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凤榻栖鸾夏云泽萧明暄

凤榻栖鸾夏云泽萧明暄

桔桔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夏云泽萧明暄的小说是《凤榻栖鸾》是由桔桔原创所著的穿越文,讲述了肌肉猛男(直的)一朝穿成弱不禁风美少年,还要被送去远嫁和亲,这能忍?!更令人不能忍的是,好不容易弄死了皇帝老公,还有个小叔子在一旁虎视眈眈……夏云泽:你们等着老子练回前世的体格!萧明暄:皇嫂,校场风大地寒,您要不要随我换个地方练!

更新:2019/11/11

在线阅读

  凤榻栖鸾小说最新章节,凤榻栖鸾小说无弹窗,主角叫夏云泽萧明暄的小说是《凤榻栖鸾》是由桔桔原创所著的穿越文,讲述了肌肉猛男(直的)一朝穿成弱不禁风美少年,还要被送去远嫁和亲,这能忍?!更令人不能忍的是,好不容易弄死了皇帝老公,还有个小叔子在一旁虎视眈眈……夏云泽:你们等着老子练回前世的体格!萧明暄:皇嫂,校场风大地寒,您要不要随我换个地方练!

免费阅读

  太医还没进殿,冬灵麻利地放下床帏,把他往床里一推,然后自己一骨碌躺到床上,大被蒙头,隔着床帏伸出一边腕子去。

  这套流程熟练得让夏云泽叹为观止,怪不得他这个假公主能太平无事地混到现在还没露馅,真是细节决定成败。

  太医按着冬灵的手腕,没探出什么毛病,再一撩帐子看看他露在锦被外面满脸菜色的容颜,只说九公主怕是积了食,留下一瓶消食丹,让熬些陈皮山楂水罢了。

  黄公公点头哈腰,奉上红包把太医打发走,然后进殿把门一关,开始数落他主子。

  作为一个万恶的统治阶级,夏云泽想不通原身怎么会混得这么惨,老太监数落他也就算了,连冬灵那个黄毛丫头都跟着落井下石,更惨的是宫里对付积食的办法简单粗暴——绝食,饿三天。

  那他还有命吗?夏云泽坚决反抗这种不人道的方案,正要拿出统治阶级的范儿压迫他们闭嘴,就听见守门太监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得,更万恶的统治阶级来了。

  以前贤妃在的时候,皇上来的次数都不多,贤妃故去之后,芝兰宫更是十几年没迎过圣驾,一群人手忙脚乱地把夏云泽收拾整齐,前呼后拥地迎出来跪了一地,口呼万岁,夏云泽跪在最前面,就算心里又烦又怕,脸上还得装作惊喜交加。

  “平身吧。”皇帝声音温润,语气和软,还虚扶了他一把,“九儿可好些了?”

  夏云泽趁机抬起头来观察他的便宜爹,是个中年帅大叔,五官端正,蓄着美髯,威仪天生,龙目一瞪,让人无端矮了半截。

  夏云泽嗅到了权势的芬芳,一脸神往,却被他便宜爹误读成孺慕,态度更温和了:“九儿身子娇弱,都别在外面站着了。”

  一群人跟着皇帝进了正殿,小宫女端茶摆点心,夏云泽在黄公公的暗示下,给他便宜爹奉上一杯热茶,细声细气地说:“女儿不孝,累得父皇深夜驾临,更深露重,请父皇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软软绵绵、不温不火的几句马屁拍得他便宜爹龙心大悦,皇帝接过茶杯呷了一口,细细打量这个被他忘在脑后的女儿。

  以前仿佛有几分淡薄印象,觉得九公主缩头缩脑地上不得台面,现在看来,只是娇弱了些腼腆了些,举止还是合宜的,况且面容姣好,颇似当年的贤妃。

  对贤妃,他的感情很复杂,刚入宫的时候贤妃出众的美貌确实让他心悦,也愿意让她承蒙圣宠孕育皇嗣,可是燕老将军手中的兵权又让他如芒在背,连带着对贤妃也戒防起来——幸好她生了个女儿,又韶龄早逝,让皇帝此时回忆起来只剩下美好,对她留下的孩子也产生了几分怜惜。

  夏云泽看着他一脸伤感怀念,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皇帝这是沉思前事把自己感动了,人活着的时候不珍惜还千方百计磋磨迫害,终于把人坑死了又来假惺惺地重温旧梦,呵!渣男!

