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纨绔沈默萧红羽全文

大纨绔沈默萧红羽全文

笑红尘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沈默和萧红羽展开故事情节的历史军事作品《大纨绔》是由作家笑红尘所著,小说讲的是纨绔少爷沈默被家族分配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历练,本只想混吃等死的他被生活所迫,无奈下只好开启逆袭人生早日继承父业,那看沈默将会有一段怎样未知的旅程......

更新:2019/11/07

在线阅读

以沈默和萧红羽展开故事情节的历史军事作品《大纨绔》是由作家笑红尘所著,小说讲的是纨绔少爷沈默被家族分配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历练,本只想混吃等死的他被生活所迫,无奈下只好开启逆袭人生早日继承父业,那看沈默将会有一段怎样未知的旅程......

免费阅读

  “她还活着。”

  沈默不用抬头看就知道身边两人脸上是什么表情,心里怎么想,他现在没时间去解释清楚,只是百忙中说解释了一句,至于两人信不信,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魂穿时,他不仅占据了这副躯壳,也承接了这副躯壳的记忆,知道自已身处的不是华夏史料记载的某个古朝代,而是一个叫苍龙的古大陆,官制跟唐朝宋朝差不多,他这种先进的科学救护方法在别人眼里就是亵渎尸体,要被戳脊梁骨滴,搞不好颈上吃饭的家伙也要搬家。

  老天爷总算有眼,没有让他甘冒生命危险的努力白忙活,总算开始喘气了。

  “卫大叔,没有治伤的药?对了,你的酒还有没有剩余的?”沈默抬头向旁边车夫老卫问道。

  “有。”老卫满脸惊讶表情,应了一声,伸指搭在脉门上,感觉到了脉博的微弱跳动,老脸胀得通红,但右手还是伸进怀里,掏出一个带着体温的小瓷瓶,又解下挂下腰间的酒葫芦递过去。

  哟,他这个老江湖竟然失手了,如果传出去,真的是丢大发了,最主要是误会了沈六少,他名声虽不堪,但这手救人的功夫还真的是……是很古怪。

  另一位老者,也就是沈氏在沧县的田庄大总管柳铮柳五爷。此刻清瘦的面庞也现出几分赧色,满是惊讶好奇的古怪表情,他默默的站在一边观看,满是疑惑的眼睛不时瞟着忙碌救人的沈默。

  为了救人,沈默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禁忌,他解开衣裳进行简单的消毒包扎。

  救人要紧,沈默顾不得欣赏眼前的风光美景,忙活了好一阵,才包扎好伤口,已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在包扎伤口期间,某处禁忌部位还是难免不小心碰触到了,惊人的弹性与柔软一度让他心跳加速,气息急促紊乱,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多捏了好几把。

  好吧,他承认自已手抖了,不小心碰触到的,他也承认自已不是什么非礼勿视的正人君子,只是在关键时候能及时刹车而已

  “六郎君,她可是个杀手。”老卫把人抱进车厢里放好,提醒道。

  随后便告知沈默此人的身份:此女姓萧,至于真实姓名则无人知晓,她的出名不仅仅只是因为她貌美如花,心狠如蛇蝎。

  主要是她嫁了三个老公,而且这三个老公都是当世相当厉害的杀手,第三任老公侯八更是杀手界十大杀手排行榜中排名第八,非常牛笔,想不出名都难。

  不过,命很不好,或者说,太硬了,三个牛笔哄哄的老公都先后死于非命,自然也多了一个克夫的煞星绰号,她再是长得花容月貌,美艳不可方物,但知道内情的男人都敬而远之,都害怕死在她的肚皮上。

  “既然碰到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暂且这样吧,等她养好伤再说。”沈默淡然道,扯过锦被,给仍旧昏迷不醒盖上。

  老卫看了柳五爷一眼,得他眼神示意,便不再说话,爬上车辕,挥鞭驾车。

  车厢内,柳五叔盯着沈默看了好一阵,才出声询问,很多问题憋在心里,他很想知道答案,特别是沈六少那种让人不堪启齿的古怪救治方法,更是让他好奇得要命。

  沈默沉思了一会才出声解释,他倒不是托大,而是考虑语言的组织,如何才能更好的解释清楚,最主要是如何解释他这个只知吃喝玩乐赌的纨绔公子哥突然间变得妖孽起来。

  “我被几个堂哥殴打,昏迷了两天两夜,感觉魂魄出窍,在黑夜里四处飘荡,然后碰到了一个白胡子的老爷爷,他给了我一本古书,让我记住书里面内容,只有记住了才能回去……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滴。”

