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红杏枝头春意浓

红杏枝头春意浓

潜龙 著

连载中免费 男频都市小说

  已将近深夜一时,若在其他国家,相信街道已空无一人,但香港却不同,只要是大街大巷,四处依然灯火通明,行人不减。而铜锣湾这个购物区,更是夜游人士爱去的地方
  ......

更新:2018/11/12

在线阅读

  我看一看腕表,距离下班时间尚有十五分钟,但眼前的工作仍是一大堆,若在平时日子,我也不会如此心焦,只要留下来加班便是,就算通宵达旦,我早就成为习惯了。但今日却不同,是我同学兼老友的结婚大日子,又怎能不去恭贺他一番。

  就在我十根指头飞快敲着键盘时,一个厚实而不带半点尾音的话声在耳边响起,我不用抬头看他,已知道这个人是谁,正是我的顶头上司老葛:“国熙,明早的计划书办妥了没有?”

  我不得不抬起头来答他:“老总放心,就快完成了。”

  老葛弯下身来,在我的电脑屏幕瞧了一会,接着大声道:“这是怎么搞的!才一半功夫,你今晚就是不吃不睡,也要给我办妥。”

  离开时还甩了一句:“真是没点用的家伙!”

  “我操!”

  我在心里直骂,向他背影狠狠瞪了一眼。

  这时,办公桌的手机突然响起,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我的老友志成:“国熙,你在哪里?我的车子在你公司不远,要乘便车就在老地方见。”

  “不用了!我还在公司,手上的工作恐怕还要弄半天!”

  “你不是嘛,难道你今晚不去婚宴,教我如何向新郎交代?”

  “我又没说不去,只是迟一点而已,你急个什么!不要再烦住我了,你自己先去吧。”

  说完放下电话,继续我的工作。

  就在我埋头苦干之际,又有一张甜美的声音在旁道:“罗先生,你今晚若然有事,这份计划书就交给我吧。”

  “哦!不…”

  我马上抬起头来,便看见一张清纯亮丽的脸孔,果然是何嘉仪,她是公司近百名女职员中,堪称数一数二的大美人,我连忙说道:“这个怎能够呢,不用麻烦你了。”

  “你还和我客气,上一次若不是你帮忙,相信我已经给老葛辞去了。”

  经她一说,让我想起一件事来。我任职的公司,是香港一间颇有知名度的大广告机构,顾客多是一些大企业机构,要不然就是外国名牌的代理商,每一个广告计划,随时耗上一千数百万港元。在半个月前,我们公司和另一间大广告公司较劲儿,同时争取一个服装品牌的广告代理权,而那次竞争非常激烈,大家可说各出奇谋。

  但我们还是输了,问题是出在模特儿身上。当日在广告计划会议中,由广告商派来参加会议的高层,不知为何,总是对我们的广告计划诸多挑剔,尤其对模特儿的人选,不是说样子不美,就是说身材不好,品评得体无完肤。当时在场的人,除了老葛外,还有参与这个广告计划的职员,而我和何嘉仪也在其中。

  广告商的代表里,其中一个姓邝的中年人最为难缠,见他把模持儿的照片用力在桌面上一掷,说道:“这样的劣货,也亏得你们放上来,瞧我来看,这个计划只好作罢了!”

  老葛听得发急起来,忙道:“既然邝先生不满意,我们再找人选是了,以我们公司的名气,就是顶级当红名模,甚至知名女星,我们也有办法弄来,邝先生不用担心这个小问题。”

  那姓邝道:“我们是高级服装品牌,岂能说模特儿是小问题!还有,若然我要找明星,更不用麻烦你们,我们自己也会去办得到。今次我们为何要一些生面孔而又漂亮的女孩,就是希望有一个突破。”

  说着目光倏地一转,望向坐在我身旁的何嘉仪,指着她道:“这位小姐,可以请你站起身来吗?”

