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武侠 → 龙刀凤剑全文免费

龙刀凤剑全文免费

墨魂雅士 著

连载中免费 武侠小说推荐经典排行

  西域蛇魔争雄武林,杀入中原无人能挡,龙凤门倾全门之力力抗之,却大伤元气.顿时变的萧条之极.....十年之后江湖上各大门派如雨后春笋般崛起,龙凤门的怒火随着一把把绝世宝刃渐渐燃烧了起来……懵懂少年,妙笔.绝琴,谱写出一出武林的神话……
  翌日,天色蒙蒙。刀痴剑迷从洞里出来,虽然一夜未眠二人却无一丝困意。原来古书中记载着五柄绝世刀剑的锻造之法。并有还有篇内功心法,乃是‘阴阳无名诀’。那‘阴阳无名诀’的内功乃是他们祖师当年的武功的精髓。专为造刀铸剑之人而生,如果没有那阴阳之气也无法打造‘龙凤锁’上的五柄宝刀利剑。古有云:刀乃兵者之王,剑乃兵者之尊。刀有霸王之气,剑含君子之意,恰是一阳一阴。如用之不好,水火不容,用之恰当刚柔并进。《龙凤......

更新:2018/11/05

在线阅读

天上彤云密布,寒风呼啸。嘉州最冷的冬天莫过于此。

时值黄昏,街上的店家早已关门打烊。忽而一阵马蹄声传来,城门处驶来一行人……领头的是两个青年汉子,定睛看上去让人不由的想要大声喝彩。左边的一个是个黑衣青年,年华不过而立。英气勃勃,胯下一匹浑然乌黑的马儿。瞧那颜色宛如墨碳一般,乌黑发亮,却是四蹄雪白。此马唤作‘乌骓’,古来名马。另一为青年一袭白衣,也端的英俊潇洒。胯下一头白马,虽看上去无什么奇特,却气势丝毫不在乌骓马之下。两头马齐头并进,蹄在薄雪上‘嗒’‘嗒’的飞扬。

二人身后是数十名武士,皆紧衣轻甲,背刀携剑。两人一组,抗抬大箱。箱中不知何物,却见他们面色麻木低头前行,在这灰暗的夜里渐渐向江边靠近。约莫茶凉的功夫,众人到了江边。江上已是灰蒙蒙的一片,阵阵波涛拍岸之声充斥耳间。

过了数息,江上缓缓呈现几许黑点。白衣青年对着黑衣青年道:“师兄,接应的船只到了。”黑衣青年极目眺望了番点点头道:“准备上船。”

那些黑点来势疾快,谈话间已然到了眼前。竟是数艘渡船,领头的一艘船上立着一个大汉,年纪约莫四十左右,虎目熊腰,执柄冷艳锯齿刀,在黑暗中隐隐作亮。

“虎奴见过两位庄主,船只早已备好,同时狼兄也将凌云窟打理出来,那里极其隐秘,老庄主果然机智过人留下这后手断那蛇魔恶徒寻找不了!”大汉抱拳说道。黑衣青年沉默一番点点头,而后挥手谓众人道:“上船!”

一行人也不多语,静悄悄的上船转眼便又驶进江心。凛冽的江风,汹涌的江水充斥眼帘。正是有诗云:古陵江心寒气生,波涛浪打英雄沉。今日风潮传信真,开天劈地成新门。

嘉州古镇最为闻名的便是那座依山而坐的石刻佛,面目释然,终年祥云环绕。佛像脚下乃是三江汇集之处,传闻此处常年洪灾泛滥。盛唐开元元年,佛学高僧海通禅师向州府进言在此处建一巨型佛像,以镇三江水龙。后得天恩准赐,于此年开工。初建时死伤成千,时时有怪异之象。海通呈上双眼进献江中后得安宁,遂建至贞元十九年佛像乃成。佛像初成时,江面怒啸,两岸居民扑地哭求,海通携上千僧侣端坐栖霞峰念经三日。众僧皆泣血而不止,海通遂跳入江中。顿时,佛像显灵双目如炬,头见七彩。江面顿时渐渐平息,而后百年无灾。

