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新欢有点儿帅公子齐

新欢有点儿帅公子齐

公子齐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总裁文完本推荐

《新欢有点儿帅》是公子齐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傅清浅深爱的男友宋楚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几年后,在她的生命里又出现了一个酷似宋楚的男人,沈叶白,明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可傅清浅仍是不受控制的爱上了他,直到后来,傅清浅才发现,他们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更新:2019/11/28

在线阅读

《新欢有点儿帅》是公子齐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傅清浅深爱的男友宋楚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几年后,在她的生命里又出现了一个酷似宋楚的男人,沈叶白,明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可傅清浅仍是不受控制的爱上了他,直到后来,傅清浅才发现,他们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免费阅读

  他心脏一直不好,近段时间发作得更加频繁,时不时心口绞痛,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卧床休息。

  今天旅途劳顿了一天,情绪再突然波动,心脏忽然有了不能承受之重。

  场面一顿混乱不堪。

  尹青一边扶起沈立安,一边唉声叹气:“你非要气死你爸才甘心是吧?我看你就是中邪了。”

  沈叶白拔打了急救电话。

  安悦如帮尹青的间歇,抬头看向沈叶白。他立在那里,面目模糊,只有一个极其清俊的轮廓,仿佛变了一个人。到底哪里不同了?那股陌生叫安悦如隐隐不安。

  好在服药及时,救护车抵达的时候,沈立安喘 息已经基本顺畅。

  去医院的路上,医生对他采取了救助措施。

  沈立安最后才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心脏仍旧非常脆弱,医生一再嘱咐,不能让他受到半点儿刺激。

  为此沈叶白连病房都没敢进。

  听说沈立安情况稳定了一些,沈叶白从住院大楼里出来。

  付明宇出来时没看到他,打他电话也不接。下来却见沈叶白斜倚在门厅一侧的柱子上抽烟,样子非常沉寂。付明宇看一眼,就觉黑压压的一团乌云罩下来了。

  “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凑过来同他比肩。

  沈叶白没有看他:“以前的我什么样?”

  “也忧郁,但更多的是玩世不恭。我爸说长辈们好多在背后说你是混世魔王,我觉得不假。”付明宇也抽出一根烟点上,吐了一口烟圈说:“现在更阴郁了,很沉重。但好像又多了一点儿人情味儿。说不明白,就是一种感觉。刻薄的沈叶白血肉好像丰满了一点儿,但是,你知道的,感情这种东西有时候没有,不见得是坏事,有了,就会沉甸甸的把人往下拉,拉进无边地狱,渐渐连洒脱都失去了。”

  沈叶白漫不经心道:“看来追秦如烟,让你很不如意。如果不是千疮百口,像你这样的人,很难顿悟出这么高深的人生哲理。”

  付明宇愤愤:“说你呢,瞎扯什么。”

  沈叶白掐灭手里的烟:“我有什么好说的。”

  “真不打算和安悦如订婚?你们的事情不是早晚的事吗?”

  沈叶白眯了眯眼,是啊,在所有人看来,包括他自己,都觉得是迟早的事。可正是因为板上钉钉,也才觉得不可期。

  他从唇齿中蹦出一句;“索然无味。”

  “什么?”

  沈叶白没回答,站起身子离开。

  付明宇大声问:“去哪里?”

  “消失掉。”不然等着把人气死吗?

  一天的心情激荡不已,到了晚上傅清浅的心情更加荡到谷底。

  进入小区的时候,她遭到了“围攻”,有人在暗处将烂菜叶,鸡蛋,牛奶类的东西砸到她的身上,她下意识抬手挡住脑袋,那些东西就一一在身体各处碎裂,很快粘乎乎的一片。

  也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变得这么愤青了,还是说“小三”已经到了让人深恶痛疾,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地步。

  傅清浅听到刺耳的辱骂声,有人说她是肮脏的婊 子,咒她早死省着祸害人间。

  时间不算太晚,陆续有人上来围观。

  所以,那些人很快消失了。

  只留下狼狈的傅清浅,在指指点点中,摘掉身上的几片烂菜叶子。她在小区里出名了,明天再走出来,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第三者。