  我听后望向何嘉仪,只见她一脸迷茫,似乎不知如何是好,老葛开声道:“你就站起来吧。”

  何嘉仪无奈,只好慢慢站直身躯,随听得那个姓邝啧啧连声,走到何嘉仪身边,说道:“你们看,这样标致的脸蛋,这样突出的身材,才是我们想要的人选。”

  在他说话间,我见姓邝正瞪着一对老鼠眼,呆呆盯着何嘉仪那高耸出众的胸脯。他这个色迷迷的表情,相信在场的人,谁都察觉得到。何嘉仪更是给他看得羞涩难当,但又无可奈何,不禁满脸通红起来。

  我也不敢否认,何嘉仪确是一个出众的大美人,若不是知道她有了亲密的男友,我这个王老五又岂肯放过她,必定向她穷追不舍。

  那时我看见姓邝的馋相,便知道他对何嘉仪充满着歪念头,但却没料到,事隔两日后,那姓邝的竟向老葛提出交易条件,愿意出五万元和何嘉仪过夜,还加上这个广告的合约。

  老葛向来是“钱”字当头,自然去和何嘉仪商量。不问而知,何嘉仪当然一口反对,老葛苦劝无功,只索罢了。孰料,那个色鬼竟然不知廉耻,直接给电话何嘉仪,价码由五万增加到一倍。何嘉仪气得在电话直骂回去,而我和她的位置距离不远,她的说话,每一句我都清楚入耳,只碍于不让何嘉仪尴尬,便当作不知。

  当时,不知为何,我却有个不妙的预感,这件事必然还没了结,果然不用半天,老葛便向何嘉仪大发雷霆,说她不该开罪这个大客户。我当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跑到老葛跟前直指那姓邝的不是,其他同事听见,自然群起附和,老葛虽然爱金,但也算是明理人,要不也无法坐上这个位置,最终事件得以解决,而我发觉,经过这件事之后,何嘉仪对我也显得特别亲切。

  这时我听见何嘉仪愿意出手帮忙,心里正求之不得,但嘴里自然要推却一番,便笑着说:“不要这样说,当日的事,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只是实话实说,怎算得上是帮忙!

  “不管怎样,我真的很感激你!”

  何嘉仪轻声说着,又道:“你的工作就交给我罢,是不是对我没信心呢?”

  “不是这样,你千万不要误会,其实今日是我一位朋友结婚,现在还有一些时间,相信还会来得及。”

  何嘉仪噗哧一笑:“你不要骗我了,以你一人之力,一时三刻又怎能完成这份计划书,还是交给我罢。”

  我听她言语诚恳,实在很难让人推辞,我点了点头道:“要你独自留下来帮助,我怎过意得去,这样好吗,我们一起做,有你的帮忙,相信不用三小时便能将它摆平。”

  何嘉仪浅然一笑,点头应承。

  有何嘉仪帮忙,工作果然快了不少,我赶到婚宴时,才是八点刚过,宴席还没开始。新郎远远见我到来,忙迎上前来,笑道:“国熙,你也太不给面子了,这么晚才来。”

  “我怎敢不给你面子!你就是肯放过我,恐怕你老婆也不肯呢!”

  我笑着道。这个一身礼服的新郎,正是我的老同学莫子聪,我和子聪及志成,由高中到大学,都是同在一起念书。

  而子聪的新婚妻子,也是我们大学的校友,和我也相当谈得来。再说志成,亦已有了一个美丽的未婚妻,名叫陈依美,下个月便到他们二人的婚期。唯独是我,自从半年前和女友分开后,至今仍是孤单只影!饶是如此,我却不会为此担心,并非是自我吹嘘,若论到外貌,还可说有点吸引力,自中学至今,我的身边就从不乏异性。

  子聪拍了拍我的肩膀:“志成和依美早就来了,你跟我来。”

  当我还没走近时,已听得有人叫着我的名字:“国熙终于来了!”

