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番外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番外

伊莳一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作家伊莳一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说讲的是江年七年前和周亦白以神秘条件结婚成立了家庭,可婚后周亦白却对江年百般折磨,三年前两人的故事以一张离婚协议结束,当周亦白如愿以偿迎娶到新的女人时却发现江年已经.......

更新:2019/11/25

在线阅读

由作家伊莳一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说讲的是江年七年前和周亦白以神秘条件结婚成立了家庭,可婚后周亦白却对江年百般折磨,三年前两人的故事以一张离婚协议结束,当周亦白如愿以偿迎娶到新的女人时却发现江年已经.......

免费阅读

  “江总,里面的叫价已到53亿美金了,我们要不要开始出价?”

  马来西亚,吉隆坡,君悦酒店,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内,正在举行J.M奢侈品有限公司的拍卖,J.M近几年来经营不善,连连亏损,终于在半年前,宣告破产,倒闭,世界各地对J.M有点兴趣的人,都纷纷跑来了吉隆坡,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成功拍下这家曾经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奢侈品公司。

  不过,江年不是对J.M有兴趣,是对J.M势在必得,因为,这是她丈夫唯一的遗愿。

  宴会大厅外的走廊上,江年斜靠在墙角的位置,一身黑衣黑裤,黑色的高跟鞋,头上戴着黑色的礼帽,轻垂下来的黑纱,遮住了她鼻子以上的所有部分,只留两片嫣红性感的唇瓣,吞云吐雾。

  “不急,还没到底呢?”

  江年深吸一口指尖的卡碧,尔后,透过青白的烟雾,看着眼前的助理李何东淡淡开口,那缥缈的嗓音,就如那袅袅的青烟,不过一瞬,便飘散了。

  “江总,那您心里的底价是……?”

  李何东看着眼前情绪不明的女人,明明不过二十七岁的年纪,可是,却成熟老练不亚于他四十五岁的老板。

  看着李何东,江年微扯唇角,淡淡一笑,“走吧,去看看。”

  “好。”李何东答应一声,跟在了江年的身后,往拍卖大厅走去。

  “58亿,66号出价58亿。”

  “59亿。”

  “60亿。”

  “65亿。”

  “好,有人出65亿,我看到了,是78号出价65亿,还有人比65亿更高吗?”

  “66亿。”

  “68亿。”

  “又是78号,78号出价68亿,还有人比68亿更高吗?”

  “69亿。”

  “70亿。“

  “天啦,78号,78号出价70亿,70亿,还有人比70亿更高吗?”

  “江总,……”站在大门口的门廊下,李何东看着迟迟不做任何反应的江年,心里的弦,渐渐绷紧,因为他也清楚,J.M是他老板陆承洲心里近二十年的痛。

  站在那儿,修长如玉的指尖夹着那燃了三分之一的卡碧,江年侧头,看向身边的人,“何东,承洲已经不在了,现在我是你的老板。”

  李何东看着江年,这个自己老板宠爱了五年的妻子,遗孀,没有再说话,只是,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有人比70亿更高的吗?有没有,有没有比70亿更高的出价?”

  “70亿一次,70亿两次,……”

  “75亿。”

  就在拍卖台上主持人第三锤落下的前一秒,一道清脆响亮的女声响起,瞬间传遍整个大厅,偌大的宴会厅内,所有人震惊,同时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她是谁?刚才是她叫的价吗?”

  “这个女人什么来头?代表哪家公司?”

  “这个女人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出价75亿,也太狠了吧,她到底了不了解情况呀,一家破产的公司,值75亿。”

  ……

  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手里拿着78号竞拍牌的人回过神来,对着身边的男人道,“周总,75亿,我们还要跟吗?”

  周亦白望着二三十米开外门廊下一身黑衣黑裤,逆了漫天光辉的女人,深邃的黑眸,骤然一沉,下一秒,他起身,大步往门口走去。

  “天啦,75亿,还有没有人比75亿更高的出价,有没有?”

  “75亿一次,75亿两次,75亿三次……”

  “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对着李何东淡淡吩咐一声,尔后,江年抬腿,踏着七八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大步离开。

  “江总,走得这么急干嘛?”

  就在江年离开了拍卖大厅,穿过一条长廊走向电梯口的时候,一道对她而言再熟悉不过却又异常陌生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干……”什么?

