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武林高手在都市

武林高手在都市

笑笑香妃 著

完本免费 武侠小说推荐经典排行

  二八鸡婆巧梳妆,洞房夜夜换新郎。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装成一身娇体态,扮做一副假心肠。迎来送往知多少,惯作相思泪两行
  第二天中午,王晓枫如往常一样,睡眼朦胧的从床上爬起,先下地洒了泡尿,随即将自己的那台二手黑白电视打开。听着午间新闻:今天凌晨,自市里走向平顶悬崖方向的路段,发现一人横死街头,死相极其凄惨,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此事,怀疑是一起黑社会斗殴所引起的凶杀案,根据法医的鉴定,此人是从高处坠落而死记者刚说到这,王晓枫便不敢相信的看到一具熟悉的尸体,愣愣的出神。 待新闻完结时,王晓枫便迅速在自己这不到二??......

更新:2018/11/11

在线阅读

月黑风高杀人夜,古刹寒鸦鬼泣时。

 

此时此刻在都市人们所不知道的地方,正上演着一出由三十多个打扮古怪,手里各持十八般兵器,追着一个赤手空拳,穿着亦是相同,拼命向着前方跑的经典桥段。

 

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后方追赶的象是他们头领的人,突然指着前方依旧拼了命的跑着,不时还向后看来的那人,喝道:张良,我劝你最好将九阳真经交出来,否则以我三十多位来自江湖界各门各派功力卓绝的高手,拼命的追打,到最后你依旧是死路一条,还不如现在交出九阳真经,我们有可能还会大发慈悲饶你一命。

 

哼,九阳真经是我父亲所传,到我这一代虽然无法修成其中记载的神功,但我也绝对不会交给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败类手里!要不是你们三十多人围攻我一个,让我疲于对抗。就以你马云愁的功力,想要把我逼到这种份上,简直是做梦!张良面容惨淡,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你个张良,都死都临头了还这样不遗余力的反抗下去,你以为你借着你们家传轻功就可以逃脱出我们三十多人的追杀么?骨子硬固然是好,但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就不是英雄而是白痴。我希望你能够识相一些,交出九阳真经!马云愁并没有因为张良的反口而生气,反而是颇有耐心的劝道。

 

张良知道马云愁与他对话是在消耗他的气力,他可没那么傻继续接下去,以九阳神功的回气速度纵眼江湖界高手,那可是顶级中的顶级啊。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施展飞影玄踪之术,依旧能够消耗一段时间。

 

这一前一后的追逐,一直到月上正空,午夜时分才停下。

 

此刻张良大喘着粗气,停在悬崖边,看着下方云雾迷漫,依稀的露出都市的样子,张良大吸一口凉气,让他从这么高的位置跳下,张良可不敢托大,即便是以九阳神功护体,跳下去恐怕也会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这时那三十多人纷纷的追逐至此,一个个见到张良前方的悬崖,都是一副喜出望外的神情,马云愁此刻仰天长笑了一声,目光如炬的望向张良,厉声说道:连天都帮我,你能斗得了我,但你能斗得了天么?我劝你还是将九阳真经交出来,否则的话,我们立刻叫你血溅当场,绝不姑息。

 

张良见逃生无果,心想:现在算是四面楚歌,前有虎狼后有油锅,不管选择哪一面都是必死之局,但即便如此,我都要保全父亲单传下来的九阳神功。想到这,随即神情肃穆的大声喝道:亏你们还自称名门正派,今日就是断魂在此,我也绝不会将九阳真经交给你们这些卑鄙龌龊之徒!说到这,张良又仰天长叹道:父亲,孩子不孝,今日被贼人逼至到此,为保全张氏九阳真经故此轻薄生命,望父母能够原谅。

 

马云愁听到这,顿时脸色巨变,当即大声的喊道:快快阻止他,他要跳崖,这悬崖下是普通人的都市,如果九阳真经随张良落入这无迹可寻的茫茫人海当中,我们这些天的努力就要白费了。