  我把眼一看,一大伙旧同学已聚在一起,我忙向各人招呼,志成搭住我的肩膀道:“我还道你不来了,快过来这里坐。”

  我才一坐下,眼睛倏地一亮,一个极之美貌的女子,忽地跃入我眼帘,而这个美女却和依美坐在一起,二人正谈得起劲。我细心打量着这个美女,看她的年纪,只是二十出头,坐姿仪静优雅,举止异常得体,我心中不由开始为她评分,但不管我怎样看,都是让我无可挑剔,最终还是评不出结果来,只知道她是我认识过的女子中,可说是最漂亮、最迷人的一个!

  我被她深深吸引住,眼睛实在无法离开她。我的视线慢慢集中在她身上,见她一身米杏色的名贵套装,凭着胸前被撑起的孤度来看,身材应该相当不错。她留有一头染着深棕色的秀发,发长及肩,衬着微微的淡妆,显得格外脱俗迷人。

  这样的一个绝色美女,自然惹来不少艳羡的目光,而我当然也是其中一个。

  这时志成的未婚妻依美已经看见我,笑着向我道:“国熙,你越来越不像样子了,子聪的婚宴竟敢现在才出现!”

  我黯然一笑:“对不起,公司刚巧有点事,才迟来了。但你大可放心,你们的婚礼,我决不敢迟到半分钟。”

  志成在旁道:“这个当然,我早就把你拨入伴郎的名单,而且当日是星期天,到时你再难拿借口了。”

  我再次一笑点头。突然依美叫道:“啊!是了,我还没和你俩介绍。这位是韩竹琳小姐,是我的好朋友。”

  接住向她介绍:“这个大块头叫做罗国熙,是志成的老同学,你莫要看他的外表人模人样,但老是和志成一起欺负我,总爱找我来消遣,你和他说话可要小心点!”

  我连随笑道:“欺负这两个字,也说得太夸张吧,志成你说对不对?”

  志成板着脸道:“我老婆的说话永远是对的,你这样问我,我就算心里同意,口里实在不敢答你。”

  依美佯嗔道:“竹琳你看这两个人,就是喜欢这样一搭一唱欺负人家。”

  韩竹林听后,瞧着我掩口一笑,动作既娴雅又动人,直看得我心头一跳,心里不由赞道:“这回可没命了,她连笑起来也这般迷人,若能时常看她笑几回,恐怕命儿也不长了!想来真是羡慕她的男朋友!不,也许她已经是人家的妻子了!”

  我本想找机会和她攀谈,但在旧同学的环伺下,始终不得其便。直到酒宴完毕,大家似乎余兴未尽,志成提出难得旧同学聚在一块,不如到迪斯可再高兴一番,此话一出,几个人立即齐声附和,而我当然没有异议,只不知竹琳会否同去,我不由向她望去,岂料她正好向我望来,霎时二人目光相接,我无从选择,只好向她礼貌地点点头,而她也回报我一个可爱的微笑。

  当依美问她是否一同前去时,见她略一犹豫,向依美问道:“不会玩得很夜吧?”

  我心想她既然这样问,肯定有九成会去了,不禁暗暗高兴起来。

  依美道:“你放心吧,就算玩夜了,我叫这大块头担当护花使者,必定平平安安送你回家,何况你自己也有驾车前来,想何时离去也可以。”

  我们点一点人数,到迪斯可玩的共有十一人,志成和依美这一对外,还有三对已结婚的旧同学,而单身无伴的,除了我和竹琳,就只有一个绰号叫“波牛”的同学,他原本叫赵镜波,因为爱好足球,我们便给他取了这个绰号。

  赵镜波虽然身材不高,却身横如牛,听说他在一间贸易公司任职,至今仍是一条单身汉。刚才我也有留意他,也见他不时偷偷望向竹琳,敢情是和我一样,都是对她有意思了,但这个也是合情合理的,一个未婚男人见着这样的美女,若然不动心,还算是男人么!