  “先下去等我吧。”

  就在保镖要向前的时候,江年抬手,制止住,淡淡吩咐。

  保镖看着江年,皱着眉头迟疑一下,还是听话地点头,先离开了。

  “江年,哦,不,江总,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呀!“待保镖离开,周亦白向前一步,身体近乎贴上江年的,一双幽深的黑眸沉沉盯着她,霎那猩红,嘶哑了嗓音暗暗开口。

  江年笑,撇开头去,将指尖的卡碧送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尔后,就在那儿,一动不动,青白的烟雾绕过肺腑,从嘴里鼻腔里喷洒出来,尽数吐在周亦白的脸上,“周总,周太太喊你回家吃饭呢!”

  话落,她万千风情的一笑,尔后,越过周亦白,摇曳多姿地大步离开。

  只不过,她才走了两步,手腕便被人一把拽住,然后,她整个人被甩到了墙壁上,一俱健硕的身子压了过来。

  “江年,这五年,你去了哪?”他以为,她死了。

  看着眼前眉目比起五年前来更要冷峻的男人,江年笑,笑得妩媚动人,“怎么,周总一直对我念念不忘?!是周太太不能满足你么?!”

  周亦白看着眼前无比娇媚动人的小女人,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只是更用力地抵住她,头压下去,与她近在咫尺,呼吸纠缠,咬牙一字一顿道,“江年,别忘了,你也曾是周太太。”

  “呵……”看着周亦白,江年笑了,仿佛听到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般,不过,下一秒,她便变了一张脸,阴鸷骇人,”周总,你若再压着我,就可就要喊了。“

  “江年,……“

  “周总,你说我这一喊,会是什么后果?“忽地,江年又笑盈盈的。

  周亦白眼前陌生到让他震惊的江年,终是一点点松开了她,又恢复他一贯清峻冷贵的模样,低低道,“江年,我们的游戏,今天又开始了。“

  江年盈盈一笑,“好呀,周总,这次,我一定奉!陪!到!底!“

  话落,她转身,再优雅动人不过地大步离开。

  来到楼下酒店大门口,保镖已经替她拉开了车门,江年俯身,直接坐了进去。

  “妈妈。“她一坐进去,一个四五岁的粉雕玉啄般的男孩便扑进了她的怀里,搂住了她的脖子,”你的事情办完了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江年笑,抬手轻抚儿子的发顶,“嗯,办完了,现在就回家。“

  “咦,妈妈,那个男人是谁,怎么和我长得那么像?”

  听着儿子的声音,江年侧头,透过明净的车窗玻璃,一眼,便看到从酒店里大步走了出来的男人。

  那人不是周亦白又是谁!

  “人渣。”

  “妈妈,他叫人渣吗?”

  “对,人渣。”

  ……

  七年前。

  “叩叩”“叩叩”“妈,早餐做好了,你起床吃早餐吧!”

  “敲什么敲,好不容易你哥哥嫂嫂还有你弟弟都不在家,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吗?”

  早上七点半,江年做好了早餐,去敲母亲孙如英的房门,结果换来的,却是孙如英的一顿牢骚。

  江年笑笑,对这样的牢骚习以为常,“好吧,那你再睡会儿,我把早餐给你热着。”

  孙如英斜睨一眼江年,尔后,穿着睡衣一边打着哈欠往餐厅走一边问道,“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用昨晚的剩饭熬了点粥,蒸了几个鸡蛋和包子。”跟在孙如英的后面,江年回答道。

  “你搞什么,你哥哥嫂嫂还有你弟弟都不在家,你做这么多干嘛,你以为你哥赚钱养你们容易吗?昨天你弟弟才从我这里拿了五千块去跟同学旅游,你就不能替家里省点。”看着餐桌的碟子里放着的四个水煮鸡蛋和四个包子,孙如英立刻就来了火,瞪向江年劈头盖脸的便骂了起来。

  “那……”江年缩了缩脖子,“那剩下的留到中午当午饭吃吧。”

  孙如英没好气地狠狠瞪了江年一眼,“中午你还想在家吃午饭,你都20岁了,过了这个暑假就研二了,拜托你,别成天想着读书让你哥养你,赶紧出去找点事情做,别成天赖在家里,我看着就烦。”

  “妈……”看着眼前的母亲,江年眼里忽然就有了泪。

  自从两年前她的父亲去世,她就再也没有拿过家里的一分钱,学费生活费都是她自己当家教挣的,而今天她之所以在家里,是因为才放暑假,她好久都没有回过家了。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我又不是你那死鬼老爸。”格外厌烦的,孙如英摆摆手,脸也不洗,牙也不刷,便一屁股在餐桌前坐下,拿过一个鸡蛋,“咚咚……”开始在餐桌上轻敲了起来。

  “叮咚……”“叮咚……”“叮咚……”

