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唯我刀圣免费

唯我刀圣免费

讲究人品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玄幻小说

  穷人自有穷人乐趣,易明从来不觉得自己生活怎么的苦,有一个肉包子就是一份幸福,有爷爷相伴就是一种快乐
  冬天血液很快凝固了,城门被染成血色,犹如一道鬼门镶嵌在城墙中,地上出现一道通红妖艳大道直通城内,城头上挂在五具尸体,其他尸体都是一箭毙命,整个过程不过十个换气时间。“屠城,掏心!”依然是冷漠的声音发着简短的命令。屠城带着无边血声的话语回荡在城门空地上方,或许在别人看来是多么可笑的,一百五十个骑兵屠杀拥有五千人的小城池。这个比例实在太大,一个骑兵必须杀掉三十个人才行,一般的人让你砍也得砍到手软,但在......

更新:2018/11/11

在线阅读

夜幕降临下来了,残月挂在东南方,树叶投影在马路上形成斑驳古怪的形状,晚风缓缓吹拂给人清爽不已的感觉。马路尽头处是一座城池,城池不是很大,占地面积数千亩,城墙有条护城河,河水浑浊,残叶堆积,污泥深达三尺。

这时候,城门主门即将关闭,守城士卒推着主门门板缓缓关上,主门侧边有一个小门,是方便晚归夜来之人走动。一个身穿破烂衣服,光着脚丫的小男孩双眼期待的望着远方,似乎等待亲人回归。

夜空下道路灰暗,城外树林飞鸟归巢鸣叫声,野兽走动声乱成一片。小男孩身高不足三尺,五六岁的样子,长的很单薄瘦瘦的手臂显得健康不良。这时候,城门一个士卒走过了,轻轻抚摸了一下小男孩道:“小明,你又在等你爷爷回来吗?”

原来这名小男孩的名字叫做易明,是城里面的人,跟这个士卒是邻居。小男孩抬头脆声叫道:“是的,武青叔叔,我爷爷还没有回来呢,现在已经很晚了道路又黑暗,我怕爷爷在路上遇到什么事。”

谭武青轻轻心中叹道好孝顺的孩子,向远处望去道路灰茫茫不见边际,外面山间野兽声此起彼伏,于是他对易明说道:“小明,我也刚好换班,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我和你一起去接枫叔吧!”

易明心里本来着急万分,正在考虑是否自己独自一个人跑去找爷爷,忽然听到有人带自己去接,心中顿时高兴起来,紧绷着的小脸像鲜花一样绽放。

小明在前面带路,马路的泥土是黑泥,但往来过客比较多,加上年久失修,路上有了许多坑坑洼洼,走起来小小的身体一晃一摆。

谭武青一手轻挽着小明的手,一手拿着火把问道:“小明,你爷爷今天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都不回来呢?”

小明扬起头看着谭武青,蹙眉道:“爷爷今天去武曲凹,那里稻谷多可以捡多一些遗稻回家,而且青草也很比较茂盛大黄牛容易喂饱。”

谭武青皱眉道:“武曲凹是比较多草料,可是那里很远晚上野兽多,枫叔现在七十多了,身体比不上以前健壮,走那条路实在不是很安全,小明啊,回家后记得劝劝你爷爷不要去那种地方,更不要这么晚都不回来,家里没有饭米去跟你婶婶要。”

两人走了大概三里路,马路另一尽头传来一阵阵的滴答滴答声,小明一听到这种声音,兴奋无比,喜悦道:“这肯定是爷爷回来,这马蹄声就是大黄的声音,我能听得出来!”

他放开谭武青的手掌,撒开小腿冲着上前去,边跑着边大喊道:“爷爷,你回来了吗?”

嘹亮的声音划破山谷,余音回荡袅袅不绝,黑暗的另一边一把苍老中带着喜悦的声音传过来:“小明,你找过来了?”

小男孩听到对面的人的回答,确认是自己牵挂的爷爷,非常兴奋,小腿加大步伐和频率快速跑向前,一个不小心看路,踏落凹凸不平的泥坑中,“蓬”身体跟地面亲密接触,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两滚,他很快爬起来又继续跑过去。

“小心点!”两边同时传来关心的声音。

小明丝毫不理会有点麻木的小腿,任由两耳刮着秋风,踩着厚实的泥土,迎上自己爷爷,当将要触摸到自己爷爷时候,他忽然感到全身力气一泄,浑身转个一个圈,即将软倒在地上,蓦然一双带满手茧的大手轻轻抱住单薄的躯体。

老人家易风把小孩子轻轻举在空中转了一圈,孩子咯咯的笑声在周围回荡,老人家也忍不住开怀大笑,痛惜地摸摸小明碰在地上的部位,温和道:“小明,叫你在家里等爷爷回去,你就是不听,摔倒了痛吗,你武青叔怎么又来了?”

此时,谭武青已经快步赶过来了,听到老爷子这样问,不由得笑道:“枫叔,小明这孩子担心你了,我也刚好没事所以赶过来看看。”

老人家轻拍了一下易明小小的脑袋嗔道:“小明,下次不能这样了。”

易明大眼睛骨碌碌一转,闪过一丝狡黠稚声道:“放心啦!爷爷,我不小了都会煮饭做菜给爷爷吃了。”

贫穷的孩子早当家,易明年纪很小,但是很懂事了,平日间见到爷爷忙过不停,常常闹着去跟爷爷学习做家务,最近刚刚学会了做饭,他特别得意可以分享爷爷的小小负担。

老人家哈哈大笑,目光充满慈善,抬头看看天色道:“我们一起回家去!”