 

杀!在马云愁的一声提示下,众人都是一副狰狞的神色,杀气冲天的喊道。

 

可惜的是,以张良剩余的九阳功力岂是这帮人可以困的了的?马云愁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在张良欲跳之际一把将张良拉了回来,随即一剑刺入了张良的小腹当中,欲先破除张良的九阳功力,可惜的是尽管马云绰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响,但张良死意以绝,当即用了一招摧心掌向马云愁心脏的部位拍去,一时间马云愁未曾想张良会放弃防御加以攻击,刚想躲避时已经来不及了,狠狠的被张良一掌直接拍飞了出去。

 

但是此刻张良依旧陷入了剩余的三十多人的围攻。

 

悬崖近在咫尺,可是即便是寻死,张良所遇到的险阻也是非常人所能及。

 

张良此刻怒吼一声,围攻的三十多人惧感觉一股灼热的气劲从张良的身体中释放而出,直逼他们面门。这三十多人不敢有一丝怠慢连忙向着周围躲避而去,在一旁嘴角处挂着血痕刚刚起身的马云愁看到这一副场景立刻大声的喊道:不要闪开,张良以散功来博取最后的攻击,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可惜马云愁的话依旧是慢了一拍,此刻的张良已经一跃而起,向着白云下方的都市快速的坠落着。

 

张良感受着身下吹上来的劲风,自己生命的不断流逝,轻松的一笑,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悬崖边看着张良消失于都市之中的众人,都是一副大眼瞪小眼干着急的神色,此刻的马云愁,一甩衣袖,微怒道:咱们赶快下山,进入都市中寻找九阳真经。

 

二八鸡婆巧梳妆,洞房夜夜换新郎。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装成一身娇体态,扮做一副假心肠。迎来送往知多少,惯作相思泪两行。

 

王晓枫是爽皇健康会馆a名服务生,每天循规蹈矩的上班下班,一个月拿着七百左右的工资,如果运气好的话,在这里还可以拿到小费。如果运气差的话,老板那里还黑你工资。对于健康会馆这类型的服务生,实际上都是兼职打手和震慑作用的,一般来健康会馆里面都是来嫖的,而a健康会馆a的地下组织则是Z市的黑虎帮。

 

黑虎帮的势力可以说是遍布Z市的整个东南部,即使是政府都对黑虎帮畏惧三分,根据内部消息,王晓枫得知黑虎帮的老大,原啸虎曾经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子弟,就是因为原啸虎无意间上了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人,被黑社会追杀了三天三夜,这才引出了原啸虎藏在骨子里的杀伐,在这三天三夜里面,砍倒了十八个小混混后,原啸虎的家庭势力才介入到其中,至此才使得原啸虎找出了自己的路子,借着自己家庭的势力不到三年就发展到了这种规模,可以说,不管是原啸虎的头脑还是肉搏都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王晓枫这天依旧依照着上班下班的时刻表,上一天休一天,下班的时候到第二天的凌晨两点下班,两班互倒。

 

其实王晓枫已经干这个工作一年了,二十三岁的王晓枫也经常苦恼着自己到现在还一事无成,整天混日子,看着别人年纪轻轻的却西装革履,开着名车的来这里嫖,而自己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到现在还是个处男,也只有每天睡觉的时候意淫一下店里面那几个漂亮的小姐。

 

现在的小姐除了见客人,对待他们这帮服务生可是一点都不客气,记得有一次王晓枫去包房中送果点,就因为看了一眼等待客人洗完澡干活的小姐,就被那个小姐一顿臭骂,骂的王晓枫真是有些无地自容,从那以后,王晓枫的心里便时常的邪恶的想着:等老子哪天有钱了,先把你们这帮小姐轮番干上一番,直叫你们要生不得生,要死不得死,在我的胯下求饶,才肯罢休!