  傅清浅加快步子,在小区显眼的位置,有横幅拉得老长,她的名字,单元楼,门牌号,被暴露无疑。

  意识到不妙,傅清浅快速上楼。出了电梯,她被狠狠的怔了下,只见门板上用鲜红的油漆写着“该死”两字。

  感应灯下触目惊心。

  傅清浅双脚有些迈不动了,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

  手中的电话响起来。

  她疲惫的接听:“姐……”

  傅清清张口撕心裂肺:“你想害死我吗?非要见我被打死你才满意是不是?因为你,你姐夫的项目黄了,他要打死我了……你为什么永远这么自私自利,你不想好过,那是你的事,不要拖累我好不好……我真的已经很苦了……”

  傅清浅揉了揉眼眶,声音出奇的冷漠:“他打你,就报警啊,或者干脆离婚。都不行,你就杀死他吧。”

  傅清清抱怨的声更大了:“你怎么能这么说?神精病吗……”

  傅清浅麻木地挂了电话。

  她缓缓蹲到地上,一口气没喘顺,憋得眼眶发热。

  身后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傅清浅一只手掌连忙覆上眼眶:“林景笙,你别过来,站在那里不要动,让我冷静几分钟。”

  电梯门关合,身后人果然没再动。

  时间静静流逝,感应灯灭掉,所有人陷在黑暗里。

  傅清浅蹲在地上,身体微微蜷缩,将高大纤细的自己抱入怀中。

  过了许久,她一直没有动静,也没有起身。

  后面的人终于无法忍受,走过来蹲下 身说:“就这点儿能耐么?”

  随着他的动静,灯光瞬间披上身。

  傅清浅惊怔抬眸,万丈光茫的沈叶白就蹲在她前面。

  “哭了?”他皱了皱眉,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不是说受了欺负会加倍的还回来?”

  傅清浅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沈叶白站起身,悠悠感叹:“找你答疑,解惑。但是,现在看你这个怂样,自身难保。”

  他掏出手机,单手拔了出去。

  “我要报警……”

  当晚警方办案效率很高,通过小区内和附近的监控录相,很快锁定了几个目标。

  傅清浅通过辨认,发现是沈叶白生日酒会上跟她发生冲突的几个女人。

  依据她们进入小区的时间判断,对她进行人身贡献的也该是这几个人。她们开着两辆车驶入,统计了一下应该有九个人。

  至于横幅和门板上的涂鸦,虽然不是她们所为,警方仍旧怀疑和这几个人有脱不了的关系。

  一切都有了眉目,接下去的事情交给警方处理就好了。

  折腾了大半夜,等消停下来的时候,夏季的早晨,天际已经泛起鱼肚白。

  傅清浅去楼上取车钥匙,再下来,沈叶白靠在车身上,懒洋洋的垂着眸子,清晨的风吹动他松散的额发,当清早那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的时候,映着他挑染之后微微发红的头发,寻常时候竟不明显。

  傅清浅心头的一根弦被猛烈的拔动,她怔在那里看着他。

  神思恍惚,依稀分不清是哪个时候。

  傅清浅凝视着他,那感觉就像失联很久的人,突然有一天撞到了,迷惊诧之余只有一声感慨:“原来你也在这里。”

  是啊,原来你也在这里。

  沈叶白抬起头来与她对视,他漆黑的眸子慢慢眯成狭长缜密的形状。他分明看到傅清浅眼中细碎的波光,虽然在他望过去的时候,她眼波一晃就消散了。但是,涟漪却在他的心里微微荡了一下。

  想视而不见都不可能。

  沈叶白抿了抿唇:“拿个钥匙慢腾腾的。”

  傅清浅连忙解锁。

  沈叶白拉开车门坐进去。

  傅清浅很快也坐了进来。

  她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问:“沈总有多少年没回母校了?”

  沈叶白懒散地靠在椅背上:“从毕业就没再回去,我对母校的感情不深,同学多半连样子都记不住,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可留恋的。”

  他说的是真的,从初中时代开始,一直到研究生毕业,他就一路跳着上去。尤其到了后来,人生更是直接开挂,连修两个学位,却连别人一半的时间都没用到。即便读书期间他也很少出现在学校,同学们视他为传奇,他则将大家当陌路。

  “我是公认的薄情啊。”沈叶白感慨了一句,问她:“忽然想起问这个,又念起旧人了?”

