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纪予成姜归远小说

纪予成姜归远小说

银河系搭错车直男 著

连载中免费

《给渣男吹彩虹屁》是由银河系搭错车直男原创所著,主角叫纪予成姜归远。讲述了温柔淡漠万人迷强攻x吹夫宠夫护夫狂魔直球受之间的故事,纪予成俊美多金又温柔,但是花心风流不负责,面对前男友前女友的渣男指控,他点点头,的确如此。但是姜归远急了:“放屁!学长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更新:2019/11/16

在线阅读

  给渣男吹彩虹屁小说最新章节,给渣男吹彩虹屁小说无弹窗《给渣男吹彩虹屁》是由银河系搭错车直男原创所著,主角叫纪予成姜归远。讲述了温柔淡漠万人迷强攻x吹夫宠夫护夫狂魔直球受之间的故事,纪予成俊美多金又温柔,但是花心风流不负责,面对前男友前女友的渣男指控,他点点头,的确如此。但是姜归远急了:“放屁!学长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免费阅读

  纪予成每周日都会去健身房。

  今天他走进健身房时感到气氛略微有变化,虽然所有人看上去都在认真锻炼,但是大家似乎都不自觉地围在一起,靠近门口的器材上几乎没人。

  大家在锻炼时都或多或少存有一些或展示或攀比的心理,而对象一般是健身房中最吸引人的那一位。

  纪予成走近了,一眼就能看见人群中正在跑步的青年。他穿着一件宽松黑t恤,但是从露出的小臂和饱满的胸肌能看出青年的好身材,一头微卷的短发被汗水沾湿软趴趴贴合面颊,一双黑亮而圆的眼睛让人联想到大狗狗。

  很巧,这是姜归远。

  其实不巧。姜归远在这附近的健身房蹲了好久了,一直没蹲到纪予成,他一边跑一边想着今天要再是没蹲到,下次直接问好了,就听见耳边响起纪予成的声音:“小远?”

  姜归远一个踉跄差点摔下来,好在他反应灵敏及时跳下跑步机,稳稳站在地上:“学长,好巧!”

  纪予成点头示意,将外套脱下,内搭只有一件背心。常年来健身房锻炼,纪予成身材不会差,但是亲眼所见,姜归远还是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姜归远自己练出的肌肉带着少年人的朝气,汗水划过犹如涂蜜的面包。而纪予成肤色白,流畅的手臂肌肉线条仿佛大理石雕塑,不夸张却有力,然而最绝的或许是他的腰。纪予成和姜归远身量相当,肩宽也基本不差多少,但是他的腰却细了一圈,显得线条更加紧实。

  纪予成的眉眼鼻唇都非常精致,是面部轮廓立体加上身高腿长才让他不至于显得柔美,而此刻他将这副蕴藏着爆发力的力量美的躯体展现出来时,好像一只优雅的豹,将硬朗和美毫无违和地结合在了一起。

  纪予成偏头看他:“是第一次来吗?”

  “是…可我觉得来多少次都没有用了。”

  纪予成眨眨眼表示疑惑。

  “给我八百年我也练不成学长这么好看。改天要去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清点一下,看看大卫雕像是不是丢了,跑到这儿来了。”姜归远一本正经。

  纪予成哑然失笑,他皱起眉佯装思考:“大卫丢没丢我不知道,但是我听见有匹马正痛苦地叫,说它屁股要被拍烂了。”

  姜归远赶紧摇摇头以示自己口出真心:“学长嫌弃我也嫌弃得这么有趣。”

  纪予成不禁怀疑这几年姜归远学的到底是什么专业了。可是没有人不喜欢被夸奖,纪予成眼底都是笑意。姜归远见了,为自己的直球点了个赞,恨不得再夸上三天三夜。

  和心上人一起健身真是甜蜜的折磨,短短一个小时下来,姜归远出的汗比以往多了一倍。

  锻炼结束之后,姜归远立刻跑到纪予成身边,抓紧机会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纪予成正在用毛巾擦拭自己汗湿的短发,几滴汗水滴落在地板上,姜归远好像能听见荷尔蒙炸开的声音,他喉结滚动一下,直到纪予成问了他两遍有没有什么想去吃的地方,姜归远才如梦方醒,赶紧说:“学长喜欢吃什么?”

