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负心人小说免费

负心人小说免费

季蔷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她与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相识了,他是邻居端方稳重的大哥哥,她是撒娇爱哭的小妹妹。也不知怎地,小时候她特别爱跟着他,不论他到哪里,她总爱跟着
  礼拜五。刚从米兰飞回来,殷贤禹便开着车来接她。那辆白色拉风的跑车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尤其惹人注目。很奇怪,他是那么温和世故的一个男人,她本来以为他对车子的品味会更内敛一些。可不是,只有对车子,殷贤禹有某种狂热,某种坚持。就像一般女人抗拒不了名牌服饰的诱惑一样,他对性能优越的跑车同样无法抗拒。也许男人都是这样吧。想起开同款BMW的徐浪远,董湘爱不觉失神。他只是个酒保,怎么买得......

更新:2018/11/12

在线阅读

  “嫁给我好吗?小爱。”幽静的餐厅里,男人温煦的嗓音回旋,乘着空气的流,悠悠荡入女人心底。

  这是——求婚?

  董湘爱震惊地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瞪着面前认识许久的男人。

  她与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相识了,他是邻居端方稳重的大哥哥,她是撒娇爱哭的小妹妹。

  也不知怎地,小时候她特别爱跟着他,不论他到哪里,她总爱跟着,于是他跟朋友打球也好,看电影也好,经常几个潇洒爽朗的大男孩中,会夹着她纤细秀气的小小身影。

  有人嫌她碍事,有人觉得她可爱,可他,不论朋友对她是好评恶评,总会安静而坚定地护着她。

  他是她高大温柔的骑士,从小就仰慕崇拜的偶像。

  如今,她的偶像向她求婚了。

  她,不敢相信——

  “禹哥,你……是认真的吗?”

  “我是认真的。”殷贤禹点点头,闲闲啜了一口微凉的咖啡。餐厅昏黄浪漫的灯光映在他脸上,衬得他一张俊秀的容颜更加迷人,幽邃的眸深深的,让人不自觉想一探究竟。

  他是好看的,相貌端正,器宇轩昂,再加上身为亚洲知名建筑师,优越的条件很容易便能令女人动心,更何况他全身上下散发出那股温煦淡定,却又融合著深邃神秘的知性气质。

  他是个好男人,现代这个社会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她若傻得拒绝他的求婚就是笨蛋一个。

  虽然这些年两人总是定期见面,虽然近来的约会比以前更加频繁,虽然他们会一起——

  没有恋爱的感觉啊!

  他们在恋爱吗?她望着他,望着今晚忽然向她求婚的他。

  他认为他们在恋爱吗?

  她以为,他们的关系更像好朋友,多年的、贴心的,彼此培养出极深默契的好朋友。

  但,好友向她求婚了……

  “禹哥,你……爱我吗?”她嗓音微哽,连问出这样的问题都觉得尴尬埃

  “当然。”他点点头,依然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她瞪着,禁不住淡淡的怨。

  这像爱她吗?一个在求婚时还如此冷静、如此镇定,仿佛在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的男人,像是爱着她吗?

  不,爱应该是更狂热的、更激昂的,更让一个人失去了理智的。

  爱应该是……

  蓦地,思绪中断了,她愣愣地望着前方。

  前方,隔着一扇玻璃屏风,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正站起身,拿起玻璃杯狠狠泼向对面的男人。

  男人遭到这样的待遇却毫不意外,依然坐在椅上,湿润的发绺垂落额前,滑落滴滴水珠的脸庞看来依旧神采飞扬。

  他甚至还笑着,薄薄的唇畔抿着调皮的、漫不经心的、玩世不恭的笑。

  见他的笑容,女人似乎诅咒了一声什么,隔着屏风,董湘爱听不清。

  然后,在男人始终满不在乎的表情刺激下,她美丽的容颜一阵激烈扭曲,拾起餐桌上一方小小的绒布盒,转身愤慨离去。

  细跟高跟鞋在地面上敲出清脆声响,一声一声,敲入董湘爱怔愣的心扉。

  好激动的反应啊,究竟那两人为了什么而吵架?女人临走前带走的又是什么?珠宝盒吗?会不会里头装的正是一枚钻戒?就像禹哥现在正推向她面前,缓缓打开的……

  她蓦地瞪向盒里设计独具巧思的钻戒,一眼便看出这绝不是随便一家珠宝店就能买到的精品。

  禹哥想必费了一番心思专门定做的。

  “嫁给我,小爱。”