  皇帝还不知道他这个看似恭顺的女儿内心早问候了他八辈祖宗,犹自伤怀感叹了一番,又温言叮嘱他几句,最后吩咐宫人好生伺候,就从哪来的回哪去了。

  恭送便宜爹离开,夏云泽累得只剩一口气,让冬灵半拖半抱地弄回床上休息,第二天早晨自然睡过了头,直到皇帝身边的大太监领着一群人过来颁旨,才带着一肚子起床气和疼痛欲裂的脑袋爬下床来,打着呵欠被套上繁重的礼服,一脸倒霉相,跪下接旨。

  听大太监念完,他头更疼了。

  他那个渣男便宜爹,在对他不闻不问十六载之后,下旨册封他为荣安公主,食邑五千户,阶从一品,位比郡王。

  如此荣宠,在公主中是头一份儿,他七姐虽然受宠,可是现在封号还没赐下来呢!

  垃圾股突然被拉了个涨停板,夏云泽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随着册封下来的,还有买一赠一的和亲大礼包,

  皇帝正式下旨,将新出炉的荣安公主嫁予岐国太子萧明玥,由钦天监择定良辰吉日,来年远嫁完婚。

  ……留给中国队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使节快马加鞭把消息带回岐国的时候,正赶上秋狩,皇族子弟在草原上安营扎寨,弓如满月,箭似流星,在山林间纵马驰骋,惊起丛丛飞鸟,伴着呼喝叫嚷的声音,热闹非凡。

  岐国后宫不像郴国那样佳丽云集,目前位分高的只有东西两宫,双贵妃并立,互别了几十年苗头,顺妃先一步诞下长子萧明玥,一年之后宸妃诞下次子萧明暄,宫妃之间的争斗终于延伸到两位皇子身上。

  顺妃娘家势大,萧明玥教养得儒雅贤良一派明君风范,人又长得如明月般俊美清逸,高贵卓然,不仅在贵族之间颇受爱戴,平民百姓更是把他当成天仙化人,推崇倍至。

  宸妃娘家只是个小部落族长,但是本人生得美貌,性子又娇,对唯一的儿子十分宠爱,导致萧明暄与她同出一辙地蛮横霸道,而且与兄长的斯文俊雅不同,萧明暄更加威武强悍,自小习武,弓马娴熟,有盖世之力,却由于性子嚣张跋扈,到处惹是生非,人们提起这位二殿下无不摇头叹息。

  他父皇对这个不省心的儿子也头痛不已,数次要责罚,板子还没举起来宸妃就哭哭啼啼前来护犊子,一来二去的,皇帝也歇了管教他的心——反正萧明玥早早封了太子,这个小儿子将来做个逍遥王爷也就罢了,荒唐胡闹总比野心勃勃要好。

  太子萧明玥垂手肃立,白净温雅的面容沉静如水,听使节宣读完国书之后,他躬身施礼,朗声道:“儿臣遵旨。”

  “好。”皇帝点头微笑,满意地看着这个丰姿出众的儿子,“孤为你求来的可是燕老将军之后,既结两国之好,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你可不要慢待了她。”

  “是,儿臣明白。”萧明玥对即将嫁给他的郴国公主反应淡漠,左右不过是政权工具罢了,与他自己也没什么两样。

  清冷透澈的眼眸闪过一抹自嘲,萧明玥低下头,掩去眼眶间突如其来的酸胀,恭敬有礼地送他父皇出了营帐,才松了口气,顺妃便闻讯赶来,温婉的脸庞寒霜密布,扯住他的衣袖说道:“郴国要把九公主嫁给你?”

  “是。”萧明玥回以温文尔雅的微笑,“已经定了封号荣安公主。”

  “欺人太甚!”顺妃怒目圆睁,“我儿才貌无双,配七公主绰绰有余,怎会指了那个不受宠的九公主?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哪个公主不都一样吗?”萧明玥苦笑,他又不可能喜欢她们,锦衣玉食地好好供起来就是了。

  “怎能一样?”顺妃挥退左右,压低声音道:“郴国宫里的探子传回消息,那个九公主身体羸弱,才干平庸,如何担得起太子妃之职,况你登基之后她就是皇后,一个参加宫宴都会吓哭的小丫头能做岐国的皇后吗?”