  纪予成想了想:“火锅?”

  姜归远立刻摇头:“不行,学长你不要吃辣啊。”

  纪予成想起自己前天还在吃胃药,也表示赞同:“那…烤肉?”

  姜归远继续摇头:“不行,学长你别吃太油腻啊。”

  “……”纪予成沉默了。

  姜归远问:“学长,不如赏脸尝一尝我做的菜?”

  纪予成挑起眉讶异地看他:“你会做饭?”

  姜归远拍着胸脯表示没有问题。

  由于健身房离纪予成家更近,顺理成章,姜归远提议去纪予成家做饭。纪予成没有异议,他倒是很好奇姜归远的手艺。

  超市里热闹的背景音乐和促销的生意此起彼伏,人很多,随处可见推着购物车的夫妻,车里坐着个半大的孩子,嚷嚷着要吃薯片。

  纪予成很少逛超市,他也认为自己不喜欢这样吵闹的地方。但是此刻踏入这里,被喧嚣和吵闹包围,他感到了一丝生活的温度,似乎也并不讨厌。

  姜归远已经轻车熟路地买好了一条鲈鱼,又挑了两个土豆,两个西红柿,一根茄子,一盒鸡蛋。仔细轻点了一下,突然问:“学长,你家有调料吗?”

  纪予成顿了半晌:“…没有。”

  “呃…葱姜蒜?”

  “没有。”

  “刀?筷子?锅?”

  “这个应该有吧。”

  “学长,你家有厨房吗?”

  “……”纪予成难得体会到一丝尴尬,殊不知对面的姜归远满脑子都是“学长果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男,好想带回去养起来天天投喂”。

  于是姜归远又折返回去,买了所缺的东西,还顺手拿了两块奶香面包。

  纪予成家不算很大,但是独居已经绰绰有余,屋内非常整洁却少了点人气,厨房更是光洁如新。

  姜归远把食材放在台子上,然后拿出面包递给纪予成:“学长你先垫一垫肚子。”

  纪予成接过打开,揪下一小块吃了,又揪下一块递到已经忙碌起来的姜归远嘴边:“需要我帮忙吗?”

  姜归远冷不丁接到投喂,比起面包,眼前修长如玉的手指倒是更能引起他的食欲,他小心翼翼地叼住那块面包,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

  等纪予成解开衬衫袖口,把袖子撸到小臂上,问姜归远要做些什么时,姜归远才反应过来刚刚答应了什么,犯了难。

  纪予成一看就从没进过厨房,切菜肯定不行,切到手他得心疼死;洗菜也不行,秋天水凉;就连点火姜归远都不舍得,这要是烫到了可怎么办。

  这边已经被姜归远归为婴儿级别脆弱的纪予成倒是对自己很自信,他拿出土豆和剥皮器开始剥皮。

  虽然想不出剥个皮能出什么事故,姜归远还是紧张地盯着他,看着看着就觉得那双手好看极了,像雨后的竹笋尖,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纪予成勉强削好了皮,拿起那颗土豆看了看,问姜归远:“这样可以吗?”

  姜归远还在看着他的手发呆,不假思索地回答:“太好看了。”

  “?”

  “我是说……这个土豆削得太好看了!没有留下一丝外皮,莹亮鲜黄,学长第一次就做成这样真的很有做饭天赋。”姜归远赶忙补救。

  纪予成没忍住把自己的疑惑问出来:“小姜同学,你这几年读的到底是什么专业?”