  大家最后决定到Kings 33去,这是一间位于港岛铜锣湾的夜店,虽说不上顶级豪华,但气氛相当不错,我和前女友也是那里的常客。

  一行人来到停车场,竹琳、志成和另一对夫妻都有驾车参加婚宴,安排之下,四对夫妻恋人分坐两辆轿车,而我和波牛,自然坐上竹琳的车子。能够和美女同车,本来是高兴才是,可惜在旁多了一头大笨牛,真是大煞风景!

  而令我更感惊讶的,竹琳的车子,竟然是一辆银色宾利Continental GT跑车,据我所知,这款车系在香港并不多见,车价可高达港币二百七十多万,若不是豪门显贵,绝对无法拥有这样的名车。

  我望着这辆英国皇室御用名车,不由呆了半晌,望向竹琳时,已见她掏出遥控开了车门,因为是双门设计,她必须扳起前面的座位,才能钻进后座去。

  这一回可真让我发愁了,也不知我和波牛谁坐后座才是!但我回心一想,两个大男人去争占前座,男人的风度,当真是荡然无存了,我抢先向竹琳说道:“麻烦你了。”

  说着向她微微一笑,但我却没料到,竹琳竟会露出一股失望的眼神来,这一个意外,不禁让我又惊又喜,第一个钻入脑海的念头:“莫非她对我有意思?”

  可是这一惊喜,才维持了几秒钟,便自觉这是极不可能的事,而我自己亦知道,这样的一个富家女,绝对不会适合我这个穷光蛋,这一点我倒有自知之明!

  车子离开停车场,便听波牛笑道:“韩小姐,你这辆车子可真漂亮,叫什么牌子,我在路上也不曾见过!”

  我听后心想,原来波牛对名车竟是一窍不通,宾利跑车确是难得一见,但连这个牌子也不知道,在香港来说,也算得上无知了!

  这时竹琳微微一笑,说道:“是Bentley!”

  波牛不解:“Bentley,中文叫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笑道:“现在英女皇和以前香港港督的座驾便是Bentley,中文译作宾利。”

  “是吗?”

  波牛一脸迷茫:“原来就是这个牌子,但我记得当时港督的车子是四四方方的,十足一具会走的棺材,那里有这般流线型。”

  我和竹琳同时一笑,只听竹琳道:“港督的车子,是Bentley的傅统轿车,向来英国制造的大轿车,都是这个模样,劳斯莱斯就是个好例子。”

  波牛自知并非谈轿车的料子,说了几句,话题便转到其他地方。没过多久,我们已到达目的地。

  走进Kings 33,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也是夜店的黄金时段,只见舞池人头晃动,迷幻的闪灯带着迷离的烟雾,更添一股狂野的热闹气氛。我们选了一个宽敞的角落,这里虽然隐密了一点,但远离舞池,聊天时也不会太受音响的干扰。

  竹琳是依美的朋友,当然是坐在一起,而我却坐在志成的身旁,我和竹琳之间,就隔着这对未婚夫妻。各人点了饮品,大家天南地北倾谈了一会,其中两个旧同学已带着伴侣走向舞池。波牛这人倒懂得把握时机,过来邀请竹琳跳舞,我望着二人离去,心里不由泛起一阵空虚和失落!

  接着志成和依美也离开了,这里就只剩下我和另一对夫妻,男的是我大学时的同学,名叫曾福仁,而他的太太,我还是第一次见面。我和曾福仁应酬几句后,话题就移到大学时的趣事,岂料越谈越是起劲,把当时的俏皮陈事,全都抖将出来,直弄得他的妻子捧腹大笑。

  也不知谈了多久,波牛和竹琳终于回来了,我见她坐回原位,脸上红扑扑的,更显可爱动人,曾福仁站起身来,说道:“我和太太出去玩一会,你也不用呆坐着,也去玩玩罢!”

  我朝他点头一笑,却没有出声,待二人远去,才向竹琳道:“这里的气氛不错,刚才玩得很开心吧?”

  “舞池很多人,有点不习惯。”

  竹琳温柔地望住我说。

  “夜店就是这个样子,人多才热闹!”

