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南安傅霖山结局免费

南安傅霖山结局免费

雨绵绵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总裁文完本推荐

《南安》是由作家雨绵绵所写的总裁文,主角是南安和傅霖山,小说讲的是南安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可在十八岁那年却亲手被父亲送去精神病院,而后便传出在院里她嫁给死人傅霖山冲喜,婚后的两人会以怎样的方式相处?当南安把真心托付于傅霖山时,殊不知他已伸出手将她推向无尽深渊.......

更新:2019/11/25

在线阅读

《南安》是由作家雨绵绵所写的总裁文,主角是南安和傅霖山,小说讲的是南安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可在十八岁那年却亲手被父亲送去精神病院,而后便传出在院里她嫁给死人傅霖山冲喜,婚后的两人会以怎样的方式相处?当南安把真心托付于傅霖山时,殊不知他已伸出手将她推向无尽深渊.......

免费阅读

  南安直到坐进了车里,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他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她是他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

  她没想多想的,可是那声音在她脑海里跟山谷里的回声似的,不断地提醒她,心脏的跳动都跟着加快了不少。

  南安想不明白,又不愿意给傅霖山错觉,以为她很在意,强忍着内心的结不问,可眼珠子不听使唤,时不时地偷看他一眼。

  “你看够了没有!”傅霖山突然出声,视线转过来看她,戏谑道:“再看下去,我会以为你对我动了心。”

  南安直接翻了白眼,她就知道不能多想的。

  刚刚傅霖山那说辞,多半是为了应付记者,她敛眉收心,决定不理他了。但傅霖山没想就这么放过她。

  他沉凝了下,问:“你就不好奇为什么那些记者不知道你是谁?”

  南安脸色变了。

  对啊,当年她弑母一案闹得沸沸扬扬,就差被钉在耻辱柱上了,不过两年的时间,这些记者就这么忘性大,认不出她的模样?

  她咬紧唇瓣思索着,半响猜测道:“也许,也许是南镇海怕家丑,不愿意外扬,所以对外封锁了消息吧!”

  这个女人!

  傅霖山额角冒青筋,南镇海会舍得花那个钱?

  他怒视了南安好一会,却最终什么也没说,自己跟自己生闷气,弄的南安满头雾水,一脸莫名其妙。

  加长礼车直接将他们送往傅家老宅的。

  南安本想在医院门口应付记者就是可以了,万万没想到真正的难关还在后面。她跟着傅霖山,一前一后进了别墅大门,迎头就看到客厅坐了一屋子的人。

  她扫了一眼乌央央的客厅,心想是但凡跟傅家沾亲带故的人都到场了吧?

  这么多人挤在客厅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喧哗,可见傅家的家风还是很严谨,她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默默地缩小存在感。

  傅家的事还是让傅家人自己去折腾好了。

  傅霖山脚步停在了人群之外,神情倨傲又冷清,像是一个外人在旁观一切。

  除了傅老爷子,和站在他身后似乎哭过了傅夫人。其他人的微表情就值得深思了,南安看出有不屑的,有厌恶的,又鄙夷的,心想难怪傅霖山要诈死,这么多人都不待见他,他不诈死一回,日后真死了,恐怕都不清楚是哪个先下手的。

  “孽子,你不打算说点什么!”说话这般威严痛心的自然是傅老爷子了,被自己最疼爱的孙子欺骗,换作谁也没法冷静。

  傅霖山应该真心崇敬他老人家,南安见他视线转到老爷子身上时,露出了她不曾见过的真诚和悔意。

  他大步走到傅老爷子的跟前,直挺挺地跪倒老人家的脚边。

  他昂头望着傅老爷子,说:“爷爷,孙子也不想的,但孙子不后悔,是他们想要孙子死,我不死一回,怎么能称了他们的意。”

  南安心里嘀咕了句,果然她想的一样,这男人,真是!

  “你!”老爷子对他死不悔改很生气,可心里更清楚他说的事实。

  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孙子,他舍不得责怪。傅老爷子凝望了傅霖山半响,久久才叹息般地说道:“罢了,罢了!是你大伯有错在先,但你也报复了回来,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以后不能这样犯浑了,知道吗!”

  他言语里有警告的意思。

  “知道了。”

  傅霖山低声应了,但傅老爷子听出他还有怨气未消,别人可能不了解,但他心里更清楚自己的几个孩子是什么德行。

  就凭傅淳康那团烂泥是不可能想到那么周密的计划的。

  但他又能怎样?

  都是他骨肉,难道要为了一个最看好的孙子,把其他的都给一杆子打死?

  也只能这样了!

  傅老爷子在心底重重地叹了口气,不想在多说什么。他的视线扫了一圈,落到了南安的身上,招手道:“你过来!”

  南安被突然点名,一下子就成了众矢之的。

  大家对老爷子纵容傅霖山,对他以下犯上的行为轻拿轻放很不满,他们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对傅霖山怎样,但射向南安的视线却是带着刀子的。

  南安顶着他们吃人般的视线艰难地挪步,在离傅老爷子三步远的地方停住。

  “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她声音没出息地结巴了下。

  傅老爷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嗯,爷爷是想说,你虽然是以冥婚嫁进傅家,现在知道小山是诈死是好事,婚事依旧作数,只要你好好为我们傅家开枝散叶,你就是我们傅家的孙媳妇,明白吗?”

  他这意思是说如果她不能给傅家开枝散叶,就不再是傅家孙媳妇?

  那她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等她查出母亲死亡的真相,又没有怀孕的话,就可以离开傅家了?

  还有比这更两全其美的事?

  “明白!”南安回答的声音里都带有一丝轻快。

  傅霖山皱眉看他,莫名地对她的好心情感觉不悦。

  “嗯,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傅老爷子点头赞赏。

  话说到这个程度就意味着可以散了。

  傅霖山带着南安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质问:“刚刚和爷爷说话的时候,你再想什么?那么高兴?”

  “有吗?”南安装傻。

  “别跟我装傻,快说!”傅霖山命令般地追问。

  南安皱眉,更不想告诉他了,呛声道:“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命令我!”

  “你!”傅霖山的脸色跟踩到尾巴般难看,拿手指指着南安,才要说什么。

  “铃铃铃……”

  南安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不服气地瞪了傅霖山一眼,掏出手机看是南镇海的来电。她犹豫了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南镇海质问的嗓音劈头盖脸地砸来,“安安,安安,傅霖山诈死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要瞒着我!”

  南安眉头皱得更紧了,只是多了丝厌恶。

  她眼神复杂地看了眼傅霖山,稍稍想了下,还是没有避开,直接当着他的面对南镇海撒谎,“你再说什么?他诈死的事,我怎么事先知道?”

  “真的?”南镇海明显不信。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