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重生之最强魔尊赘婿苏云澜

重生之最强魔尊赘婿苏云澜

调羹 著

连载中免费

令人期待的玄幻题材漫画《重生之最强魔尊赘婿》改编自作者调羹作品,主角叫苏云澜,小说讲的是苏云澜其父亲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反派魔尊,而发现自己已成废物养子的苏云澜在重生三世后终于得到了一本天书和九幽共魂术,看想为前世复仇的苏云澜会如何成功入赘皇家并让魔尊父亲刮目相看.......

更新:2019/11/29

在线阅读

令人期待的玄幻题材漫画《重生之最强魔尊赘婿》改编自作者调羹作品,主角叫苏云澜,小说讲的是苏云澜其父亲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反派魔尊,而发现自己已成废物养子的苏云澜在重生三世后终于得到了一本天书和九幽共魂术,看想为前世复仇的苏云澜会如何成功入赘皇家并让魔尊父亲刮目相看.......

免费阅读

  苏云澜一句话不说了,像个木头人一样呆立不动,直盯盯地看着她,表情痛苦,目光中交织着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

  青青不知何时醒了,偷偷扒着门框看他们,咬着胸前衣襟,大眼睛里写满恐惧。

  “林华阳,”苏云澜抚着额头,声音疲倦,“我不想再跟你吵了,我们各过各的吧。”

  他转身走出去,路过那女孩,脚步微一停顿。苏青青抬头看着他,已经快要哭了。苏云澜没有停,走向门口,碰见了赶来的林昭阳,“姐夫,姐姐,你们怎么了?”

  她忧急地问。

  苏云澜扳过她的肩头,让她转了个身,面向来路,自己也跨出门去。

  从那以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了,直到她死。

  林华阳从梦中醒来,满心苍凉,如坠冰窖。她必须承认,她上辈子是爱苏云澜的,不爱也不会计较那么多。她没见过世面,甚至很少见过外男,就嫁给了苏云澜。他本性不坏,除了勾搭上她妹妹这一点。

  怎么他这一世对昭阳看都不看了呢?

  林华阳睁着眼睛,慢慢从床上坐起,苏云澜不会也是重生吧?

  不会,即便他重生,也不会变得对自己痴情。

  可如何解释他的行为呢?

  林华阳百思不得其解。

  上午侯泽来,带来几盆洛阳牡丹。都是名贵品种,或白或绿或粉地开着,清新养眼。齐烟将它们摆在了窗子上,林华阳看着也觉心旷神怡。问他:“皇后娘娘怎么样?”

  侯泽不意她竟问到自己姐姐头上,愣了一下道:“她呀,老样子,愁眉苦脸的,整天蹙着俩眉头。”

  侯泽还学了学,把两只眉峰一耷拉。

  林华阳失笑,心中闪过一念:苏云澜就爱这样的。

  苏云澜没敢再去找林华阳,有时候,当傍晚来临,他会到林家后面的小河边散步,看那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水。

  “澜亭哥哥。”

  偶尔地,时不时地,昭阳会追随他的脚步而来。

  苏云澜叹了一声,但真的对昭阳已无感情。当时太轻率了,接受了她。她对他可有可无,他可以一辈子把她当妹妹,但他若能早日明白自己的心意,就不会铸下如此大错。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能爱上林华阳,给他一千次一万次机会,他也不可能爱上林昭阳。他们之间隔山隔水,那也不是智力上——虽然他觉得昭阳很蠢,蠢到他不愿意让她给他生孩子,怕生下来的孩子跟她一样蠢——说不清是什么上的差异,总之,她理解不了他说的话,他也觉得她头脑很寡淡。最初他们相处时,他问她一些家乡的事,也指导过她写字,朝夕相处,有一次气氛刚好,就……

  对,他承认,他身上有男人的通病,这一事件是他无法为自己开脱的。他在林华阳那找不到的温存,在昭阳身上获得了,他以为这就是他的真爱。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大概是林华阳后几年?被他封尘的记忆不由自主地蔓延上来,他开始想到窗户下的那个影子,想到她的一言一笑,曾经很寻常的东西,突然变得刻骨铭心。他疑心林华阳阴魂不散,来扰他了,又觉得林华阳即便死了,也不会干这种事。她肯定是望一望尘世,飘然升仙去了,不会搭理他这一届凡人。回忆无法控制,他余生都活在林华阳的影子里。他开始想到,她曾经好像也是对他慈眉善眼过的?眉眼含笑,焉知不带情呢?也许她没他想得那么淡然,也许她也曾对他怀有爱恋,然而却被他大意的行为一点一滴磨灭了?想到这些,他蠢蠢欲动,像初尝情爱的毛头小伙子一样惊喜,又像小孩子偷吃糖果,要背着众人偷偷咂摸,并且越发不可抑制,琢磨起她当初哪怕很小的一个举动来。

