喘 息

  宋离那一剑伤的很重,肩膀处的鲜血已经流到地上,但宋离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看不到任何痛苦的神情。

  唐曦月赶紧走过来,在衣襟处撕下一块,用力绑在宋离的肩膀上。

  不过有陈棋落那个名医在,唐曦月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情,不仅包扎的很丑,还把宋离疼的连连咧嘴。

  终于在宋离疼出一身的冷汗下,唐曦月有些愧疚的把伤口包扎好了。

  唐曦月伸手擦擦他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干嘛替我挡剑,就算是刺到我也不会伤的这么重,你胳膊才刚好,在这样下去,你的左臂还打不打算要了。”

  宋离并没有说话,只是用那明亮的桃花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眼中的爱意第一次这样的浓烈并且赤 裸

  唐曦月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她何尝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心思,几次不管不顾的营救,如今又拼着断臂也要替自己挡剑。

  但是陈棋落那,难不成要三个人好好过?想想就觉得荒唐,低下头不再看他。

  眼神飘到躺在地上的赵姨娘问道:“赵姨娘,我唐家对你不薄,三叔父虽已娶妻,但是谁都知道三叔父对你的宠爱甚至超过了三婶娘,就算之前你是带着目的接近的,但是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半点改变吗?更何况你为了何景兴有意义吗?他已经抛弃了你。”

  赵姨娘冷笑一声,眼神变得有些冰冷说道:“月小姐,不用说这么多,你杀了我吧,我明白告诉你,我在唐家的每一天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活着过,我只是为了今天,为了宗主。”

  提到何景兴,赵姨娘的脸上满是春意,甚至之前苍白都变得红润了“我是孤儿,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你跟野狗抢过吃的吗?你知道快要饿死的滋味吗?这个世界上只有宗主对我最好,宗主给了我名字,赵芳儿,他说希望我能像春天的花一样芬芳娇艳,无论让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我的一切都是宗主的。”

  唐曦月心中有些不忍,到底是一个可怜人,但还是问道:“你们之前说的那个高人是谁?还有何景兴说过已经有人潜到我的身边,那个人又是谁?你们平时是怎样联系的?”

  赵姨娘似乎还在刚刚的回忆中没有醒过来,满脸的笑意并没有答话。

  唐曦月无奈的摇摇头,压下心中的不忍,伸手把人一把拉起,对着宋离说道:“咱们先回去吧,把人交给哥哥,他会有办法让她开口的。”

  刚要离开那个院子,远处一声羽箭划破空气的声音,宋离一把推开唐曦月,羽箭正打中赵姨娘,立刻没了呼吸,但嘴角还有着幸福的笑容。

  唐曦月扶着有些站不稳的宋离,很警戒的四处看着,但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说道:“没有暗卫跟着你一起来吗?或者没有暗中留下记号什么的吗?怎么这么久一个暗卫都没有来。”

  宋离有些心虚只好装作伤重小声的说道:“可能是他们没有跟上来吧,我在沿路有留下记号的。”

  唐曦月点点头扶着宋离小心翼翼的走出院子“不管他们了,暗中还有埋伏,咱们还是先离开。”

  宋离伤重,唐曦月的内力又早就消耗一空,两人的速度谁都不快,只能慢慢小心的走着。

  走到一处丛林密集的地方,突然从前方窜出来十几个戴着黑色头巾的男子,手拿武器,但只是围着,并没有动手似乎在等待命令一样。

  唐曦月握紧手中的长剑,下意识的把宋离挡在身后,那些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样的命令突然出手。

  而且招招都指向唐曦月,唐曦月在之前为了不伤害刑狱中的人,招招用尽全力,体内早就没有内力了,还受了一刀,只是伤势没有宋离那样重,但十几个人全都围攻唐曦月,十几个回合下来身上也留下了不少伤痕。

  宋离看到唐曦月受伤,竟然像发了疯一般,也不管是否会受伤,只是一味的进攻并不防守,以一刀换对方一命,极快的速度那十几个人全部死了,但宋离也几乎成了血人。

  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已经裂开而且伤势更加严重,背部受了两剑,腰部竟一剑贯穿,而宋离还是一副笑脸看着唐曦月,只是那苍白的脸色怎么掩盖也遮不住了。

  唐曦月看到宋离那拼了命保护自己的样子,那红红的眼眶已经完全暴露了她的心疼。

  老天似乎并没有想要放过这两个遍体鳞伤的人,倾盆的大雨下的又急又大。

  唐曦月搀扶着宋离在不远处终于找到一个山洞,几乎一进去唐曦月就体力透支的跌倒再地,只是宋离用手一览,护着唐曦月倒在自己身上,宋离疼的闷哼一声。

  唐曦月赶紧爬起来查看,宋离那一身玄色衣衫到是看不出血迹,就像是湿了一样,只有上面那破碎的口子才能看到刚刚的战斗有多激烈。

  唐曦月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人扶起,靠在山洞的石壁上,问道:“你身上有火折子吗?”

  宋离摸出身上的火折子递了过去说道:“小月月,你看那边就有些断树枝,应该能用。”

  很快一堆火就升了起来,唐曦月伸手要解开宋离的腰带,宋离脸色微红但还是调侃道:“小月月,我都伤成这样了,你可不能这么心急啊。”

  唐曦月在他腰部的伤口处用力一按,疼的宋离大叫的一声,一脸忧郁的看着她。

  “你的衣服都湿了,不要晾一下是不是,伤的这么重也不打算包扎吗?”唐曦月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说道。

  虽然语气很是嫌弃,但是手下的动作没有停,很快就露出赤 裸的胸膛。

  唐曦月很是嫌弃的看了一眼,抱着衣服走到火堆旁边打算晾晒。

  宋离看到那嫌弃的眼神竟然一下来了精神“小月月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这身材难道不好吗?”说完还很是自恋的低头看了看。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