  正好这时,门口的方向,传来门铃的声音,江年往门口看了看,又看向孙如英。

  “愣着干嘛,是死人嘛,还不去开门。”一边剥着手里的鸡蛋,孙如英一边斜了江年一眼,愈发烦躁地道。

  “哦。”江年答应一声,这才大步往门口跑去。

  “你是……”跑到门口,拉开门,当一眼看到门外站着的三个人时,江年一时愣住。

  “你好,请问这是江年江同学的家里吗?”门外,一位年近六旬两鬓有些斑白的男子看着江年,面色格外沉重地道。

  江年看着眼前面色沉重可是却不乏威严的长者,有些愣住,蹙起眉头错愕地点了点头,“是,是江年家里!您是……是万丰集团的董事长。”

  “对。”长者点头,“我是万丰集团的董事长,周柏生。”

  “江年,外面是谁,你在跟谁说话?”听到声音,却不见人进来,正在吃着早餐的孙如英扯着嗓子大叫。

  “我可不可以进去?”听到孙如英的叫声,周柏生询问江年道。

  江年终于回过神来,赶紧点点头,退开两步,请周柏生和他的人进来。

  “你……你们是谁呀?你们找什么人呀?”餐厅里,孙如英看到虽然年老却仍旧气宇非凡,而且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的周柏生时,一时瞪大了双眼,半个鸡蛋一时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请问,你认识江年吗?”看着眼前身上穿着睡衣,一头卷发乱糟糟的,嘴角全是蛋黄的孙如英,周柏生却并没有半点儿的嫌弃,态度认真,严肃。

  “认……”孙如英反应过来,赶紧抬手抹掉嘴角的蛋黄,凌厉的眼峰扫向不远处周柏生身边的江年,冲过去一把便揪住江年的长发,一边用力拉扯一边骂道,“死丫头,你是不是在外面给我闯了什么大祸,啊?“

  “妈,我没有!“江年吃痛,弯下腰去,双手去护住自己的头发。

  “江太太,你别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见孙如英这架势,说实话,周柏生都捏了把汗,赶紧阻止她。

  “没有?!”孙如英满脸狐疑地看看江年,又看看周柏生,这才松开了江年,然后,理了理自己的睡衣道,“我女儿又没有闯祸,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跑上门来干嘛?”

  周柏年看一眼孙如英,又看一眼身侧的助理。

  助理明白,立刻便将手里提着的箱子放到不远处的茶几上,“咔嚓……“一声打开。

  孙如英看着,当箱子打开的那一瞬,她的眼睛立刻就直了,两颗眼珠子差点儿就掉了出来。

  “江太太,这里是一百万现金,如果,你和你的女儿江年愿意一次性为我的儿子献血2000cc的话,这一百万现金,就是你们的了。“看着孙如英,周柏生直接开门见山,因为,他一分一秒都耗不起,他的儿子周亦白此刻正躺在医院里,等着他救命。

  “献……献血?!“孙如英傻了,”只要献血,就可以拿到这一百万?!“

  一旁,江年也傻了,人生二十年来,她可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

  “对,我只需要你女儿的2000cc血,这一百万就是你们的了,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价钱不满意,我还可以加。“看着孙如英,周柏生点头。

  现在,只要能救他的儿子的命,别说是一百万,就算是一个亿,十个亿,他都愿意。

  “江年的血?!“孙如英一愣,反应过来,指着一旁的江年问道。

  周柏生点头,“对,你女儿江年的血。“

  “呵……“既然是被人求,孙如英一下子就来了派头,昂起头来双手环胸看着周柏年,想当年,她也是阔太太一枚的好吧,”你是谁呀,为什么要我女儿的血?“

  “我是万丰集团的董事长,周柏生,我的儿子出了意外,在医院抢救,急需用血,而我儿子血型特殊,整个东宁市和他血型相同的,也只有三个,一个已经上了年纪,不能再献血,一个在国外,所以,我只能来找你的女儿江年了。“为了让孙如英最大程度的配合,并且体谅他为人父母的心情,所以,周柏生没有一句隐瞒,拿出了百分百的诚意。