 

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生活的无奈,使得王晓枫也只能将这个美好的愿望藏在心底。

 

在Z市的东郊快要到平顶悬崖的地方,王晓枫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地下室,一个月才二百块钱,便宜的很,不过由此可以想象,房间内的环境和设置有多么的差劲。但王晓枫却很满足,毕竟在市中心租个房子,即便是插间也得要你个三四百,大多数还不能做饭,以王晓枫的经济条件可是承受不了的。

 

这天凌晨二点下班后和往常一样,王晓枫骑着在二手市场买的自行车,向着家里行去。一路上王晓枫还在那里独自的嘟囔着:哎,今天新来的小姐好正啊,身材也不错,特别是她的屁股那叫一个翘,那个奶子那叫一个挺!可惜的是,自己只能看,不能上,真是可惜。

 

咦?那一团黑黑长长的东西是什么?醉鬼?王晓枫骑车至此,正好看到一个人形的东西爬在王晓枫视线之中,正好挡了王晓枫的路,这时离王晓枫家还剩下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可以说这里的公路已经是狭窄的紧,一个人横躺在路面都能将路挡的掩掩实实的。

 

王晓枫无奈之下,也只能喊着:喂,喂,你是人还是鬼?是鬼的赶快闪边上去,小爷啥也没有。是人的话也别在那装醉,小爷累了一天了也不侍侯你。喊了半天,那地上的东西也没有理王晓枫,王晓枫此刻心想:难道不是人也不是鬼?是别人仍的东西?不知道这人形的东西里面装的是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王晓枫将自行车停好,就放在路的中间,都到这个时候了,也不怕有车过,毕竟这里是郊区而且现在还在凌晨两点半左右,连个人影都没有,更没有什么车了。

 

而这也是王晓枫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个东西的原因,当王晓枫蹲下仔细的研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东西突然一动,随即右手抓到了王晓枫的衣袖上。王晓枫心里一种毛毛的感觉突然窜起,在一声凄惨的鬼叫声下,王晓枫快速的窜起,就想向回跑,嘴里还在不断的念叨着:鬼哥哥,鬼姐姐,鬼叔叔,鬼阿姨,求你不要伤害我,我只是一个在都市中苦苦挣扎的孩子而已,你可怜可怜我,放我一条生路,逢年过节的我先不给我爷爷奶奶烧纸,也先给你烧。可惜的是,王晓枫的一只衣袖被这东西抓住,根本就无法站起,更别说跑了。

 

孩,孩子!咳!在王晓枫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的同时,一声沙哑虚弱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中。

 

王晓枫额了一声,随即有些害怕的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顿时,凄惨的鬼叫声比之刚才还要大的叫了出来,王晓枫挣脱了几下,发现根本就挣脱不了,当即害怕的闭着眼睛跪在了那鬼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说道:求你不要找我,我长这么大没偷过没抢过,没做过什么坏事,求你放过我吧。

 

孩子,不要害怕!我是人。实际上这人就是从悬崖上跳下的张良,可惜的是他在坠落的那一刹那,已经用尽了九阳神功,身体已经完全的报废,但依然有生命反应,不得不说九阳神功的强悍程度,都可以支撑到一个人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而不死,可惜的是即便是有生命反应,在几近半个小时的流逝中,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正在张良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消失的时刻,好象是上天的刻意安排一样,王晓枫来到了他的身边。

 

啊,不要杀我额?你是人?靠,你这个该死的酒鬼,竟然装鬼吓我,我告诉你老子是被吓大的,即便是鬼看到我也得饶着我走!妈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王晓枫一确定他真的是人,当即破口骂道。

 

张良先是被王晓枫的话骂的无语半饷,心里想着:到底要不要将九阳真经交给这个满口痞话的孩子呢?但自己还有选择么?