  在她死的那一刻,他感到痛彻心扉,并且不知道是为什么。要他承认他是为她伤心比死还难,他想一定是愧疚,对于这个正妻的愧疚。他把这段记忆封尘,希望这件他人生中搞不懂也不能控制的事情赶快过去。

  回忆往事,他越发觉得林华阳突出,而昭阳是个失了色的路人。岁月会让他看清一切东西,真的愈真,假的迟早会被时光淹没。有的时候,不是看上去好,就是真的好。

  他折过身,叹道:“昭阳,有什么事?”

  昭阳穿了一身粉白纱裙,款步走到他面前,关怀地打量他青黄的脸色,道:“澜亭哥哥为何叹气,莫非这次考得不好?”

  苏云澜“嗯”了一声,黯然道:“昭阳,恐怕是这样。”

  昭阳一愣,她是说着玩的,万没想到是真的,苏云澜看着一表人才,应试前又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难道竟是吹牛皮的绣花枕头么?

  苏云澜仰头看天,继续叹气:“昭阳,这次我跟我父亲来,也快要倾家荡产,如今又落第不中,该怎么办呢?我跟你姐姐的婚事怕是不成了。”

  昭阳一听“倾家荡产”四字,天轰地裂,呆着脸两眼直愣,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昭阳,昭阳。”

  苏云澜唤了两声,昭阳才醒悟过来,自觉刚才失态,连忙掩饰,满眼关怀地问:“怎么会这样?”

  苏云澜叹气:“我也不知道,时运不济吧。”

  昭阳陷在自己的纷乱思绪中,神情凝结,来时的好面貌全不见了。苏云澜在她心目中的俊公子形象不说一落千丈,也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了。她忽然想起侯泽来,觉得侯泽贵不可言,高不可攀,那日初见时的倨傲无礼在她眼中也一下子变得富有魅力起来。那种金钱、名爵烘托出的贵气让她臣服。又想自己和侯泽才是年龄相当,姐姐到底大了些,苏云澜跟她年纪也不称。

  正纷纭乱想,苏云澜忽把幽深的黑眼睛对准她,道:“昭阳,你说,你姐姐会不会嫌弃我?”

  昭阳吓了一跳:“啊……怎么会呢?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她语无伦次地强笑着说,忽然感觉对眼前人无爱了。

  苏云澜点点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昭阳,你陪我走走吧,最近有许多烦心事,不知道向谁说。”

  他乌云蒙面,一副要大吐倾吐的样子。

  搁往常,昭阳肯定会溢出满腔热情,直想把他男子汉的脸搁在胸前揉一揉,现在她觉得苏云澜是个落魄的穷酸少年,还要缠着她,她真恨不得一砖头拍醒他。蹙了眉,她状似为难地道:“哥,我真想听你说,可是姐姐每天这个时候都找我下棋,我正准备回去看看呢……”

  她一副焦急得不得了的样子。

  “你看你,”苏云澜轻声责怪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跑出来呢?还不快回去。”

  昭阳都快哭似的望着他:“哥,你别难过,什么事都会过去的。别难过,我回去了啊。”

  再三望着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回走。

  苏云澜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离去,想起上辈子她背叛自己投靠侯玉。那是他最艰难的时候,成,则一步登天,败则死无葬身之地,而她见势不好,果断地与王府勾结,为自己留好退路。事后他没追究,甚至没有问责,让这事随风而去了。她以为他不知道,一直活在梦幻中。他想如果是林华阳做了这事,他会忍不住亲手杀了林华阳,昭阳就算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对这两人态度截然不同。

  后来他也有过别的女人,林昭阳也成了昨日黄花,很多女人,走马观灯地换。他有权势,有地位,想要玩弄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十六岁的、活泼伶俐的女子最让他迷恋,他在她们一颦一笑间找寻林华阳当年的影子,然而那只是张画皮,斯人已逝!他曾想着把她从地底下挖出来,千方百计也要把她起死回生,然而这都是痴心妄想。他揽着那些年轻女人,无数次地想象她在地底下躺着的光景。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