  良久,傅清浅说:“只是突然想到很久没回母校看看了,再不回去,怕以后都没机会了。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报考了A大,也不会来到这里,今日的夏城于我不算友好,却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当初的我。”

  沈叶白冷眸睨她:“之前背了一条人命,仍旧死去掰咧的想要留下来。那时候我还想,这个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吗?一根筋!现在遇到点儿挫拆就退缩了?”

  傅清浅说:“那不一样,后来的人生里不管老天给我什么样的挫折考验,我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坚强意志,咬牙挺过来。但是,那些烙印在我骨子里的溃烂伤疤却不行。它们会摧毁我所有的自尊心,让那些屈辱的日子再度鲜活起来。”

  “贫穷有那么可怕吗?”

  傅清浅侧首看着他:“那种仿佛赤身裸体,被人羞辱嘲弄的感觉难道不可怕吗?”

  沈叶白眸光一抖,不再说话。

  世上无有一人不堪怜,一个人心底疮痍,有多难耐,也只有自己知道!

  半晌,他淡淡的抛出一句:“老实在这里呆着,犯不着逃。”

  傅清浅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心底却一阵松弛。

  车子没有开出多久,沈叶白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懒洋洋的接听:“喂……”

  听筒里,安悦如声音严肃:“在哪里?我们聊一聊。”

  沈叶白握着电话,看了一眼窗外暗淡寂寥的街景,还是太早了,连早餐店都没有正式营业。

  他说了一家咖啡馆的名字。

  傅清浅开车将人送过去。

  沈叶白本就体力不支,加通宵未睡,挂断电话到咖啡馆的一小段路程竟然睡着了。被傅清浅叫醒后,冷冰冰的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解安全带的动作就像一个任性踢打被子的坏小孩儿。

  傅清清也不敢说别的,只是伸过手去:“我帮你解。”

  她有些想笑,一根安全带而已,却像蜘蛛网一样,让困于其中的沈叶白束手无策。

  他终于甩上车门离开。

  傅清浅没有立刻开走,她透过挡风玻璃远远看着。

  安悦如已经到了,从她那辆扎眼的红色跑车上下来,腰肢纤细,行走生风,一副女强人的干练气质。平心而论,安悦如这样的女中极品并不多见。尤其跟绝艳的沈叶白一起,走到哪里都不经意间吸收所有目光。

  咖啡馆的门再度被推开,安悦如锁定目标,快速走了过来,把手包往沙发上一撩。

  “叶白……你昨晚去哪里了?”

  沈叶白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咖啡:“不管去哪里,总比待在医院强。不然老爷子就被我气死啦。”

  安悦如抿了抿唇,将沈立安气到心脏发作的原因也是她的心头病。但是,现在有更紧迫的,故不上说这个。

  她问:“宋妍她们一早被警方叫去调查了,到底怎么回事?”

  沈叶白露出惯常讽刺的笑容:“你大早晨跑来问我这个问题,就好像昨晚我跟她们睡在一起一样。”

  “叶白!”

  安悦如快被他玩世不恭的态度气死了。

  沈叶白稍微收敛了一点儿,靠到椅背上,一脸冷淡的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该去问你的朋友。”

  安悦如说:“她们私下去找傅清浅的麻烦,我也很愤慨。就算没有警察,我也会说她们。只是,女人之间的恩怨,你现在这样一插手,让我的立场变得多尴尬?”

  “就你那几个脑残闺蜜,如果现在不给她们一点儿教训,将来会做出更让你跌份儿的事。说真的,有那样的朋友,不觉得掉价吗?”

  安悦如白皙的脸颊有些没了血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这是变相的讽刺。

  “你觉得她们是受我指使?”

  沈叶白又喝了一口咖啡,杯子挡住小半张脸。

  “我相信以你的智商,做不出那样的蠢事。”他郑重其事的放下杯子:“如果只为说那几个女人的事就算了,我回去补觉了。”

  “叶白。”安悦如叫住他:“昨晚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沈叶白已经站起身,听到问话,他面无表情的盯紧她:“意思是被人算计,我很不爽!”

  这一点安悦如早就想到了,沈叶白肯定不会轻易的任人牵着鼻子走。

  可是,如果不这样,订婚事宜就迟迟提不上日程。

  她已经等不及了,所以,只能不顾她的感受。

  安悦如想,沈家一定有办法。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