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爱得比你潇洒多了完本

爱得比你潇洒多了完本

季可蔷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阔朗的饭店书房里,这句半带调侃的问话听来格外响亮,风从敞开的窗户灌入,将声波卷成漩涡,在孟霆禹耳畔翻着浪
  七年前。当她还年轻的时候,当她,还像个孩子的时候。那时,她刚出社会,在一家小贸易公司上班,生活像五彩的拼图,很缤纷,却也很凌乱。没错,很乱,因为小迷糊的她老是将作息搞得一团乱,常把生性严谨的他气得半死。听,他现在又在对她咆哮了。「沈静!你昨天晚上不是说已经调好闹钟了吗?为什么闹钟没响?」「我不知道啊。」她无辜地摊摊手。「我昨天明明调了闹钟了,哪里知道它今天会突然罢工啊?......

更新:2018/11/12

在线阅读

  「听说,你回来是想找老婆的?」

  阔朗的饭店书房里,这句半带调侃的问话听来格外响亮,风从敞开的窗户灌入,将声波卷成漩涡,在孟霆禹耳畔翻着浪。

  他定定地站在原地,深邃的目光从高楼下宛如积木堆成的迷你街道收回,落向不请自来的访客--

  魏元朗,他大学时代的学长,也是他顶头上司谭昱最好的朋友。

  这回谭昱派他来台湾主持收购案,特地请托了魏元朗助他一臂之力,只不过他本来以为这「一臂之力」指的纯粹是公事,没料到也夹杂了私人成分。

  「我回来,是为了收购『风擎科技』。」他慎重地声明。

  「顺便找老婆。」魏元朗补充,唇角勾着的那抹恶作剧似的笑意,教人又是尴尬,又是气结。

  孟霆禹咬住牙,思索着顶头上司究竟对他这个学长透露了多少。

  「谭昱全都告诉我了。」魏元朗淡淡一句,看透了他的思绪。

  可恶的谭昱,摆明了不让他好过!

  孟霆禹吸一口气,尽量维持面无表情。「我承认,我回来,也是顺便想找一个人。」

  「一个女人。」魏元朗再次补充。

  孟霆禹掐握双拳。「是女人。」他横魏元朗一眼,大有「那又怎样」的意味。「我希望停留在台湾的这段期间,能打听到她的下落。」

  「没问题!」魏元朗爽快地一弹手指。「你把她的资料告诉我,我替你找。」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找。」孟霆禹拒绝学长的好意。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怎么联络她了吗?」

  「还不晓得。」孟霆禹眸光暗下。「她的电话跟住址都已经变更了,大学时的校友通讯录也找不到她。」

  「那你打算怎么找她?」

  「我想,先从她高中母校找起。」

  「哪一间?」

  「淡江中学。」

  「淡江中学?」魏元朗沈吟片刻。「你那么多年没回台湾,淡水变了很多了,我陪你去找吧,也算替你做个向导。」他主动提议。

  孟霆禹原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自己离开台湾多年,确实感到几分近乡情怯,有人能帮忙也好,或许能快一点找到她。

  他转过身,面向窗外,高楼的狂风凌厉如刀,和心中的悔恨联手,剜割他的脸。他感觉到阵阵刺痛,却不想关上窗。

  多年来,他就像脚下立着的这栋大楼一样,一层一层往上爬,终于,眼前一片蓝天唾手可得。

  富贵荣华近在身畔,他原以为自己该像统治一方的霸主,顾盼自得,享受高处的好风光,但,他真正抓在手里的,只有孤独。

  午夜梦回之际,他感受最强烈的,竟是悔恨。

  「你怕自己找不到她吗?」魏元朗见他久久不语,关怀地扬声。

  他胸口一震,摇摇头。

  纵然物是人非,只要她还留在台湾,他一定能找到她,他不怕见不到她,只怕--

  她不肯原谅自己。

  *** bbs.fmx *** bbs.fmx *** bbs.fmx ***

  淡江中学

  一道轻盈的倩影走过。

  十一月的校园,秋意在人们还昏昏欲睡的时候,悄悄来访,季节妙施巧手,为经历长久岁月的老树换了容颜,却奈何不了从日治时代便端坐着的八角塔,依旧不动如山。

  倩影跟踪秋意,穿过一株株老树,在八角塔下的回廊盘桓许久,来到大礼拜堂,梭巡过一扇扇玻璃窗,最后停在马偕墓园里,静静地倚偎着一方庄严肃穆的墓碑。

  天光,随着时间推移着这道倩影,当夕照染上薄云时,另一道人影缓缓地飘过来。

  「沈静,什么时候来的?」

  倩影凝住,旋过身,秀容勾勒着惊喜。「向老师!」

  向老师抿着笑,皱纹密布的老脸虽渐渐地染上了风霜,却仍一如既往地安详慈和。

  还是那个向老师啊!