  温和的求婚宛如雷霆,击晕了她,脑海倏地闹烘烘的,却是一片空白。

  不知所措的眸一扬,却发现玻璃屏风那边的男人正对她笑——狂放不羁的笑,白牙森森。

  他似乎完全明白这一桌发生了什么,并以一对灿亮的眸嘲弄着她的惊慌失措。

  躲在餐桌下的玉手,悄悄地握紧了。

  雨下大了。

  方才还细蒙蒙的雨,转瞬之间忽然倾盆,哗啦啦从天际倒下。

  站在门檐,董湘爱有些焦急地张望,找着殷贤禹那辆白色的宝马跑车。因为下雨,他要她在这里等,他一个人将车开过来。

  总是这样的。禹哥待她,总是体贴入怀……

  心,蓦地一扯。她甩甩头,要自己暂时别想这些,定睛期盼跑车。

  终于,白色车影宛如天鹅一般优雅地滑向她,在她面前停定。她单手抱头,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车门,冲进车里。

  “雨好大埃”她一面坐定,一面匆匆忙忙从皮包里找出面纸,擦拭一头一脸的狼狈,“我全身都湿了。”

  “要去哪儿?”沙哑的男声似乎带着笑意。

  “当然是回家埃”她说,低头处理湿透的衣襟,双眸有意不往身边人瞧去。

  她有些怕,事实上,今晚他突如其来的求婚令她尴尬到现在依然不知如何是好。

  “好吧。”他点点头,伸手打档,踩下油门。

  白色宝马在雨雾中以狂野的速度启动。

  她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扶住车厢抵抗强烈的后坐力,明眸娇嗔地朝男人睨去一眼,“禹哥,怎么开这么快?平常你不会——”清柔的嗓音戛然而止,她瞪着男人线条分明的侧面,愕然。半晌,才找回说话的声音,“你……你是谁?”

  他转过头,随笑容展露的两排白牙锐利地刺入她的眸,“徐浪远。”不疾不徐的回应后,他右脚一踩,继续加速。

  “哇!”她震动一下,“你……你开慢点!”

  天!这是怎么回事?她竟然上错车了?

  “怕吗?”他闲闲地问。

  “废话!”她锐喊,“快停车!”

  他闻言,微微一笑,右手再度打档,激烈奔驰的宝马以更激烈的速度倏然停止。

  身子不自觉往前倾,要不是她及时伸手抵住,怕不把自己撞得满头包。

  一念及此,她匆地对身旁的陌生男子燃起满腔怒火,“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哪有人像你这么开车的?”

  “不这样怎么试得出车子的性能呢?”他一脸无辜,“不傀是BMW最新款的跑车,性能真好。”

  “你——”瞪着他笑着转过来的脸庞,她忽然认出他是谁了。

  是那个在餐厅里被女人泼水的男子。

  “嗨。”仿佛明白她认出了他,他右手一扬,漫不经心的手势算是招呼,“还没请教小姐芳名。”

  她呛了一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黛眉紧颦。

  “为什么不?”他坏坏地笑,“你上我的车,不就是想跟我认识吗?”说着,眸光一落,接着,点亮欣赏火苗。

  注意到他视线胶着在自己微湿的胸前,董湘爱脸颊一烫。

  色鬼!

  “谁想认识你?”她伸手试着打开车门,可门落了锁,无论她怎么扳门把,仍然动也不动。她气急败坏地扭头瞪他,“让我下车!”

  “你确定?”俊眉一挑。

  “当然!”

  “请便。”他按下钮,车门应声打开。

  狂暴的雨滴毫不容情地打上董湘爱粉嫩的脸庞,她一惊,身子直觉往后一退,顺手带上了车门。

  低沉的笑声轻轻搔动她的耳膜。

  他嘲弄她?

  想着,她唇办一颤,深吸一口气,不知哪来的冲动让她重新打开车门,单手抱头就要冲入雨幕。

  他及时拉回她。“疯了吗?外面雨那么大!”

  “不用你管!”