  波牛笑道:“若不是韩小姐说累,我还想再玩呢。”

  竹琳望了他一眼,随即垂下头来,表情显得怪怪的。我心里在想,莫非这头笨牛得罪了她,但彼此才刚认识,应该不会罢。

  坐了一会,或许是波牛在旁,我也不想乱找话题和竹琳搭讪,气氛一时沉闷下来,我陶出了烟包,向竹琳问道:“韩小姐,不介意吗?”

  竹琳浅浅一笑,摇头道:“请随便。”

  我递了一根给波牛,为他点上火,坐了一会,始终不见有人回来,便在这时,竹琳竟然打开沉默:“罗先生,我有些事想问你。”

  听后我挪身坐到她身旁,听她轻声问:“你可知道洗手间在那里?”

  我点了点头:“这里人多地广,很不容易找,我带你去吧。”

  竹琳拿起皮包,我向波牛说了一声,便领着她往洗手间走去。

  我见她进去后,仍是放心不下,心想这种地方龙蛇混杂,以她这样一个大美人,要她独自一人挤开人群回去,实难担保没有人骚扰她。我靠在女洗手间旁的石墙,过了十多分钟,才见她推门出来,她一看见我还待在这里,便笑着问:“哦!你为何还在这里?”

  我耸耸肩膀,只回了她一笑,却没有出声。

  “你害怕我一个人回去,是不是?”

  她侧着头,盯住我问。我望她一眼,仍是一笑,竹琳徐徐道:“依美说得没错,你这人果然好体贴。”

  “哦!”

  我听得楞住,确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便随口问:“依美真的这样说?”

  “嗯!她对你的评价实在不错,依美她很少称赞人的。”

  我笑着道:“那也未必,她对志成总是赞口不绝,还说他是世上最好的男人,听得我连骨头都发酸!”

  竹琳“噗”一声笑了出来:“是啊!原来你也有同感。”

  我们走了一半路程,竹琳突然道:“不回去好么?这里实在太吵了,我们换个地方吃东西,你认为怎样?”

  听见我登时一喜,虽然自己心里明白,绝难配得上这个富家女,要将她追到手,这只是一个奢望,但这样可爱的美女,能和她多见一面,也可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没有意见,其实我肚子也有点饿,但还是先和志成说一声,免得他到处找我们。”

  “嗯!”

  竹琳也觉应该如此。

  我们并肩往舞池走去,费了好一会功夫才找到志成和依美,我和竹琳向二人交代后,便去取回车子。

  已将近深夜一时,若在其他国家,相信街道已空无一人,但香港却不同,只要是大街大巷,四处依然灯火通明,行人不减。而铜锣湾这个购物区,更是夜游人士爱去的地方。

  当这辆名贵跑车驶出大路时,竹琳问道:“罗先生,我们到哪里去?”

  我侧头望向她道:“你尝试过在路边食档吃东西没有?”

  “当然吃过,你认为我不是香港人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笑了一笑:“像你这样的富家大小姐,实难想像你坐在街边吃东西的模样。”

  “你在取笑我么?”

  竹琳望了我一眼:“我在念高中的时候,时常和同学四处去玩,我还记得,当时我最喜欢吃街边的咖哩鱼蛋,一串五枚,真是好好味道,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回味。”

  “真的吗!”

  “嗯!”

  竹琳点头笑道:“还记得有一次,我和几个女同学在车仔档前吃鱼蛋,刚巧遇着警察来抓无牌小贩,那买鱼蛋的连木头车也不要,掉头就走,我们当时还不知发生什么事,给他吓了一惊,连鱼蛋也不吃了,跟着那小贩逃了开去,你说我们好不好笑!”

  我默默地听着,在她的谈吐中,让我发觉一件事,竹琳并非一般刁蛮任性的富家小姐,话匣子一开,就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总是说个不停。

  “是了,你刚才说路边食档,这附近有吗?”

  “当然有,你在前面的路口驶进去,那里有不少路边小档。”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