  他记忆里的小学弟寡言少语,总是跟在自己身后一言不发踏实做事,不知道四年过去发生了什么。不过活泼开朗总不是什么坏事,纪予成也只是笑笑。

  姜归远垂下眼帘,他只不过把以前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而已。

  纪予成看了看那颗“好看”的土豆,又拿起刀,姜归远见了赶紧过来拦住:“学长,我来切就好。”

  纪予成确实没切过土豆丝,也没有勉强。他站在厨房里,看了看手边的厨具调料食材,假装查看一般地拨弄两下,实则完全不知如何下手,十分茫然,握拳放在唇边掩饰地轻咳一声:“那我……”

  好可爱好像迷路的大猫猫!姜归远在心里放烟花,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学长第一次下厨吧,在旁边先看一看吧,交给我就行。”

  纪予成知道自己帮忙说不定还添乱,被姜归远拉到远离油烟的地方乖乖站着。

  “学长平时都不在家吃饭吗?”姜归远一边忙活一边和纪予成聊天。

  “嗯。”纪予成早饭和午饭都在公司食堂吃,晚饭都是外卖或者在外解决。

  姜归远在心底狠狠地叹了口气,胃不好还天天这么吃是要心疼死谁啊。

  “学长,我的房东和我说,最近房租要涨,价格我倒是承担得起,但是觉得那里离公司太远了,不如换个地方住。我觉得学长你家附近看起来很不错,离公司很近,那家健身房也很好,学长能帮我留意一下附近的出租信息吗?”姜归远不动声色地说。

  纪予成想到上次在药店遇见姜归远,如果他是住在那附近,确实离公司很远。他思索一会:“我记得楼下有家中介,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姜归远乘胜追击:“那以后学长来我家吃饭吧。”他不等纪予成回答,继续说,“我不习惯吃外卖,可是自己独居做一顿也吃不完,实在浪费,如果两个人吃就正好了。”

  他这话说的滴水不漏,纪予成抱臂倚在台子边一时没有回答。他是一个非常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并非是因为善良和愧疚,非要深究,便是那个他不愿意承认的词——害怕。纪予成是一个如此矛盾的人,他极度渴望被爱,又极度害怕被爱,他的悲观主义总是在他耳边呐喊:没有人会给你永恒的爱,与其最后遭受被抛弃的痛苦,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纠缠发生。

  如果有人爱你,快逃。如果你爱上别人,快逃。

  姜归远见纪予成沉默,差点没抬手给自己一巴掌。大概是今天在健身房冲击太大,让他一冲动就说了出来,他说的话越是有道理,越是滴水不漏,给纪予成施加的压力就越大。

  就像那些蹲在车旁等着猫猫从车底探头的急躁人类,嘴上说着猫猫不怕没有人伤害你,把食物放在阳光底下,等猫猫伸出一只爪子,就一把将这个惧怕阳光的小可怜扯了出来。阳光或许此刻无害,但曾经伤害过它。

  姜归远稳了稳心神,安抚他的大猫猫:“当然了,也得学长尝过我的手艺好不好才行,而且学长平时很忙,和我的作息也不一定相合,我就是那么一说……学长你能帮忙去拿几个碟子吗?”

  他的语速有些快,等纪予成转身离开,懊恼地掰断了一根葱。

  简单的家常菜没有花太多时间,一会儿,清蒸鲈鱼,清炒土豆丝,西红柿鸡蛋汤就摆上了桌。这几道菜都很清淡,但是鲜美可口,纪予成弯弯眼眸,不吝夸奖:“没有想到你的厨艺这么好。”

  姜归远才松了口气:“其实都是很普通的菜,学长你也可以学一学,很简单的。”

  姜归远才不想让纪予成学做菜,但是在他把大猫猫哄出来之前,大猫猫要学会照顾自己才行。

  纪予成今天观察了姜归远的做菜过程,心道也不是很难,于是点了点头。

  两人吃完饭,聊了聊大学往事,姜归远便起身告别了。

  走下楼姜归远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回忆起刚刚在学长家里茶几上看见的那个药瓶,指尖微微颤抖,在浏览器里输入“艾司唑仑”。

  【艾司唑仑是快速吸收和半衰期较长的苯二氮卓安定类催眠药物,可有效治疗入睡困难和睡眠维持困难。】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