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农家福娃苏鲤全文免费

农家福娃苏鲤全文免费

词酒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苏鲤的小说名是《农家福娃》是由词酒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爽文。主要讲述的是:苏鲤出生当天,大伯猎了一头鹿,三叔钓了两桶鱼,小堂姐一整天都没喘,两月后,苏鲤的亲爹考上秀才,开始了顺风顺水的科举路。而苏鲤,则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在她身上,实现了别人全部的愿望!

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主角是苏鲤的小说名是《农家福娃》是由词酒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爽文。主要讲述的是:苏鲤出生当天,大伯猎了一头鹿,三叔钓了两桶鱼,小堂姐一整天都没喘,两月后,苏鲤的亲爹考上秀才,开始了顺风顺水的科举路。而苏鲤,则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在她身上,实现了别人全部的愿望!

免费阅读

  日暮低垂,黄河边上的一户农家里,妇人的痛吟声一声接着一声。

  这户人家是梧桐庄的老苏家。

  老苏家可以说是梧桐庄最倒霉的人家了,苏老头娶的是同村杨家的闺女杨绣槐。

  杨绣槐是老杨家的晚来女,生来命硬,刚出生就克死了亲娘,三岁多的时候,她又把亲爹给克死了,靠着好心的兄嫂拉扯大,因为命硬,迟迟嫁不出去。

  苏老头名叫苏耕,命也不好,属于那种自个儿精明利索有能耐,但干啥都干不成的倒霉命,他比同村人都要勤快,但种地的收成比那几乎不下地的懒汉也好不了多少。

  苏耕家贫人倒霉,娶不起媳妇,杨绣槐命硬,两个可怜人在田埂上看对眼,就凑在一块儿互相糟蹋了。

  要说这俩倒霉鸳鸯有什么优点,那便是相貌好。

  苏耕相貌堂堂,年轻的时候,他是十里八乡少女的梦中情郎,只因他家贫人倒霉,变成了十里八乡少女的噩梦。

  而杨绣槐精明能干,模样也生的端正大气,可是她命太硬,克死亲爹亲娘,连兄嫂都被克的整日病恹恹。

  两人成亲后,梧桐庄的人每天都盯着这夫妻俩的动静,他们想看看,这夫妻俩一个倒霉一个命硬,日子会过的多么糟心。

  可惜天不遂人愿,杨绣槐嫁给苏耕之后,二人的倒霉命似乎抵消了不少,日子过得勉勉强强,苏耕勤快,杨绣槐精明,日子过成了梧桐庄的中流水平。

  杨绣槐这人还特能生,嫁到苏家七年,给苏耕生了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夫妻俩互相帮扶互相克,倒也将五个孩子拉扯大了,还给三个儿子都娶了亲。

  命数这东西神奇的很,杨绣槐出嫁之后,她那娘家兄嫂就都病好了,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杨绣槐娘家兄嫂比较实心眼,一直都不觉得是杨绣槐克了他们夫妻俩,可经此一事,他们对命数这个说法坚信不疑,直接同杨绣槐断了来往,平时在路上遇到杨绣槐,夫妻俩都像是遇到鬼一样躲着走的。

  眼看着老苏家的五个孩子都平安长大,杨绣槐和苏耕谁也没有克死谁,日子过得渐渐有了起色,杨绣槐的娘家兄嫂才同杨绣槐有了往来。

  这不,杨绣槐的亲哥杨大山知道自家三外甥家媳妇儿发动了,午觉醒来后便催着自家婆娘葛芦花拎了一只老母鸡上了苏家的门。

  葛芦花进门后,将咕咕叫的老母鸡给了苏家大儿子苏崇山,叮嘱说,“大外甥,你把鸡给杀了,让春芽把鸡给炖上,老三家的正在下崽儿,很伤元气,等生完孩子之后得给好好补补。炖鸡的时候记得放几个大枣子!”

  张春芽是苏崇山的媳妇,进门后一直没生儿子,是生了一个小闺女,自从她知道自家三弟妹也怀上之后,整天都过得提心吊胆,一边盼着自家三弟妹生个儿子,这样老苏家就有后了,一边又盼着自家三弟妹生个闺女,不然怕是她往后的日子会不好过。

  张春芽心里患得患失,却不影响干活儿,她都不用苏崇山动手,自个儿就手脚麻利地杀起了鸡,还同苏崇山说,“崇山,你昨儿不是在梧桐山上下了几个套儿么?你现在上山去看看吧,不能白吃舅家的鸡,你要是套到个兔子野.鸡啥的,咱让舅娘拎回去。”

  苏崇山身板好,平日里除了种地就是上山打猎,不过他的命也不大好,他和同村人结伴上山打猎,每次都能满载而归,要是自个儿上山,连个野.鸡毛都逮不到,故而同村人都愿意同苏崇山一起上山。

  苏崇山心里有些怯,因为昨天是他自个儿单独上山的。不过张春芽都这么说了,他也就往梧桐山上走了一趟。

  ————————————————

  葛芦花听着外甥媳妇的痛吟进了屋,见杨绣槐一脸恍惚地坐在炕头,手中还把.玩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石头,连忙问,“崇文家媳妇儿都要生了,你这个当婆婆的也不上点心?在这儿发啥愣呢?崇文把他媳妇儿当宝贝,你要是让他知道了,看他不回来和你闹。对了,崇文呢?怎么不见他?”

  杨绣槐恍恍惚惚地回过神,见是葛芦花来了,连忙挪了个地儿出来,强挤出一个笑,同葛芦花说,“嫂子啊,是你来了。你快来和我坐一会儿,我现在心慌得不行。”

  “你心慌啥?你都生了五个孩子了,看儿媳妇儿生崽,你还慌啥?”