  沈静感叹,迎上去。「老师,好久不见!」

  「你啊,不是说要常来学校看看吗?怎么这么久没见你来?」向老师慈蔼地抚摸她的发。

  「我有来啊,只是刚好都没碰上老师你,今天总算遇上了,真好。」沈静握住老人家的手,半撒娇地说道,在高中导师面前,她彷佛又是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青春少女了。

  「最近怎样?听说你开了个安亲班?」向老师关怀地问。

  「是啊,就开在我们社区楼下。」

  「你带那些孩子,应该没问题吧?」

  「老师怕我应付不来那些调皮小鬼吗?」沈静嫣然一笑。「没问题的,他们其实很可爱,只要多点耐心,得到他们的信任,他们也可以很听话。」

  「那就好了。」向老师拍拍她的手。「唉,我记得你以前高中的时候,比谁都还像个孩子,没想到现在居然开起安亲班,管教起别人的孩子了。」

  「我已经长大了啊。」沈静浅浅地勾唇。

  「是啊,是长大了。」向老师抬头,半瞇的老眸薄薄地氲开了深思的雾。「你变了不少,眉宇稳重多了,现在看起来,真有几分『沈静』的味道了。」

  「不枉我爸妈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对吗?」沈静眨眨眼,挽起老师的臂膀,两个女人漫步在黄昏的校园里。

  暮色转浓,放学的钟声早敲过了,只见路上三三两两几个落后的学生,背着书包,毫不留恋地匆匆离开这囚禁他们一天的校园。

  沈静望着他们,胸口淡淡地涌上一股惆怅。

  这些孩子,现在急着离开,可知将来想在这儿多逗留一分一秒,都不能吗?青春一去不复返啊!

  「对了,你现在有男朋友吗?」向老师忽问。

  沈静凝神,摇了摇头。

  「怎么不赶快交一个?」向老师蹙眉。「你都三十岁了,也该是结婚的时候了。」

  又来了。沈静幽叹。为什么每个长辈见到她,总要问上这么一句呢?

  「不结婚也没关系啊,反正我一个人过得很好。」她很潇洒地耸耸肩。

  「怎么可以不结婚!」皇帝不急,倒急死太监。向老师不赞成地睨了她一眼。「你现在过得自在,以后老了没人陪在身边,就知道苦了。」

  「我还有好姊妹啊!」

  「她们能陪你多久?人家总是要结婚的吧?」

  那倒是。

  沈静暗想。她最好的两个姊妹,童童跟晓梦,最近恋爱谈得可甜蜜了,看来不日就会步入结婚礼堂。

  「放心吧,她们就算结婚,也不会抛下我的。」这点沈静很有信心,她们姊妹情谊可不是三两天。「何况我还有一群可爱的孩子呢!我爱他们,胜过任何一个男人。」

  「那终归也是别人的孩子啊!等他们离开安亲班后,你怎么办?」

  「那会有别的孩子进来,就像向老师爱着我们每一届的学生一样啊,我也会同样爱着每一个跟我结缘的孩子。」

  向老师一窒,叹气。「唉,我说不过你。」

  沈静微微一笑。

  向老师转头看她,微拢的眉宇掩不住担忧。「沈静,你跟老师说实话,你该不会还没忘了那个男孩子吧?」

  「谁啊?」沈静装傻。

  「就是你在大学时交的那个男朋友啊!叫什么名字来着?」向老师仔细回想。「好像是姓孟--」

  「老师!」沈静打断她。「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真的已经过去了吗?」向老师不信。「那你怎么到现在还不肯交男朋友?」

  「跟他没关系。」沈静语气平淡,神情若常。「我只是还没遇到一个能令我真正动心的男人而已。」

  两人一面说,一面走,来到校门附近一幢改装成咖啡馆的白楼。向老师邀请沈静进去喝咖啡,刚点了饮料,便迫不及待地问:「要怎样才能让你动心?你说说看条件,老师帮你介绍。」