  沈默睁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脸上表情真诚自然,这是所有穿越众必须迈过去的大坎儿,在魂穿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考虑过这个大问题,如何忽悠人蒙混过关,才能解释清楚为啥突然间变得这么逆天。

  沈默在族中年青一辈排行第六,只因争吵,用扳砖把二房的堂哥沈腾给开瓢了,迫于几房的压力,沈复不得不把宝贝儿子狠揍一顿,然后送去沈氏在沧县的田庄思过自新。

  柳五爷沉默了,他心里即便半信半疑,但也不知如何反驳,只能通过时间来论证真假,至少现在,他看沈默的眼神跟以前有点不一样,而唯一能够确认的是祖坟冒青烟,碰到沈六少,保住了一条小命。

  柳五爷不再出声说话,沈默抱着腿,下巴支在膝盖上发呆,仍昏迷不醒,车厢内一片寂静,耳朵里听到的是呼号的寒风,还有车轮碾压坚冰的嘎吱声。

  老卫掌车的技术绝对是一流的,马车行驶得既快又平稳,在天色即将暗淡下来的一刻赶到了沧县沈氏的田庄。

  马车进庄之后,柳五爷亲自解释,语气里带有暗示性的警告。

  “奴家感谢五爷六郎君的救命大恩,奴家一定安份守已,等养好了伤就离去。”玉容苍白的像个刚进门的小媳妇,怯生生的道谢。

  “先安心在这里养好伤再说吧。”沈默淡然道,然后舒舒服服的去吃饭泡澡休息了。

  沈默醒来的时候,已是午时,丫鬟小红小绿分别伺候他洗漱和吃饭。

  虽然有鱼肉,但沈默只吃了小半碗饭就没有胃口了,这鱼特么的腥得一笔,闻着就想吐,这水煮的猪肉白花花的,光看色泽就没胃口,如果不是担心饿肚子,他这个吃货真心不想吃一口,看来还得自已亲自动手呐。

  嗯,人要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他只能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已。

  沈默裹紧裘皮大衣,漫无目的在庄子里转悠,来的一路上,他已经想通了,既然魂穿占据了这副躯壳,前任惹下的所有祸事,他不背谁来背?他这个背锅侠是当定了。

  好吧,既然被家族放逐,驱离权力中枢,他就安安心心的当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吧,逍遥自在,想吃就吃,想乐就乐,这种日子其实也挺舒心的,当然了,当纨绔的前提是有钱,有很多的钱,有花不完的钱。

  沈默的右手大拇指下意识的搓了搓四根手指,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虽然是一个陌生的古大陆,但哥有金手指,想想以后开挂的人生,啧啧啧……

  沈默在庄子里转悠了一圈,沈家的这处田产有二百五十多亩,其中良田百来亩,田庄占地相大当,建有住人的几大排屋舍,存放粮食杂物的仓库,有菜地,有池塘,有鸡鸭舍猪圈牛栏,难得的是庄前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

  整座田庄有庄丁仆妇二百五十多人,其中青壮一百来人,他们世代都是沈家的家奴,算上管事丫环什么的,全庄总共有三百来人,属小规模的田庄,那种规模大的田庄,可容纳庄丁仆妇二三千人。

  一股寒风扑面而来,还夹带有令人反胃的粑粑气味,沈默虽然抬手捂住口鼻,但还是忍不住干呕,差点把刚吃进肚子里的那点饭菜给吐出来。

  还没来得及骂娘,一个年青的庄丁从前面不远处的草垛后面走出来,边走边低头系裤腰带子,不用猜都知道罪魁祸首就是这混蛋。

  “啊……见过六郎君。”年青的庄丁看到沈默,吓了一跳,连忙躬身行礼。

  沈默很想把他臭骂一顿,不过想想还是忍住了。

  田庄里还真没有茅厕,拉粑粑都是随便找个隐蔽的地方,挖个小坑,拉完用泥土盖上。

  至于嘘嘘更是随意,腰带一解,裤头一拉就能放水,生活垃圾到处乱扔,弄得庄子里到处是怪味儿,讲卫生,对不起,还真没有这个习惯。

  想让庄内所有人有讲究卫生的好习惯,得强制执行才行,他虽是沈家的裔子,但却被家族放逐,地位非常尴尬,根本指挥不动庄内的任何人,真正主事掌权的是柳铮柳五爷。

  在被赶来的当晚,他的便宜老爹就已经一再叮嘱,柳五爷不是一般的管事可比,他可是沈氏祖父一辈留下来的功臣元老之一,劳苦功高,身份地位在沈家超然,哪怕是沈家现任的家主沈良,对柳五爷也要客气几分,沈家子弟都执晚辈之礼。