老少三人一起踏着夜色,披着灰幕,听着自然呼唤的声音走上了回家的道路。

城里贫民区随处可以看到残墙破瓦,土砖厚泥堆砌成许多低矮的破房子成了一座座遮风挡雨的居所。牛羊粪便的气味到处飘散,一般人闻到忍不住恶心,在一个牛栏隔壁有一栋矮小的房屋那就是易明的家。

穷人自有穷人乐趣,易明从来不觉得自己生活怎么的苦,有一个肉包子就是一份幸福,有爷爷相伴就是一种快乐。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孩子,生活的艰辛使他快速明白人与人真善美。他的圈子里面很多像谭武青那种人,家里一贫如洗,吃完上一顿,不知道下一顿何时有,但是他们总是相互帮助,互相扶持度过难关。

转眼间,秋叶落尽,寒意北侵,白雪皑皑,枯木降临,整个天地间沉入了一片晶莹世界。

冬天天寒地冻,穷人更难以生活,像小明那样的家庭只能依靠砍一些枯木,卖给大户人家以求三餐。可寒风吹过,万里雪飘,万里山河冰雪覆盖,郊外树木上披上了银装,枝头上挂满了白花花的雪花,枯枝那里那么容易砍呢?

易明挺喜欢冬天,一眼望去天地洁白,像连绵不绝的白纱铺在大地上面,土地上面有许多属于小孩子的玩意,打雪将,堆雪人,还可以玩躲猫猫。

天空雪花飘尽,地面堆积厚厚雪层,残墙变成银装堆彻,树木变成一朵巨大白色蘑菇,在这些蘑菇丛中,小明正跟他那一帮小伙伴玩躲猫猫。

小明脸蛋通红,小嘴巴不断呼出白茫茫的气体,大声叫嚷道:“小九你躲在稻草堆里面,快点出来,不然我打你屁股。”

小九灰溜溜的走了出来,小脸全是委屈道:“小明哥是不是你偷看,怎么每次把我抓到呢?”

“谁叫你每次都躲在那个地方,我想不抓到都困难。”小明摊开手掌无奈的道。

很多小孩子都不愿意跑出外面,那是因为怕冷,这几个家伙却例外,都是爱闹玩的主,一到冬天,熟悉的小树林便成了他们的乐园。

大人不是不管这些小孩,一则一年到头除了除夕之夜,几乎没什么空;二则,天气寒冷,却可以锻炼这些小家伙抵抗能力,他们干脆只眼开只眼闭,任由这些小家伙闹玩。

小明对这帮小伙伴的躲避处很了解,孩子心性单纯,经常跑去原来的地方还以为很隐蔽,所以每次小明都轻易找到他们,但是为了让那些小家伙保持乐趣,他总是到处乱找一通,然后再将他们抓出来。

城门处,城墙上布满冰雪,凝霜洁白而坚固,守城的士卒们都偷偷为自己放假,躲在城门边上的小屋里面,这些小屋平时用来休息用的。巡查的士官也不知所踪,不知道躲在那个角落赌钱了。

城门对入有一条街道,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几条流浪犬拖着发抖的身躯觅食,天气如此冷,流浪犬也是找吃艰难啊!

风如刀,刀落雪花漫天飘。蓦然,隆隆的马蹄声划破东门大道,孤寂的马路雪花飞舞,马啸声冲天而起,一百五十骑马飞奔而来。

马上,全员黑衣披身,手持朴刀,马鞍上挂在弓和箭,面似豺狼态,气若杀神临,人人骑术精通,刚转过一个弯,看到一道长长的黑烟,眨眼间,黑烟化作一列列整齐的黑骑兵出现在城下。

马蹄轰隆之声早已惊动城门边上的士卒,他们见到城外蓦然冒出来一队一百多人的骑兵,心中顿时慌乱起来,感觉事情反常,因为国家没有任何惯例调兵过城,而不通知城里面士卒做好准备。天寒地冻谁家将军想出门?

城里没有接到通告,那这些兵就是强盗或者敌人!

骑兵快捷如电,如上天一朵巨大黑云奔腾降临,所有的黑衣人杀气冲天而起,使笼罩半空的霜雪更加冰冷几分。

除了马蹄声,风吹雪飘声,那队列没有发出多余一丝声音。城头上士卒看到如此境地,心中不寒而栗,双脚不由自主抖动起来,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击鼓!击鼓!”

守城队长狂吼一声,顿时将众人从呆木状态脱离出来,几个呼吸后终于有人跑去城头最顶上去敲击大鼓。这面大鼓是遇到可怕的变故或者战争才敲击,以通知全城人做好战时防备。

领队一个黑衣人,御马如风,弯弓如满月然后放开手,弓箭化作一道流光,“嗖”一声响,将第一个敲鼓的人定在城头上面,那人眉心中箭,连痛哼一声都没有机会发出,就神智消失,魂魄离体。

风越来越狂躁,不停卷起地面上雪花推上空中。这一刻,生命就如此渺小,前一瞬间还是活生生下一刻变做魂飞天外,悬尸城头。

十几个跑着的士卒见到这样的情况,全部给镇住了,有些人腿在发抖,有些人双目碍滞,也有些人连黄尿都拉出来,尿腥味铺满城头,却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些,他们血液似乎停止流动,脚步陡然止住。

“快敲鼓,我们的家人孩子都在城里!”没有什么比亲情还贵重的包括生命,马上有几个大胆的幡然醒悟,继续冲上去。

“咻、咻、咻”三声划破天空,空气为之窒息,三条尸体倒挂在城头大鼓下面,热血顺着城墙流下来,大门给染红了。

“杀!”短促的命令,简洁而僵硬在领头人口中发出,像死神音符拨入人间。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