  「不用了,老师。」沈静推辞老师热心的作媒。「我对相亲没兴趣。」

  「谁说是相亲?只是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也不行吗?」

  「真的不用了--」

  「沈静!」向老师提高声调,端出为师的架子。

  沈静无法,只得另觅说词。「好吧,老师,我说实话好了,其实我现在正认真考虑跟一个男人交往。」

  「原来你已经有对象了?」向老师喜得眼睛一亮。「是怎么样一个人?在哪里工作?人品好吗?」

  一连串的问题炸得沈静晕头转向,她振作起精神,一一回应。

  「他是我一个好朋友介绍给我认识的,在一家科技公司当总经理,性格很温和,人品很不错--」

  *** bbs.fmx *** bbs.fmx *** bbs.fmx ***

  「奇怪,耳朵有点痒,该不会有人在叨念我吧?」魏元朗作势掏掏耳朵,笑道。

  孟霆禹明明听见了,却无心回应这玩笑,任由暮色从校园另一头走来,占领他的眼。

  他还记得,当初和她交往的时候,某天曾在她带领下,回到这间她最爱的母校,那时也如同今日一般,是个秋天的黄昏。

  夕阳在天边,吞吐着与今日相同的霞光,凄艳如血的霞光。

  那时看了,觉得美,现下,也还是美,只是经过年华洗礼,开始懂得了夕阳无限好的惆怅。

  孟霆禹收回目光,改在校园里流连,触及前方不远处一幢红瓦白墙的建筑,心念一动。

  「是白楼。」他喃喃低语。

  「白楼?」魏元朗好奇地挑眉。

  「以前是一个修女住的宿舍,据说她很受淡江人敬重。」孟霆禹解释,回想起当时她是如何热情地跟他介绍这栋建筑。他上前几步,眼看这幢在林荫间栖息的白楼挂起了一方招牌。「原来现在改成咖啡馆了。」

  「寻根园。」魏元朗跟过来,念招牌上的三个字。「很有意思的名字。要不要进去坐坐?」

  「不了。」孟霆禹摇头。「我们直接去行政大楼吧。」

  说着,他带头往前走,心神不定间,错过了白楼窗边一道清丽的倩影。

  两个男人来到行政大楼,找到办公室里一个正埋头打字的职员,打听是否能够查到校友名录,那人指点他们可以到校友会馆问问看,于是两人又转回原路,朝位在校门口附近的校友会馆走去。

  孟霆禹刚推门进了会馆,另一头,两个女人也从寻根园走出来。

  「请问两位有什么事吗?」一个值班的职员走过来,笑问。

  「不好意思,我们想查看看校友通讯录。」孟霆禹礼貌地说明来意。

  「校友通讯录?你们是校友吗?」

  「不是。我们是想找一个人。」

  「找人?」职员侧头,打量两人。「请问想找哪一届毕业的校友?」

  「我不确定她是哪一届毕业的。」

  「不知道哪届毕业的?这可就麻烦了。」职员蹙眉,凝思。「好吧,你先告诉我她的名字。」

  「沈静。沈从文的沈,安静的静。」

  孟霆禹一道出这名字,另外两人同时一震,魏元朗睁大眼,满脸不可思议地瞧着他,职员的表情亦是惊讶万分。

  「你找沈静?」职员确认地问。

  「是。」他点头。

  职员望着他,笑了。「这么巧,沈静刚才才来过啊!」

  「她来过?!」孟霆禹震惊,一时激动,失态地捉住职员的手。「那她现在在哪儿?」

  「应该还在学校里吧!她每次来,总是会在校园里逛上大半天,找以前教过她的老师聊聊……」

  话未完全落下,孟霆禹便转过身,狂风似地卷出校友会馆,焦急地转了几圈,甚至追出校门外,左右张望。

  许是命运玩腻了擦身而过的花招,他忽地看到了,校门外下坡处,一辆白色的轿车缓缓驶过,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女人,雪白的衣裳,清秀的侧脸。

  沈静!真的是沈静!