  沈默对柳五爷心存好奇,还有一丝敬畏,他心里清楚,自已在这里能不能过得舒坦,全凭柳五爷一句话,真把他给惹恼了,弄死自已都有可能。

  “等等,庄里有会木匠活的人吗?”沈默突然想起了一些事,叫住那名年青的庄丁。

  “回六郎君话,赵老实父子会木匠活,他们父子就是负责修补庄里的所有农具。”庄丁老实回答。

  “好,你带我去。”沈默点头。

  在年青庄丁的引领下,沈默来到赵老实父子平时工作的木匠房。

  沈默和赵老实一番交流,安排其做了两个能摇晃的躺椅,并给与三两左右的碎银之后,便去找柳五爷了。

  柳五爷是田庄大管事,掌管田庄所有事务,甚至可以不夸张的说,掌管田庄所有人的生死。

  柳五爷独住一个院落,有碧玉、绿柳两个年青漂亮的丫环服侍,两女虽只是十四五岁的小丫环,但在庄里的地位超然,哪怕是庄里的管事、帐房先生等中层人物都得给她们几分面子,尊称一声姐姐。

  “绿柳见过六郎君。”长相秀美动人的绿柳见到沈默,忙屈身道了一个万福请安。

  “绿柳姐姐客气了,柳世伯可在?”沈默略略侧身,不敢受绿柳的全礼,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他现在就是,没有嚣张跋扈的资本,还是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人吧,再者,他的性格是恩怨分明,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五爷在里边,六郎君请随绿柳来。”绿柳客客气气的在前边领路,小妮子心里有点纳闷,传闻这位六郎君嚣张跋扈,恶名远扬,怎的如此客气谦逊?不过,长得倒是挺俊俏的,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

  “世侄有事?”

  柳五爷正坐在大厅内烤火看书,看到绿柳领着沈默进来,起身问道。

  “柳世伯,小侄想借阅几本书。”沈默略略躬身,拱手行礼,他自称小侄,行的是晚辈之礼,不仅不会掉他沈家六少的面子,相反还能得分,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

  “借书?”柳五爷面现惊讶表情,他算准了沈默会来找他,这里的生活条件比沈家大宅差太多,像沈默这种锦衣玉食的浪荡公子哥肯定受不了,住了一晚之后,必跑来哭闹要回家,但剧情没按照他预想的那样演。

  “不知世侄要看什么样的书?”他稍一怔愕,马上回过神,带沈默去书房挑书。

  “大魏律、词典、苍龙大陆的人文地理类。”沈默答道,他可不是随口乱说,而是在来的路上早就想好了,来到这个陌生的古大陆,不清楚的了解这个古大陆的人文地理律法,什么时候犯法,被人整死都不知道。

  他要做一个有文化的纨绔,理想么,就是赚花不完的钱,娶几房妻妾,逍遥快活的坐吃等死。

  至于词典,后世的汉字都是简化的,古大陆的汉字是繁体,不认真学一下,要闹出笑话滴。

  柳五爷眉毛一扬,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恶名远扬的沈六少转性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夫倒想看看你能撑多久。

  他倒没怀疑沈默能不能看懂,只是怀疑他有没有耐心把这些书坚持看完,沈六少虽不学无术,吃喝玩乐赌五毒俱全,但毕竟上过学,世家大族都设有专门的私塾,有名气很高的教谕教导族中子弟,沈六少身上还挂有秀才的功名呢,虽然这个功名是花了大价钱弄的。

  柳五爷的书房很简陋,但书桌书架等物摆放得整齐,打扫得干干净净,想来每天都有下人来打扫。

  他围着三个书架转了一圈,找出沈默想要的《大魏律》、《大魏人文地理》《晋帝国人文地理》等几本书,词典类的书是蒙学教育课本,他没有收藏,得到县城的书店购买。

  “小侄谢过柳世伯。”沈默拱手道谢,才接过书,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

  “对了,柳世伯,小侄明天想进城一趟,不知有没有车?”

  “哦,明日一早,老卫也进城买些年货。”柳五叔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原来这小子借书是假,想进城是真,纨绔终究还是纨绔,狗永远是改不了吃屎滴。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