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结局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结局

江年周亦白 著

连载中免费

情深不知所起大结局,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费阅读完整版,江年周亦白小说大结局,江年周亦白小说全文阅读,由作家伊莳一所写的都市虐心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说讲的是江年是个任人是个任人搓扁揉圆的软包子,被迫嫁入豪门的她也只能去伺候老公周亦白的情 人,江年在婚后三年终于等到周亦白说出离婚两字,江年笑着签下离婚协议净身出户,后来周亦白成功娶了心中的白月光为妻,却转身满世界的寻找江年踪影,殊不知江年早已尸沉大海.......

更新:2019/11/25

在线阅读

情深不知所起大结局,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费阅读完整版,江年周亦白小说大结局,江年周亦白小说全文阅读,由作家伊莳一所写的都市虐心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说讲的是江年是个任人是个任人搓扁揉圆的软包子,被迫嫁入豪门的她也只能去伺候老公周亦白的情 人,江年在婚后三年终于等到周亦白说出离婚两字,江年笑着签下离婚协议净身出户,后来周亦白成功娶了心中的白月光为妻,却转身满世界的寻找江年踪影,殊不知江年早已尸沉大海.......

免费阅读

  江年回头,看到的,便是周亦白那张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庞。

  如今,两个月,日日夜夜,她看着这张面庞,不但没有一点儿厌烦,反而越来越觉得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

  或许,是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回学校去上课了,不能再像之前一样,日日夜夜地守在周亦白的身边了,所以,她肥着胆子,闭上双眼,慢慢地凑过去,想要亲吻一下周亦白。

  她的丈夫呀,两个月了,她竟然都没有亲过。

  就在江年紧闭着双眼慢慢凑过去的时候,她面前躺在病床上原本一动不动的人,却是眉头轻蹙一下,缓缓地抬起了眼皮来……

  当双眼彻底弹开,一张放大的陌生的脸映入自己眼帘的时

  下一瞬,周亦白抬手,使出浑身的力气,一把将江年推开……

  “啊……!”

  一声惊恐的尖叫,江年连连往后踉跄,最后,摔倒在地,后腰狠狠地撞在了身后的茶几一角,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就在江年后退摔倒在地的时候,周亦白已经艰难地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尔后,一双似染了霜般的黑眸,沉沉地盯着摔倒在地,因为后背的巨痛而整张小脸都有些扭曲的江年,冷冷开口。

  “我……”

  “周太太,你怎么啦?”外面的护士听到声音,冲了进来,一眼看到的,是摔倒在地的江年。

  ——周太太。

  看向冲进来的护士,周亦白英俊的眉峰骤然一拧,黑眸一沉,一张脸,瞬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周……周少爷,你……你醒啦!”当发现周亦白居然已经醒了过来,而且人就好好的坐在病床上的时候,护士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她是谁?”不过,周亦白却完全不理会护士的震惊,只是指着另外一边倒在地上的江年冷冷地问道。

  “她……”护士看看周亦白,又看看江年,“她是您的太太呀!”

  ——他的太太。

  护士话音一落下,周亦白的脸色,便即刻阴沉到几乎骇人,护士看得浑身一颤,都完全不敢动了。

  江年忍着后腰上的巨痛,手撑在茶几上,一点点站了起来,不过,却完全不敢靠近周亦白,只是看着他,嚅嗫着开口道,“亦……亦白,事……事情是这样的,……”

  “闭嘴!”江年想要解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周亦白解释清楚,不过,她的话还没有出口,便被周亦白一声怒呵给打断,尔后,命令道,“我的手机呢,把我的手机给我。”

  江年看着他那副要吃人的样子,知道他的手机不在这儿,只得乖乖掏出自己的手机来,解了锁,然后,小心翼翼地递到他的面前,弱弱道,“我……我也不知道你的手机在哪,你……你用我的吧!”

  看着江年的手机,周亦白这个时候倒是毫不嫌弃,一把夺了过来,然后,无比熟悉地便按下了一串数字,拨了过去。

  “喂,哪位?”电话接通,里面传来的,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希影,是我。”

  “亦白……”就在周亦白声音落下的下一刻,手机里的声音,开始颤抖,变成了哭腔,“亦白,你在哪,我好想你,他们不让我见你,封锁了关于你的所有的消息,我找不到你,也联系不上你,亦白,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没有,不是。”立刻,周亦白摇头否认,嗓音低哑,深情又温柔,“希影,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

  “嗯,我在家,在我们的家。”

  “好,你等我。”

  “嗯。”