  孟霆禹心跳狂乱,不顾一切地追上去,胸口波涛汹涌,一股浪潮翻打至喉腔,眼看着就要化成最心痛的嘶喊。

  但,他喊不出口。

  佳人就在前方,梦中百转千回的容颜就在眼前,他,却不敢喊住她。

  不一会儿,车子已然驰远了,她的倩影再度走出他的世界。

  孟霆禹颓然僵立原地。

  几分钟后,魏元朗也追上来,看他木然如一座雕像,又是好笑,又是同情。他清清喉咙。

  「人走了?」

  「……」

  「想不想知道怎么找到她?」

  孟霆禹一震,回过头。

  魏元朗微笑清朗,星眸闪烁。「你早告诉我她是谁不就好了吗?沈静嘛,我最近常跟她见面。」

  孟霆禹愕然,好片刻,神智才蓦地一醒。「你认识她?怎么会认识她的?为什么你们会常见面?你们是什么关系?」

  「别急。」魏元朗翻起一只手掌,安抚他。「总之你先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她。」

  见魏元朗一副不疾不徐的神态,孟霆禹也不好太咄咄逼人,强自捺下焦躁的情绪,坐上魏元朗的座车。

  香槟色的Lexus穿过淡水狭窄的街巷,在一处僻静的社区大楼前停下,此刻,右侧一扇雕花铁门正好开启,几个年龄不一的孩子叫嚣着冲出来。

  接着,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

  孟霆禹胸口一痛,如遭重击。

  如黑墨般的秀发随意披在肩头,雪白的裙袂在小腿处翻扬,腰间一条五彩丝巾随风摇摆。

  她走出来,轻快的步履宛若蜻蜓点水,一步一点,在他心湖投下圈圈涟漪。

  一个小男孩跌跌撞撞地奔向她,伸出肥肥胖胖的小手,她展臂,一把抱起小男孩,向晚的微风将她的发缠在小男孩的脸上。

  小男孩觉得痒,轻轻地打了个喷嚏,她愉悦地笑了,樱唇在那粉白的颊上啄吻一下。

  昏黄的暮色下,她抱着小男孩的身影,美得像幅印象派的画。

  孟霆禹只觉心弦震荡,醋味在胸臆漫开。

  是她的孩子吗?原来她已经结婚了?

  他转向魏元朗,正想发问,后者却已下了车,往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倩影走去。

  「沈静!」那爽朗而亲切的叫唤,令他气息一呛。

  「元朗?」沈静回过头,粉唇边浅浅勾起的笑意很明显是表示欢迎。「怎么忽然来了?」

  「我想见你,所以就来了。」魏元朗说得率直,孟霆禹听了心惊,沈静也微微讶异。

  她放下小男孩,秀颜仰起,直视魏元朗。「发生了什么事吗?」

  魏元朗迎视她敏锐的眸光,笑。「我不能来看看你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沈静聪慧地一顿。「这不像你会说的话。」

  「为什么不像?」

  「因为你不会无缘无故想见我。」

  「沈静,你说这话实在太令我伤心了!」魏元朗眨眨眼,半真半假地抱怨。「我可是把你当成一个很特别的朋友啊!」

  「我也把你当成特别的朋友,只是--」

  「所以啦,我来看你是理所当然。」魏元朗抢先一步截断沈静的话,感觉到身后两道灼热如火的视线,他抿着嘴窃笑。

  沈静没注意到他身后还有另一个男人,只觉得他怪怪的。她拢着秀眉,玩味着魏元朗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对了,沈静,晚上约你吃饭可以吗?」魏元朗又问。

  「有事吗?」沈静小心翼翼。

  「一定要有事才能约你吃饭吗?」

  「好吧,让我查一下行事历。」要玩游戏大家就来玩吧。沈静淡淡地笑。「如果我有空,当然不介意有帅哥陪我共进晚餐。」

  「你口中这个帅哥,是指我吗?」魏元朗笑嘻嘻地问。

  「不然会是谁?」这家伙究竟玩什么花样?

  「如果我说,今天想跟你吃饭的,不只我这个帅哥,还有另外一个,你会答应吗?」

  总算现出底牌了。

  沈静略微懊恼地翻个白眼。难不成连他都想替她安排相亲?

  「谢谢你的好意。」一声叹息。「不过不用了,小女子我恐怕无福同时消受两位帅哥的殷勤。」

  「先别急着拒绝,这个人你绝对要见一见。」

  「我为何要见?」

  「因为……」魏元朗还来不及解释,便听沈静尖叫一声。

  他愕然,只见沈静方才抱在怀里的小男孩正追着一颗足球到马路上,而转弯处,一辆计程车急驰而来。

  「安安!」

  沈静惊慌地唤,撩起裙襬追上去。她一把推开小男孩,自己却因重心不稳倒在地上,计程车急踩煞车的锐音如催命符划过耳畔,她直觉闭上眼,双手捧住头。

  倏地,一个男人急如星火地抢上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抱住了她,将她护在怀里,两人齐往路旁滚去。