  ——万丰集团的董事长。

  看着眼前的周柏生,孙如英再次瞪大了双眼,两眼放光,甚至是发绿。

  “我女儿的血这么珍贵,你……你一个堂堂万丰集团的董事长,就拿一百万来糊弄我们吗?“意识到眼前站着的人是一个多大的财主,孙如英的心里,立刻就有了别的主意。

  江年站在一旁,明明大家讨论的人就是她,可是,却没有一个人问她愿不愿意,好像,她和她的血,都只是一件商品罢了,随便交易。

  “那江太太,你说,你要多少?“周柏年跟孙如英,耗不起,况且,周家最不差的就是钱,可是,儿子却只有一个。

  孙如英看着周柏生,转动着眼珠子想了想,尔后,对他竖起右手食指。

  “多少?”周柏年以为,是一个亿。

  “一千万。”无比坚定的,孙如英道。

  一千万,抽她2000cc的血,江年低下头去,半个字也不敢说。

  “好,就一千万,小李,马上给通知财务,给江太太转一千万。”毫不迟疑的,周柏生点头。

  “是,董事长。”

  “慢着。”或许,是周柏生答应的太快了,孙如英马上又反悔了,“刚才说的不算,我要再好好想想。”

  “江太太,你这样出尔反尔,你就不怕你的两个儿子出点什么意外?嗯——”看着眼前的孙如英,周柏生危险地眯起了眼。

  看着周柏生,孙如英被吓得浑身一震,不过,人却是相当清醒的,所以,她一把拉过了江年,壮着胆子道,“一千万,加让你儿子娶我女儿。”

  一千万是一次性的,血抽走了,以后再想要也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把女儿嫁进周家,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冒险一试,万一成了呢,她和她的两个儿子,以后就都不用愁了。

  “妈!”

  江年震惊,她万万也没有想到,孙如英就这样把自己给嫁了,哪怕她再不喜欢自己,也不能就这样草草地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呀!

  周柏生看着孙如英,相当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江太太,你这是痴人说梦吗?“

  孙如英看着周柏生,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脖子,但是一想到是他求她,她又没什么好怕的了,理直气壮地道,“你想想,你儿子的血型那么特殊,就算这次出了意外救过来了,也不能保证以后你儿子不出事情吧,你儿子要是娶了我女儿,就是一个活的移动血库呀,以后你儿子万一要是再出了事,想要再抽血,不是就随便可以抽吗?再说啦,我女儿才刚刚二十岁,还是个雏呢,又长得这么漂亮,不知道多少男人喜欢呢,嫁给你儿子,可是你儿子赚到了,好吧?“

  “如果我说不呢!“周柏生眯着孙如英,嗓音又冷又沉。

  “你……你……你要是不答应,我们也不答案,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把我女儿带走。“忽然,孙如英就变得格外有骨气。

  放长线钓大鱼,万一不行,她再反悔也是可以的。

  周柏生眯着孙如英,脸色霎时沉的可怕。

  正好这时,助理的手机响起,一看,是医院打过来的。

  助理接通,说了两句便挂了,尔后凑到周柏生的耳朵旁,低语了两句。

  周柏生听着,眼底明显划过一抹慌乱。

  “她就是江年?“在助理话音落下时,周柏生看向身边的江年,冷声问道。

  “对,这就是我女儿,是不是很漂亮?“孙如英得意,”我告诉你,我女儿不止是长得漂亮,还是个学霸,跳了好几级呢,过两年就研究生毕业了。“

  江年眉心一蹙,轻咬着唇角,把头埋得更低了。

  周柏年眯着眼前的江年,天庭饱满,鼻梁挺拔,眉目清秀,红唇皓齿,身形高桃,确实不失为一个美人。

  “江年,你也想嫁给我儿子?“想到江年与自己的儿子血型一样,又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车祸,命悬一线,周柏年便下了决定。

  娶一个听话的自己能控制的儿媳,总比自己的儿子天天被一个想着要报复他们周家的女人迷惑强。

  “周董事长,我……“

  “想,我们家江年当然想,嫁进你们周家,谁不想呀!“江年的话还没有出口,孙如英便狠狠在她的手臂上掐了一把,笑嘻嘻地对周柏生道。

  “好,我答应你。“蓦地,周柏生便点头,认了江年这个儿媳妇,”那一千万算是聘礼,等我儿子醒了,你们就去领证结婚。“

  “那可不行,谁知道到时候,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呀!“孙如英精明,知道周家势可遮天,到时候万一周家反悔,那她可就什么也捞不到了。

  看着孙如英,周柏生又沉了脸,“那江太太想怎么样?“

  “这样吧,先去领证,领了结婚证,法律承认了我女儿是你们周家的儿媳妇了,就马上去抽血。“孙如英丝毫都不退让地道。

  “现在,亦白在医院里抢救,又怎么可能……“

  “周董事长,不就是办个结婚证嘛,你们周家难道连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到吗?“孙如英讨好地笑道,出谋划策道,”拿上两个孩子的证件,然后P一张照顾贴上去,盖个章,这不就成了吗?“

  “好,就这么办。“

  ……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