众人行到此处巨大佛像隐隐可见,黑衣青年道:“师弟,传闻凌云佛像与我派有莫大的渊源。当初祖师也参与佛像的建造,主要打造铁器。而后佛像建成,师祖云游天下名扬四海。”白衣青年亦道:“所以师父临终前让我二人将刀剑庄的人带至此处,韬光养晦,再与那司徒恶徒拼个你死我活。”

原来这二人正是江湖上闻名的造刀、铸剑大师。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名师高徒,打造的武器皆可封号。那黑衣男子唤作刀痴,出师时一人打造了一百零八单具不同的刀具,皆是精品,豪光刺眼。而后闻名江湖博得刀痴封号。白衣青年呼作剑迷,此人曾连续打剑九十个日夜,而成一把通天剑后被江湖神剑门收藏。

若是说起二人师父更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锻造大师屈膝松,此人亦不知师从何处。却是早在十年前已经不再造一刀一剑。谁知十年后他重出江湖手中一柄问鼎枪,长一丈二尺浑身毫光乍现。宣誓此枪乃是天下第一利器,使之天下无对!且料树大招风,当年蛇魔教从西域东进步入中原武林屈膝松首当其冲。

本以为他当真天下无对,却不料三招后问鼎枪断,屈膝松亡。从而蛇魔教在江湖的名声一夜之间便人人皆知,江湖上对蛇魔教更是闻风丧胆,不少小门派皆以自保而纷纷投靠蛇魔教。而今江湖上更是人人明哲保身,不愿自己成为下一个灭门灭派之徒。不想这蛇魔教风卷一席后却又安定在了东海太虚山,不知为何却也给江湖上偷得了片刻安宁。

驶过江心,船向佛像靠近。隐约间已经看到了佛像脚下约莫有百十来个精壮的大汉,个个头绑黑巾肃穆庄重。

二人上岸后抬头望去,只见一座如山的佛像恒古耸立;山是佛,佛是山景象甚是壮观。“好个依山而立的佛像。头顶天,足踏江。日日望潮听信来,何时可以向西去?”刀痴缓缓吟道。一旁的剑迷似乎听出师兄之意,顿时向众人道:“刀剑庄所属听令!我师兄二人于此拜佛立誓,今生不斩蛇魔誓不为人!我刀剑庄之人当以此为己任,我刀剑庄之人当以此为警示!神佛在上,如不遵守誓言我等当万仞穿心!”

一时间声壮霄翰,豪气干天。

佛像山下有一凌云窟,终年不见天日。其中无数小洞错综盘绕,常人不敢擅入其中。刀痴剑迷带领众人将一干物资带上徐徐进入洞中安置,行过约莫一盏茶凉的功夫,洞里已伸手不见五指。众人又点起火把,继续前行。行过片刻,刀痴又取出地图细细看来。发现这地图虽说画的清晰却因洞里错综复杂已经无法辨认位置,众人便丢失了方向。

“师兄这里与地图上完全无法对应了我等如何是好?”剑迷问道,刀痴细细算来道:“无妨,我二人且再走走,让众兄弟们留在原地等我探得虚实再悉数前往。”剑迷沉吟半响点头道:“也好,这样,我与师兄一同前往也好有个照应。让虎奴在此调遣众兄弟,贪狼也在后山建设好了居所,当可无忧。”“那好,走!”刀痴取了个火把往更深处行去,剑迷也跟在其后。

二人行至近数百丈后,渐觉寒气逼人。手中的火把也渐渐烧尽,在二人面前出现的却是一道石门。

“师兄,这里好像没路了。”剑迷说道。“且先看看,此处离外面已经深过千丈。一路中我二人都未见任何奇特,唯独此地有这石门一扇。我曾听闻师父曾道,此山洞里乃藏我派祖物,师祖晚年曾在这里闭关数年。后留与后人言:洞中之物乃是上干天和,如若现世比如引来滔天血海”

剑迷望着双眼微红的刀痴不解道:“听师兄之意,莫不是你已确定这里便是祖师所遗留的祖物藏所?”“应该错不了!我派如今已是生死存亡之际,才不顾什么江湖的血雨腥风!蛇魔教逼我如此!江湖中那些名门大派有几个出手相助的!虽然不知师祖所留何物,但是我坚信师祖不会诓骗后人!于是早早在此打探,今日终于寻于此处!师弟看我打开此门!解我派危难。”

“师兄且慢!”剑迷忽然挡在其前呼道:“师兄请三思,依师祖所言此地内必然是惊世骇俗之物!我二人若开启,果真要是得到了那东西,却因此将江湖搅的血雨腥风岂不是罪过?”