  煞车的余音依然在暮色里嚣张地咆哮,危险却已消弭于无形。

  沈静颤颤地掀起眼帘。

  映入瞳底的,是一张男性脸孔,一张五官如锐刀雕就、线条峻厉的脸,一张眉宇纠结、满是惊骇的脸。

  一张熟悉的脸。

  一张来自过去的脸。

  一张就算化成了灰,她也永远记得的脸--

  心跳,是快了,还是慢了?她分不清,只确定绝对不是无动于衷。

  沈静悄然闭了闭眸,唇角勾起无声的微笑。

  初和他分手的时候,她曾无数次幻想两人重逢的情景,曾以为是大悲,也或许是大喜,但直到今天,她才恍然领悟,原来这滋味,既不是悲,也不是喜。

  是怅惘,也是坦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也是云淡风轻。

  是难以言喻的复杂。

  她再度扬睫,凝望久别重逢的男人,眼眸薄薄的迷雾散开,又是两潭澄澈的秋水。

  「霆禹。」她幽幽地、既似有情又像无情地喊着他的名。「你放开我好吗?」

  他身子一颤,彷佛被她久违的呼唤慑住了心魂,双手猛然松开。

  她盈盈起身,拂了拂衣袖上的灰尘,注意力转向一旁惊魂未定的小男孩。

  「安安,你还好吧?」她蹲下来,安慰地搂了搂他。

  「老师!」小男孩躲在她怀里颤抖,颊上泪光点点。

  「没事了,乖,不怕不怕。」沈静抚摸他的头,温柔的声嗓自有一股安定的力量。

  「老师对不起……」安安哽咽地道歉。「我不应该自己跑到马路来。」

  「对啊,你这调皮鬼,你知不知道老师刚刚差点被你吓死了?」沈静捏他小鼻子。

  「对不起。」安安抽泣。

  「好了,没事就好,下次记得要乖,知道吗?别哭了,来,跟方老师去洗洗脸,爸爸等会儿就来接你了。」沈静揉揉安安的头,将他交给安亲班另一个老师。

  目送小男孩牵着方老师的手,安全地走进社区的雕花大门,沈静这才转身,面对两个默默旁观的男人。

  她首先望向魏元朗,似笑非笑。「你突然来找我,就是为了霆禹吗?」

  魏元朗一愣,似乎没料到她提起前男友时,语气会如此平静,呆了半晌,才点点头。

  「我就说嘛,你今天说的话真不像你。」淡然的嘲讽如细针,刺得魏元朗眼皮尴尬地一跳。

  他看看沈静,又看看一旁神情黯淡的孟霆禹,摸摸鼻子,自知是退场的时候了。

  「既然你们两个见到面了,我这个电灯泡也该识相点,你们慢慢聊,我先闪人。」

  语毕,也不管两人如何反应,他径自跳上爱车,潇洒离去。

  直到引擎声远远地逸去了,沈静才悠然启唇。「你什么时候回台湾的?」

  「我?」孟霆禹愣了愣。「前两天刚到。」

  「回来做什么?」

  「公司派我来主持一个收购案。」

  「是吗?」沈静淡淡地不置可否。「你现在一定很有成就了。」

  她低声细语,他听不出其间究竟有何意味。

  「刚才谢谢你救了我。」她扬眸望他,眼底几点星光闪耀。「好像我每次差点被车撞,都是你及时救了我。」

  孟霆禹惘然,忆起以往迷糊的她每回过马路时,总是令他胆战心惊。

  「你不用担心。」彷佛看出了他的思绪,她微微一笑。「我现在过马路都很小心了,刚才是因为学生淘气,才会出一点小意外。」

  一点小意外。

  他怔怔地听着她轻描淡写地说起方才的惊险,胸口翻起小小怒火。

  她怎能如此冷静?为什么不像那小男孩一样惊吓地哭泣?刚刚逃过生死关头,她的情绪至少该有些波动啊!

  可她,却平静得宛如什么也没发生,就连与他乍然相逢也只是小事一桩。

  她是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吗?她应该……很恨他吧?

  「静……」他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把一直横亘在喉间的芳名吐出口。「你恨我吗?」

  她讶然挑眉,像是没料到他会突出此问,明丽的眼潭静静地反照着他忧郁的眉宇。

  他忽然有种荒谬的错觉,觉得自己像塔罗牌上倒吊的小丑,在漫漫孤寂中,等待着最终审判。

  「我不恨你。」温雅的嗓音,遥远地好似从另一个时空传来--

  「我怎么会恨一个教会我长大的男人呢?」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