  “我是不想管。不过小姐,外头不仅下雨,还是某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你确定你真的要下车冒险?”

  “我——”她一窒,瞪视窗外,藉着雨刷勤奋的工作,她终于认清前方是一条高速公路。而他们,正停靠路边。

  “你……我们什么时候上了交流道?”惊愕令她语音发颤。

  “你以为台湾除了深夜的高速公路还有什么能飙跑车的地方吗?”他答非所问。

  她瞪视他,明白盛在他深邃眸底的是灿亮的嘲讽后,心脏蓦地抽紧,转过身,狠下一口气开车门。

  再度,他拉回了她,索性将车门重新落锁。

  “放我下车!”她瞪视他。

  他不语,只是深深看她,数秒,唇角一扬,“没想到你的脾气还满倔的嘛。”

  倔?她?

  董湘爱一怔。

  除了最亲近的家人,没有人曾经用过这样的形容词形容她。而就算她曾经得到这样的评语,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她总被朋友评为娇柔可人——

  明眸一抬,氤氲淡淡迷惘。

  为什么遇上这个人会让她如此性情大变?她方才的举动几乎可说是激动了……

  “虽然是你自己上错车,不过为了显示本人的绅士风度,还是让在下送你回家吧。。”

  “我……我以为你是禹哥——”谁要他跟禹哥一样开的都是白色BMW?又那么巧地抢先一步出现在她面前?

  埃想起殷贤禹,她不禁容色一白。

  糟糕!没接到她他一定很担心。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起,她手忙脚乱地打开皮包,取出手机。

  “喂。”

  “小爱,你在哪儿?我找不到你。”殷贤禹的嗓音难得蕴着焦急。

  “对不起,禹哥,我——”她咬唇,能告诉他自己上错车了吗?他听了一定会更着急的。“我刚好遇见一个朋友,正想打电话告诉你。”

  “你遇见朋友?”

  “嗯,她邀我去她家喝茶。”

  “这么晚了?”

  “嗯,是……大学时代的朋友,好久不见了,想彻夜长谈一番。”她勉力装出快乐的语气。

  “……这样埃那你们好好聊,我先回去了。”

  “再见。”挂断电话后,她愣愣望着手机萤幕。

  “是刚刚向你求婚的男朋友?”徐浪远忽地开口。

  她扬眸,映入瞳底的脸庞依然淡淡地、可恶地笑着。

  她蹙眉。

  “我很好奇,你究竟答应了他的求婚没?”

  “不关你的事!”

  “有没有?”不理会她的冷淡,他执意问。

  “……还没有。”不知为何,她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虽然口气不善。

  他闻言,笑意更深,染上了眉眼,有些调皮,有些邪气,却又该死地迷人——

  “太好了。小姐,正是我想听的答案。”右手一扬,他抬起她的下颔,低哑的嗓音宛如大提琴的弓,轻轻拨弄她的心弦,“告诉我你的名字。”微凉的唇轻轻擦过她的。

  “董……董湘爱。”她细声细气地答,感觉自己着了魔。

  JJJJJJ

  她着魔了。

  慵懒的爵士乐缓缓地拂过她耳畔,她半躺在沙发上,感觉两颊微微发烫,不知是因为刚刚啜饮的调酒,还是这几日一直在脑海里反覆浮现的人影。

  她是不是着魔了?为何这几天想的人尽是他?她从来不曾……从来不曾这样思念过一个人。

  有些无力,这朦胧迷惘的感觉让她全身骨头松软无力,像躺在波涛中,无助地随浪起伏。

  徐浪远——这是他的名字吧,像海浪一样让人心惊又忍不住沉醉的男人……

  “湘爱,你在想什么?”清脆的女声忽地扬起,跟着是一张淡淡写着担忧的秀丽容颜俯向她,“你该不会喝醉了吧?”

  “没有,盼晴,我没醉。”氤氲的眸扬起,她对叶盼晴浅浅一笑,“只是有些累。”

  “当然累了。你刚刚才从纽约飞回来不是吗?真佩服你的精力,一下机马上跟我们聚会。”另一个女人开口。她是柴晶晶,一双瞳眸正如她的芳名,亮晶晶的。

  “人家想见你们嘛。”董湘爱柔柔撒着娇。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