 

正当张良犹豫着要不要将九阳真经托付给王晓枫时,王晓枫已经摆脱了张良那满是血的手,可惜的是在这没有路灯的晚上,王晓枫只感觉湿忽忽一片,以为是未干的酒呢,也没有在意的回到单车的地方,骂道:你就睡死在大街上吧,我想你们家人现在一定非常的担心你,你一天天就喝吧,我看你这样还是喝死算了。骂到这,可能是自己的骂声将自己的回忆勾起。记得小时候老爸老是喝酒,将家里搞的是乌烟瘴气,乱七八糟,而自己的童年也是在这种害怕老爸喝完酒回家耍疯的恐惧中度过。但老爸喝完酒只是耍疯并没有打人的行为,所以家庭还算是幸福。可惜的是,在王晓枫十岁那年,记得那年的冬天非常的冷,即便是把整个人塞进被窝里,也能感觉到那份寒意。那一晚爸爸没有回家,王晓枫和妈妈都非常的担心,第二天早上的雪下的很大,在王晓枫起床准备上学的时候,村民警带着一条噩耗的消息来到了家里

 

随着记忆被勾起,王晓枫不安的离开自行车,又回到了张良的身旁,关心的说道:虽然这不是冬天,但喝醉酒躺在大街上还是会被阴寒入体,到时候生病可有的你乐的了!算了,我就做一次好人,载你到我家住一宿。说到这,王晓枫就要抱起张良,可惜的是即将死去的人的体重都要比活着的时候重一些,以王晓枫这种颠倒黑白,又没有时间锻炼的人来说,恐怕一时半会是无法折腾起张良这种练武之人的体格。

 

孩子,我命不久矣,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张良虚弱的说道。

 

喂,你这个醉鬼在说什么呢?一天天就知道喝,以你这么大年纪应该有孩子了吧?你在这里睡一夜而且还说这种话,就不怕老婆孩子担心?亏你说的出来!快别反抗了!王晓枫喝骂道。

 

孩子,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仔细看看你的双手停了半饷,见王晓枫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怔怔出神不知在想着什么,张良继续说道:我叫张良,是被人追杀至悬崖边,深知生还无望跳下来的人,此时此刻我的生命已经不允许我将我的过往和发生的种种说出了,现在我想要托付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够在我临死之前答应我。

 

喂,大叔,你别开玩笑,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下来?早就变成糨糊了,还能像你这样说话?王晓枫不敢相信的说道。

 

信不信由你。说到这,张良从怀里将一本薄薄古朴的线装书掏了出来,递给王晓枫。

 

王晓枫不明所以,好奇的接过这本线装书,看了一眼书名:九阳真经。王晓枫挑了挑眉,心里想着:这个醉鬼是不是在身上涂了西红柿汁在逗自己玩呢?王晓枫说道:喂,大叔,你是在耍我呢?还是觉得无事可做,故意在大街上装死?不过你恶搞也要弄点让人相信的东西来吧?九阳真经?你以为你是金庸?

 

金庸?算了,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了。这本九阳真经里面记载了无上的修炼心法,你只要按照上面的记载修炼,即便资质再愚钝的人,不出三年也能够修成第一重太极聚气。说到这,张良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每咳嗽一下就有鲜血喷出,直喷了王晓枫一脸,使王晓枫愣愣的不知所措。

 

孩子,我只希望待你修成了九阳神功后,能够替我到江湖界中寻找马云愁,报仇血恨。张良说到这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还没等王晓枫答应呢,便先一步踏上了黄泉之路。

 

这一出吓的王晓枫迅速的跑到自行车旁,比之以前两倍的速度快速的向家里蹬去,当躺床上时,才发觉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侵湿,手里却还死死的纂着那本九阳真经王晓枫自嘲的看了一眼这本古朴的线装书,嘟囔道:九阳神功?少笑死人了。说到这,王晓枫便将书一仍,换了个姿势,睡了过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