  挂断电话,周亦白掀开身上的被子便下了床,看不到自己的鞋子,他连鞋子也不穿,踉跄着地便往外冲。

  “周少,您……”

  “闭嘴!给我闪开。”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护士,周亦白的眼神,冷到如淬了冰渣子似的。

  护士又是浑身一颤,哪怕还敢拦着,只得乖乖让开。

  护士一让开,周亦白便再次一瘸一拐地往外冲去。

  “周亦白,我的手机!”江年大喊,追了出去。

  “砰!”就在江年最后的“手机”两个字响起的同时,她的手机从周亦白的手里飞了出来,砸到墙壁上……

  “废物,连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要你这样的儿媳妇有什么用,还不如养条狗,至少狗还能跟着主人!”

  周家,周亦白的母亲陆静姝看江年,是越看不顺眼,一想到自己的儿子醒来就从医院里跑来,过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就气不打一处来。

  江年静静地站在周家大宅偌大的大厅里,低垂着一颗脑袋,不敢吭声,甚至是连喘气,都要小心翼翼。

  周柏生铁沉着张脸,看一眼在一旁站了两三小时的江年,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小年,既然你已经是亦白的妻子,就应该看好亦白,不要让他再跟外面的其她女人牵扯不清。”

  江年抬眸过去,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周柏生,什么也不解释,只点了点头道,“爸,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嗯。”周柏生其实很清楚,现在的江年,不可能套得住周亦白的心,哪怕是往后,也相当难说,更何况江年的身份摆在那里,根本就当不了他们周家将来的女主人,娶江年进门,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罢了,“坐吧!”

  江年摇头,“不了,爸,我站着就好。”

  陆静姝很是烦躁地斜睨一眼江年,对于她的识趣,稍微有那么点满意。

  “董事长,夫人,少爷找到了。”这时,管家匆匆跑了过来,兴奋地对周柏生和陆静姝道。

  “哪呢?人在哪呢?”立刻,陆静姝便站了起来,扯着脖子往外张望。

  “在回来的路上了,马上就到了。”

  陆静姝高兴地点头,想到什么,又赶紧吩咐管家道,“快,快让厨房准备好晚饭,等亦白回来就开饭。”

  “是,夫人。”管家答应一声,赶紧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陆静姝等不及了,大步就去了外面,想去外面等儿子,周柏生一声沉沉的叹息,也站了起来,往外走。

  江年看着他们俩个一前一后的出去,紧蹙起眉头动了动站得早就麻木的双腿,待双腿稍微没那么难受之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她出去,正好,一辆黑色的宾利还有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开进了大宅,朝他们的方向开了过来。

  很快,黑色的宾利在他们的面前停下,车门被推开,一只穿着男士拖鞋的脚,从车上迈了下来。

  周亦白生的是真好看,哪怕此刻他的身上穿着的是拖鞋病号服,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好看,只是,或许因为昏迷了两个月,瘦了,他的眉目,又冷又深邃,不带一丝丝的温度,江年只是看了一眼,在视线跟周亦白的目光撞上的那一瞬,便赶紧低下了头去。

  “儿子,让妈看看,你没事吧?”看到下车来的周亦白,陆静姝赶紧便扑了过去,细细查看他身上的情况。

  周亦白握住陆静姝的手,“妈,我没事,你放心!”

  “欸,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来,赶紧跟妈进屋。”陆静姝拉着周亦白的手,欢喜地往屋里走。

  周亦白点头,和陆静姝一起抬腿,在经过江年和周柏生的时候,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周柏生看一眼江年,“进去吧!”

  “是,爸。”江年点头,跟着周柏生一起进了屋。

  “儿子,你这才醒来就去了哪,你知道妈有多担心吗?妈真的……”

  “妈,我上楼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拉着周亦白,陆静姝开始喋喋不休,但显然,周亦白没心情听她啰嗦,转身便往楼上走。

  “欸,好,是该好好洗洗,把所有的晦气都洗掉。”陆静姝无比慈爱地笑着答应,但在看到后面进来的江年时,霎那又沉了张脸,冷呵道,“还不上去,给亦白放洗澡水。”

  “好。”江年答应一声,赶紧便跟在周亦白的后面,上楼。

  周亦白听到身后的声音,脚步顿住,倏尔回头,看向江年。

  江年抬头,视线与他那冷漠甚至是冷冽的目光对上,不禁心里一个寒噤,又赶紧低下头去。

  周亦白英俊的眉头微拧一下,什么也没有说,继续抬腿,往二楼走,江年又赶紧跟上。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滚出去!”