  “母亲慎言!”萧明玥难得态度强硬地截住话头,“父皇春秋鼎盛,我们做儿臣的,除了阶前尽孝、为君分忧,切不可有其他念想。”

  他做了九年太子,在这个尴尬又危险的身份之下,每一天都戒慎恐惧、临深履薄,不敢相信任何人,生怕一步踏错从云端跌到泥里,顺妃这是太平日子过久了,真的以为自己这个太子之位稳如泰山吗?

  萧明玥心里清楚,他能封太子除了顺妃娘家势大之外,再则就是萧明暄实在不争气,但凡他那个弟弟稍微收敛一点,这个太子之位就未必能落到自己头上——父皇心里,终究是偏爱宸妃母子的!

  顺妃看着儿子玉琢似的俊美容颜,越想越不甘心,双拳紧握,指甲掐进肉里也不觉得疼。

  她的儿子,配得上世间最好的女子,潜藏在郴国的探子可以行动了,那个妄图染指她儿子的公主,注定享不了这么大的福分。

  温言哄劝了几句,送走顺妃,萧明玥绷直的肩背松懈下来,难得流露出些许疲态,披了件大氅,走出营帐,没带随从,就在营地附近漫步前行。

  秋草泛黄,晚风拂过,掀起满眼波涛,夕阳下,前去围猎的儿郎们呼朋引伴地满载而归,骑着马追打笑闹,水囊中灌足了烈酒,仰头痛饮的时候酒液沿着下巴淌下,沾湿了缀着皮毛的襟领。

  这种无拘无束的畅快,是他二十年来都不曾体会过的。

  萧明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眼中是他自己也觉察不到的羡慕。

  做太子有什么好呢?看似荣宠万千,却时时刻刻被权势裹挟,连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都是奢想。

  少年们看见他,纷纷下马向他行礼,萧明玥回以微笑,眼看着张狂放肆的少年郎一个个拘谨起来,他自己也觉得无趣,挥挥手让他们自便了。

  少年们散去了,晚风中飘来他们欢快的笑语,纷纷相约晚上在篝火前摔跤,看看谁是岐国第一勇士,又怂恿着哪个羞涩的小伙儿去姑娘帐前唱情歌,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萧明玥也笑了,不同于平日里端正自持的虚伪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微笑,又带着几分惆怅,几分伤感。

  他踩着枯草继续前行,草蔓勾勾连连地挂着他的靴子,一时竟产生了举步维艰的错觉,夕阳散尽余晖,空气中只剩下湿润的青草气息。

  萧明玥拢紧了鹤氅,在越来越凉的晚风中打了个寒颤,转身往回走,身后一阵马蹄声响起,由远而近飞驰而来,他还没来得及避让,一个俊朗强壮的英武少年纵马掠过,绕到他身前猛地勒住缰绳,骏马嘶鸣,高抬的前蹄带起枯草败叶,溅落到他一尘不染的鹤氅上。

  萧明暄!

  除了这个混小子,没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皇兄怎么不骑马?”萧明暄低头看他,浓眉大眼,五官深刻,体格精壮,是草原上难得的英俊小伙儿,偏偏唇角总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性子又顽劣,让情窦初开的姑娘家望而却步。

  左右无人,萧明玥也懒得扮贤良兄长了,一抖鹤氅,绕过他继续走。

  “怎么不理我呀皇兄?”萧明暄笑意更深,骑着马亦步亦趋地跟在他旁边,“臣弟还没恭喜皇兄呢,听闻郴国盛产美人,未来皇嫂不知该是何等绝色。”

  “有心了。”萧明玥略一颔首,不咸不淡地打发他。

  萧明暄知道自己讨人嫌,犹以讨人嫌为乐,绕着他左看右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说:“皇兄像是累得狠了,是东宫的美人们太缠人吗?”

  萧明玥站定脚步,抬起头来,用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眸看着他:“皇弟不用绕弯子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萧明暄哈哈大笑,露出白厉厉的牙,眼中闪过一抹凶戾,道:“也没什么,今天有人贡上一对凉国美人,既然皇兄喜事将近,臣弟就借花献佛将她们送予皇兄,皇嫂嫁到之前,皇兄可要抓紧时间尽情消受。”

  说完,他鞭子一甩,纵马离开,留下萧明玥伫立在原地,不期然被“凉国”二字攫取了心神,脚下如生了根一样,再也挪不开半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