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女尊之小少爷沈衍黎楚

女尊之小少爷沈衍黎楚

卟许胡来 著

连载中免费 奇幻小说完本推荐经典

《女尊之小少爷》是由卟许胡来原创所著的女尊文,主角叫沈衍黎楚。讲述了腿瘸性子冷的小少爷被亲娘后爹算计嫁给了村里听不见的聋子,本以为只是搭伙过日子彼此凑合,没成想这一凑合就过了一辈子。沈衍以为娶回个不好伺候的小少爷,念在他人美钱多还救了自己妹妹的份上,想着能多疼一点是一点,结果却把人疼到了心尖尖上,千金不换。

更新:2019/11/16

在线阅读

  女尊之小少爷小说最新章节,女尊之小少爷小说无弹窗《女尊之小少爷》是由卟许胡来原创所著的女尊文,主角叫沈衍黎楚。讲述了腿瘸性子冷的小少爷被亲娘后爹算计嫁给了村里听不见的聋子,本以为只是搭伙过日子彼此凑合,没成想这一凑合就过了一辈子。沈衍以为娶回个不好伺候的小少爷,念在他人美钱多还救了自己妹妹的份上,想着能多疼一点是一点,结果却把人疼到了心尖尖上,千金不换。

免费阅读

  红色的床帐被烧毁大半,床上被褥也被水浇湿根本没法再睡人,白氏心里气的不轻,用脚指头也能想到这事是黎楚干的,可他表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白氏将衣服穿好,转身拿了件外衫给黎母披上,目露疑惑,脸上真真切切的带着还未散去的惊恐后怕,“阿响,这蜡烛好生生的怎么会断掉?”

  “这蜡烛分明提前被人切断过,哪里是好生生的?”黎母手里的那截蜡烛差点被她攥碎,牙咬着下颚紧绷,“黎楚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楚儿?”白氏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忙摇头,“怎么可能,楚儿这孩子不过平日里调皮了些,万万做不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能是孩子调皮做出的事情吗?”黎母冷哼一声,睨向白氏,“这事你就别管了,你一再的溺爱只会让他更无法无天,都怪你太疼他了才惯的他做出这样的事。”

  说罢黎母怒气冲冲的攥着那半截蜡烛摔门出去,白氏立马跟上去,在后面柔声劝着,“算了吧,楚儿都该睡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白氏越说黎母越气,原本好好的洞房花烛被黎楚生生给毁了,他这个罪魁祸首还指望今晚能睡觉?

  黎母怒气冲冲来到黎楚院子的时候,他正在洗脚。

  黎楚身着白色中衣,单薄的身子靠着椅背,掌心随意的搭在把手上,裤腿卷在小腿处,纤细的脚踝浸没在木桶里,抬眸漫不经心的看向窗外的那半截月,目光放空神色冷淡,不知道在想什么,听见黎母吵嚷着进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惊讶。

  “你竟还有心思泡脚!”黎母瞧见黎楚气定神闲不知悔改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将手里攥了一路的蜡烛摔在黎楚面前,“瞧你干的好事!”

  白氏比黎母晚几步,瞧见黎母发火吓了一跳,忙上前拉住黎母的胳膊,皱眉柔声劝说,“有话好好说,别吓着他。”

  “吓着他?”黎母像是听了个笑话,手指着仰面看她的黎楚,“他连火都敢放,我还能吓着他?”

  白氏掌心轻抚黎母后背,示意她消消气,转头朝黎楚说,“楚儿,这蜡烛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知道。”黎楚双手交握放在小腹上,声音平静。

  黎母怒斥黎楚,“你还敢承认!你这是存心想烧死我俩。”

  黎楚皱眉,语气不解,“我就只是折了根蜡烛,又没放火,怎么就存心要烧死你们了?”

  “那蜡烛落了下来,烧了床帐,得亏阿响……你娘反应快将火灭了,不然怕是要酿成大祸。”白氏一脸后怕,目露谴责,“楚儿,你这次有些太胡闹了。”

  黎楚嗤笑,“你这说我放火的罪名按的未免太过勉强了些,我不过就折了根蜡烛,至于为何着火这事谁也没想到。”

  黎母见黎楚顶嘴,正要训斥,就见他挑唇直视自己说道:“毕竟之前黎悦也只是扯了把马尾巴,我从马背上掉下来差点被摔死,也没见母亲责怪过谁啊,莫不是黎悦是亲生的,母亲才这般偏心?”

  “你——”黎母被说的哑口无言。

  白氏明白人前黎母不好承认黎悦的身份,当下委屈的红了眼眶,抽出怀里巾帕擦拭眼角,哽咽着说,“楚儿这是在记恨悦儿吗?”