  等上了二楼,江年才要跟着迈进周亦白的房间,男人低沉的怒吼,便从头顶传来,江年被吓得浑身一颤,抬头看他。

  “亦白,我.......”

  “别叫我的名字,我不认识你,滚!”

  “砰!”

  就在周亦白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重重的摔门声在耳边响起,震耳欲聋,江年又一次被吓得浑身轻颤,那厚重的实木门,就在离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也不断轻颤.......

  江年一直守在周亦白的房间外,不,是他们的房间外,直到,半个小时后,周亦白洗完了澡,换了衣服拉开门从房间里出来。

  江年的一双腿实在是站的难受了,便蹲在了门边的位置,后背抵在墙壁上。

  周亦白出来,一眼看到的,便是像条小狗一样,猫在门边的江年。

  但他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江年似的,迈着一双长腿径直便越过她,往楼下走。

  “亦白。”江年眼疾手快,赶紧便一把揪住了周亦白身上那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T恤,站了起来。

  “松手!”周亦白脚步停下,回头,嗓音低沉,冷冽,带着不容任何人侵犯的气息。

  江年鼓起所有勇气看着他,紧揪着他T恤的五指,却是不听使唤地渐渐松开,“亦白,我们是领过证,结了婚的夫妻。”

  “呵……”看着江年,周亦白笑了,眼底却是覆上了一层寒霜,“就算这个世界上只剩最后一个女人了,我周亦白也不会娶你,所以,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话落,他抬腿便走。

  “周亦白,你了解我吗?为什么你要一开始就把我当成垃圾一样厌恶?”江年大叫,可是,回应她的,只有周亦白越走越远的背影。

  ……

  “儿子,洗完了!”看到下楼来的周亦白,刚从厨房里出来的陆静姝赶紧扑过去,拉住他,“来,儿子,坐!你看,妈让厨房准备的都是你平常爱吃的。”

  “嗯。”周亦白淡淡点头,在佣人拉开的餐椅里坐了下来。

  不远处的大厅里,周柏生看一眼从楼上下来的江年,一声叹息,尔后道,“小年,过来,吃饭吧!”

  “好。”江年点头,跟着周柏生一起,往餐厅走。

  来到餐厅,周柏生自然在一家之主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陆静姝很是嫌弃地看一眼江年,却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在周柏生的右下方坐了下来。

  等所有的人都坐下之后,江年才走到周亦白下首的位置,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啪!”

  只不过,江年的屁股还没有粘到椅子,周亦白手里的筷子便重重地拍在了餐厅上,江年清丽的眉心轻蹙一下,连头都不敢抬。

  周柏生看着儿子,深吸口气,放下手中的筷子,“亦白,你发生车祸,如果不是小年,你根本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坐在这儿。”

  “呵……”周亦白笑,冷冽又讥诮,和周柏生对视着,眼里没有丝毫畏惧,“爸,你的意思是,这个女人救了我,所以我要以身相许?!”

  周柏生看着周亦白,又看一眼江年,脸色微沉了沉,“小年有哪里不好?她聪明,成绩好,年轻,漂亮,又能干,比起叶希影来,不知道要强多少陪。”

  “哐当!”

  又是猛地一声响,周亦白推开屁股下的实木餐椅,“哗”的一下站了起来,江年眉心一蹙,抬头看向他。

  “儿子!”对面的陆静姝赶紧站了起来,绕过餐桌,跑到周亦白的身边,拉着他几乎快要哭出来似地道,“儿子,你才醒,身体才好,妈求你了,别跟你爸较劲好不好?”

  “妈,这辈子除了希影,我谁都不爱,更加谁都不娶。”看着陆静姝,周亦白的语气,坚定到几乎绝决。

  “儿子,你……”

  “想娶叶希影进这个家门,除非我死,或者你滚出去,永远不要再踏进周家半步,否则休想!”周柏生怒吼,态度更加绝决。

  “好,爸,我如你所愿!”回敬着周柏生,周亦白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要离开。

  “亦白……”陆静姝立刻扑过去,抓住了周亦白,哭着哀求,“儿子,难道为了一个叶希影,你连妈也不要了吗?”

  周亦白英俊的眉头一拧,脚下的步子终是停下。

  “来人,把少年带回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他离开宅子半步。”万般无奈,周柏生闭眼,吩咐佣人。

  “是,董事长。”佣人点头,走向周亦白。

  “呵……”周亦白一声冷笑,不等佣人动手,便自己迈开步子,大步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陆静姝赶紧跟了过去。

  江年坐在那儿,看着这一幕幕,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