刀痴点点头叹道:“师弟之言我何尝不知!但师弟请仔细想来。师父待我二人如何!那是恩同父母。我二人年皆年近三十,江湖上早已赫赫有名,人称鬼打刀,神铸剑。靠的不是什么武艺超群,全赖师父传授一身打刀铸剑之能。如今师父被杀,门派被破!如此大仇我等报还是不报?”剑迷毅然道:“必然得报!”“可你我二人如何去报?唯有借这先祖的遗物,我想如果开启比如会引得江湖轩然大波。那些各大门派相互争夺,蛇魔教势力再大也不能完好。虽然是借刀杀人略显卑鄙,却也是唯一的办法。而且我已与好友龙凤门杨兄写信,他夫妇二人乃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又是唯一出手帮我们对抗蛇魔教的人。而且这祖物也与龙凤门渊源极深,加上杨兄与我有八拜的交情这祖物我们便该是交予他们的。”刀痴说道。

“如果这样,龙凤门势必是天下第一的势力。那也不失为上策,定然能覆灭蛇魔。也罢,权听师兄之令。”剑迷说道。

当下刀痴取出一颗夜明珠,转头看向此门。昏暗的火光中隐隐可见门上的道道雕刻,俨然是一幅龙凤呈祥的图画,却不知道为何龙凤围绕的图中又雕画了一把锁,锁心处却是空的,形如梅花。

剑迷本欲仔细察看,却不想刀痴笑道:“果真是此处!祖师曾言,以掌门之戒合门上六瓣梅花印,方能开启。”于是他抬起右手将手上戒指合上,顿时只听见咔咔两声。刀痴觉得有股大力推来,剑迷连忙扶住他。

一时间阵阵烟尘腾起,满目雾霭。又听哗哗之声,震耳欲聋。烟尘慢慢消散,门后一竟然是个百丈方圆的洞天府地。洞里透出阵阵亮光,照耀而下竟有几分刺眼。

二人张目望来,大吃一惊。只见洞里有两个三尺余高的炉子,一个作龙头状一个作凤头状。构造精细,材质以二人阅历皆未见过。二人走近细看发现炉里深不见底,漆黑一片。在两个炉子旁各有一个铁钻亦作龙凤状。细细摸这铁钻刀痴剑迷不觉生疑,尽然用以玄铁黑玉而造,乃世间罕有。

此物为造刀铸剑顶级材料,用其打造皆不会是凡品!“师兄这里,莫不是师祖往日锻造之处!如此稀世材质,恒古未见啊!”剑迷惊叹道。

他回头见刀痴在一个巨型水池边,这水池百尺方圆,呈八角形,每角刻天地风火,山水雷泽。成八卦之象,又有九宫图。可池中却空空如也,深不见底,听的阵阵‘咕’‘咕’的怪声。

“此地甚是怪异,莫不是这就是祖师留与我们的遗物?这……这虽然皆是稀世之物却如何惊世骇俗?如何能报仇!”刀痴愤愤道。“师兄且慢,来看这里有一排字。”剑迷喊道。只见在洞门入口处有一行字,依稀难辨。约莫可认出“余三十有四,派与造佛,成千秋……一日误入洞府,发现此地……池中镇压一龙。余近九十,佛像早成。余念归天不远来此洞中……。余亦不知道闭关时日,造就龙凤神炉。将毕生所悟写入书中名为‘龙凤锁’。后人造之天地神泣!”

二人仔细看过后,心中震惊不已。转头看向那水池,似乎想看看那镇压的神龙。“原来‘龙凤锁’才是祖师说言之物,看看这里有此书么?”剑迷道。

二人立刻信心十足环顾四周,懵然间发现,洞府北方立有一座青花石台。此处乃是最向阳之地,台上有一古色的三足铜鼎,鼎里早已没有香灰,而鼎后有一石盒。

二人前行过去,拜了三拜。奉起石盒,与剑迷打开。石盒中乃是一卷铁书,堪称奇物。每页不过发丝厚薄,色泽微灰。每页上以上古小篆书写。打头的封面亦是小篆,二人认得乃是“龙凤锁”三字。

一时间二人细细看来,不觉间已然热血沸腾……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