  白氏泪眼婆娑的看向黎母,“悦儿还小,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心之举,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全都怪我,是我一个人教她没教好。”

  黎母立马自责的安抚白氏,“黎楚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

  黎楚厌恶的别开脸,不再去看这两人。

  白氏哭哭啼啼,黎母皱眉看向黎楚,想让他道歉。黎楚手恰到好处的搭在自己膝盖上揉了揉,长睫低垂面色冷清,整个人透着股倔强的委屈,虽未言语,却堵住了黎母要说的话。

  黎母没有法子,只能先拥着白氏出去,出门前扭头看了眼黎楚,语气低沉不悦,“不要再有下次。”

  两人离开之后,站在门旁充当木桩的玉帘才抬脚进来。

  黎楚脸上一扫刚才的委屈,随意的往后靠在椅背上,侧眸看向玉帘,语气轻快,“水凉了,不泡了。”

  为了等这出好戏,黎楚整整泡了半个多时辰的脚。

  今夜黎母本该洞房花烛,奈何刚才的兴致被破坏,现在两人坐在侧房里,没有半分兴致再做那事,更何况白氏的眼泪就没停过。

  白氏委屈极了,心里恼黎母将这事高高拿起低低放下,刚才那火光离他不过咫尺,若是火苗再大些,谁知道会不会燎了他的脸?

  “都怪我,当初就不该带着悦儿去看她哥哥,悦儿一出生就生活在巷子胡同里,哪里见过马,她不是好奇嘛。”白氏手里攥着巾帕坐在床边,一副后悔自责的模样,“我就不该生了她,这样楚儿也不至于记恨我,亦或是我就不该跟你重逢。”

  白氏句句话都戳着黎母的愧疚心,“你我何必重逢呢,百年之后再见不是更好吗,这样你在黎楚那儿就是个好母亲,是他最敬重的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都敢对你放火了。”

  黎母握住白氏柔软无骨的手,皱眉说道:“胡说什么,你我能重逢是天大的幸事。”

  “阿响,”白氏委屈的靠在黎母怀里,“我该怎样才能让楚儿喜欢我?往后日子还那么长,他若是总这般,我还好,就怕他对悦儿……”

  白氏的话没说完,黎母就皱眉按紧白氏的肩膀,“他俩是兄妹,是血亲……黎楚就是心里的那股别扭劲没过去,等缓过来就好了。”

  白氏明白黎楚记恨自己的原因,心道这劲黎楚一辈子怕是也缓不过来,他神色犹豫,轻声试探着说,“我看楚儿也不小了,不如给他说门亲事?这样他有了自己的小家,一分神一忙碌,许就明白你我的不容易。”

  若是不把黎楚嫁出去,这个家定然安生不了。这事黎母心里也清楚,当下就认真想了片刻,拍拍白氏的肩膀说,“黎楚的亲事由我来办吧,不让你因为这事在他面前受委屈。”

  黎母说的这般果断,定然是心里有了人选。至于这人是谁白氏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町家一直跟黎家交好,当初楚氏还在时,町父就同他玩的最好,町家的是女儿,长黎楚两岁,那时町父看着膝前玩成一团的两个孩子就笑着说等孩子都大了些,就结成亲家。

  这事当时不过口头提了一句,并未定下文书,但在两家人心里,这文书不过是个形式,等黎楚再大些,就会嫁入町家。

  谁知道眼前黎楚出了这事,人坐在轮椅上,将来这双腿谁能知道会不会留下点什么病根?

  町父最疼女儿,什么都想给她最好的,黎楚出事前町父怎么看黎楚怎么满意,隔三差五的就递帖子邀他来府里赏花,为的就是给俩人制造相处的机会,可如今黎楚出事,町父就有些犹豫了。

  将来町沙是要考状元进官场的,若是娶了个残疾夫郎,怕是面子上不好看。

  黎楚出事的时候,町父哭的最情真意切,说让黎楚好好养着,这腿一定能好的。他嘴上话说的漂亮,结果一扭头对黎楚便不如以前亲热。

  今日黎母请町家夫妇过来吃茶,町父眼尾就一直在跳,心里犯嘀咕。在屋里念书的町沙听闻消息出来,语气期待,“可是要去黎府?”

  町父见她这幅脸上放光的模样,脸一沉,“念你的书去,还有几个月就要考乡试了,怎么就知道想些乱七八糟的。”

  町沙被说落的低下头,心里犹豫,到底是鼓起勇气同町父说,“我想去看看黎楚。”

  黎楚出事以来她就没能得了机会去看他,每一次她说要去,町父就一脸温柔的说让她留下来看书,他替她去。

  如今重提这事,町沙心里忐忑,怕町父一口回绝。

  町父皱眉,抬头对上女儿祈求的目光,话到嘴边就变了,“今个的确是你黎伯母请我们去吃茶,我猜她可能是想同我跟你娘谈谈黎楚的事情,你听话留下来看书,毕竟大人的事情你在场听不方便。”

  町沙一怔,听懂町父话里的意思慢慢红了耳根。黎母这是打算将黎楚许给她了吗?

  町沙立马点头说好,一时间激动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那、那你们去了以后慢慢谈,我回屋看书。”

  町父笑着说她,“出息。”这边町沙一离开,那边町父就沉了脸。

  如今黎母将外室娶进门,两人还有个三岁的女儿,眼下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嫌弃黎楚碍事想把儿子嫁出去。

  可黎母想把一个分不着半分家产的瘸子塞进他町家?真是休想。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