  杨绣槐捏了捏那个白色的石头,想同葛芦花说真话,又觉得前几天发生的那一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就随口编造来一个差不多的话,她同葛芦花说,“我之前找过算命先生,那算命先生说,我和孩子他爹都是苦尽甘来的命,我们的命数之前是泡在黄莲水里的,改过之后就泡在蜜罐里了。我问那算命先生,我和孩子他爹的命啥时候能改,那算命先生说,老三家生头胎的时候就改了。”

  一听命数,葛芦花心里也吃了紧,她看看杨绣槐的脸色,道:“绣槐,命数这个东西,是老天爷管的,半点都不由人。要是老三家这一胎娃儿命好,能给你们改了命,那再好不过,往后你和苏耕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话说出口,葛芦花又担心杨绣槐希望太大,将来孩子生了却没改命,会糊涂到迁怒孩子,她又道:“要是实在改不了,你也别怨人家小娃儿,命数这些东西,你和苏耕扛了四十多年都没改,一个小娃娃哪有那本事?算命先生啊,时灵时不灵的,如果灵了,那皆大欢喜,如果没灵,你就当他瞎扯淡。”

  杨绣槐一个劲地摇头,摇着摇着就笑出了声,她紧紧抓住葛芦花的手,激动道:“不,那算命先生算的可准了!”

  “他说桂枝是今天晌午发动,桂枝就是晌午发动的!他还说,桂枝这一胎是个福丫头,一出生,家里的境况就会改上一些,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那算命先生已经说中了一次,我现在就在等,看桂枝肚子里生出来的是福丫头还是倒霉崽子,也看看,那算命先生说的我们家的境况会改一改,究竟是怎么改的。”

  杨绣槐瞪大眼,抓着葛芦花的手不放,“嫂子,你在我这儿陪我等吧,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慌得厉害。”

  葛芦花:“……”

  这个小姑子怕不是疯了!

  可是葛芦花也知道杨绣槐这些年受的苦,因为命硬,被全村人指指点点了大半辈子,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丁点儿希望,虽然不知道那算命先生是真有两把刷子还是瞎猜的,但好歹给了杨绣槐一点希望,杨绣槐激动成这样也是正常的。

  现在的杨绣槐,就和饿怕了的人突然看到满仓粮食一样。

  葛芦花眼看着杨绣槐就要激动得厥过去,赶紧拍着杨绣槐的脊背给杨绣槐顺气,还安抚道:“你得先稳住,嫂子同你说,桂枝肚子里的娃,甭管命好命不好,也甭管男娃还是女娃,都是老苏家的孩子,你可得好好养着!”

  “如果那算命先生说中了,是个福妞,那你就自个儿心里偷乐,这话千万别对其他人说,不然怕是遭人眼红,万一有人生了恶念,把孩子给偷走,那可咋办?”

  “如果是个男娃,你也得给我高高兴兴的,这是你孙子辈儿里第一个带把儿的,可别做啥让崇文和桂枝难受的事儿,明白不?”

  杨绣槐点头如捣蒜,“嫂子,你说的我心里都明白!都明白着呢!”

  “你明白啥?咱现在就当那算命的说的话都是真的,你现在应该干啥?应该去守着桂枝,而不是坐你炕头上发神经。要是真来个福丫头,人家出生的时候你不在,小心怪罪你,薄了你的福气!”葛芦花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

  杨绣槐麻溜地跳下炕,趿拉上鞋就往三房屋子里跑。

  稳婆已经请来了,屋子里还有二房苏崇水的媳妇儿李大妮守着,杨绣槐急急忙忙地跑进来,把稳婆和李大妮都给吓了一跳。

  “娘,你咋过来了?桂枝这儿有我守着,你放心吧。我让崇水去抓鱼了,鱼汤下奶,等崇水抓回来就给三弟妹熬鱼汤。”

  杨绣槐张嘴就想给李大妮泼凉水,原因无他,苏崇水和苏崇山是一样的倒霉命,抓鱼本事挺好,帮别人抓鱼的时候,一抓一篓大肥鱼,帮自家抓鱼的时候,全都是巴掌大的小鱼。

  可想到李大妮和苏崇水夫妻俩也是好心,不宜泼凉水,再者,那算命先生说孩子一生,苏家的境况就会好上许多,杨绣槐想看看,这好境况会应在哪里?

  叶桂枝的痛吟声一声高过一声,眼看着马上就要生了,杨绣槐的心也跟着揪紧。

  就在这时,大房的闺女苏鹿娘尖着嗓子跑进了院子,大声嚷嚷道:“娘,奶!我爹拖了一只狍子回来!好大一只狍子!”

  炕上的叶桂枝突然就没了音。

  稳婆麻利地上手,一通操作猛如虎,杨绣槐才回过神,稳婆就将一个拿小被子包好的红胖闺女抱到了杨绣槐跟前。

  稳婆的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强打着精神说了,“绣槐啊,你三媳妇生了,是个丫头。模样长得还行,你别气,孙子嘛,迟早会有的。”

  杨绣槐一听生了个丫头,她整个人就如同被雷劈了一样,震惊过后,便是浓浓的狂喜。

  “我气啥呀我气!生个闺女,我心里高兴得很!”

  “大妮,你去数二十个铜板,再拿五个鸡蛋来!”

  “杜家嫂子,崇文家这一胎谢谢你给接生啊,你累了吧,等大妮拿来铜板和鸡蛋之后,你先回去歇着,崇山猎了头狍子回来,待会儿杀好之后,我让崇山给你送一刀狍子肉过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